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心要奔波山河再跋涉年岁 才能与陌生的你遥遥一际会

幼稚完(十九)

上一章

 

(十九)

 

知道自己拗不过,王源微不可闻地叹口气,干脆从善如流地捞起一筷子面塞进嘴里,果然还是很熟悉的、好吃的味道。腾腾的热气扑在脸上,瞬间让他鼻尖沁出细密的汗水来。外面天寒地冻,白雪皑皑,屋内却是暖洋洋的,脱掉的沾满寒气的大衣被王俊凯妥善地挂在了衣帽架上,同王俊凯自己的并排——就好像和以前每一个平凡的日子一样,他们下班回家,把外套挂起来,然后凑在餐桌前,一起吃一顿温暖的晚餐。

 

“好吃吗?”王俊凯拿着筷子,但是没动自己面前的碗,一双眼睛一直盯着王源看,然后像是没话找话却又状似小心翼翼地问了这么一句没多大意义的话,语气非常温柔。

王源有点诧异地抬头看他一眼,嘴里还包着面,迟疑地点了点头。趁这个空隙,他一眼便看见了客厅角落摆放的崭新摇椅——和今天傍晚他收到的、王俊凯发来的照片里的那个一模一样——看来没有等到回应,他也是买了。其实王源确实很喜欢,而且对方那语气,就好像真是在跟他过日子一样,实在让人忍不住遐想翩翩。但是他当时却忍着没有回复,因为他实在搞不懂王俊凯的态度。

反正也就这样吧,这些和他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吃完面条,又慢悠悠地喝完了汤,王源抹了把嘴,站起身来习惯性地要收拾碗筷,对面的人却先他一步伸过手来,拿走了面前的东西,还朝他轻轻挑了下眉:“你去坐着看会儿电视吧,吃水果吗?”

王源有点受宠若惊,又有些不知所以,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把放在碗沿的手撤了回来,拿起放在一旁的衣裤和文件,说:“不了,我这就走了。”

 

王俊凯眼神一黯,王源没有发现,探身默默把放在王俊凯手边的、自己的手机拿了回来,打算给程一衡回拨个电话,问问他有什么事——虽然就算不回他也大概知道,肯定是高远告诉他自己回王俊凯这儿了,他就想来问问情况吧。其实王源也并不乐意跟程一衡解释什么,在他看来,感情是自己的事,旁人就算与他再怎么熟悉,也永远没办法感同身受,更不能帮着自己做任何决定。

 

王俊凯看出了王源的意图,于是想再抢一次手机,不过这次后者眼疾手快地缩了缩手,没让他得逞。

“怎么?”王源握着手机皱起眉,看了他一眼,手指停留在未接来电的界面,却迟迟没有按下去。

王俊凯神色复杂,动作缓慢地把两只碗叠在了一起,而后低声却不容置喙地说:“不要给别人打电话。”

“啊?”王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按了锁屏键,手机屏幕一下子黑了下去。

王俊凯像是松了口气,很快转移了话题:“外面雪下得太大了……”他迟疑了一下,又接着说:“你就在家住吧,跑来跑去多麻烦,路滑还容易有危险。”

“没事的,”王源望了眼窗外,才没几个小时,树梢上已经积起了一层不薄的雪,风吹来就扑簌簌往下掉,“离得也不远,很快就能到了。”

王俊凯深深地看着他,眼眸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一直看进他的灵魂,然后薄唇轻启,似乎犹豫了好久才问道:“王源,你是在躲我吗?”

问这话的时候,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在耳边重若擂鼓。

 

“啊?没有啊……”王源难得有些局促,完全是下意识地反驳,“我只是去陪朋友,你想太多了,我躲你干什么。”

不止是嘴上否认了,即便是他的内心深处,也并不想承认,他王源竟然会因为害怕什么所以选择躲避,而不是迎难而上——这简直太不像他了。

 

王俊凯仿佛已经猜到他会这样回答,他往侧边走了两步,严严实实堵住了王源的去路,开口道:“那就住这儿吧,天气也不好,何苦折腾自己呢。被子白天刚拿出去晒过,应该很暖的。”

王源有点惊讶地张了张嘴,指着自己:“我的被子你也给晒了?”

