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u.

幼稚完(二十二)

没几章要完结啦,鼓掌鼓掌

上两章

记得点链接看完整的厚,并不是车,只是个快散架的小破三轮,放链接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窝真的怕。链接可能有点难找,是那个“窗”哈哈哈哈哈,开了以后点proceed就好,打不开的……听说多刷几次就能刷开【躺


(二十二)

 

唇齿间飘散醉人的酒气,头顶的灯光晃在眼皮上,连同极近的睫毛一起搔得人发痒。王源微张着唇,面上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一双耳垂却红得滴血,昭示着他的生涩。他感觉自己的腰正被一双大手禁锢着,浑身都因为醉酒而使不上劲儿——也不想使劲儿,此刻他的脑海里什么都不剩,只有同王俊凯的缠绵是真实存在的。


 

外又开始下雪了。

平安夜的雪把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火覆盖得影影绰绰。对面商厦的落地窗上贴着圣诞老人拉驯鹿雪橇的巨幅贴纸,灵动的雪花飘过红色的圣诞帽,雪橇就好像真的从那扇窗上飞了出来,声势浩大地越过皎洁的明月。隔壁传来叮叮咚咚的歌声,搅碎了一室酒气熏染的旖旎。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两人的吻如同一场八年才姗姗来迟的博弈,因酒精而失去的理智是他们脱下的最后一层战甲,彼此放弃防守,毫无保留。

像要醉死在这个梦里。

 

也不知道后来是怎么跌跌撞撞进了王源的卧室,床上的被子被王俊凯叠得方方正正、一丝不苟,又被他粗暴地掀开、铺展,沾着融化雪花的大衣被随便丢在木地板上,室内陡升的温度让两人鼻尖都沁出了汗水。


圣诞歌还在耳边唱个不停,闹得人满脑子都是“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窗户紧贴床边,俯瞰下去,一片火树银花不夜天。市中心摆着巨大的圣诞树,挂满彩灯和花花绿绿的小礼物盒,树梢还吊着人们写下的愿望卡,尽管已是深夜,整个世界却喧嚣沸腾,热热闹闹。

王俊凯抱着王源,手掌下就是他光滑的皮肤,似乎还能感受到里面滚烫的血液正汩汩流过,忽然觉得心里很满,好像寻回多年前失而复得的宝物。人生的前二十几年,他从未有过这段时间这样惊心动魄的感觉,为某个人的一颦一笑而或喜或悲,大起大落,仿佛坐了趟很长又很惊险的过山车——好在,这个仿佛怎么也抓不到的宝贝,此刻就躺在他怀里,尽管张牙舞爪地像个小豹子,还分外不老实地四处揩油。 


王俊凯抚过王源劲瘦的腰,指节处粗糙的老茧让后者含含糊糊地哼了一声,他轻声笑了,喉结缓慢地滚动一下,而后低头深深吻住那一双微张的粉色嘴唇。

 

第二天,王源是被高远的电话吵醒的。

阳光洒在雪白的羽绒被上,宿醉让他头疼欲裂,身体也跟散了架似的,酸痛无比。王源半眯着一只眼睛,手在床单上摸索了半天,才找到了哇哇唱着摇滚乐的声源。

“喂?”他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嗓子哑得不行,几乎发不出声音来。

“源哥你咋了,感冒了?”高远吓了一跳。

“没,怎么?”

“噢,就是祝你圣诞快乐哈,还有就是,昨天喝酒喝一半儿我跑了,下回一定请吃饭给你赔罪哈!”

