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u.

幼稚完(十七)

又爆字了,这次有7000+

我是有努力的。

上一章


(十七)

 

王俊凯把典典从大哥大嫂那里接回家,小孩儿离开好久才见一次的父母倒也没有太大的不舍,大概是已经习惯了,一转身就扑进叔叔怀里,砸吧砸吧小嘴,口水都快流到王俊凯深灰色的羊绒大衣上,还大摇大摆地张罗着今晚要吃什么美味佳肴,弄得两口子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王俊凯只是温和地点头,看到典典,他几日来莫名阴郁的心情也终于好转一点。

 

虽然每天接送小朋友也挺累,但好歹他那屋能有点人气儿了。况且,有个小东西要照顾,他也没空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比如王源现在是不是真的跟程一衡住在一起,会不会吃什么亏,是不是有在生他的气。

想得王俊凯脑袋都快炸了。

 

钥匙刚插进锁孔里,小团子就裹着圆滚滚的小羽绒服扒在了门边,色彩斑斓的厚厚围巾糊在脸上,一张口就吃了一嘴的毛。

门才堪堪打开了一条缝,典典便欢天喜地地冲了进去,亮出脑门儿上一颗五角星贴纸,扯着嗓子喊:“源源哥哥!源源哥哥!”

他手舞足蹈,兴奋不已,等不及要把刚刚给叔叔炫耀过的话再给他源源哥也讲一遍,毕竟今天得到季老师奖励的五角星的小朋友,全班就他一个,是毋庸置疑的第一名呢。

典典叫了两声,无人应答。他晃着小脑袋,疑惑地推开了王源的房门:“咦?”

里面当然空无一人,还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被子也叠起来了,一点儿也不像王源平时的风格。

小朋友拧过头,手忙脚乱地把捂脸的围巾给摘下来,问王俊凯:“叔叔,源源哥哥呢?”

王俊凯看着典典期待的眼神,突然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便含糊其辞道:“还没回来呢。”

“噢!”小朋友歪着脑袋,转过身,啪嗒啪嗒跑回了自己房间。王俊凯叹口气,打开冰箱想看看家里还剩下哪些食材,身后便又传来脚步声,他稍一偏头,看见典典捧着个盒子跑回客厅了。

“叔叔你看!源源哥给我买的拼图,他说要跟我一起拼的~”典典把怀里的东西放在桌上,小短腿踩着椅子上的横杠,费力地爬上去坐好,“源源哥几点回来呀?”

小孩儿一边说,一边伸出馒头一样圆嘟嘟的小手,像模像样地数了数指头,然后把自己绕晕了。

王俊凯从冰箱里拿出几只鸡蛋和两个番茄,抿着嘴,过一会儿才说:“典典,先吃饭,吃完饭叔叔陪你玩拼图。”

典典眨巴眨巴水灵灵的大眼睛。

王俊凯知道这小人精也不好糊弄,还是实话实说:“源源哥哥今天不回来,可能要过几天,他有事情要忙。”

话音刚落,他看见对面那小朋友立马把嘴巴撅了起来。王俊凯露出一点这几日来难得的笑容,只是还夹杂一丝苦涩:“怎么,典典不乐意让叔叔陪你啊?”

“没有没有~”小孩儿奶声奶气地答,“典典最喜欢叔叔了!”

 

 

虽然典典提了一堆要吃炸鸡披萨的要求,但当晚的晚饭还是简简单单用番茄炒蛋和冬笋烧肉对付过去了。收拾完桌子之后,两人去了典典的房间,拧开小台灯,专心致志研究那个图案并不复杂的拼图。王俊凯主要是引导,基本自己不拼,结果典典不高兴了,拽着他的胳膊叫他拼,王俊凯才伸出手来拿了一小块,精准地扣在了拼图里。

典典看着瞬间对准的图案,睁圆了亮晶晶的眼睛,惊叹道:“哇叔叔你好厉害啊,源源哥每次都找好久才找到是哪块儿呢。”

王俊凯愣了愣,盯着面前这幅简单的儿童拼图,问:“源源每次要找好久?”他为了图方便自动省略了后面那个“哥哥”,但说完了自己都觉得有些怪异,于是又不自然地干咳了两声。

典典显然没有发现他这一瞬的尴尬,只是慢悠悠地点了点头:“源源哥哥每次都跟我拼好久才拼完~不过这一幅我们还没有拼过。”