王俊凯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

照理来说,王俊凯肯定不知道自己今天会回来,而且他也有好多天没回来了,那房间根本空着没人住,被子当然也没有人盖,可是屋子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完全没有积灰,就连被子也定时拿出去晒……王源实在不懂王俊凯在想什么,难道纯粹是因为他的洁癖和强迫症?

 

洗好碗之后,王俊凯坐在沙发上看了会儿报纸,听见浴室传来门把转动的声响,于是回过了头。王源穿着珊瑚绒的睡衣,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慢悠悠地走出来,身上带着沐浴露的清香,走得越近,味道就越清晰。

鉴于天气情况确实糟糕,他还是妥协了,打算在这里留一晚上,只给高远发了个短信,对方也表示很理解。其实这才是生活该有的轨道,这房子他是交了房租的,他本来就该住在这里没错。

可是和王俊凯的相处,每分每秒都让他觉得喘不过气来,明明以前可以忍受的东西,现在偏偏就承受不了了,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王源无奈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苦笑。

 

他细微的表情立刻被沙发上目不转睛盯着他的人发现了。王俊凯看他不高兴,心里一疼。他以前好像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这样为了别人的开心而开心,为了别人的难过而难过,这简直不可理喻,却又实实在在地在发生。

——不,以前可能也有过这样的时刻,可他从来不知道那突如其来的开心和心疼到底是因为什么。

 

事实上,王俊凯还没有酝酿好要如何跟王源表达自己的心意才不突兀,才能让他接受——毕竟他们现在的关系应该是很尴尬的,几乎一夜回到解放前——甚至比最开始的剑拔弩张还多了些朦朦胧胧的无奈和苦涩,变得更生疏了。他觉得自己要是一说出口,准能把王源这混世小魔王都给吓得远远的。王俊凯从来没有谈过恋爱,连喜欢别人都没有过,更别提追求了。他样样都做得很好,可在这方面却显然有些迟钝,完全不知道要做什么,只能想办法对王源好,但看起来王源也并不想接受。

比如此刻,当他把手里一杯刚刚温好的热牛奶放进王源手里的时候,后者立马瞪圆了眼睛,表情有些许尴尬。

王俊凯只能装作没看见:“喝了吧,有助睡眠的。”

王源狐疑地看了他两眼,还是僵硬地接过来喝了。牛奶的温度刚刚好,不烫嘴,却也足够暖,喝下去之后整个胃都舒舒服服的。

 

王俊凯看着他唇边残留的一点白色奶渍,喉结隐隐约约滚动了两下。刚洗过澡的王源整个人都清清爽爽,显得更加好看了,深色的毛巾就随意地挂在白皙的脖子上,头发湿漉漉的,发梢还缓缓地往下淌着水,一滴一滴,慢慢悠悠,像要滴进人心里。王俊凯仿佛都能听到水滴落在心脏上的那一声响,看见它泛起来的圈圈涟漪。

他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王源,”沉默许久,王俊凯突然一本正经地开口,“你坐,我给你吹头发吧。”

“你说什么?”王源差点儿没把嘴里的牛奶喷出来,而说话的那人却仿佛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妥,仍然毫不避讳地看着他,目光很柔软,看得他脸都发烫了。

“不用了不用了,我打会儿游戏就自然干了,你去洗澡吧。”此时王源也管不了什么面子不面子了,踩着拖鞋就直接落荒而逃般开溜,心里乱糟糟的——

王俊凯他没毛病吧,要跟他和好,需要这么大费周折地讨好吗?虽然对方并不是没有给他吹过头发——但那一次是他生病的时候硬逼的,这次的主动实在让王源有些不知所措。是因为那天的事情道歉才这么做吗?那王俊凯可真是个很善良的人,为他这么个微不足道的、连朋友都算不上的人,也能做到如此细心周到。更何况,其实王俊凯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王源自己也知道,在咖啡馆的那次吵架其实他也有很大的不对,是他太冲动莽撞,一遇到王俊凯的事就脑子发热、不顾后果。他这么一闹,不仅王俊凯没面子,和他相亲的姑娘没面子,就连王俊凯家里恐怕都不得安宁。

