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幼稚完(十五)

终于码好了……躺

上一章

  (十五)

 

温热而柔软的东西在唇上擦过,又加深、碾磨。有零碎的头发搔着鼻尖,带着清爽的洗发水味道,极近的杏眸此刻紧闭,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

王俊凯睁大眼睛,任那两片唇在自己嘴上贴了短暂的几秒,又自己松开,竟忽然不知作何反应。王源身子往后退了一些,正直直地瞧着他,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和以往一样闪闪发亮,在咖啡店屋顶的灯光照耀下像是有水光轻动,视线再往下,刚吻过他的右边嘴角向上勾着,笑得很痞。

 

没等他俩对视完,对面的姑娘猛地站起身来,把木桌带得跟着一震。王俊凯回过头,看见她颤着双肩,眼圈微红,像是十分羞恼,张了张口也没说一个字,拎起包就踩着高跟鞋走了出去。王俊凯手放在桌子边沿,扣得很紧,几乎想要在木质材料上刻下指印来。他喊了两声那姑娘的名字,对方却头也不回,他想要追两步去道歉解释,又觉得徒劳,最后把视线放回到身边那人满不在乎的脸上。

 

王源只是挑了挑眉毛:“你那是什么表情啊?你看,我帮你解决问题了啊。晚上吃啥?”

“……”王俊凯看着他,做了一个深呼吸才勉强压下膨胀的怒气,太阳穴突突地跳。王源似乎是并未发现,或是发现了也仍旧视而不见,还凑过来用修长的手指轻轻刮过他颜色浅淡的薄唇,调笑道:“干嘛啊,又不是第一次亲——喂!疼诶!”

 

王俊凯紧紧攥住了他的手腕,眼睛也狠狠瞪着他,是和平日里的生气都不一样的表情。王源的笑容僵了僵,却没有收回去,还挂在唇边,只是带了点苦味:“你不是说你不喜欢人家,不想结婚么……怎么,看姑娘漂亮,反悔了吗?”

 

王俊凯没有作声,倏地卸了力。王源揉了揉酸痛的腕骨,看见对方放下的那只手迅速拿起了桌边的玻璃杯,手背上凸起的筋脉清晰可见,如同蛰伏的火山。点的咖啡还未曾来得及端上,桌上只有两杯没有喝过的柠檬水。王源看着他的动作,心下三分了然,于是条件反射般闭起了眼睛。

 

设想之中迎头泼来的水并未如期而至,隔了几秒后王源皱着眉毛睁开眼睛,看见王俊凯仍然死死盯着他,随后,他把一直拿在手上的玻璃杯重重地放回桌子,里面清澈的柠檬水洒了一半出去,沿着木头的缝隙往下流,浸出一片深色。

 

王俊凯揉了揉眉心,怒容下是满脸遮不住的疲惫:“王源,有些话,我真的想说很久了。你知道,我们认识很多年了——从高中的时候开始。现在,我们都长大了,我是个成年人了,而你也是。我每天很忙,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也有很多事是不得不做的,我实在是没有精力陪你玩。

“我自认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讲句心里话,从高中到现在,其实我一直很愿意跟你成为朋友,从某种程度来说,我也很欣赏你,可你又何必处处与我作对?以前也就罢了,我当你是少年心性不懂事,可现在,你为什么还是这样?你非要搅乱我的生活才甘心吗?

“王源,我真的搞不懂你,为什么你就不能成熟一点,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幼稚?或许我没资格指责你,你有你自己的生活方式,别人无权干涉,但你总得要知道这个世界不是围着你转的,当然同样也不是围着我转的,这世上还有很多很多的人,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总是由着性子来,你这样以后也会吃亏的。你或许会有千百种理由来辩解你今天的行为,来阐述你想达到的正面目的,但你有想过怎样做更为妥当么?你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么?知道什么是玩笑什么是胡闹么?你说话能负点责任吗?!”

——你又能不能真心地对待感情这件严肃的事,不要总开着无尽的玩笑?