王俊凯手里捏着一块拼图,指尖摩挲着缺了口的那块地方,心里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皱缩起一小块。

是怎么会忽略的呢。王源看上去虽然既不正经也不靠谱,却总是和典典相处得很好。

他其实是一个内心很柔软的人吧,和小孩子玩时,就把自己也变成一个小孩子,玩拼图要找好久才能找对正确的那一块,成年人都会觉得无聊的积木游戏,他趴在典典旁边,乐此不疲地一玩就是一下午。王俊凯以前以为他真是童心未泯,一个幼稚的大人和一个真正的幼儿,正好凑一块儿。可现在一回想,他才发觉那怎么可能呢,王源可是当初叱咤全校的小霸王啊,连常在学校边上晃悠的几个社会青年都忌惮他三分。

 

不得不说,自从王源搬进来,在典典的照料方面,确实省了他不少事儿。王俊凯虽然洗衣做饭什么的干得还挺到位,接孩子上下学也从来不耽误,但一直不太擅长和小朋友玩,时间也不那么充裕——所以后来王俊凯常在典典的小房间看到两只凑在一起的圆圆脑袋时,心里还是特别欣慰的。

王俊凯想了想,把手里那块捏了许久的、应该摆进右下角的拼图放进了小侄子的掌心,轻声问:“典典,你想源源哥哥吗?”

典典转过头来盯了他半晌,然后重重地点了两下头。也不知是这孩子太早熟还是怎么回事儿,就这一两秒的时间,他居然就在这句问话里品出点儿不祥的味道了,霎时间就耷拉下了眉毛,眼睛红一圈:“源源哥哥,是不是不回来了?”

“怎么会?”王俊凯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也弄得吓了一跳。他潜意识里一直告诉自己王源不过是出去玩儿两天,应该很快就回家了,可是典典这么一问,他才觉得心里并没有底。

 

典典顿了一会儿,才伸出两条小胳膊,抓住了王俊凯的手,急道:“叔叔,你是不是又生源源哥哥的气了?”

“什么?”王俊凯一皱眉头,拍拍他暖乎乎的小手背,“没有啊,怎么了?”

典典抬手擦擦眼睛,踌躇着道:“源源哥他不想你生气的,他好怕你生气呢。”

王俊凯仿佛听到天方夜谭:“你源源哥怕惹我生气?”

怕?怎么可能,王源他难道不是分明就最擅长这个,并且每天都乐此不疲地致力于这件事儿?

“嗯,他为了不让你不开心,还学做饭呢。”典典却一本正经,说得王俊凯都要信了——那当然是绝对不可能的。

一提到“学做饭”,王俊凯又气不打一处来了。前几个月——大概能追溯到刚入秋没多久那会儿,王源不知道怎么脑子抽抽了,忽然心血来潮要学着做饭,王俊凯猜测过他是不是嫌自己做的菜不合口味,心里有点不自在,但也随他去了。结果没想到,这家伙围着围裙看上去像模像样的,结果一点儿做饭的常识也没有,一边看着手机里的菜谱一边瞎倒腾,差点儿没把他们家厨房给炸了,就连王俊凯最心爱的那口锅也活活被他烧了个洞,差点儿没给他气死。

这还叫怕他不开心?这根本就是想把他气出心脏病来。

 王俊凯的表情显然难以置信:“他和你这么说?”

典典摇摇小脑袋,装作大人模样一般深沉道:“源源哥哥说,上回叔叔生日,我们都是买的吃的,太没有诚意了,才学的。他说,给人庆祝生日,应该要用心。”

“……”

王俊凯心脏猛地一颤,心情难以言喻。

这么小的孩子可能都不明白“诚意”是什么意思,却还是把王源的话给原原本本复制了过来,似懂非懂地说给自己听。王俊凯揉了揉太阳穴,想起生日那天的温馨场景——一桌子的菜,精致的巧克力蛋糕,还有一大一小两个因为等待太久而睡着的“惊喜策划人”。那一天他工作到很累,一回到家时,整颗心真真切切地被这幅画面浸润得温暖而柔软。当时他还确实误以为菜都是王源做的,不过对方没有藏着掖着,直说是外卖,王俊凯得知真相以后当然也没惊讶,还觉得更为合理,根本没把这事儿往心里去,转头就忘了。后来王源突发奇想要学做菜,还将厨房搞得乱七八糟,他也完全没往这方面去考虑,只当这人和往常一样,闲得无聊非要找点事情做,再搞得家里鸡飞狗跳。

典典看他不说话,抓着他的衣摆不依不饶。小孩子的喜怒哀乐总是来得很快,不一会儿,那双大大的眼睛里便开始酝酿起晶莹剔透的水花来,声音也带上哭腔:“呜,叔叔你不能生源源哥哥的气的!我要哥哥回来,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啊?”

