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萍水相逢(四)

年下,高干凯×总裁源。

上一章


(四)

 

滂沱大雨过去之后,天地仿佛焕然一新,城市里的钢筋水泥被洗刷得闪闪发光,台风席卷后也依旧在澄澈透明的天空里傲然矗立。

 

王源捏着手里一张花里胡哨的酒吧宣传单看了两眼,想起王俊凯走之前犹犹豫豫把它递给自己的样子。

少年左肩背着把吉他,右肩还挂着个泛白的旧书包,看上去像个落拓又浪漫的流浪歌手。这位“流浪歌手”睁着一双湿漉漉的桃花眼,双手呈上一张薄薄脆脆的宣传单,小心翼翼又满怀期待地问自己能不能在酒吧周年庆那天过来看他的表演。

 

王源有一瞬间的惊讶,他行程安排得总是非常满,一时间也记不清对方发出邀请的那天晚上是否空闲,可瞅着王俊凯眼巴巴望着自己的模样,他还是有些心软,只说“到时候看情况”。

明明仍是没谱的事儿,少年却依旧为这模棱两可的答案乐弯了一双眼,露出唇边一对俏皮可爱的小虎牙来,看起来格外烂漫天真,离开时一边往电梯口走还一边朝他夸张地挥手告别。

那张青春靓丽的脸庞上流露出的阳光灿烂的朝气,瞬间盖过了外头并不那么明媚的天气。

 

可惜世事还真就这么不凑巧,王源看着助理发过来的时间表,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王俊凯说的酒吧周年庆那天刚好有个应酬,还是个特别令他心烦的应酬,主要是这位客户着实非常“难搞”,又是个不能轻易得罪的主,光想起来王源都头疼。

他又看了看手中捏着的宣传单上那硕大的“mint酒吧”字样,还是摇了摇头,将它随手丢在了茶几上。

 

反正这家酒吧,他也不是太想去。

 

 

而与此同时,王俊凯正背着吉他和书包穿过弥漫着雨后树叶芬芳的繁华街道,然后摇摇晃晃拐进街尾一家二手手机店。过了三五分钟,他便选中一款外观老旧但功能齐全的小手机,连同信用卡一起拍在了柜台上。

老板娘对着这位速战速决、毫不拖泥带水的年轻顾客笑得眼角折出三道深深的鱼尾纹,涂着掉色指甲油的手指将那张金光闪闪的信用卡捻了起来,往POS机上潇洒地一刷——

 

王俊凯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摸摸口袋里仅剩的三十块钱,还是义无反顾地钻进了车里,脑海中又回想起刚才那个烫着大波浪卷发的老板娘的话。

 

“小同学,你这卡不能用啊。换现金吗?”

“不能用?”

王俊凯一愣,他基本没有带现金的习惯,更没想过信用卡居然不能用,一时有些尴尬。好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打开钱包,又摸遍了身上每一个口袋,最后终于还是有惊无险地将这价格便宜的二手机归入囊中,只是为了能舒坦地打车回学校,他还厚着脸皮跟老板娘讲了讲价。

对方同意倒是同意了,不过看他的眼神一下子从心花怒放变成了嗤之以鼻,一点儿都不带掩饰的。

 

王俊凯坐在出租车的后座,表情变幻莫测——王家小少爷从小到大哪儿受过这种委屈。

更令人无法接受的是,他万万没料到,老爹这回居然真的铁了心玩儿狠的,为了治他,不仅将他“发配边疆”,居然还停了他的信用卡,而且一向看不得自己受委屈的老妈也没阻止。

看来这次他是真的玩过火了。

 

王俊凯冷着脸将新买的二手机在手心里转了转,最后揣进兜里,又掏出了自己原本的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小凯?”

“裕哥。”

电话那头的人叫连裕,是王俊凯的好兄弟连昊的大哥,比他们大十岁,平时一向很照顾他们这些“小孩儿”。连裕前些年被他爸派来H市管理分公司,就随手和朋友一起在这里投资了个酒吧,本来就是抱着玩起来方便的心思,谁知这并没怎么花心思经营的酒吧生意居然莫名其妙的红火,一到夜晚便歌舞升平。H市生活节奏快,压力大,白天忙忙碌碌的红男绿女便在这里发泄烦恼,醉生梦死。一时间,“mint”几乎成了H市灯红酒绿的“酒吧一条街”的著名招牌。

 

王俊凯从小就跟连家两兄弟玩儿得好,尽管新学校管得严,他来了H市之后依然没少光顾mint,他喜欢音乐,一时兴起便会在那儿唱首歌助兴,很快就和里头的驻唱乐队混了个熟,整天称兄道弟的。下周末就是酒吧的周年庆了,王俊凯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疯闹”的大好时机。

 

不过这会儿他可没那么逍遥自在了,刚才还兴高采烈地邀请心上人看他的演出,这会儿转眼就成了身无分文、货真价实的穷光蛋。王俊凯苦着张俊脸,朝手机对面的连裕可怜兮兮道:“裕哥,老头断我路,你这回可得救我了,我认真给你当驻唱歌手,你能不能认真给我发工资?对了,你看看我这外貌,这歌喉,这吉他水准,保管让你生意爆满,我这身价可不能太低啊。”

连裕:“⋯⋯你上班保证不迟到?不缺勤?”