大概他想要成熟一点,就必须把王俊凯这根刺从他心脏里剔除掉,尽管它已经顽强地在那里根深蒂固地存在了漫长的八年。

 

房间的门被紧紧关上,一声闷响隔绝里外两个空间,泾渭分明。随后,门缝从漆黑变成透出一丝亮光,昭示着主人的存在。王俊凯垂下眼睫,默默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觉得喘不过气来一般用力扯了扯领口。

 

王源也不管头发没干,放松地将自己砸进了柔软的大床,王俊凯没骗人,被子好像真的带着阳光的香气,暖烘烘的,叫人想要一直舒舒服服窝在里面做条咸鱼直到天荒地老。他阖上眼睛,心绪却仍旧难以平静,床头的闹钟不知疲倦地滴答滴答响,提醒他时间的流逝。

窗外的雪慢慢停了。

一直等到夜深,王源才坐起身来穿拖鞋下床,小心翼翼地旋开门把手,打算去刷牙。

他现在是真的不敢见到王俊凯,每看一眼,心里就难受几分,想要放弃的意志也薄弱几分,怎么想都不是件好事儿。

还好,客厅如他所想,黑漆漆的,连窗帘都拉上了,透不进一丝光亮。按照那人规律严谨的作息习惯,此刻应该早就睡了,整个房子都安静得不得了。住了也有半年,王源对房子构造自然早就一清二楚,即便在黑暗的情况下也熟门熟路地找准了卫生间的方向。他特意放轻了脚步,显得有些蹑手蹑脚的,等进了卫生间打算开灯关门的时候,才觉得自己格外好笑,于是自嘲地扯起嘴角。

 

随着“啪”的一声,白色的灯光亮起。王源在镜子里看到自己难掩疲倦的脸,叹了口气,伸手去关门,谁知指尖还没碰上门把手,耳边忽然传来了低沉的声音,吓得他心脏一停,然后又砰砰地剧烈跳动起来。

“王源儿?你还没睡?”

王源僵硬地拧过脖子,看见王俊凯就穿着宽松的家居服站在不远处,随着他慢慢走近,昏暗光线里的那张英俊的脸就越发清晰。王俊凯头发有点乱,不像以往那样一丝不苟,但是却莫名平添了几分魅力和性感,脸颊到下巴的轮廓很坚毅,充满男子气概,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难以忽视的荷尔蒙。王俊凯像是不适应光线一般微微眯了眯深邃的桃花眼,一只手扶上了门框,小声说:“都半夜了,怎么还没睡呢?”

王源一愣,对方的声音和表情都非常清醒,不像是被自己吵醒的,更何况他也没发出什么响动。他张了张嘴,没回答,倒是有些不可思议地反问道:“你该不会是还没睡吧?”

王源平时习惯熬夜,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就是夜猫子,一到夜里浑身来劲儿,睡得晚倒也不奇怪。可王俊凯不一样,他一向严于律己,做什么都格外有条理,作息从来都是非常规律的,定时定点,不差分毫。之前王源也有过几次打游戏到半夜才偷偷摸摸出来洗漱,但一次都没撞见过王俊凯。

 

“嗯,有点睡不着。”王俊凯坦然承认,用手指抓了抓头发。其实已经很久了,从王源搬出去之后,他就总是失眠,大概是心里焦躁不安,又藏着心事,常常翻来覆去,到晨光熹微才开始有睡意,然而休息不了多久就又得爬起来去上班,每天都很疲惫。可尽管身体劳累,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却还是睡不着,然后周而复始。

王源没说话,开了水龙头开始洗脸。

水声哗哗,宛若能掩盖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

王俊凯看了一会儿,蹙起眉,走近两步,拧着开关,自然地把水从冰凉调至温热。王源弯着腰,脊背却僵硬了,一动也不动。王俊凯睡觉就只穿一件薄T恤,此刻站得离他很近,连温热的体温都能尽数传递。他肩膀宽,个子高,挡在后面遮住一半光线,在他构造的这一小片阴影里,好像什么心事都无所遁形。

王俊凯那种与生俱来的温柔像是裹着蜜糖的刺,甜得让人无法拒绝,但刺进心里的疼痛感却同样真切异常。

 

王源擦了把脸,再转过来时就还是惯常的表情。额发湿湿地搭在眉梢,连带着底下那双眼睛也湿漉漉的,但是神采飞扬,心酸和失落被掩盖得一干二净:“典典今天回他自己家啦?”