王俊凯被他哭得心里一团乱麻,就好像那人真的不回来了一样。

虽然王源到来之后,将他原本平静无波的生活搅得乌烟瘴气,但不可否认的是,也在他心里掀起了许多以前从来未曾有过的涟漪。在王俊凯安安分分并且对未来也完整规划好、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的人生里,从来没有想过会遇到这么一个人,他锋芒毕露,嚣张跋扈,扛着把大刀强行在他规划好的道路上破开一条裂缝,横冲直撞地要挤进他的生活。他产生了本能的抗拒,却又无法克制地被那人身上的光芒所吸引。

而王俊凯此刻才猛然意识到,因为他和王源两人性格的截然相反以及思维方式的大相径庭,或许在很多时候,他是真的误解了王源的意思,却总高高在上地以为自己是正确的。这对于万事公平公正的王俊凯来说,其实是个不小的打击。

经过这么多日子同一屋檐下的相处,他本该明白的,王源确实是一个矛盾共同体,他是横行霸道的混世魔王,却也是那个能温柔地和小朋友拼一下午拼图的大哥哥;他喜欢开没皮没脸的玩笑且从来不会害臊,却也能认认真真地给人筹备一份生日的惊喜;他对什么都浑不在意,好似全天下就他自己的吃喝玩乐大过天,却可以为了帮王俊凯信守承诺去参加小孩子的“趣味运动会”,而不辞辛苦地熬夜工作……

 

王俊凯觉得心里软软的,却又酸酸涨涨,说不出来的滋味儿。他本来自认为作为多年的旧相识,他对王源应该已经相当了解了,可现下在脑海中这么一梳理,才发现他以前的认知有多么浅薄和片面,而他也从没想过要去好好地了解那个人。王俊凯想起在咖啡馆时对王源说的那番语气颇重的话,第一次觉得有些后悔。

 

典典可能是哭得累了,晚上很早就去睡觉了。王俊凯在沙发上坐着,盯着手机看了半天,最后抹了把脸,开始删删改改地给王源发短信。

——你在哪里?明天回来吗,我去买小龙虾,你上次不是说想吃吗。

王俊凯编辑完之后瞅着屏幕半晌,哪儿都觉得不对劲,又一个字一个字地删掉,重新写。

——王源,对不起,那天确实是我说话太重了。你大概什么时候回家?或者约个时间,我请你吃顿饭吧。

刚要按发送键,王俊凯想了想,又觉得道歉的话还是当面说显得更有诚意,于是再一次推翻重来,这一回就显得简约许多。

——王源,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家?

这句话未免有点突兀,好像是在家等待的妻子对在外工作应酬的丈夫的催促似的,王俊凯被自己的联想雷得不轻,赶紧在后面又补上了一句。

 

于是,正坐在KTV里和几个兄弟唱歌的王源,收到了来自他喜欢的人的这样一条短信。

——王源,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家?后天要交房租了。

 

高远正抱着麦克风鬼哭狼嚎,生生把一首悲伤的情歌唱成了摇滚,闹得人脑仁疼。

王源觉得自己是脑子进水,才答应在下了班之后和他们一起出来“放松放松”,这哪是放松,他简直怀疑明早上班,脑海里都仍旧有这挥之不去的穿耳魔音。

无可否认,王源在看到发件人时心脏骤然停了停,又转瞬跳动得飞快,像要直接从胸口蹦出来。他滑开解锁,盯着那条短信读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烦躁地闭了闭眼,也没有回,就把手机往沙发边上一扔,长了一些的刘海盖住眉毛,眼窝处一片阴翳。

 

王俊凯这三个字,就好像长在他胸腔里生根发芽了一样,藤蔓都绕在血管里,扯也扯不走。

 

坐在他右手边的程一衡感觉大腿被什么硬梆梆的东西砸了一下,捞起来一看,才发现是王源的手机,屏幕都没关,还亮着,停留在短信界面。程一衡皱着眉头瞅了一眼,把东西还给王源,凑到他耳边说:“你还打算继续跟他合租?不是说你放弃了吗?”