他越说越生气,音量也随之抬高。

 

傍晚时分的咖啡厅光线有点暗,店里放着悠悠扬扬的钢琴曲,生意算不上太旺,但也坐了好几桌的人。从刚才开始,就有不少顾客在往他们这边好奇地张望,此刻更是引来一众注视的目光。

 

“王源——王源。”王俊凯把这个名字抵在舌尖念了两遍,强压下来的满腔怒火化作一江水的无奈叹息,“或许,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以前是这样,现在更是。”

他说这话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心脏居然一抽一抽地发疼。明明是早就该下的结论,可是说出口的瞬间才仿佛自己时至今日终于真正认识到了这个事实。

 

玻璃窗外有车辆川流不息,这个城市里的路灯开始一盏一盏地点亮,照亮整条宽阔干净的街道,路人总是行色匆匆,为各自的生活而奔波忙碌。

 

王源看着王俊凯,终于像累到极致一般放松了面部的神经,让自己脸上那抹僵硬的笑容缓缓淡了下去,嘴巴无意识地抿成一条线。他静静地站着,黑葡萄般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紧贴裤缝的两手却猛地握成拳,指甲掐进掌心的肉里,越来越用力,痛得他几乎说不出话来。王源喘着气,只能艰难而吃力地从齿缝中吐出字来:“嗯,你说的,没错。”

可能他和王俊凯,真的永远也成不了一路人,无论这段日子里,他们同吃同住,能够靠得有多么近。

 

他曾经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尝试着往那条路探过身子,越过料峭的悬崖,伸长了手臂想要抓住道路两旁摇摇欲坠的绳索。他甚至天真地以为自己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以为他已经一脚踏在了那条路上,可最后,真相还是被王俊凯毫不留情地一语道破。他足底踩着的仍是一片虚无,低头看去还是和从前一样望不到底的深渊。

王源想,这全都要怪前些日子王俊凯对他实在太好了,尤其是生病那些天的无微不至,让他开始得意忘形,忘乎所以,几乎不记得自己姓甚名谁,又一次傻兮兮地以为他还是有希望的。他也知道自己刚才在众目睽睽之下亲吻王俊凯是很冲动很傻X的行为,可他就是忍受不了喜欢的人和别人约会,还是奔着结婚的目的——即便王俊凯说了他没那个想法,可他又怎么可能放心得下?王源以前总说,喜欢王俊凯是他自己的事,他无法强求对方也抱有同样的心思,可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还是让他变得贪心。他也明白这样是自私的,可却仍旧控制不了自己——虽然这样做很对不起王俊凯,但好歹能让他记住自己一辈子吧。

其实王源也不是没有设想过结局。大不了就是被王俊凯讨厌,反正也早就八九不离十了,他也好彻底死心。

 

或许从八年前,他们的名字在学校林荫小道旁的那面公示栏上被分在最前的一班和最末尾的十二班开始,就是上天注定的无缘。王源有时甚至懊悔当年为什么会因为发烧而缺席了分班考试,可他也明白无论怎样都是徒劳的,王俊凯不会喜欢他,就是铁一般的事实,而他也没有办法将自己改造成对方喜欢的那种样子,永远只会惹他生气,让他不高兴。

他平日性格就是冲动又莽撞,幼稚又无聊,老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可二十几岁的年纪也让他知道什么是分寸,而唯有面对王俊凯,他会变得理智全无,智商下线,只知道一头往前面撞,头破血流也从来不在乎。

 

王源闭了闭眼,将眼底那些酸涩一并吞咽回去后才缓缓睁开,喉头哽咽,声音沙哑:“我先回家了。”

王俊凯愣了愣,看着他那双漆黑的眼睛,心没由来地猛然往下一沉。

 

王源走路的样子很好看,总是意气风发,脊背挺得笔直,就好像从前装满课本和试卷的沉重书包也永远压不垮他的肩。此刻也是一样,那道背影一如少年时代,只是个子高了些,肩膀也渐宽,其他都未变。王俊凯望着他,就仿佛一下回到了七年前,那个人穿滚着蓝边的白色校服,拉链总是不拉好,走起来时衣摆会被风吹得鼓起来,让人恍惚间觉得它能如长长的披风一般猎猎作响。

