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u.

萍水相逢(三)

被生活虐成狗的我弱弱地爬上来更一发。

祝马上就要十六岁的小圆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我总是盼着你长大,又很舍不得你长大啊QAQ

上一章

(三)

 

野兽怒吼般凶猛的风声被阻隔在了坚固的玻璃之外,客厅里灯光苍白,家具显得颜色浅淡,像温柔地落了薄薄一层细雪。

 

王俊凯很乖地阻止了要去收拾客房的王源,自己自觉地合衣往沙发上一倒,眨眨眼道:“不用麻烦,真的,我随便凑合一下就好了。”

“你确定?”

“嗯。”

王俊凯手长腿长,在不算窄小的沙发上依旧伸展不开,看起来确实挺憋屈。王源皱皱眉,对方却已经规规矩矩地躺好了。

 

此刻已是万籁俱寂的深夜,疲惫和困顿早就争先恐后地爬上眉梢。明知对方多半是不好意思麻烦他,王源却没想再反驳。他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实在懒得再顾全什么“招待客人”的礼数——况且对方也不是正儿八经的“客人”,干脆随王俊凯去了。

 

“那行吧,不早了,你快休息吧,我也睡了。”

洗漱完的王源穿着件灰蓝色的睡衣,额发微湿,整个人看上去分外柔软。他微微弯下腰,将胳膊上抱着的薄毯抖开,轻柔地盖在了少年的身子上。

 

王俊凯看他半晌,把脑袋从蓬松的抱枕上挪起来一点,轻声道:“谢谢你,你人真好。”

 

王源抬头望了眼狂风乱作的窗外,又转回目光,露出个暖洋洋的微笑:“没什么,还让你挤沙发了呢。”

“我就喜欢睡沙发!”王俊凯立马睁大眼睛,一脸信誓旦旦的真诚,“是真的。”

“噗嗤,”王源没忍住笑了声,“行了赶紧睡觉。”

他踩着拖鞋,慢悠悠地晃到墙边关了客厅的大灯,然后朝着房门半开、透出些许光亮的卧室走去,没有发现在一片黑暗中,沙发上的那个男孩突然坐直了身子,一双格外明亮的眼睛牢牢盯住了他的背影,上下逡巡,像是窥视猎物,又更像是在细细描摹一幅让人心醉神迷的画像。

 

其实王俊凯自己也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王源竟然是这样心软的一个人,只因为肆虐的台风便愿意将他收留,甚至还温柔至极地替他盖上毛毯,关上顶灯。他看着视野中颀长的身影渐渐没入门缝中的那一丝光亮,继而随着轻轻一声关门的响动,周遭一切又重新浸入黑暗,窗帘严丝合缝,连月光都透不进来。

 

但这个背影王俊凯实在记得很清楚,不需要眼睛看也能清晰描画。想起五六年前的事情,他不禁挑了挑眉——他对王源的好感最初就是极为肤浅的“以貌取人”。王源的相貌实在太显眼,在一群穿清一色校服、整天咋咋呼呼的青少年里格外出众,叫人无法忽略。

王司令家的小公子从小锦衣玉食,自己也天生一副好皮囊,自然是“眼高于顶”。从小到大王俊凯什么漂亮的人没见过,却偏偏练得清心寡欲——反正大家都是两只眼睛一张嘴,他不觉得谁有什么特别——直到他看见在主席台上发言的王源。

那个人清清爽爽地穿着全校统一的校服,讲话时眼梢和嘴角都会流露不经意的笑意,皮肤极其白,耳廓有一点不明显的微红,薄薄的,在阳光下近乎透明。那一瞬间,王俊凯那颗从不为“美色”所动的心就这样毫无征兆地思了凡。

 

原来世界上还能存在这样好看的人,举手投足都叫人移不开目光。

 

他当时年纪还小,想不到要蓄意接近的法子,与王源的接触自然就算不上太多,只记得对方挺冷清的,虽然总是笑脸迎人,身上却又笼罩一种淡淡的疏离感,格外吸引人。可惜那时已经高三的王源很快就离开学校,去了遥远的H市念大学,从此便猝不及防却又理所当然地消失在王俊凯的生活之中。