喧嚣的音乐导致人说话的声音听不怎么清楚,王源用手指掰开桌上一罐儿啤酒的易拉环,朝嘴里灌了一口,用手背抹了把嘴角的沫儿,答:“不然呢?睡大街?”

 

程一衡沉默了能有一分钟,才忽然开口:“……王源儿,不如你跟我住吧。”

王源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我打算在A市找工作了,趁着年轻在大城市闯闯没什么不好,你说得对,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最近去了几家面试,阿远也在帮着找房子。之前没跟你说,是想着等一切都有着落了再告诉你。”

王源张了张嘴,却没说话,又把手中的易拉罐放回了桌上。虽然这实在有点儿想一出是一出,不过程一衡不再那么颓废,重新充满干劲,他当然是为兄弟高兴的——可他也没忘记上回同学聚会上的那一幕。现在能够好好相处,并不代表他心里就不觉得尴尬和膈应了。即便程一衡说让他忘记自己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继续以好哥们儿来相处,但两人心里都一清二楚,明明白白——既然已经捅破了那层窗户纸,那这就是不可能实现的。

忽然被好朋友告白了,这不管对谁来说,都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身边一起滚过泥巴翻过墙、倚在走廊边上吹过口哨看过妹的人,突然有一天告诉你他对你抱着不一样的情感,他甚至还想亲吻你拥有你,这简直叫人浑身都不舒坦。

可即便如此,王源还是不想破坏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义,于是就这么装作不知道,谁也闭口不提,也能保持着微妙平衡。但现在对方说要自己搬过去和他一起住,他却是万万不可能答应的。

 

同程一衡一起住会尴尬,回去和王俊凯一起住又难免伤心难过——毕竟有时对方随口说句话,甚至一个眼神,都能把他一颗心脏戳成筛子——王源把啤酒拿起来一口气喝光,自暴自弃地想,他还是在高远这小子家里得过且过地多赖上几天算了,反正今朝有酒今朝醉,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今晚喝了不少的酒,王源两颊微红。他喉结滚动了几下,把脸转向右侧,打算还是把话说清楚。包厢里很昏暗,五彩的灯光明明灭灭地照在他五官清晰的脸上,有一种奇异的好看。

“一衡,我……”

 

程一衡正殷切地等待他接下来的话,那只被王源丢到一边的手机却突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王源蹙着眉毛探身拿过来,看着来电显示上面的名字,仿佛被烫了一下般缩了缩手,最后还是镇定地接了起来:“喂?什么事?”

他因为喝了酒,说话有点大舌头,还懒洋洋的。

对面那人好像一下就不乐意了,低沉的声音优雅而动听,却带着点警告的意味:“你又喝酒了?”

王源刚想牛逼哄哄地回句“关你屁事”,却忽然感觉气氛不太对,直到听筒那头又喊了遍他的名字,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接通时似乎不小心按到了免提,而此刻,原本喧闹的包间又因为刚巧好死不死地切到下一首歌而分外安静,王俊凯那句话就清清楚楚外放了出去。坐在高脚凳上的高远挑高了一边的眉毛,夸张道:“源哥,嫂子查岗啊?”

王源瞪他一眼,把免提关掉,起身往门外走。

“说话啊。”王俊凯听到电话那头都是嘈杂的声音,大概也能猜到王源此刻在哪里逍遥。

“你有什么事?”王源闭了闭眼又睁开,瞳仁恢复了几分清明。

王俊凯叹了口气,问:“你什么时候回家?为什么不回我信息?”

王源刚在犹豫着要怎样回答,手机突然被人从后面抽走了,他一扭头,看见程一衡正黑着脸朝电话那头的人低吼:“你还来找他干嘛?”

