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萍水相逢(二)

年下,五岁年龄差。

高干凯×总裁源。

上一章

(二)

 

王源将车开出公司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场时,一抬眼就看见了那个坐在花坛边的少年。

夜幕低垂,男孩子穿着全市升学率最高的H中的校服,左半边肩膀被暖黄的路灯照亮,浮动起一圈浅浅的光。他一直低着头,额发盖过眉毛,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像是在等着谁。因为坐的位置太矮,那两条长腿无处安放,就以一个看上去不太舒服的姿势曲着,整个身影在夜色中显得有些模糊——

但王源还是一秒就认出来了,那是昨晚跟他一起吃了顿不知算晚饭还是夜宵的男生。

他有点意外地挑了挑眉,又盯着那个少年看了半晌,才慢悠悠地伸手按了按了喇叭。

 

听见汽车的鸣笛声,昏昏欲睡的王俊凯立马抬起了头,感觉自己脖子酸得都快扭断了。他没亏待自己,其实是查过了王源的上班时间和加班习惯才专门卡着点儿来这里截人的,谁知对方比他想象得还拼命,今天居然又额外多工作了俩小时,等得他心力交瘁,差点想直接躺在花坛上睡大觉了。

 

“嘿,你蹲这儿干嘛呢?”看到那少年快步走过来,王源摇下车窗,翘着一边嘴角问道。

王俊凯背着个磨损泛白的旧书包,双手有点拘谨地互相搓了搓,然后小心翼翼地扒上了窗户边沿:“我……来找你的。”

王源神色冷了冷:“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上班?”

“啊……我……”男孩儿明显被他生硬的语气弄得紧张起来,甚至还很可爱地吞了吞唾沫,“我昨晚在车上看到你们公司的信纸了,我猜的。”

“哈,你还挺细心。”王源露出个笑,“等多久了?”

王俊凯想了想,厚着脸皮说:“我下午五点半过来的。”其实也没说谎,他确实是五点半出的门——只不过经过公园的时候还打了会儿篮球。

“五点半?”王源愣了愣,那确实是挺普通的下班时间,可现在——他特地抬起手腕看了眼表,十点。这段时间一直比较忙,总是额外加班,双休日也没放过,今晚其实算是早的了。可就算这样,面前这个少年也已经足足等了四个半小时。他有点震惊:“这么久了看我不出来,你还在这儿等啊?你猜的,万一你猜错了呢?万一我压根不在这儿上班,你还预备在这里等到明天早上啊?再说——今天可是周六!”

 

王俊凯用手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嘴角牵起个灿烂的笑容,唇边两颗虎牙俏皮又可爱:“但是我等到了啊。”

虽然实际并没等那么长时间,但两个小时的漫长等待对于这位公子哥来说也差不多是人生头一遭了,他现在浑身筋骨都发麻,可在看见王源的脸从车窗后缓缓出现时,王俊凯又觉得,其实还是很值得。

“……你这孩子真不是一般的一根筋。”王源有点无奈,“找我有事?”

刚说完他才忽然想起来,这家伙还确实有非找到他不可的理由——他的吉他还在自己这儿呢,搞不好那是人小孩儿用来糊口的工具,怪不得会这么拼。

“来拿你吉他的对吧?”看对方可怜巴巴在这里等了自己四个多小时,其实王源心里也挺过意不去的,“你的吉他现在在我家,我——”他本来想说直接带他回去取,可又突然觉得似乎不太妥,于是半句话就这样突兀地截断在那里,令他自己都皱了皱眉。

不过王俊凯很快就挽救了僵局,立刻接了话头:“是来拿吉他,但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王源没说话,挑眉露出个疑问的表情。

“我上次说要还你钱的——”

王源差点儿笑出来:“一顿简餐而已。”

王俊凯锲而不舍:“我请你吃饭吧,你想吃什么?”