 

点好的咖啡终于端了上来,两杯,滚烫,还冒着热气。王俊凯尝一口,觉得点错了。加多少糖似乎都不够,实在太苦了,从舌尖苦到心。他知道,不用过多久,今天发生的这些荒唐事儿他老妈就会全部知道了,可他此刻却忽然没有心思去管那些,心里乱得很,宛若一团找不到头、互相缠绕的毛线。

而他到底在烦些什么呢。

 

夜幕降临,王俊凯在街上逛了一圈才慢吞吞地回家。

其实今天的事也没有多么值得让他大惊小怪。王源这次确实是有些离谱,但仔细想想,这也委实是他的行事风格,反正他一直都是那样随心所欲的人。而让王俊凯感到不安的,还有那人离开咖啡厅前的表情。

 

王源很开朗,脸上永远挂着笑,尤其是在对着自己时。哪怕高中快毕业那会儿自己万分愤怒地揍了他,力道还不轻,他转过头来时也仍旧勾着嘴角,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就好像没有任何情况能够惊动得了他,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奈何得了他。

但今天不一样,他露出的那个表情其实只有短短几秒,可却似曾相识——

就和高三那年王俊凯在学校里偶然听到王源和程一衡谈话时露出的脆弱神情一模一样,甚至看起来比那个还要更为低落一些,眼睛里长燃不熄的光就仿佛是一瞬间暗了下来。

 

爬上楼梯时,王俊凯还在想,推开门的那一瞬间,王源会不会又恢复成以往的样子,装作什么事儿都没发生那样,没心没肺地从背后推着他进厨房,让他赶紧做饭,还拍拍肚子说自己快要饿死了。他几乎都能想象到那人的表情——眉毛皱着,脸鼓起来一点,唇微微上翘——无论那两片形状优美的唇里吐出来的话有多么欠揍,那张得天独厚的脸总能给他减去点仇恨值。

王俊凯这样想着,竟然不自觉地笑了笑——可不该是这样,他心里明明是愤怒的,愤怒于那个人的幼稚和无聊。

 

 

钥匙转动一圈,门开了。

客厅里黑漆漆的,很安静。想象的画面显然并没有出现,王俊凯愣了愣,换了鞋之后把刚刚闲逛时去超市买的食材放在了客厅的桌上,满满的购物袋里装着番茄,土豆,甚至还另有一袋子鲜活的龙虾。连王俊凯自己都没有思考过——那些全都是王源喜欢吃的东西。

 

王俊凯往王源的房间瞥了一眼,门依旧是半掩着,透出些暖黄色的微光。他走过去,觉得有些许尴尬,但一番踌躇之后,还是伸手敲了敲门。

“王源,你还没吃饭吧?”

熟悉的清亮嗓音分外平静,无波无澜:“嗯。”

王俊凯的气此刻也消了一些,于是开口道:“好,那等下一起……”

“不用了。”

原本从房间里传来的声音变得近在咫尺,王源一手推开了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王俊凯看着他,骤然睁大了双眼。

 

王源的装束并没有变,还是白T恤,蓝色格纹衬衫,浅色的破洞牛仔裤。只是在那人脚边,多了一个牛津布的行李箱,很大,王俊凯还有印象,王源搬来的那天,他还帮着把这只箱子提进了房间。

王俊凯蹙起眉,沉声道:“你要搬家?”

——至于吗?

