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幼稚完(十八)

以为二十章以内可以完结,我大概是想太多= =

上一章

(十八)

 

“嘟——嘟——嘟——”

空荡荡的房间里,挂断电话的系统音显得尤为突兀。

王俊凯放下手机,整个人陷在沙发里,呆了好久,都没缓过神来。刚刚意识到的感情让他整个人都乱了,明明怒意还未消,脑子里却有无数条小蛇缠绕着一口一口咬,咬得他头疼得要命,眼睛里也布满了红血丝。

他喜欢王源,他怎么会喜欢王源呢,这实在太诡异了,可回想一下,又觉得那么水到渠成,更何况王源这小子三五不时就要来撩他一把,尽管他表面波澜不惊,实则每回都被他搅得心绪不宁。

 

对于自己喜欢上男人——而且还是王源这件事儿,王俊凯觉得有点儿难以接受,可却骗不了自己的心。说实话,活了这么多年,他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心像现在这般难以把握过。王俊凯以前走过的每一寸路都是脚步平稳的,迈出的步伐永远在自己的计划之中,计量精准,不会有丝毫差池,生命无惊无喜,却也宽阔而平坦,一路无阻无碍。这就是最理想的状态么?王俊凯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毫无疑问,王源的出现正在悄无声息地改变这一切,他在自己心里占据了越来越重的位置,连他自己都无知无觉。

王俊凯到此刻才惊觉,王源,或许就是那个横生的惊和喜,让自己平淡的、尽在掌握之中的生活,突然有了炫目的颜色。

 

想起王源,他简直又想哭又想笑,当脑海中再次浮现那挥之不去的好看眉眼,王俊凯终于读懂自己心中多日不散的沉郁和纠结,原来这一切,都是源于人类难以控制的心动。

他不能放他走。

 

王俊凯迟来地发觉自己真的喜欢王源,好喜欢王源,听见他的声音就忍不住想把人逮回来。可对方并没有很多时间等待他梳理完自己的情绪,只冷冰冰地让他不要再打给自己。

一句话,叫他整颗心凉了半截。

这要放在以往,实在太反常,毕竟以前王源总在王俊凯身后追着喊着让他给自己多打电话,看他表情冷淡就嬉皮笑脸地凑过来捏他脸颊,有时候手还不老实地偷偷摸他胸肌⋯⋯想到这些,王俊凯觉得好笑,嘴里却泛起淡淡的苦味,心脏一下一下的钝痛。

他得有多迟钝,才能喜欢一个人那么久却还不自知啊,甚至朝夕相对的时候没把握好机会,人都走了才堪堪发觉。但是王源⋯⋯王源⋯⋯

只要一想到他每回调侃自己时那戏谑的、玩世不恭的表情,王俊凯还是觉得胸闷不已。他喜欢的人也曾对他说过无数次的“喜欢”,他却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

喜欢上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小霸王,是福还是祸啊。

 

王俊凯捏着发烫的手机想了一会儿,其实心里依然乱糟糟的,却仍旧控制不住地将刚刚挂断的通话回拨了过去。可惜这回,王源一点儿余地也没留给他,就这么直接关机了。

王俊凯苦涩地想,这也没什么好奇怪。是他先说,他们不是一路人的。

是他自己,阻断了两个人的可能。

 

日子还得匆匆忙忙地过,快到年末了,大家都显得格外忙碌。王俊凯刚刚升了职,还有了自己的办公室,大概是情场失意,职场得意,全公司里像他这样刚毕业没两年就坐到这个职位的,估计也找不出第二个。他一向都是这样,领先于别人之前,从小到大都是其他孩子的榜样,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小孩”,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仿佛这就是天经地义,他生来就是天之骄子,又总是一步一步,走得扎实稳重。

王俊凯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王源这儿栽了,栽得很彻底,就连工作上的顺风顺水也没能让他焦虑的心情有所缓解。

 

家居店里亮着暖黄的灯,让人仿佛真的置身自己的温馨小窝。王俊凯把玩着手里一台造型独特的台灯,稍稍抬眼,目光被一座小清新的双人摇椅给吸引了。那摇椅看上去很有自然感,上面爬满藤蔓和枝叶,虽然是人工的,但是做得很逼真,像森林里的小秋千。王俊凯弯了弯嘴角,想起以前有一回,他和王源去超市买吃的,出来时发现大门口就在卖摇椅——当然不是现在看到的这么精致的款,只是普普通通的,老年人乘凉专用。王源当时就乐了,抱着一大袋子东西,大摇大摆地一屁股坐了上去,一边眯着眼睛享受,一边说:“来,买个回家呗,这种东西,很适合你这种居家老大爷在家养老啊。哎呦坐着真舒服。”

