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幼稚完(二十四)

上一章


(二十四)

 

过了零点的大街仍旧一片灯烛辉煌,喜气洋洋,仿佛整个城市都沉浸在迎接新年的兴奋中。王俊凯有点不自在地把头上的帽子摘下来,想了一想,扣到了王源圆滚滚的脑袋上。

“你干嘛?”王源额前的头发一下子压下来,他抬着眼睛睨王俊凯,“你戴着不挺好看的吗,哈哈哈哈哈。”

王俊凯不理他话中有话的调侃,摸摸鼻子:“你想吃夜宵吗?天气冷,吃火锅怎么样?”

“火锅?”王源想起自己晚上从办公室加完班出来时,对桌的哥们儿还想跟他吃火锅搭伙跨年呢,没想到才过去短短两小时,自己就脱离了单身狗的行列,成了有对象陪着过节的人了,这对象还是他“肖想”多年的人,人生还能更不真实一点儿吗?这么想着,王源居然还难得地冒出一点害羞来,耳垂也红了。

他虽然喜欢没事儿就撩撩王俊凯,逮着空就吃点豆腐,可他真不知道正儿八经谈恋爱要怎么谈啊——是不是得从约会开始?那吃火锅应该也算约会吧。

王俊凯见他点点头,便抓紧了口袋里那只不安分地动来动去的手,感觉对方原本冰凉的指尖正在一点一点暖起来。

 

坐在火锅店里,王源看着王俊凯把一整盘土豆片倒进翻滚着红油的锅子里,歪着脑袋叽叽咕咕道:“王俊凯,我想了又想,还是想问,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啊,你说你怎么回事儿呢啊,你该不会是耍我的吧?”

 

王俊凯嘴角噙着笑,不知该怎么回,便往锅里甩了几根王源爱吃的鸭肠,没一会儿就烫熟了,他又尽职尽责地夹起来放进对面那人面前的油碟里。

王源狐疑地看了他两眼,索性不去想,拿起筷子大口吃起来,结果被烫得龇牙咧嘴的。

“你别急,不够再点。”

“……”王源嚼着鸭肠,见王俊凯一直盯着自己,便嘿嘿笑道,“你吃啊,你怎么不吃?看我干什么,是不是被我的英俊潇洒迷倒了?爱我爱得不能自拔?”

王俊凯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是。”

他看着王源一瞬间的瞠目,心情很好地暗自翘起嘴角。

或许真的根本不需要有条有理地规划那么多,不需要按照计划一步一步走,不需要潜心研究任何攻略。爱情让人不得不冲动,而冲动也未必没有好结果。

 

王源神色古怪地一边观察王俊凯,一边马不停蹄往锅里下雪花肥牛,半晌后挑着眉问:“大哥,你到底在笑什么啊,怪渗人的。”

“没有。”

“靠,这种感觉好奇怪……”王源举着筷子慢慢悠悠地加了一把金针菇。就这几秒钟的时间,碗里又被王俊凯夹过来的煮熟的菜填得满满的,堆起一座小山丘。王源总觉得此刻自己表现得有些太傻、太不知所措了,可能是被突如其来的惊喜给砸晕了,他还不清醒,于是一点儿也没能给对方展示出他应有的魅力。遑论王俊凯也不像原来那样好调戏了,不管瞎说什么他居然都照单全收,毫不反驳——这人不生气当然是好事,可是怎么感觉他好像一下子就降不住“自己的人”了似的。

 

桌上的食材越来越少,锅里的汤汁也快见了底,王俊凯刚要招呼服务员过来,就见王源立刻抱着肚子摆了摆手:“行了行了,已经饱了。”

“是吗?”王俊凯有点怀疑地盯着他,好像在计算他平时那傲人的食量和今天吃进肚的菜量是否匹配。

王源竖起眉毛:“真的!我晚饭吃了一锅番茄鸡蛋面好不好!”