他话音刚落,自己的肚子就很不给面子地率先咕噜噜唱起了空城计。他午饭后就没进过食了,傍晚还打了篮球,消耗了不少体力,现在早就饿得不行了。

王源显然也听到了那阵诡异的声音,眼神不自觉地在王俊凯的腹部停留了一会儿。后者也不尴尬,自己伸手揉揉肚子,桃花眼一弯:“等太久了,我好饿。”

他笑起来很爽朗,也很好看,头发乌黑,眼睛亮亮的,浑身上下都是生机勃勃的朝气。

 

王源噗嗤一声笑了:“行了,上车吧,去吃饭。”

王俊凯立马忘记饥饿,精神抖擞地开了车门,一边乖乖地系安全带,一边歪头问:“咱去哪儿吃?”

“你想吃什么就去哪儿。”

“噢——”王俊凯在脑子里做了半天斗争,思前想后,最后终于得出个令自己满意的结果,“咳,那个,麻辣烫你吃不吃啊?”

“……”王源愣了愣,片刻后面不改色地握着方向盘说,“可以,你指方向。”

 

最后的目的地还是H中——主要是因为王俊凯只依稀记得学校旁有小吃街。王源把车停在路边的停车位,两人循着诱人扑鼻的香味儿进了一家麻辣烫店。店面很小,里面坐着不少学生,个个吃得鼻尖冒汗,刘海儿黏在额头上。狭小的空间让人感觉有些闷热,麻辣鲜香的味道却因此更加浓郁。王源确实很少吃这种街边小店的食物,但他被这个味儿勾出了馋虫,这会儿也像模像样地端着个篓子,兴致勃勃地挑选起蔬菜来。他下车前将西装外套留在了驾驶座上,可此刻身上一尘不染的衬衫多少还是和这里的氛围有些格格不入。

 

王俊凯迟疑地抓着小篓子,里面还剩了一根上一位顾客留下的青菜叶子,无论手指再怎么小心,还是碰到哪儿都能沾到一圈滑腻腻的油渍。金贵的大少爷偷偷撇撇嘴,转头看了眼身旁那个气定神闲的人。王源正拿着个塑料夹子挑挑拣拣,努力攻克一个裹着冰渣子的牛肉丸。似乎意识到了王俊凯的视线,他转过脸来,晃了晃手里的篓子:“我只夹了这一个荤菜。”

“……”王俊凯呆了呆,小声说,“说好请客的,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王源很温和地笑了笑,没接话,王俊凯也只好把自己那点儿洁癖暂时一巴掌拍到脑后,乖乖在让人眼花缭乱的小方格里挑食材。装菜的篓子破了个小口,泛白的塑料条边缘戳出来一些,蹭得王俊凯的大拇指有点刺刺的疼——天知道他为了装一个惹人怜爱的穷苦少年有多努力。

 

选好菜拿给老板的时候,两人才发现他们都没将荤菜和蔬菜分开放,于是只好尴尬地在柜台上自己把肉和菜拣开。王源望了眼王俊凯有点笨拙的模样,笑道:“我还以为你经常吃这个,会知道呢。”

王俊凯眨眨眼睛,从容不迫:“我一般只在学校食堂吃的。”

他眼睛的形状长得特别好看,睫毛也长,扑闪扑闪的,显得极其无辜。王源听了他的话,居然还觉得有那么一丁点儿心疼。

 

或许是周遭喧嚣气氛的原因,这顿饭吃得比昨晚要热闹一些,两个人甚至还聊了不少。王源意外发现这位路边偶遇的美少年跟自己不但是老乡,居然还曾经是他同校学弟,当即觉得亲近了不少,还莫名生出了一种保护小学弟的责任感。

不得不承认,这世界可真是太小了。

 

吃完饭,王俊凯抢着去付钱,他往钱包里塞老板找的零钱时,王源拍拍他的肩膀:“人情还了,你心里终于舒坦啦?”

