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琐碎

▲翻翻电脑发现之前715朋友约稿的几个甜的小片段,混更一发~

▲竹马竹马的总裁×人民教师

▲都是些琐碎的片段,有机会的话也许会按这个设定写篇有头有尾的文吧。

 

Part A

 

王老师下班后拎着一袋子菜往小路里走,新鲜的虾在黑色塑料袋中活蹦乱跳,拍打到绿油油的芥蓝,生机勃勃。出来倒垃圾的阿婆瞧他一眼,问候道:“小王老师,今天回家这么晚啊。”

王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嘴角牵起温柔的弧度:“嗯,留下来给几个孩子答疑了,快高考了嘛,学生紧张,我们也紧张。”

 

再往前走几步,一辆拉风的黑色跑车在他身边放缓速度,车窗摇下,里面身穿西装的男人侧过头,挑了挑英挺的眉:“源儿,上车。”

“就这么点路了,”王老师边说边拉开车门坐进去,手里那几袋子菜就随意搁在一边,“不是说开会么,这就结束了?”

“为了回家吃饭,速战速决。”王总潇洒地转过方向盘,驶出拥挤小道。

 

星光点缀夜空,王老师闭着眼,头靠着车窗往下一点一点,在停车时猛然惊醒,睡眼惺忪。王总探身替他解开安全带,手掌轻轻覆盖那双迷蒙的眼睛,睫毛在掌心骚动。

“今天又这么累啊,当年你自己高考的时候都没见你那么拼命。”

王老师伸个懒腰:“我那时候也很累的,每天还要帮你写作业……”

王总眯起桃花眼:“你完全可以不写的,写那干嘛,全是抄单词,不写也会背。”

“不写你就要被叫到教室外头去罚站,我就……”

“你就?”王总把脑袋凑过来,停留在心形唇瓣前不足一厘米的距离,“说啊,为什么不说了。”

“懒得说。”

王总舔舔虎牙:“那我帮你说完——你就,不能和我在课上互传小纸条调情了。”

“呸。”王老师愤愤地摘掉眼镜,圆溜溜的杏仁眼在月光下更加璀璨明亮,“你不自己写,是不是巴不得被关在外面,就可以放飞自我去操场打篮球了。”

“怎么会,”王总从恋人手里接过鲜虾芥蓝土豆和油麦菜,两根大葱从薄薄的塑料袋中戳出来,新鲜水灵,“说过好多次了嘛,我喜欢看到我的作业本上出现你写的花体英文,享受~”

王老师暗暗翻个白眼,手中捏着的平光眼镜被身旁人拿去,架在高挺的鼻梁上:“你看,我戴眼镜是不是更帅。”

“……”

“禁欲系眼镜男神,怎么样,有没有被我迷到两腿发软?”

王老师被镜片后那双毫不遮掩爱意的桃花眼盯到面颊微红,于是撇过头,笑骂一句:“斯文败类。”

 

 

Part B

 

王总的公司出了点财务上的小问题,于是他像只大狗狗一样扒在认认真真看电视的王老师肩膀上,泫然欲泣:“哎呀破产啦没钱啦,明天我要骑自行车上班了呜呜呜呜,王老师你帮我在一中谋个职位吧,我可不可以去当保安。”

王老师揉揉太阳穴:“没钱你还买自行车。”

王总坐直身子,掰过恋人的脑袋,在粉色的嘴唇上偷一个吻,又开始控诉:“你不爱我了,不关心我。”

“那你想怎么样?”

王总整整衬衫领子,站起了身,俨然又恢复到社会精英的模样,原本掐细的夸张嗓音也低沉起来:“走,跟我吃火锅去,关掉那个脑残剧,哭哭啼啼受不了。”

王老师继续揉揉太阳穴:“没钱你还吃火锅。”

王总:“……”

王老师:“你刚才也哭哭啼啼,受不了。”

王总:“……”

 

吃完鲜辣可口的火锅,王总牵着王老师的手往地下停车场走,一排一排寻找先前的停车位。王老师摸摸鼻子,叹道:“刚吃完火锅,应该来个冰淇淋。”

王总道:“刚才一楼就有好几家甜品店,你怎么不吃?”

“唉,”王老师老气横秋地长叹一声,“某人不是破产了吗,还怪我不心疼。”

王总笑弯了桃花眼:“你这小家伙故意的吧,一个冰淇淋,哥哥我还是可以掏得出的。”

“那……”

“不过你感冒刚好,最好别吃,回家喝水吧。”

听闻此言,王老师兀自神伤,表情也可怜巴巴,自我安慰道:“唉,算了,不吃了,就当省钱吧,我熬一熬,也就过去了……”

王总咧开嘴笑得见牙不见眼:“哟,这么可怜啊?你可别熬了,家里刚买了两盒冰淇淋呢,一盒芒果的,一盒草莓的,你慢慢吃,不过一次只可以吃一点。”

王老师计谋得逞一般瞬间眉开眼笑,恍若春风拂面,一副惹人心动的模样。身旁人看了去,立刻轻捏他精巧的下巴,在高大水泥柱子遮挡的阴暗处深深吻了下去。

“比冰淇淋甜吗?”王总满意地露出虎牙。

王老师煞有介事地比出个小拇指尖:“大概,有甜这么一丢丢吧。”

 

 

Part C

 

暮色四合,华灯初上。拉风的黑色跑车停在一中正门口,摇下的车窗里,英俊的男人戴着一副酷炫到飞起的墨镜,头微微侧着,盯着前方目不转睛。

王老师穿着整洁的白衬衫,手上拿着公文包,边上还站着一个身高将将到他肩膀的女孩。女生梳着双马尾,脸蛋红扑扑的,一手捏着校服的下摆,一手将习题卷递到老师面前:“王老师,你帮我看看嘛,这道题选什么呀?是不是选C?”