王俊凯那时候白了他一眼,觉得纯粹浪费钱,自己拎着东西就径直往前走,那家伙自个儿乐了一会儿,才又赶紧不甘不愿地跟上来,嘴里还在叽里呱啦地调戏他生活作风太古朴。

 

王俊凯轻轻抚过摇椅上的一片绿叶,随后打开了手机摄像头,对着它拍了张照,然后动动手指,传给了王源。

——这个你觉得好看么,我们买一个回家,放客厅角落?

发完后他对着手机看了半晌,然后叹了口气。

果然没回。

 

都好多天了,王源房租也照常交了,没提过退租,却就是不说自己要回家。

王俊凯把聊天记录往上翻了翻,最近这段时间的内容,几乎全是他自己一个人的独角戏。他很想和王源说点儿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比较好,所以基本全是与他分享一些关于生活的琐碎小事,王源一概没有回过,就好像当他不存在。

而在半个月以前,他们之间的位置却几乎是完全调换的。

那会儿,王源一天能给他发上几十条微信,全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破事,纯属耽误两人的时间。不过王俊凯虽然没有兴趣,但出于礼貌和教养,也总会回一两个字,像是“嗯”,或者“好的”。他以前看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翻翻,才觉得对比王源的热情,自己实在有些冷冰冰的,也难怪王源腻歪了,懒得再搭理他。从学生时代一直到工作,总是调侃同样一个人,有什么意思呢,再大的乐趣都被磨没了。

王俊凯也想不通自己要干嘛,追求王源?这四个字一从脑海里冒出来,他就觉得自己精神不正常,可是他的种种行为,又在切切实实地做着这么一件事。王俊凯只要有心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不到的,可他心里却还很没底——王源那样的混世小魔王,怎么会被哪个人服服帖帖收在手掌心里?他那颗飞扬跋扈的心,又怎么会甘心在一个地方乖乖停留?

但说到底,是这人先没心没肺地胆敢过来撩拨他的,他既然把自己的感情都给撩出来了,又岂能有不负责的道理。

 

天渐渐黑了,王俊凯望一眼窗外的夜色,又看着漆黑的手机屏幕,最后直接掏出卡来把那座价格并不便宜的摇椅给买了。家居店里的工作人员正在忙着包货,王俊凯手机忽然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母亲打来的。他脸色瞬间沉了沉,还是走到了店门口,硬着头皮接了。

“喂?妈。”

王俊凯知道母亲肯定会来质问他相亲那天的事儿,事实上,这通电话还比想象中晚了好多呢。可即便有过心理准备,王俊凯也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回应母亲接下来的话,毕竟这段时间他心里头乱得很,什么漂亮的场面话也编不出来了。

令他没想到的是,母亲居然没有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反而异常平静:“小凯,最近好吗?”

王俊凯愣了愣,回:“嗯,挺好的。”

把母亲精心安排的相亲给搞砸了,他心里非常愧疚,却不后悔。反正就算当时王源不出现,他也不会让那一回的相亲开花结果,本质来讲,结局都是一样,只是王源闹腾得动静太大罢了。

可是对母亲的伤害,显然已经造成了。他一直想道歉,可好多次手指点在通话键上,却迟迟没有勇气按下去,最后,还是要母亲主动打电话来找他。

沉默了好一会儿,电话那头才又有了声音:“小凯,妈想了好久,才来跟你打这通电话。本来打算直接去A市的,但是年底了,票不太好买,我想想也没有那个必要,反正你春节也要回来。但有些话,还是觉得要早点跟你谈谈。小凯,那个事……你和妈说实话,妈不怪你的。”

“我……”

“小凯,我以前每次问你,你都回避我,从高中到现在,已经这么多年了。”

王俊凯知道他母亲在说什么。

从高三他被王源在众目睽睽之下表白那天开始,关于“同性恋”的传闻,就一直常伴他身,如影随形,也着实让当时的王俊凯无奈至极。母亲自然也受到了影响,从那以后一直疑神疑鬼,怀疑他的性取向。王俊凯个人条件那么好,可大学四年里却愣是没谈过恋爱,这就更令他妈惶恐不安了,明明他才二十四,母亲却开始每天焦头烂额地要给他找对象,生怕他真的“误入歧途”。