 

那之后,王俊凯才突然后知后觉地发现,世界重新又变得无趣,之后遇到的所有所谓的“俊男美女”依然都是从前他眼中普通的芸芸众生,甚至比从前还要更让人提不起兴趣多看——总之任谁也再入不了这位少爷的“法眼”了。

 

呼啸的风声犹在耳边,还伴随着突然降落的雨水,噼噼啪啪地敲打在落地窗玻璃上,很重,仿佛一砸一个坑。

外面真真是风雨飘摇,一片狼藉,街道被席卷,黑夜撕开狰狞的裂口,万物正惶惶地等待台风真正来临。

而屋内,却是令人难以想象的温馨。空气中还残留着王源洗发水的香味,清甜的,非常好闻;身上的羊绒毛毯很柔软,是让人安心舒适的浅驼色,触感毛茸茸的;而喜欢的人,距自己不过几步的距离,就隔着一道窄窄的门,正在安静地进入梦乡。

夜色正浓。

王俊凯突然觉得他今晚能梦到王源。

 

他原先对王源的喜欢,确实是以外貌为缘由居多——毕竟人类都喜欢赏心悦目的人和事物。而在这两日的相处中,王俊凯却总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正在被王源的各方各面所吸引——他的气质,他的性格,他对自己的心软,甚至他对工作的认真和眉宇间掩不去的疲倦。

全部都让人心动。

 

 

王源是被台风拍打窗户的声音惊醒的。他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外面仍然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还是深夜。

床头的闹钟发出秒针转动的微弱声响,像仓鼠在嘎吱嘎吱啃瓜子,很快又被风声盖过去了。

王源慢吞吞地坐起身子,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拧开台灯,然后习惯性地穿拖鞋下床,打算去上个厕所。

 

路过客厅,他瞅到沙发上有一团鼓起来的什么东西,先开始还愣了一下,隔几秒大脑才迟缓地重新恢复清明。

差点儿忘了,他让那个男孩今晚睡在这里了。

 

王源下意识走过去几步,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看见了王俊凯的睡脸。他睫毛非常长,是那种足以令人惊叹的程度,又浓又密,阖起眼帘时就愈发明显,像两把小扇子。这确实是个非常好看的少年,眉毛锋利,鼻梁挺直,嘴唇薄薄的,就是在熟睡时会不自觉地微张,透漏些许傻乎乎的孩子气。

他年纪不大,但也已然是大人的体格了,长腿在沙发上无处安放,只能委屈地曲起来,试图将自己窝进并不宽裕的空间,肩膀也似乎有点舒展不开,好像一翻身就随时会从沙发上掉下来似的。

 

王源抿抿唇,倒觉得有些对不住他了。他弯下腰来,将掉到地上的毛毯捡起来,重新抖了抖,盖在了王俊凯身上——这家伙的睡相看来也算不上多好。

 

王源笑了笑,刚要直起腰,捏住毛毯一角的手突然被人抓住了。他一惊,偏头看去,那人犹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剑眉轻蹙,好像梦到了什么。握住自己手的掌心干燥又温暖,向冰凉的手背传递着灼灼的体温。

王源怔了片刻——眼前熟睡的少年总是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让他减弱了很多对陌生人的戒备。不过说到底,王俊凯是他学弟,他多照顾也是理所当然,遑论以前或许真的有过几面之缘也说不准。

当年他们读的那个私立高中里基本都是些有钱有势的公子哥和大小姐,再不济也都是社会中层以上家庭出来的衣食无忧的孩子,而像眼前的王俊凯这样要靠打工来贴补家用的,多半就是拿助学金的那种“极少数”了——这样的少数派本来就会叫人印象深刻,而当年身为学生会主席的王源又是专门负责审核助学金发放条件的,算是与他们都有过不少接触。