“好好好,”王俊凯笑,“那我们回家吧。”

 

王源站起来夸张地伸了个懒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王俊凯,要不你送我回去吧,我怕这里打不到车,刚才站太久了腿麻。”

“什么?”走在前面准备去买单的王俊凯有些僵硬地扭过头,“我说的是,回我们家。”

“啊?”王源愣了愣,“可我行李什么的都在高远那里啊。”

王俊凯脸色沉了沉:“今晚先回家,明天我去给你拿。”

“那好吧。”王源耸耸肩,也没有什么异议,就晃晃悠悠地越过王俊凯的肩膀自顾自往前走。

 

出了店门,时间差不多已经是凌晨两点,天空开始下小雪,白色的冰晶纷纷扬扬落在黑色的大衣上,手一碰就融化了。王俊凯买好单,推开门,看见王源一个人站在屋檐下,背对着他,身影隐匿在A市的黑夜里,好像随时又会头也不回地离开。他握了握拳,走上前几步,抓住了王源乱晃的手。

“王源,我们现在在一起了,不是吗?”王俊凯开口,音色低沉,却掩盖不了忐忑和紧张,“还是说,你……还是不能接受我吗?”

被叫住名字的人整个身体一震,就连被捏住的指尖都微微颤抖。

王源拧过头,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其实他只是有点不好意思,有点……害羞。他还不太能适应两人之间关系的转变,却又无法抵抗内心对王俊凯的向往,更招架不了他突如其来的温柔——但这些说出去实在太丢人了。

 

王俊凯盯着他亮晶晶的双眸,叹了口气,轻声说:“我会表现给你看,我是认真的,我没有开玩笑,也没有耍你。虽然这确实很唐突,因为我自己也才发现没多久……但我喜欢你,是真的喜欢,并不是一时兴起,你知道我不会那样。”

王源怔了怔,轻轻扣了扣五指,回握住王俊凯温暖的手掌,两人的手心立刻贴得毫无间隙,掌纹恍若都能紧紧相嵌。

他愿意相信的。

是真的……都是真的,都是现实。

 

到了家门口,王源才想起来一个重要问题。他抓住王俊凯正在用钥匙开门的手腕,瞪大眼睛道:“咱俩这么晚才回家,典典怎么办的?你让他一个人在家?”

王俊凯失笑:“你现在才发现,那可能真要出大事了。”

“……”

听到这话,王源心下便已了然,也随之松了口气,但王俊凯还是好好解释了起来:“典典回去跟他爸爸妈妈跨年了。”

王源单纯无害地眨了眨眼睛,嘴角却若有似无地勾起一抹坏笑:“所以,今天晚上,家里就只有我们俩吗?”

王俊凯盯住他的双眸,很温柔地点了点头。

 

挂好大衣,两人便同往常一样先后洗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屋子里有暖气,和外面的冰天雪地俨然两个世界,王俊凯裸着上身、只围着条白色浴巾从浴室走出来时也不觉得冷,而在接触到某人赤裸裸的眼神时,反而变得更加热了。

 

“你杵这儿干嘛呢?”王俊凯看着面前随意裹着浴袍、双手抱胸靠在墙边的青年,笑着弯了弯桃花眼。

 

王源等那撩人的哗啦啦的水声停下已经等了很久了,他挑高了眉毛,轻咳一声,眼眸闪闪发亮:“咳,王俊凯,我思考了一下,以我们目前的关系,我现在这么看看你,合情合理吧?”

王俊凯愣了愣,随即哭笑不得地颔首。

“哦~”王源抑扬顿挫地念出一个单音节,然后夸张地发出“嘿嘿”的坏笑,一只手偷偷摸摸按上王俊凯结实的胸肌,继续道,“那我这么摸摸你,也合情合理吧?”

“嗯。”

王源很满意:“那我亲……”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对面那人用力握住了瘦削的肩膀,浴袍宽松的领口被扯开了一些,露出笔直锋利的锁骨和一大片白皙的皮肤。王俊凯的眸色暗了又暗,喘息十分低沉,他凑得越来越近,直到两人之间不过咫尺距离。然后,他哑着嗓子,轻轻地说:“可以,都可以。”

 