夜晚的风很凉,也很大,把家居店门口装饰的植物吹得东倒西歪。

王俊凯握着手机,以往每次哭笑不得的“妈您瞎操心什么呢,我真不是同性恋”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却迟迟也说不出口了。

他到底是不是同性恋?他自己都不知道。可他确实喜欢王源。

好在母亲没有逼他承认什么,只是声音低哑,还带着一点哽咽:“儿子啊,其实,其实妈只想你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妈不图别的。”

王俊凯鼻子一酸。

“小凯,你别瞒着妈,别自己在心里憋着。这么多年了,我总是要想起这件事儿,只要一想到啊,我的这心里头就慌,但是,总这么想着想着,想了五六年,我好像也有点儿能想明白了。妈也不是不开明的人,小凯,妈虽然希望你能正正经经地谈个恋爱,和好人家的姑娘结婚,生小孩,好好过一辈子,但是,最终还是要你自己觉得快乐,幸福,那才是真的。妈知道这条路不好走,你不用为了家里,为了我和你爸爸,自己把苦都扛着,啊。家里永远是你的港湾,你的后盾,你得记着。”

“妈,对不起……”除了道歉,王俊凯一时间震惊到不知该说什么。自己才刚理出头绪的事儿呢,他妈妈竟然已经琢磨了好几年,还给琢磨透了,可见王源当年不管不顾的告白,给他们全家都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诶,”母亲应了声,叹着气,继续说,“你那个……那个对象,人怎么样?”

王俊凯呆愣着,裸露的手指被呼呼冷风刮得生疼,已经通红。他有点儿迷迷糊糊,直接把母亲口里的“对象”安上了王源的脸:“他很好。”

原本情绪隐藏得还算挺好的,可听儿子这么一承认,王俊凯母亲还是忍不住落了泪。她用袖子擦擦脸,低声道:“那就行,那就行。其实妈早就知道的,早就有准备的。你从小到大都那么乖,从来不会惹事,更别说跟同学打架了。可你高中那次,咱们在你老师办公室里,我看见你看那个男孩儿的眼神,我就知道坏了。”

王俊凯一惊,抬起头来。

“我知道,你喜欢那孩子,已经那么明显了,你却一直不承认。你不承认也好,妈也能抱着一点儿希望,想着你只是一时冲动,以后毕业了,眼界广了,青春期时候那点儿‘小毛病’总能给纠正回来……现在想想,是我错了,你大了,自己知道该怎么做,别人怎么逼你都没用,开不开心只有你自己知道。”

“对不起……”王俊凯张了张嘴,还是只能吐出这干巴巴的三个字。虽然他以前确实没骗过他妈,可是此刻也说不出来了。听着电话里母亲哽咽的声音,王俊凯心里格外不好受,又酸又涩。他觉得自己这个儿子当得实在是很差劲,都已经二十多岁了,还总是让母亲担心着,操劳着。同时,他很感激、也很震惊于妈妈的理解和包容,这对一个母亲来说,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不用说也谁都能明白。

 

最令他不可思议的是,喜欢王源这件事,他自己明明前段时间才刚刚发现,母亲却早在六年前就已经窥探到了真相。

他真的那时候就喜欢王源吗?他在办公室里看着他的时候,是什么眼神?难道不是愤怒,不是尴尬,不是难堪,而是……喜欢?

 

 

晚上下了入冬以来第一场雪,雪花慢慢悠悠落在大衣上,一点一点融化。王俊凯指挥着帮忙搬运家具的人把摇椅放在了自己家的客厅里,临走前礼貌地给了人家一人一瓶水,然后独自坐上了摇椅,忽然觉得有些孤单。

典典这天又回自己家了,剩他孤家寡人一个,实在很寂寥。他平时不常娱乐,此刻连做什么来打发时光都不知道,回想起来,王源说他下了班就过着“老大爷的生活”,似乎也没什么不对,更何况他此刻还真就坐在这摇椅上无所事事。

母亲说,只要他过得快乐就好,不在乎他和男的在一块儿,还是和女的在一块儿。但此刻,他恐怕连这个都要辜负了。母亲接受他的性取向,接受得比他自己还早,着实让王俊凯在愧疚的同时也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现在他连家庭的负担都没有了,心里更是下定了决心——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好好敞开自己的心扉呢?顾忌这么多有什么用,喜欢就追啊。

 