王老师面向这位已经拉着他连问五道完形填空的学生,无奈道:“今晚的作业明天上课我会仔细讲解的,你先回去自己做。放学了要早点回家,不然晚上又要写作业到半夜才睡,第二天提不起精神。”

女孩子嘟起唇,不依不饶:“王老师,你就帮我看看嘛~”

“呃……”王老师心软,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想要接下被捏得皱皱的习题卷,可指尖还未触及薄薄纸张,肩膀就被人猛地揽住,阴影伴着熟悉的气息倾覆在昏黄路灯下。

“走了,回家。”

“嗯?”王老师诧异地扶住眼镜,看向嗓音低沉的声源,“小凯?你怎么来了?”

王总按摩着他肩上酸痛的肌肉,自然地递过去一盒西瓜霜润喉片:“接你,等半天了。”

王老师很温柔地笑,露出一排洁白牙齿:“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

 

“王老师……”身穿校服的可爱女生看得一愣一愣,好半晌才嗫嚅着发声。

王老师将公文包换了只手拿,严肃道:“回家好好做题,独立思考,不会做的明天课上都会解答的,好了,快回家吧。”

王总还戴着那副酷炫墨镜,扬着下巴,薄唇轻启:“源源,走。”

王老师:“……”

女孩子一愣,往后退了一步,一只手拉紧了书包肩带。

王老师瞪了一脸云淡风轻的王总一眼,又嘱咐道:“太晚回家不安全,自己小心。”

“哦……哦。”女生涨红了脸,待两人走远后偷偷摸摸从书包夹层里掏出手机,对着两道修长的身影“咔嚓”拍了张合照,兴奋地点开小姐妹的聊天群:“我靠靠靠靠靠,还记不记得我上学期写的王老师的同人文,我编的那个K总居然确有其人,太刺激了……”

 

诲人不倦、兢兢业业的王老师显然不知道自己的学生如此胆大包天,还敢YY到自己头上,正任由男朋友凑过来替自己系好安全带。

“我算是知道你每天都回家那么晚的原因了。”王总鼻子哼哼两声,终于在缓缓降临的夜色里摘下那副墨镜,桃花眼中流露些许孩子气的抱怨。

“学生来问问题,做老师的本来就该解答。”

“你呀你,就是不知道拒绝。”

“是啊……”王老师向后舒舒服服地一靠,提起一边嘴角,眼底三分戏谑:“当年王俊凯同学来找我问问题的时候,我不应该回答的。”

王总:“……”

“怎么不说话?”

王总眼睛一眯:“那些都没什么,你只要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好了。”

“什么?”王老师歪过脑袋。

王总像说电视剧台词,一本正经煞有介事:“愿不愿意跟我白头偕老?”

“哈哈哈哈哈!”王老师噗嗤一声笑出来,思考半晌后说,“嗯……如果今晚吃小龙虾的话。”

“遵命。”王总立马打着方向盘掉头,给助理拨电话,“小李啊,给我在上次那家龙虾馆定个位子。”

王老师低低头,唇角悄悄翘起:“你个傻子。”

 

Part D

 

晨光熹微。

闹铃一刻不停地唱着缠绵悱恻撕心裂肺的情歌,王总不耐烦地伸出手臂来按掉,感觉颈窝处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动了一动。

“定这么早的闹钟干嘛?”

王老师揉揉惺忪睡眼:“你以为我是你啊,星期三我要带早读,还要默单词……”

他光裸着上身迷迷糊糊地坐起来,被王总突然袭击了锁骨,留下一道暧昧的绯红痕迹。王老师急了:“大早上的发神经啊……”话没说完,又被那人堵住了嘴唇,温热的手掌扶住圆润肩头,暖意丝丝相送,抵御空调吹来的强力冷风。

王总把人压在身下,皮肤相贴,无比满足。王老师瞪圆眼睛,一板一眼谆谆教诲:“你这样是不对的,耽误了学生我找你算账——”

王总捏他的脸,哭笑不得:“尽职尽责的王老师,是你傻还是我傻?昨天高考刚结束,你就失忆了?”

“诶?!”王老师恍然大悟,如梦初醒,“对噢……我放假了……”

想想竟然还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脑海里也莫名开始回荡起学校广播站循环播放的送别歌:“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王总心疼地摸摸他眼下的黑眼圈:“看来你这段时间果真压力太大,人都傻了,啧啧啧。”

“你才傻了。”王老师拍掉他的手,结果却被爱人抱得更加紧了。

“终于送完高三班了,王老师您为学生鞠躬尽瘁完了,该疼爱一下我了吧——我可是您永远的学生啊。”

王老师被亲得仰起脖子,含含糊糊道:“你是我学生?你学什么啊?”

王总嘿嘿一笑:“学习怎么让你舒服啊。”

“……噢,”王老师懒洋洋地摊开身子,眼角流泻一泓清泉般的笑意,“那你可要多努力了。”

“怎么,我做的不好吗?”

王老师沉吟一番:“还行,不过,严师出高徒嘛。”

“哦,是这样啊。”王总捏了捏恋人的腰侧,笑道,“那就让我,实践出真知吧。”

 


评论(186)
热度(2577)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