王俊凯不置可否。

“哈哈,怪不得你这个空巢老人孤独得睡不着觉。”

王俊凯:“……”

 

王源开完玩笑,飞快地挤了牙膏,把牙刷塞进嘴里,含含糊糊道:“你赶紧睡觉去吧,我马上就睡了。”

“嗯。”王俊凯看看他,“你早点,不要总是熬夜,对身体不好。”

“哦。”

“还有……典典说他很想你,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王源停了动作,稍稍偏过头来,嘴里还叼着牙刷,可最终也没有作出回答。

 

第二天醒来看着本该熟悉的天花板,王源反倒觉得有些别扭了。他总感觉昨晚的王俊凯有些奇怪,可具体哪里奇怪,他又参不透。但这也没什么,那人的心哪是他能够猜得着的呢,要是可以,他早就把人拿下了。

 

刚推开房门,王源就见王俊凯端着盘子从厨房走出来,后者听到声响,便抬头露出个温和的笑,牙齿洁白:“醒了?今天起得早,就熬了杂粮粥,你快去刷牙,然后过来吃吧。”

“噢……”王源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鼻子里嗅到了好闻的香味,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于是也不勉强自己拒绝。

 

王俊凯煮的粥一如既往的好吃,就连他这种肉食动物都忍不住吃得干干净净。吃完早饭,说什么也没了逗留的理由,尽管今天是周末。他拿了东西往门边走,王俊凯知道劝不住,就拿起鞋柜上的钥匙来,说:“我送你吧。”

王源只当他是要像上次那样送自己到楼下,于是耸了耸肩,没有拒绝。谁知道王俊凯直接把人带到了地下停车场,王源看着那辆崭新的车,有点咋舌:“你啥时候买车了?”

王俊凯漫不经心地说:“公司发购车补贴,觉得有辆车也方便些,就买了。”

对他来说,这确实不算什么事儿,就是多个便捷的代步工具。

 

王源低下头,自个儿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他有点闷闷地想,作为相亲对象来说,王俊凯应该真的算条件很好,出众的长相和人品就不多说了,他工作体面,薪资不低,现在又买了车,这样想来,现在租的那套房子估计很快也会退掉了,尽管它面积不小,地段也很好,可到底是寒酸的合租。

如果王俊凯不住,他自己断然是没有勇气继续在那里租下去的。虽然住得时间不长,可那一方空间也堆满了数不清的回忆,两人的很多生活习惯也因为“同居”而逐渐潜移默化地趋于一致,比如他吃饭的口味越来越淡了,比如他喜欢的沐浴露牌子换成了王俊凯用的那一款,比如王俊凯逛超市的时候会自觉地带几罐薯片……

王源叹着气想,老住在别人那里也很不是个事儿,本来以为自己几天就能恢复情绪,谁知都半个月过去了,他还是这么冥顽不灵,愚不可及,喜欢王俊凯这个不可能的人的心情一点也没减退。王源第一次开始认真地思考要不要开始看房子,重新租了。

 

王俊凯看他坐在那儿半天也不动,就凑过来,替他系好了安全带。两具温热的躯体靠近时,王俊凯忍不住屏了屏息,好似这样就能让心脏不要跳得那么快。越是离这个人近,自己心里那名为喜欢的情绪就越发清晰,像是慢慢有了具象化的实体,也叫他越来越心惊,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可理喻——这份喜欢明明那么明显,能够那么轻易地牵动着自己的心跳,可以前的他偏偏就浑然不觉。

王源的脖子白皙而修长,还带着好闻的沐浴露味,王俊凯偏过头时,看见他小巧的耳垂稍稍红了一些,显得粉嫩,和脸上满不在乎的表情一点儿也不搭配。

他当然不会知道,那点儿满不在乎全是王源强装的。

“走了,告诉我地址。”