他这么一提,王源想起来了,他昨晚和程一衡在酒吧喝酒来着,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他皱着眉毛,半睁开困顿的眼睛环视一圈——天花板很熟悉没错,身下的床很柔软也没错。

靠,这是他和王俊凯租的房子。

 

他听着电话里那人的叽叽喳喳,全都敷衍地应过去,脸色越来越差,零星记得的几个片段让他整张脸都快冒烟。跟高远说了拜拜,王源把手机往边上一扔,神情复杂地回味起昨晚香艳无比的春梦,不自觉舔了一圈干燥的嘴唇——那昨晚到底谁送他回来的?王俊凯吗?自己喝醉了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王源撑着腰坐起身来,被子顺势滑落,他稍一低头,看见自己锁骨上一个清晰可见的吻痕,再一掀被子,很好,一丝不挂。

王源霎时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王俊凯抱着他、在他肩膀上舔吻的镜头倏然闯进脑海,整个画面都像被放了慢动作,他清楚地瞧见对方狭长的桃花眼正望着他,混着醉意和撩人的情欲,显得含情脉脉;再往下,是高挺的鼻梁,和一双被亲到水光潋滟的薄唇。

 

王源大脑当机片刻,可记忆却一片片地回炉——他想起来了,昨晚他喝醉了,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王俊凯带回家,之后自己把家里的酒全都搜刮了出来,然后牛逼兮兮地逼着王俊凯喝,生生把那家伙给灌醉了。然后……然后,难不成那一切不是春梦,是自己真的趁着酒意,胆大包天地把王俊凯给睡了?!

这种事情,王源以前也就只敢瞅着王俊凯结实的肌肉随便想想,就算他再怎么任性妄为,可到底也是不敢真的做什么的。要不怎么说酒壮怂人胆呢……喝醉了的他还真他妈艺高人胆大——

 

王源浑身一抖。他把王俊凯灌醉了,然后趁机睡了人家,这可跟以往那些小打小闹不是一个数量级的,王俊凯酒醒了绝对要为昨晚的荒唐揍他,而且肯定不止一拳那么简单!他龇牙咧嘴地活动活动筋骨,往旁边看了一眼,空空如也,那一片的床单都冰冷了。

 

虽然王源也稍微幻想了一下早上起床美人在怀的感觉,不过显然那是不可能的,他才不指望王俊凯跟他睡了一觉就会心生什么眷恋——对方没把他打醒就不错了,还宽宏大量地放任他睡到天光大亮。其实他小时候打架打多了,也不在乎王俊凯要把他怎么样,只是皮肉能够承受的疼,他那颗心脏此刻却承受不了。他本来觉得自己和王俊凯之间的关系已经不能更差了——反正已经再无路可走,可现在他才发现,前方永远有更深的深渊,叫做“前进无路,后退无门”。

诚然,和喜欢的人能有一夜欢愉是幸福的事,王源想起某些细节,还觉得不真实,甚至脸颊发烫,心脏砰砰跳个不停。心动的感觉永远无法骗人,他不能忘记王俊凯性感的喘息,汗湿的脊背,还有生涩却缠绵的吻。但是昨天,他分明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离王俊凯远一点,要彻底放弃这段无望的单恋,怎么会又这么没定力地搞到一起去了?

王俊凯那种绝情的温柔,他见识过太多次了,实在奉陪不起。

 

王源扭头望了望窗外,街道上人来人往,大圣诞树上挂的小礼物好像比昨天晚上更多了。

他叹了口气——可不管怎样,是他占了便宜。王俊凯平白无故跟他睡了一觉,一定羞愤欲死。他要负责吧?但他就算想负责,人家肯定也不想搭理他,还会离他更远。这样好像确实是自己想要的,可他还是后悔死了,为什么要喝酒?真是害人害己,他想起自己可能对王俊凯做了什么,便觉得喘不过气来。尽管喜欢调戏逗弄王俊凯,可他明明,明明一直将那人视作珍宝……

 

王源咬着牙,觉得自己有点想哭,可是实在太难看了,他只能死死憋着,把嘴唇抿得发白,心里空空荡荡。他把枕边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拎起来,刚套进一个袖子,一行眼泪就毫无征兆地“唰”地滚下来了。感觉到脸上痒痒的,王源低低骂了声“操”,用手背胡乱一抹,余光里那一道道吻痕红得刺目。

 

到底……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他迟缓地穿好衣服,开始费劲地弯腰套牛仔裤,一边套一边回忆,想着想着,他忽然觉得事情好像并没有那么严重——他是跟王俊凯抱了,亲了,赤裸相对了,也纠缠着滚在一块儿了,甚至还互相照顾了小兄弟,但是,好像真没什么其他可称“犯罪”的情节了。

应该……没有吧,他还是有点儿克制力的。

 

王源脑子混乱地踩进拖鞋,旋开了卧室的门。家里空无一人,典典的房门开着,小家伙不见踪影。他揉着酸痛的肩膀,慢吞吞地走到冰箱边,想在洗澡前先找点东西吃,填个肚子。其实身上并没有什么粘腻感,干干爽爽的,他也觉得奇怪,难不成王俊凯还帮他洗澡了?