只是他努力思考了一下,却怎么也无法从那些数量非常稀少的“贫困生”中想起王俊凯这个名字来。但时间确实过去太久了,况且要算起来那年王俊凯才十二三岁,也就是个毛头小子,男孩子要成长起来简直是乘火箭一般,他现在已然完全是大人模样了,同过去的形象必然大不相同,王源对他印象寥寥也情有可原。王源没什么疑心,毕竟王俊凯挺面熟,又能在聊天时将母校的各种“风俗传统”描绘得头头是道,想来也不可能是随口诓他,再说诓他也没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脑海中思绪翻飞了好一阵,可皮肤实际也只相贴了短暂几秒,王源还是迅速果断地将自己的手从对方那里抽离,尾指分开时轻轻一碰,挠得人发痒。随后,王俊凯看起来很不满一般嘟了嘟嘴,然后潇洒地在沙发上翻了个身。

于是刚盖好的毛毯又随着动作掉在了地上。

王源:“⋯⋯”

 

 

在与王源见面的梦里沉醉不知归路的王俊凯同学当然不知夜里发生的种种,等他醒来时已是天光大亮,鼻间飘来一股香喷喷的煎鸡蛋味。王俊凯懵了片刻才回魂般坐起来,用手指充当梳子抓了两把头发,然后套上了放在一旁的校服外套。

 

他走进餐厅,正巧看见王源端着两盘煎鸡蛋从厨房里走出,紧接着耳边传来“叮”的一声,两片吐司从面包机里跳了出来。

王俊凯为这温馨的场景呆了半晌,才直愣愣地问:“你还会做饭啊。”他刚睡醒,嗓子还很沙哑,原本就低沉的音色变得更加有磁性了。

 

王源懒洋洋地倒了杯牛奶,拿着张报纸好整以暇地在餐桌前坐下,大大方方承认:“不会做饭,只会煎鸡蛋弄早饭罢了。”

见王俊凯傻傻站着,他又将目光从风云莫测的商业版上移开,抬起脸面对着有些局促的男孩,扬起一个招牌式的微笑:“去洗漱吧,给你拿了新牙刷,洗完吃早饭——外面还在下暴雨,一时半会儿你也出不去。”

“哦⋯⋯哦!”

 

 

王源预料的没错,这场声势浩大的雨果然丝毫没有停歇的预兆,反而愈演愈烈。好在两人这天都放假,可以安然在家消磨时光。

王俊凯充分演绎了一个乖宝宝的角色,吃完早饭后便拿过自己的书包,掏出习题册,开始趴在客厅里那个矮矮的玻璃茶几上奋笔疾书。

 

王源看他弓着脊背窝在那里的模样,似乎又想起了昨晚他躺在沙发里伸不开腿的样子,顿时觉得有些好笑,于是慷慨大方地让出了书房的位子,让王俊凯好一通“受宠若惊”。

 

一整个上午都相安无事,两人各忙各的,默契十足地互不打扰。可当正午将至,两人的胃就一齐开始不听话了。

饭点到了自然该吃饭。其实王源几乎从不在家吃,因为他基本也不会做,可是此时天气如此恶劣,外卖肯定不送,人就算格外敬业,他自己也不好意思,毕竟太不安全。好在,冰箱里塞满了他助理未雨绸缪买来的一大堆食材——实话说,那小姑娘虽然做事毛毛躁躁了一点,但某种程度上讲还是挺靠谱的。

要不⋯⋯就自己试着做呗,毕竟现在除了他自己饿,家里还有个正值青春发育期的少年嗷嗷待哺呢。

这种心境对于长期独居的王源而言实在非常微妙。

 

本来已经做好了打算,可打开冰箱门的瞬间,王源身后突然传来个低沉的嗓音——

“午饭我来做吧。”

 

“你?”王源转过身,有点怀疑地扫了王俊凯一眼。

王俊凯摸摸鼻子,道:“你留我住了一晚,我也不知道怎么回报,那个——午饭就交给我吧,而且你不是说不会做饭吗?”末尾那句的语气还带了点笑意,有少年独具的阳光爽朗。

王源:“⋯⋯”

 

虽然感觉有点不靠谱,但既然有人自告奋勇,那他也不用勉强自己硬着头皮上了,王源很快就同意了。反正王俊凯会不会做饭他不知道,可他自己不会做饭可是毋庸置疑的。

 

 

王俊凯看起来很熟练地挑了两个茄子,一颗花菜,一盒牛肉,然后飞速地钻进了厨房,一副游刃有余、胜券在握的模样,把王源唬得真以为他是什么大厨。

 

可这位“大厨”刚关上门的第一件事却不是洗菜,也不是切肉,而是急急忙忙掏出外套口袋里的手机,拨了个跨省长途——

 

“陈姨!江湖救急!!!”