 

王源只是抬眼看了看他,又低下头把箱子推出来:“让一让,你挡到我路了。”

“王源,你……”

“没。”

“啊?”王俊凯一怔。

“没要搬家。”王源把话补全,“就是有个哥们儿他同租的舍友出差,说他孤单,叫我去陪他住几天。”

“是吗……”王俊凯半信半疑,心里却有些惴惴不安,总觉得他这一走,可能就不会回来了。但那样不是很好吗,再也不会有人每天对他做的饭菜评头论足,也不会有人早上起来就跟他抢厕所,更不会有人时不时就不分场合地对他进行“骚扰”……

可为什么会这么失落。

 

王俊凯在一旁站着,看着王源把箱子拖到玄关,弯下腰来换鞋。领口随着动作往下落了一些,露出两道精致的锁骨。王俊凯下意识地皱起眉,道:“都十一月下旬了,你这穿得也太少了,加件毛衣吧。”

王源有点没反应过来,系好鞋带后才慢慢地直起身子,回:“不用了,毛衣我都已经收到箱子里了,拿起来麻烦。”

“那你穿我这件。”脱口而出的话和条件反射般的动作让王俊凯自己都吃了一惊,等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拿着原本搭在椅背上的毛衣外套往王源身上披了。后者显然也很震惊,过了好一会儿才自己慢吞吞地把手臂伸进袖口里,没有拒绝。

低头就能闻到熟悉的味道。

 

拉开门,王源往前走了两步,又回过头,盯住他喜欢了八年的那个人,低低道:“王俊凯,你对人都好这一点,实在太让人讨厌了。”

 

他站着没动,细细看过王俊凯英俊的面庞,扫过总是令他心动的眉眼,高挺的鼻,和浅色的薄唇。王源多舍不得跟他说一句再见,就好像要跟自己整个青春告别一样。他知道,王俊凯长大了,不是八年前穿着校服在全校面前做演讲的翩翩少年,他穿着笔挺西装,眉宇间沉淀了几分当年没有的成熟,显得更具魅力。他也不会再像年少时那般冲动,不会再因为自己的告白而不顾老师同学的目光,一跃而上,对他以拳相向。他现在可以很好地控制住愤怒,保持住理智,甚至心平气和地与自己说话,然后认认真真地说——“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可王源不行。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确实幼稚,简直幼稚死了,从以前到现在,都一样,幼稚到令自己愤怒。

如今八年光阴都匆匆过去了,他也该幼稚完了。

 

王源踏出房子,听到身后低沉的声音响起:“……如果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整理完了,你会等我回来再走吗?会跟我说一声吗?”

王源拧过头,看见王俊凯正牢牢地注视着他。他不知对方这话的意思,但还是在犹豫半晌后点了点头,给了肯定的答复:“会的。”

也不确定他说的是会等,还是会说一声,王俊凯却没有再追问,只是不知何时也换好了鞋,从屋里走了出来,又轻轻带上门:“走吧,我送你。”

王源摇摇头:“不用,我那兄弟在楼下等着呢。”

“那我送你到楼下。”

王俊凯不由分说地提过王源的行李,后者怔了两秒,便随他去了。

 

到一楼时,两人远远就看见高远正杵在一辆银灰的车旁等着,王源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忽然看见他身后又出来一个人,于是表情一下子变得惊讶。

那是程一衡。

可他怎么来A市了?而且竟然来了却没有第一个通知自己。

 

王源无意中往左边瞥了一眼,意外地发现王俊凯脸色铁青,眼睛也同样望着程一衡的方向。他不知对方在想什么,也猜不动了,于是收回了目光。刚想继续往前走,手腕却被身边的人握住了。

“怎么?”

“你要去跟程一衡住?”王俊凯低下头,眉头紧皱,一双深如潭水的桃花眼也微微眯了一点。他比王源稍高一些,低头时两人的距离一下子变得很近,就连温热的鼻息都能清楚感知。

“我……”

“你怎么和他住一块儿?他喜欢男的你懂不懂——你忘了他上次想……想亲你?!”王俊凯急道。

“喜欢男的?”王源笑了声,冷冷的,像是自嘲,“王俊凯,你这话说的,真他妈逗。”

——我喜欢你,不也是喜欢男的么。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什么样的?

 

王源拖着箱子,头也不回地朝前走,连声“再见”都没有说。王俊凯目送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忽然觉得浑身哪里都难受,甚至几乎难受到不能忍的地步。


TBC

======


让我今天幼稚完好吗

能如愿再经历遇见你的一刹吗

如果时光机放在前方

可天真多次吗


下一章

评论(448)
热度(2532)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