这怎么可能。

 

冰箱里没什么可以吃的东西,只有些未加工的食材,现在的王源实在懒得做饭,事实上他也并不太会,只能悻悻地关上门,再一转头,才发现餐桌上放着个蒸屉,里面有些小笼包。他走过去,看见旁边还贴着个便签条:

 

我带典典去他外婆家吃饭,小笼包是早上蒸的,冷了的话你就自己热热。

你等我,我晚上回来,有话跟你说。

 

是王俊凯的字迹,最后那行字写得格外大,看得王源心惊肉跳,顿时没了胃口,连小笼包也没吃,拿了外套就匆匆落荒而逃了。

王俊凯能跟他说什么?他一个字都不想听,准确来说,一个字都没有勇气听。

 

经过客厅的桌子,王源突然想起昨天晚上自己主动凑过去,跨坐在王俊凯的大腿上亲他的情景;还有在卧室里,他搂着王俊凯的脖子,任他意乱情迷地在自己肩膀上亲吻,最后王俊凯压在他身上,他也没有反抗,一心在温柔里沉溺,甚至那一瞬间,他觉得奉献自己的生命也不为过。王俊凯黑发如墨,眼睛像黑曜石,额角滴着汗,性感无比。他用大腿抵着自己,于是他几乎没有犹豫,就自动温柔地卸下力气,仿佛任由对方予取予求,毫无怨言。

回忆到这里,王源脸都绿了。

难道不是他睡了王俊凯,而是他被睡了?其实说实话,虽然心里觉得有些怪异,但如果王俊凯想要,他也愿意给——毕竟在上在下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高低之分,何况醉酒后,他的潜意识已经给出了证明。不过仔细想想,他觉得自己也实在是够悲惨的,喝醉了居然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诱惑直男王俊凯,简直自讨没趣。

 

走进空荡荡的楼梯间,冷风飕飕地往脸上刮,很快,王源就冷静下来了。

昨晚确实应该没有真的做到最后,且不说自己没有那些印象,如果真的做了,那自己身体总该有感觉吧?可他除了宿醉后的头疼和肌肉酸痛,某些特别的地方并没有什么不适反应。

其实这才是正常的,王俊凯怎么可能真的对男人做什么呢,他只是喝醉了酒,一时有点糊涂,又单身了太久,大概很长时间没纾解欲望罢了。

 

当确认自己没有真的把对方怎么样、甚至还差点被他怎么样了之后,王源连负责都免了,更加想逃之夭夭了——就算昨天是他把王俊凯给灌醉的,但他自己也是醉酒的状态,而且还是王俊凯主动带他回家的,更何况他俩谁也没真的占到谁的便宜,都是大男人,就勉强算扯平了吧——现下,他委实不敢面对那张充满怒意的脸,只想与王俊凯从此再无瓜葛。

不过鉴于他喜欢王俊凯,其实昨晚的事情,还是他赚了。

只是这份喜欢,可真是太要人命。

 

圣诞节过去,很快就要迎来崭新的一年了。

那晚王俊凯回家后没看到王源,给他连打了几个电话,都被掐掉了。对方有心要躲,他便是想找也找不到,在小区门口堵了一晚上未果之后,王俊凯忍不住了。他想起程一衡那天告诉自己王源决定放弃喜欢他的话,整个人都疲惫无比。他西装革履,此刻却狼狈地坐在小区绿化带边上,望着夜空中那轮皎洁的月亮,想了又想,最后掏出手机,一字一句给王源发了一条毫无修饰、横冲直撞的短信。

——你还喜欢我吗?