可惜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王俊凯连王源住在哪儿都不知道,打他电话也从来不接,更别说回短信和微信了,两人的交际圈子又完全不同,王源那几个朋友,他最多认得脸,能叫上几个名字,联系方式显然是不可能有。A市这么大,要是有心躲,谁能找得到谁。更何况,“同居”这么久,他连王源工作单位在哪里,竟然都一概不知,他自己都觉得以前的自己冷漠得很不可理喻。

 

王俊凯着急时也曾想过拜托朋友去查一下,毕竟“王源有可能要和程一衡住”这个事实让一贯自诩冷静的他也忍不住暴跳如雷,想到就觉得喘不上气。其实查下住址也不算什么特别难的事儿,可后来王俊凯怎么想都觉得那样做太不尊重王源,也不是一向正直磊落的他能干出来的事儿,最后便作罢了。他暂时一筹莫展,但也不动声色,默默等待着合适的时机来解决问题。他习惯做事情一步一步来,有条不紊,几乎从不会让自己慌慌张张的。

他要的不是王源回来住那么简单,他要的是王源的心。

 

门口忽然传来锁孔转动的声音。王俊凯一怔,随即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死死盯着大门。

 

过了几秒,门开了,想念多日的人就那样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面前,让王俊凯呼吸一窒。他下意识地朝那人身后看了一眼——没有别的人,就王源一个。

 

王源穿着墨绿色的外套,领口有一圈暖呼呼的毛,衬得一张脸越发小,且精致。外面的雪下得越来越大,他黑色的头发上也落了薄薄一层雪,白晶晶的,碰上室内的暖气,便开始静悄悄地融化,一双墨黑的瞳仁在略长的刘海底下显得格外的亮,又清澈。王源看着屋里的人,习惯性扯了个笑,嘴角斜斜的,眼尾上挑。

王俊凯走过去两步,说:“回来了?”

他往王源身侧望去,视线里并没有出现期待中的那个牛津布的大行李箱,甚至连个背包都没有,于是心里蓦地一沉。果然,王源只是摆摆手,好像是要让他放心一般闷声道:“我回来拿点东西,过会儿就走。”

 

他进屋前看了穿着宽松白色毛衣的王俊凯一眼,那眼神有种说不出的意味,可也只是匆匆一眼。转瞬间,那人就闪身进了房间。

王俊凯愣神片刻,露出一个苦笑。

果然是和以前不一样了,那天说的话可能是真的伤了这小魔王的心,又或许,他终于开始觉得逗弄他很无趣了,也是,谁愿意一天到晚热脸贴着冷屁股呢?更何况是王源这样心比天高的人。

 

王源看着打扫得干净整洁的房间,脸上明显闪过一丝惊讶。他回头瞥了王俊凯一眼,又抿起了嘴唇,走到床边,打开了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自己需要的东西。那天走得太匆忙,有好些东西没来得及带走,导致之后总有些不方便。本来高远说陪他一起回来拿,他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要麻烦人家,虽然说实话,他真的是有点害怕单独见王俊凯的,尽管他不会表现出来。

 

大概王俊凯是一个太温柔的人,很快就对他相亲那天做的事消了气,还总是给他发信息,大有要跟他和好的架势。可王源此刻却有点不敢回应了。或许很简单他们就可以回归以往的日子,互相友好相处,可那真的是他想要的吗?王源心里知道,答案是否定的。那只会让他在名为王俊凯的泥沼里越陷越深,他明白这不是一件好事,拖得越久,想要抽身而退,就会越发艰难。王俊凯太容易让他心动了,他今天明明那样普通,就穿着件白色毛衣,头发柔顺地垂下来,可是也怎么看怎么叫王源心跳不已。或许时间久了,就能抹去这些念头了吧。他幼稚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想通了,坚决不会让自己再傻下去。

这根本不是什么他能玩儿得起的风流游戏。

只是很可惜,王俊凯说高中开始就很愿意跟他成为朋友,这个愿望,大概永远不会实现了,他们注定不能做朋友的,从他喜欢上王俊凯的那天起——

 

其实也不是什么浪漫的开始。

最初,王源同王俊凯是真的针锋相对,两看生厌。他对王俊凯那种与生俱来的骄傲姿态非常不满,连同着看他的正直善良都觉得虚伪得不行——就像王俊凯也看不惯他满身的桀骜不驯。