王源还没反应过来,唇上便覆盖上一片柔软,还不合时宜地带着一点儿刚吃过的火锅的辛辣味道,烧得人眼底发烫。王俊凯轻易撬开他毫无防守的齿关,王源只愣了一秒,便不甘示弱地回应了这个吻,狠狠吮住王俊凯的下唇厮磨舔吻,感受彼此的鼻息在滚烫的空气中交融,喘息声在耳畔愈加沉重,口腔里横冲直撞的掠夺让两人都沉迷不已。王源感觉搭在自己腰上的那只手变得滚烫,像要把浴袍的布料烧坏,在自己皮肤上烙下一个印。

 

他们不是第一次接吻了,甚至不是第二次,这样想来,也有点好笑,似乎他们的关系从好早之前开始,就已经那么不清不楚了。可这个吻说到底还是完全不一样的,是意义非凡的——这是他们第一次感受到彼此的情投意合、两情相悦,于是拼尽了全力要告诉对方,自己可以给出的爱有多么浓烈,多么炽热,多么真实。

 

吻到呼吸不畅时,王源往后仰了仰脖子,刚洗过的半湿的头发在额前晃过去,眼睛里波光流转,红润的嘴唇上还因为水渍而在灯下泛着光。他眯了眯眼睛,笑道:“我感觉有点开心啊。”

王俊凯没说话,轻轻吻了吻他的面颊。

王源居然有点害羞,于是眼珠子一转,抱着他的肩膀煞风景地说:“王俊凯,你回想一下刚才零点在中心广场的场景,是不是很后悔啊噗哈哈哈哈哈。”

反正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那事儿真是王俊凯做出来的,所以才莫名想要反复提起,提醒自己这并不是梦。

“没有,不后悔。”王俊凯回答得虽然非常坚定,可表情还是有点窘的——其实他也会想,如果能有更多的时间来准备,也许自己会有更好的表现也说不定,可再好的表现不一定会指向同样的好结果,精心策划也未必比得过真实的一时冲动,归根到底,现在表白是成功的,他喜欢的人就笑盈盈地站在他面前,头发软软的,双眸闪闪发亮——他不但不可能后悔,他还万分感恩。

这是他绝对不会后悔的决定。

 

“王俊凯,我以前还真没见过你那种样子呢,”王源笑得眼睛弯成桥,用手指点点他的脸颊,“你别说,其实还挺可爱的。”

“……”

“不过,那个啥,不是我说你啊,只是,确实有点儿傻啊,哈哈哈。”

王俊凯笑:“你喜欢就好。”

“谁说我喜欢了……”王源嚣张地白他一眼,而后又急转而下地恢复了正经,“你说你,干嘛学我啊,其实我也有反省当年的冲动了。你说得也对,都这么大人了,怎么也该做事成熟一点嘛,不能那么幼稚。”

王俊凯睫毛颤了颤,知道自己曾经一时脑热说过的“不是一路人”的话带给王源多大的失望与伤心。其实他也知道,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在待人接物上,其实对方早就已经是成熟的青年了,珍贵的是,尽管他和这纷纷扰扰的社会融合得已经足够好,却从没有被磨去他与生俱来的那些闪闪发光、纯洁透明的天真和干净。

而唯一的那点叫人哭笑不得的冲动、鲁莽和幼稚,全都是因为自己。

 

王俊凯倾过身子,将面前的青年揽在怀里,手掌轻抚着他的后脑勺:“那就只在我这里幼稚好了。”

他想,这些因为“喜欢”而毫无遮掩、毫不修饰的冲动和幼稚,绝不应该被放弃——

只希望你还愿意把它们统统放在我这里。

我有足够温暖的怀抱和足够坚强的肩膀,只要我在你身边,你怎样都可以,长不大也可以。

 

靠近的两颗心脏跳动成一样的节奏,在胸腔里奏鸣。王源懒懒地靠在王俊凯身上,嘴角噙着暖洋洋的笑。

 

 

尽管已经是半夜,两个人依旧莫名其妙却又理所当然地在房间的床上躺着躺着便滚作一团,可当自己的浴袍被王俊凯猛地扯开时,王源还是有点不可思议地扭曲了表情:“我靠,您哪位?”

他煞有介事地摸着下巴啧啧道:“想不到王俊凯同学你都是假正经啊。你不是正人君子得不行嘛大班长!你干嘛忽然对我这么……这么粗暴?……您别急啊兄弟!”