王源忽然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握着手机的王俊凯听到对面换了人,愣了一愣。他听不出来这个声音是谁,却大概也能猜测到,而这个猜测出来的答案,令他没由来地怒火中烧。王俊凯用多年的涵养让自己冷静下来,平淡道:“你哪位。”

程一衡哼道:“你管老子是哪位,王源儿过几天就会搬出来了,以后跟我住,你别骚扰他。”

“你说什么?”王俊凯此刻已经基本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声音愈发低沉,尽管没说什么狠话,却气势逼人,饱含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压迫力。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程一衡也算是个霸王了,可每回真正正面对上王俊凯的时候,却几乎从来没尝到过什么甜头,总是要被他压一头,此刻也条件反射般莫名有点发怵,但他还是不甘示弱地硬着头皮道:“我说,王源以后和我住,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我不跟你说话,你把手机还给王源。”王俊凯的声音越发森冷。

“凭什么?”

“我不想重复第三遍,你他妈把手机还给王源,让他跟我说话!”

这大概是王俊凯这辈子第一次爆粗口。他一向家教良好,出格的事情从来不会干,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包揽着班长、学生会主席这样的职位,是绝对的人中龙凤,哪怕工作后也一直顺风顺水,前两天还刚刚又升了职。不但如此,他性格也是一等一的好,放在古代,大概就是受江湖人尊敬的正派大侠那样的角色。

而王源在众人眼里,差不多就是那种与他有着同等高强武力值的——邪教教主。

这样的两个人,怎么看都不是一路的,但是王俊凯此刻,却忽然非常不甘心。

 

——他们不是一路的,难道王源和程一衡就他妈是一路的?王俊凯只要一想到那天在同学聚会上看见的程一衡倾身想去亲王源的画面,就觉得瞠目欲裂,而此刻这人居然还大言不惭地说王源要跟他住在一起,要像从前王源和自己那样朝夕相处,他只要稍微一想象,就几乎要发狂。

明明只是出去玩一阵!王源不是说,只是陪他朋友待几天吗?!

 

KTV走廊顶上的灯光十分晃眼。王源看着不由分说拿过他手机、还对着王俊凯胡说八道的程一衡,眼神骤然暗了下来。他冷冷地伸出手,抬着下巴,是要发怒的前兆。程一衡见状,深呼吸了一口气,犹豫了好半天,才把手机放到了王源手里。

王源接过来,背过身子走了一小段路,对着话筒开了口:“喂?我是王源。”

 

听到熟悉的悦耳嗓音,王俊凯顷刻间冷静了下来。客厅里非常安静,连挂钟的秒针滴答滴答转动的响声都分外清晰,在耳畔轰鸣,就像是王俊凯铿锵有力的动脉搏动。

王源不开玩笑时,声音显得清清冷冷,充满疏离,但是很动听,让人忍不住想要一直听下去。

就短短五个字,王俊凯却仿佛忽然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中了,心跳快得让人难以置信,像有什么轰然从心底破土而出。

 

——他会愤怒,他会嫉妒,他会气得浑身颤抖,他变得不像自己,他甚至恨不得现在就冲进电话那头,把王源那个想要去和别人住的小王八蛋捆回家来——而他终于为这些情绪找到了一个原因,一个让他自己都震惊无比的原因——

不管王源是不是在开玩笑,而他王俊凯,却是认认真真地,喜欢上了王源。

所以才会晚上睡觉都梦见他,才会看见他生病虚弱的样子就心疼不已,才会在他开着玩笑、玩着感情游戏时暴躁愤怒,才会……才会在他当年举着喇叭、一副吊儿郎当模样对着自己告白时,忍不住想要揍他一拳——就好像自己的喜欢被这位“游戏人间”的小魔王随随便便玷污了一样。

 

原来这些都是因为,喜欢他啊。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已经开始的喜欢啊。

 

这个认知让王俊凯赤红着双目,低低粗喘,大脑一片空白,握着手机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有王源的声音再次从听筒里传出,他沉沉地念:“王俊凯?”

 

过了好久,那一头仍然是一片沉默。王源闭了闭眼睛,也难消满目的酸涩和涨痛,他的手臂无力地垂了下来,却在挂掉前,又重新把手机贴近了耳朵,哑声道:“王俊凯,房租我后天会直接交给沈阿姨的,你别再给我打电话了。”


TBC


哎呀写得我难过死了,好想让他俩直接和好然后亲亲抱抱,再酱酱酿酿啊!啊!啊!【躺


下一章

评论(484)
热度(2858)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