王俊凯虽然才十八,个子却比王源高,整个人都比他稍稍大了一圈儿。他挠挠后颈,像只极帅的大型犬科动物一样,老老实实说:“这顿不够,还差好几顿呢。”

王源不知被戳中了什么诡谲的笑点,令人匪夷所思地捂住了肚子:“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夜里风特别大,吹得路边的广告牌都哼哧哼哧地响,像个上了年纪的人在喘气。从店里出来,王源仿佛立刻就在如水夜色中洗去了那一身麻辣烫味儿,重新恢复了精英的形象。他的头发是未曾烫染过的墨黑,与白衬衫相得益彰,合身的铁灰色休闲西裤裹着长腿,随便一站就像幅画报。王俊凯跟在他身后,校服外套的拉链懒洋洋地拉了一半,上头敞开,露出里面一件纯黑色的棉质T恤,袖口就随意往上捋着,明明是湮没众人的装扮,偏偏也格外耀眼。两人往校门口一戳,惹得几个出门买夜宵的住校中学生频频回头。

 

王源走近自己的车,刚摁了钥匙,眼前就突然橫过来一条小麦色的手臂——王俊凯很贴心地替他开了车门。

 

“王源,我的吉他……”王俊凯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开了口。

听这个比自己小五岁的少年直呼姓名,王源倒也没觉得不妥,毕竟现在的年轻人大多都这样,喊句“哥”像是认输一样。他偏头越过王俊凯的肩膀看了眼路灯映照下的H中大门,笑道:“差点又忘了正经事——不过今天有点太晚了吧,你很急吗?”

王俊凯很诚挚地点了点头。

“王俊凯——小凯啊,”王源擅自“自来熟”地取了个小名,“你确定要现在去拿吗,那搞不好你今晚又得翻墙了哦。”

“……”王俊凯听着他那种仿佛大人逗小孩儿一般的语气,抽了抽嘴角,“我——”

他摆出一副委屈又懂事的表情:“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就算了吧……”

王源怔了怔,最后言简意赅道:“上车。”

 

从H中到王源家算不上太远,就是路上堵得让人有些心烦意乱,红绿灯变化得异常缓慢,前方的车都像爬虫一样缓缓蠕动,五光十色的霓虹从车顶上流水般掠过。

好在车载香水的味道很清甜,电台里播放的情歌也很舒缓,王俊凯和面前那个摇头晃脑的招财猫大眼瞪小眼地对视半晌,终于又忍不住偷偷去瞥王源。

“看什么呢?”王源目不斜视地问。

“咳,”被抓包的人摸摸鼻子,“你别老加班了,你看你都有黑眼圈了。”

“什么?”王源差点忍不住要笑出来,“是吗,我没注意。”

王俊凯继续盯着他线条完美的侧脸,目光逐渐往下,最后锁定那张因为刚吃过辣的东西而格外红润的嘴唇,喉结很轻微地动了一动。

“你应该对自己好一点。”

“哈哈哈哈哈哈!”王源这回彻底不遮掩笑意了,“你年纪不大,说话跟小老头一样。”

他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露出一排整齐又洁白的牙齿。前方的红灯终于在此刻变为绿灯,王源的脚踩上油门,没发现身旁那位“乖巧”的高中生突然将他那双天生勾魂摄魄的桃花眼微微眯了起来,薄唇轻抿,像一只嗅到猎物气息的危险野兽。

 

车开出去好长一段,直到进了一个高档小区,王俊凯才后知后觉似的毫无攻击力地小声反驳王源:“你才是呢,明明比我也大不了几岁,却非要这么老气横秋的——”

后面的话变成了嘟嘟囔囔的自言自语,王源没回答,伸手朝外面刷了下出入卡,像是干脆默认了。

 

电梯爬到35楼也只用了一会儿时间。

王源瞅了眼紧紧抓住书包带子的王俊凯,开始思索他为什么居然就这样毫无防备之心地将一个陌生人带回家了。但相比之下,更无防备之心的似乎是眼前这位“手无寸铁”的中学生才对,他竟然有胆量就这样随随便便去别人家——不,应该更往前追溯,他居然放心就这么把自己重要的吉他扔给一个陌生人!

这叫什么,初生牛犊不怕虎?