 

王俊凯把王源送到了小区楼下。这座小区没有他们租的那个高档,不过很热闹,大冬天的还有不少老太太搬着板凳到楼下,坐在一块儿嗑瓜子闲聊。

 

王源扬着笑脸道了声谢,伸手去开车门,王俊凯却忽然生出一种要锁上车干脆不放他出去的冲动——让他们两个就呆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就算尴尬也好,沉默也好,只要是在一起。可是他不是这样的人,也不会做这样的事。

尽管他怎么也不想看见王源的背影。

 

“那我走了啊。”王源下车前转过脸来,把已经说过的话又再重复说了一遍,结果冷不丁被王俊凯握住了手腕。

他怔住,看见抓着自己的人沉沉开口:“王源,你现在……和谁住?”

“嗯?”王源愣了一秒,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摸出来看了眼来电显示,便把屏幕伸到王俊凯眼前,“就他,高远。”

王俊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王源没多想,接起了电话:“怎么?我已经回来了,你女朋友过生日我能参谋什么呀,我又不知道女孩子喜欢什么。”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王源又笑开了,眼睛亮亮的,很好看:“去你大爷,我就关注吃的不可以?说起来,昨天买那麻花儿太他妈难吃了,比不上咱老家那个,一中门口大娘卖的一半儿好吃……唉可惜好久没能吃到了,怪想的。”

他一边说,一边一脚迈下车,朝王俊凯小声道:“走了啊,拜拜。”

王俊凯点点头,又没头没尾地补了一句:“你没有在和那个程一衡住吧。”

王源一怔,答:“没。”

“你离他远一点,好不好?”王俊凯看着他,眼神有点紧张,语气却很稳,虽然是商量的口吻,但是仍旧气势逼人。

王源皱了皱眉:“你开什么玩笑,他是我兄弟。真走了,再见。”

“……”

 

听到这边的动静,电话那头的高远一噎,说:“你在跟谁讲话啊?王俊凯?”

“嗯,怎么?”王源挑起眉。

“没什么……他怎么还送你啊?你不是说他讨厌你吗,而且你俩不是刚闹掰——不过这下雪天是不太好打车来着……诶话说他提程哥干嘛啊?”

王源被这一连串问题弄得头晕,朝后瞄了一眼,诚实地说:“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高远嘿嘿一笑:“好吧,学霸的世界我们不懂……哎呀不说这些,你赶紧来给我参谋参谋,你说我给小雪买香水她会开心不?哪个味儿的好闻啊?饭店是不是要定西餐比较浪漫?可是好他妈贵啊……”

 

王俊凯坐在车里,一眨不眨地目送着王源的背影,睫毛轻轻颤抖。王源的外套很宽大,显得底下两条腿又长又细,地上有积雪,鞋子踩上去嘎吱嘎吱响,他乌黑的头发上也掉了点白色的雪花,被风吹一吹就摇摇欲坠,看得人心里痒痒的。

王源走得很稳,就这样一步一步,离自己越来越远,却好像离别人越来越近。王俊凯咬了咬牙,看见那个身影也越来越小,然后一个转身,就进了楼道。视野里只剩下白茫茫的雪,被压弯的枝条,还有阴沉沉的天空。

王俊凯心里难受,头一次觉得那么无措,无措到他恨不得此刻开车去找个图书馆,查一查喜欢一个人应该要怎么办才好。

他明明什么都有自信能做好,可怎么能偏偏在这件事上就这么没有天分。他还没有学会怎么去向喜欢的人表达自己的心情,只能用自己的方式笨拙地去对一个人好,可所有他觉得应该做的事,王源似乎都在抗拒,甚至想要躲着,也不像以前那样总是痞气十足地“调戏”他了,生疏得格外明显,也时常会流露出以往对他几乎从未有过的负面情绪——在他的印象里,王源应该总是笑眯眯的,虽然那笑是什么性质的,也有点难说。

 

雪花一片片地飘下来,冻得人凉飕飕的。王俊凯关上车窗,调转了车头,然后点开导航,在目的地那栏输入了家乡S市。

TBC

甜就在不远处,别急嘛


下两章

评论(337)
热度(2269)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