 

陈姨是在他爷爷家烧饭的阿姨,干了几十年了,也算看着王俊凯长大,跟这位小少爷格外亲近。哪怕之后王俊凯随父亲搬出老宅,逢年过节才回去一次,陈姨也总忘不了他爱吃的那几道菜,餐桌上一定会摆着家常又可口的鱼香肉丝和萝卜牛腩。

 

“小凯吗?”陈姨显然没想到王俊凯居然会专门给她打电话,一时愣了,她有点局促地握着只具备基础功能的“老年机”,呐呐道,“小凯你在H市还习惯吧?昨晚吃饭的时候首长还在担心你,怕你水土不服,要吃苦⋯⋯”

 

“没事儿没事儿,我哪这么脆弱,跟爷爷说我好得很,有空就会给他老人家打电话的!但是陈姨——”王俊凯皱皱鼻子,突然带点儿委屈地撒起娇来,“您现在可得帮我个忙!赶紧的!十万火急!”

他年纪还小,长得又精致好看,一米八的大个子撒起娇来竟然毫不违和,叫人拒绝不了。

 

陈姨非常吃他这一套,立马暂且放下了手里的活,专心致志教这位小少爷如何用已知食材做几道“简单易上手又能让人五体投地心悦诚服以身相许”的家常菜。

 

剪碎的辣椒和切成段的葱、拍碎的大蒜一起在油锅中爆香,勾人馋虫的味道立刻在厨房里肆虐起来,甚至迫不及待地从门缝传到了餐厅。

王俊凯捏着锅铲的末端,还是不能幸免地被油溅上了手背,烫得他一个哆嗦。不知是不是这红辣椒威力太大,翻炒两下他便觉得鼻子里痒痒的,呛到不行,于是开始别过头来连打好几个喷嚏。再一睁眼,整个人都懵了——厨房里一片白烟缭绕,跟雾霾天的B市似的。

王俊凯抬头看一眼。

靠,忘记开油烟机了。

 

就这么毛手毛脚地折腾了好半天,一切终于步入了正轨。掰好的花菜安安分分地躺在盘子里——尽管身边散落着一堆蹦起来的碎末;切成条的牛柳在小碗中腌制,并着一堆认认真真剁到稀碎的生姜和大蒜;而茄子正在锅里焖着,已经变成诱人的浅棕色,王俊凯小心翼翼地加了点糖拌匀,又细心且不急不躁地拿水淀粉勾芡,充分发挥了一个处女座尽善尽美的完美主义。

他有预感,王源这回一定会对他刮目相看,他“善良聪慧、勤劳勇敢、吃苦耐劳”的完美形象必将更加巩固。王俊凯一边盛着菜,一边满意地舔了舔自己左侧的虎牙。

 

趁对方做饭的时间,王源就坐在客厅里认认真真看公司文件,丝毫不觉时间的流逝。等王俊凯满头大汗地端着菜出来时,他方才慢悠悠地站起来,按摩了两下太阳穴。

感觉都已经饿过劲儿了。

 

桌上一道油焖茄子,一道尖椒牛柳,还有一道干煸花菜,色香俱全,味尚且不知,但也算是有模有样,诱得人食指大动。王源有点惊讶地看了眼不拘小节地拿校服袖子擦脸的王俊凯——想不到这家伙还真有两把刷子。

一时间对这位学弟的好感值又噌噌上升了。

 