 

王源收到的时候简直觉得心脏被王俊凯亲手撕开——这是什么意思?看笑话吗?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看起来温柔至极,却可以这么直接地往别人伤口上撒盐,绝情得眼皮都不眨一下。喜欢又怎样,不喜欢又怎样呢?那天之后,王俊凯没有骂他,也没有打他,可这一句问话,却叫他羞愧无比,哑口无言。

王源在公司熬了一晚的夜,此刻眼睛都快睁不开,那短短六个字更让他眼眶酸痛。他不知道该不该回,又该回些什么,最后便把手机抛到一边,不知不觉靠着电脑打起瞌睡来。

 

于是时隔两天,王俊凯才收到了王源姗姗来迟的回信,只有简洁的两个字。

——不了。

 

他瞬间慌了,心脏一下一下地钝痛,他一刻也坐不住,还上着班,就不管不顾地请了假,坐上车才发现自己根本毫无头绪。他拿出手机来,盯着屏幕上冰冰冷冷的两个字,几乎想把它们抠出来,扔进火堆里一把烧掉。可是明明那天晚上,王源抱着他,两只眼睛闪闪发亮,他搂着自己的脖子,软软地说,要一辈子对他好。

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了呢。

 

王俊凯握着方向盘喘了口气,想起来买麻花那次,王源无意中说到自己单位在一中附近,于是立马抬起头,踩了油门,驱车奔着城北的方向去了。

也许是他前几天运气太差,老天看不过眼,这回还真是人品爆发一般,刚过了路口,他就看见王源正买了杯咖啡,从一中对面的星巴克里出来。王俊凯凝了凝神,待王源过了马路走到边上,便缓缓把车开过去,按了按喇叭。

 

王源吓了一大跳。在看到那辆车时,他就已经浑身僵硬了,车窗缓缓往下摇时,他几乎定在了原地,不能动弹。王俊凯露出半个身子来,死死盯着他,看起来精神不是很好,一贯迷人的桃花眼下挂了一对不太美观的黑眼圈,唇色也更淡了,显得有些苍白,但在自己眼里,总还是英俊潇洒的。王源握了握拳,手背上青筋凸起,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才勉强让浑身的血液重新流动起来。

“王俊凯,你怎么在这里?”

王俊凯看着他,喉结上下滚动,过了好一会儿,才哑着嗓子问:“王源,我应该怎么做呢?”

你不喜欢我了,那我应该怎么办才好?

王源愣了愣,被他眼里的难过刺得往后退了一步:“你……”

“王源,”王俊凯探出点身子来,笨拙地说,“那我……我给你唱首歌好不好?”

他这几天在网上查了无数次“要怎么哄对象”,“怎么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太迟钝导致伤害了喜欢的人该怎么挽回”,诸如此类。明明知道这实在蠢笨,可他却是真的没有什么头绪,或许……或许真的从这些地方能得到解答呢?

 

他只需要一点点的光,就可以顺着那个出口,一往无前地走。

于是在百度到的问题里,有那么一条回答说,哄对象,那你给唱首歌吧。

 

冬日正午的阳光温暖而璀璨,王俊凯看着王源干净好看的面庞,一时情急,就只想到了这个,于是便傻兮兮地脱口而出。

王源却是完全傻了眼,只能张了张嘴,好半天才说:“……王俊凯,你别闹了……”

谁知他还没说完,王俊凯就已经自顾自地认认真真开始唱了。他的声音很低沉,讲起话来特别让人动心,耳语能让人念念不忘一辈子,但是王源不知道,这个人唱歌也很好听,就好像他真的无所不能。

没有什么伴奏,王俊凯就合着一条街的车水马龙,笨拙却深情款款地唱着一首很老的旧情歌。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是谁能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王源站在马路边上,灿烂的太阳晃着人眼。尽管现下的气氛实在古怪又滑稽,可他却突然有种流泪的冲动。

 

TBC


好了好了下一章肯定能好好地正式地告白了,急死我自己了= =

下一章

评论(563)
热度(2921)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