 

王俊凯眸色如浓墨,睫毛似笔锋,盯着王源的脸,像能盯出一幅淡逸劲爽的山水画来,过了好久,他才幽幽地说:“按我们现在的关系,这应该是,合情合理的。”

“……”虽然这本来是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话,王源还是厚脸皮地追问,“什么关系?”

王俊凯低着头,直视他的双眼,答:“你现在,是我的爱人。”

“——是最亲密的关系。”

 

听到回答,王源一句话也没说,搂着王俊凯的脖子狠狠朝他淡色的嘴唇亲了过去。床头浅黄的灯光像轮夕阳,随着室内升温的旖旎融化出蜜糖般的稠密甜意。

 

赤裸的皮肤贴在一处时,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不久之前那尴尬又荒唐的一夜,于是大眼瞪小眼地相望半晌,同时“噗嗤”一声笑出来。王俊凯把脑袋埋在王源的肩窝,闷声道:“真亏啊,你是不是醉得什么都不记得。我说了很多遍的‘喜欢你’,还有很多遍的‘不要走’。”

王源哑然半晌,心里五味杂陈,最后也只是色厉内荏地瞪瞪眼睛:“我记得一些!你还摸我屁股!”

王俊凯:“……”

 

只可惜那天没做成的事,今日清醒的两人居然依旧没做成。两个纯洁得不像话的老处男的家里面别说KY了,就连套都找不出半个。本来被压在下面的王源在默默进行一番不太激烈的心理斗争后坦然接受了这个位置,大义凛然地摊平了身子,结果王俊凯在一阵焦头烂额的“探索”之后,看着王源因为疼痛和不适感而咬得泛白的嘴唇和挂满冷汗的额头,还是舍不得伤他。毕竟听说第一次就算准备妥当,承受方也很容易受伤,更何况他们什么也没有准备。

可惜欲火上涌时毕竟不是想刹车就真能刹得住的,两人又正当年轻力壮,浑身使不完的精力,只能发泄般互相抚摸和舔吻。王俊凯喘着气,发丝贴着鬓角,胸膛和后背的肌肉充满勃发的美感,看起来格外性感。他额角的汗水滴个不停,落到王源的下巴,顺着精巧的下颚流经他白皙修长的脖子,又划过突出的喉结,看得王俊凯眸色越发深沉。

他大概每隔一会儿都要感慨一次,真是太奇怪了,明明王源一举一动都这么吸引他,他是怎么会发现不了的。

 

最后他们还是和上次一样草草地互相解决了一下,经过这场虎头蛇尾的“运动”,两人明显没尽兴,但还是心乱如麻却强行静心地并排躺在同一张床上,好好睡觉。王源被王俊凯搂着肩膀,睁圆眼睛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心里朝天比了无数个中指:靠!明天一定要去买一箱KY和一箱套回家!这半路刹车真是太遭罪了!想献身居然都献不出去!

 

他转过头,借着微弱的光端详王俊凯沉静的睡脸。他看上去还是那个正直无比的一班班长,仿佛和方才眼底赤红、喘息低沉的男人不是一个人。明朗的月光刷过他长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睫毛,勾勒过他高挺的鼻梁,最后轻轻搁浅在他不自觉翘起的唇角,他整个人看起来如往常一样,清新俊逸,温文尔雅,而且——清心寡欲。

王源撅了噘嘴,然后乖乖闭上眼,完全不知道枕边躺着的那个“清心寡欲”的青年,此刻根本也睡不着觉,浑身的血液都在血管中沸腾,满脑子全和他想着同一件事——买一箱!

 

TBC

呃……这次隔得时间长了一些,其实我本来是想全部写完再一起发的,但是最近刚开学,到了新的环境,又是租房又是研究生报道,实在焦头烂额,而且最近才办好家里的网,我心有余而力不足QAQ

因为不想让大家等太久,所以挤出精力来能写一章是一章吧,后面没有多少内容了,还剩下一两章就会完结了,感谢你们的喜欢和等待辣=3=


下两章(完结)

评论(309)
热度(2543)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