王源拿起筷子,刚要将一块茄子送进嘴里,便瞥见了对面直勾勾瞅着他的王俊凯。

少年一双桃花眼眨巴眨巴,里头亮晶晶的,全是水一样流转的波光,本来就薄的嘴唇抿成一线,喉结不自觉地微微一动,好像在紧张,却又更期待他的反应。

 

王源忍不住微笑起来,细嚼慢咽地吃下那块十分入味的茄子,赞道:“很好吃。”

——其实是有点“入味”过头,偏咸了些,但总体来说确实是好吃的,反正他口味也不清淡。

 

王俊凯的眼睛一下子更亮了,像倒映着灯火。他开心地也举起筷子,在米饭上戳了戳——可惜尽管小心万分,尽量保证精确,水还是放多了点,米饭被煮得黏黏糊糊,软绵绵的。

 

他真的是第一次做饭,几乎很难想象一直被别人前呼后拥的自己会愿意为某个人做到这样的程度——尽管家教严格,可公子哥们通有的一些诸如娇纵任性、不可一世的脾性,王俊凯也不是一点儿都没有。他是喜欢王源,时间跨度也足够长,可自己却并不知晓这份“喜欢”的程度到底是多少,只是凭本能、遵从内心地想要亲近他,想要与他拉近距离,甚至走进他的生活。

而在王源吃下茄子露出笑脸的那一刻,王俊凯才恍然发现,他是真的对面前这个人非常上心。在厨房里他累了那么久,明明被油烟熏得想骂人,却仍旧为这个笑容而感到发自内心的高兴。

所以一切都是自愿,他不勉强,甚至甘之如饴。

 

而在王源心里,此时的王俊凯确实如他“计划”的那般,已经基本拥有了一个“虽然家境不佳但自强不息,学习认真上进、贤惠勤劳且厨艺优秀”的光辉形象。

 

王源吃下一口饭,突然看见王俊凯正用大拇指轻轻摩擦食指的指节,表情有些不自然。他观察了几秒,开口问道:“怎么了?”

“嗯?”王俊凯正嚼着一颗花菜,腮帮子鼓起来,像个吃食的仓鼠。他茫然地看看王源,又瞥了眼对方视线停留的地方,连忙把左手放到桌下,“没事,不小心烫了一下,冲过冷水了,就是感觉麻麻的。”

“我看看。”王源皱皱眉,语气却分外温和。

其实王俊凯也求之不得,但他仍然装模作样地“忸怩”了一阵,才“不情不愿”地将确实痛得火辣辣的爪子伸出来,表情一派无辜。

王源捉过来,看了一眼,然后站起身,离开了餐桌。没过多久他便又折返,手中多了一小瓶烫伤膏——他一直独居,家里食物储备不一定够,各类药品倒是一应俱全。

 

王俊凯愣愣地看着王源微微弯下腰,握住自己烫伤的食指。他的手凉凉的,手指纤长漂亮,并且白皙。离得近了,王俊凯总觉得能闻到王源身上有一种淡淡的、清新的薄荷味。

 

王源低着头,额发落下来,遮住了眼睛,底下那张弧度优美的嘴唇却仿佛近在咫尺,十分红润。王俊凯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感觉到他的动作有多轻柔和小心。他居家时就简单在纯白T恤外披着一件浅灰的针织外套,比起笔挺的西服来显得更柔软与可亲。

 

药膏抹上去,疼痛果然一下子减轻了许多。王俊凯怔怔地发着呆,回过神来时才发现王源正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还疼吗?你怎么了?”

 

王俊凯张了张嘴,最后也只是轻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了。

 

其实他只是在想——你这个人,怎么会这样温柔。

这样容易就让我心动。


TBC


写太慢了,对不住各位。不会一直这个速度的,但真正能歇下来好好写文恐怕要到十二月了。谢谢等文的朋友。

另外,源源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就被俊俊攻略啦,不纠结一下不是我的风格hhh

-


专门的贺文又来不及写,心塞。祝我们小源生日快乐,要身体健康,幸福平安,快快乐乐就好,麻麻爱你QAQ


下一章

评论(50)
热度(2149)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