可有时候心境的改变,只需要一瞬间。

那一瞬间很平常,甚至什么一波三折的故事都没有发生,他只是在体育课上逃了无聊的练体操,和几个兄弟偷偷溜去打篮球,结果一个哥们儿扭了脚,于是还没下课,一群人就散了,抱着篮球带着满身臭汗往教室走。王源走在最后面,脖子里全是痒痒的汗,一刻不停地往下滴,日头正盛,晒得人像要燃烧起来。

经过一班时,他下意识地朝里面看了一眼,目光自然而然地追寻着他的“仇人”。一班还在上语文课,王源刚瞥到王俊凯的脑袋,后者就被老师叫起来朗读课文。王源一向对语文老师的这个要求嗤之以鼻——又不是小学生了,还朗读什么课文呀,大伙儿又不是不认字。他鼻子里哼哼,正打算走,就听见王俊凯开始乖乖地念了。

王源后来回想,也没想出他这课文读得有哪里特别吸引人,是镶了银还是带了钻了?什么都没有,王俊凯就那么普普通通的,穿着合身的校服,捧着课本,一本正经地朗声读着著名文章的经典段落。他不像王源自己本班的同学那样调皮捣蛋,朗读时嘻嘻哈哈的,还故意拖长着音调,惹得全班大笑,也不像王源印象中的好学生那样,读得慷慨激昂,抑扬顿挫。王俊凯吐字很清晰,念得平平淡淡,却还是能听出感情充沛。

 

电风扇呼呼地吹着,空气里满是燥热,混杂着青春期汹涌的荷尔蒙,慢慢、慢慢地发酵。王俊凯站在那儿,个子已经很高了,背挺得笔直,面孔干净而英俊,从侧面看,睫毛长得叫人咋舌,后颈一点短短的碎发被风扇吹得一动一动。他整个人就像一株挺拔的杨树,充满生机,阳光而热烈,好像和这个学校里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和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不一样。王源听到自己心跳就这样莫名其妙、毫无征兆地漏了一拍。

读完最后一个字,王俊凯似乎是感觉到了炽热的视线,于是稍稍偏头,朝窗户外面看了一眼,正对上王源直勾勾的眼神。王源惊了一下,但很快就管理好了表情,冲他扬着眉毛,挑衅地一笑,十足的痞气。王俊凯就淡淡瞥了瞥他,面无表情地将头转向讲台,在老师的夸奖声中落了座,好像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这让王源想要逗弄他的心思越发强烈了。

现在想一想,果然他从小就喜欢自找苦吃。

 

王源开了衣柜开始整理,王俊凯一言不发地靠在门框上看着他,过了好久才低低地说:“那天的事情……对不起,是我说话太重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王源很快就接了话,语气没有一丝尴尬,显得毫不在乎,好像早就把那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抛在了脑后:“啥?没事儿啊。”

王俊凯心里猛地一紧,定定地看了王源片刻,把想要继续说的话吞了回去,只哑着嗓子问:“你吃过饭了吗?我去做饭。”

王源抬起头,目光有些躲闪:“我不饿,回去吃。”

“都快七点了,你该吃点。”王俊凯不等他反驳,径直走进了厨房。因为典典不在,他就压根没去买菜,冰箱里几乎什么都没有,他想了想,便简单煮了两碗热腾腾的面条,上面码了几根青菜,还有一点儿肉丝。

王源嘴上说不饿,可闻到香味的时候,还是有点馋的。他好久没吃王俊凯做的东西了,这会儿当然是很想念的。王俊凯把碗推到他面前,小声说:“坐吧。”

 

王源僵着身子没动,口袋里的手机倒是欢快地唱起了歌,他的铃声也是那种酷炫的摇滚乐,能吵得王俊凯脑瓜疼。王源掏出来一看,是程一衡,他皱起眉,一时有些犹豫。就这么片刻的出神,他松松握着的手机便被人给抽走了。王源气不打一处来——怎么谁都喜欢乱拿他手机?

他一抬头,王俊凯冷着张帅脸,阴沉沉地盯着来电显示上亲密的“一衡”两个字,手指一划,挂断了。

“你干嘛——”

“先吃东西,面会凉。”王俊凯只是探过身来,不由分说地将筷子塞进他手里。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了,在地上积起厚厚一层白,被月光照得刺目。


TBC


在爆字的路上越走越远……这回分量也是很足的啦。其实越写到后面,越害怕把握不好QAQ      

然后我后天要考科目三了,啊啊啊啊,紧张到爆炸。


下一章

评论(387)
热度(2559)
  1. Lumos海啸霜 转载了此文字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