他被自己不恰当的比喻弄得轻笑一声,电梯“叮”的一声响了。

 

王源住的高层公寓地段非常好,视野也开阔,从巨大的落地窗里能俯瞰整个市中心的繁华夜景。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各色霓虹不知疲倦地闪烁,将H市的夜晚点缀得灯火辉煌。相比之下,公寓里就显得有些萧条了——

其实装修得算是很考究,家具虽然简单低调,却都隐隐长着一脸“价格不菲”的模样,但只有黑白两色还是单调了点,仿佛没什么长期生活的烟火气,有种很冷清的寂寥感。玻璃茶几上倒是凌乱地躺了些书本,两罐喝空了的啤酒摆在一边还没扔。

王俊凯有点洁癖发作,直接就弯下了腰。

“没关系,放在那里吧,明天钟点工会来——”王源把外套挂好,再一转头,那少年已经神速地将桌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连书都整齐地按大小摆放好了。

还挺“贤惠”的,他无厘头地想。

 

王俊凯看见了王源的眼神,自己也对自己的表现分外满意,忍不住得意地轻轻皱了皱鼻子。他从小算是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但爷爷好歹是个司令,虽然格外疼爱他,可严厉起来也是“六亲不认”,早几年一到放假就把他扔部队里跟着一起“磨练磨练”,练得他现在擒拿格斗是一把好手不说,还勤快得很。

 

王源踩着拖鞋,把靠在墙边的吉他给王俊凯拿了过来,后者立马站起身子,伸手接过——折腾了一晚上,这“正经事儿”可算是完成了。王源想。

但茶几上刚倒的开水还没冷却,就这样让人走似乎有点太急了,虽然……

虽然王俊凯本来就不是王源邀请来自己家作客的什么客人,他不过就是来拿个吉他而已。

 

好在王俊凯很有自知之明,自己也意识到不该久留,便礼貌道:“那我先回学校啦。”

王源皱皱眉:“快零点了,你一个人不安全吧。”

他话音刚落,客厅那扇开了个小缝的窗户像是有感应似的发出一种被海浪拍打般的闷响,玻璃像是要挺不住了。

“怎么搞的,”王源莫名地走过去把窗子拉紧,“看来不是错觉,今晚风真的太大了吧。”

他顺便也拉好了窗帘,突然听见身后那个少年用低沉的嗓音缓缓开口:“你不知道吗,凌晨好像有台风会到H市。”

“台风?”王源愣了愣,这才忽然记起之前公司里的人也提过这事儿来着,他那个小助理还特意买了一堆食材给他放冰箱里“囤粮”,弄得他哭笑不得——居然一忙起来就彻底忘记了。

 

“嗯,我们学校还放了台风假的。”王俊凯说。

王源张张嘴:“那你打算怎么回去?你知道有台风还出来瞎溜达,胡闹。”

他掏出手机来看,果然气象局发了台风警报。

早知道刚才在H中门口就直接让这小孩儿回去了,大不了第二天把吉他给人送过去不就好了,再急能急这一时半刻吗——他真是够多事的。

王俊凯却轻描淡写道:“没关系的,反正离得不远,而且不是特别大的台风,再说还没到凌晨……”

“行了行了——”王源揉揉自己的太阳穴,隔着窗户似乎都能感受到外面的狂风乱作,此刻再定睛一看,楼下的树都好像在瑟瑟发抖,“你现在出去肯定不安全,回学校还又得翻墙。”

他思想斗争了好一会儿,做了个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决定:“你不介意的话,今晚就在我这儿凑合一下,行么?”

其实话说出口的瞬间王源就有点儿后悔了——这都是个什么事儿!他平时有这么乐于助人吗,这简直是要普度众生啊。

可惜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来了。


“啊?”王俊凯仿佛也惊了一下,有点局促地抓了抓自己的衣摆,“那,会不会太打扰你了……”

他慌乱地低下头,额发柔顺地垂下来,唇角却悄悄地勾起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TBC

 

 下一章

评论(207)
热度(2666)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