王俊凯:“我保证!逃课也不逃班!”

连裕被他气笑了:“胡说八道,我不怕你爹找我,还怕老爷子拎我训话呢。”

王俊凯撇撇嘴:“爷爷怎么会知道?那实在不行我只能找金主包养我了。”他说着,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王源的模样。

他穿着昂贵的西装,杏眼微微地眯起来,嘴唇颜色是浅浅的粉。他优雅地朝自己伸出胳膊,精致的手表在整洁的袖口下欲露不露,手上⋯⋯

手上,拿着一大叠粉红色的毛爷爷。

然后他开口说:“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王俊凯被自己乱七八糟的异想天开逗得差点儿笑出声来,电话那头的连裕倒是一点儿没发觉,自顾自道:“我的小少爷,你可别在这儿装可怜,有你裕哥在,还能让你受委屈吗?”

王俊凯桃花眼一眯,胸口的阴霾扫去一多半。

 

 

周末晚上,地标式建筑一般的五星级酒店前,停车位被塞得满满当当。大街上全是出来消遣的人,路灯和霓虹倒映在酒店前那条清澈干净的河水之上,如泼洒了一路的璀璨星光。

 

王源礼貌地和面前的男人握了握手,逢场作戏地讲了一堆漂亮的客套话。因为喝了酒,他薄薄的皮肤泛起微红,眼睛也湿漉漉的,似有波光流转,让对面的人饶有深意地盯着看了好半晌。

 

王源并未察觉,一心只想忍下此刻的不耐,说完“再见”后便立马头也不回地转过身,心下如释重负。

 

今天的应酬本来就是他一点也不想去的。这个客户是个海归,叫李格,年纪很轻,普通话说得乱七八糟,但交流欲却非常强烈,席间一边大肆显摆他那颗被资本主义熏染过度的大脑,一边充分贯彻祖国的酒桌文化,讲两句就要笑呵呵地敬王源一杯酒,大有不把他灌趴不罢休的架势。好在王源虽然酒量一般,酒品倒是出类拔萃,脑袋发晕时还能保持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唬得对方知难而退。

 

这位李先生和王源的E风科技合作也有一段时间了,对方刚接任家族企业没两年,是典型的富二代,财大气粗,也慷慨大方,就是实在太过龟毛,而且常常没事找事,不知他哪儿来那么多时间,好似对与E风合作的这个项目分外上心,动辄便要派人来提各种莫名其妙的修改意见,弄得王源手下的人也叫苦不迭。而他最奇葩的问题在于,本来很多小细节让各自下属去谈就够了,他却特别喜欢亲自与王源沟通,美名其曰“彻底解决问题”,可提的问题又都乱七八糟没有重点,弄得后者烦不胜烦。

 

而他们与李格所率的崇一公司的合作偏偏是个长期项目,对E风科技现阶段的发展也很重要,怠慢不得。

 

王源是学IT出身,最在行埋头敲代码,对生意人的那一套原本是很不了解的。但或许他天生是这块料,又有勇有谋,凭着算得上八面玲珑的性格,竟也做得风生水起。时间长了,他自然深谙其中诸多道理,有情绪也掩盖得天衣无缝,丝毫不会摆到台面上来。

 

譬如此刻,即使已经坐在车上,王源的表情仍然未有松动,直到下属小赵替他将车门关上,他才往靠背上瘫坐下来,手掌抵着昏昏沉沉的头,憋不住地低低骂了句粗话。

 

他习惯自己开车,但今天喝了酒,只能由别人代劳。小赵挺会看眼色,瞧着自家老板不悦的表情,便立马附和:“这李总也真是太烦人了,他⋯⋯”

话说了一半,他从后视镜里瞥见王源那道凉凉的眼神,立马机灵地闭紧嘴巴,把话憋了回去。可隔了几分钟,他又闲不住地开了口:“王总,您心情不好,要不要去哪儿玩玩放松一下啊。”

王源瞪了他一眼,言简意赅地下达指令:“送我回家。”

说完,他便靠着后座开始闭目养神。脑海中纷杂的思绪慢慢散去,突然浮现了一双亮亮的桃花眼。王源猛一睁开眼睛,突然想起今晚是王俊凯驻唱的那间酒吧的周年庆,而少年充满期待的声音还犹在耳边。

王源对自己嗤笑一声,重新闭好眼打算浅眠,可片刻后,他的睫毛开始轻轻颤动。

 

到达mint酒吧门口时,王源还觉得自己有点神经兮兮。

算了,就当是放松心情,况且王俊凯那天的语气听上去像是铁了心要等他来,他虽没做什么承诺,但也不太忍心对方希望落空。

 

这家酒吧王源并不陌生,不过上一次来的记忆却不是很好,因此脚步踏进去之前,他还短暂地犹豫了一下。

 

mint不愧为这条街上生意最好的酒吧,里面的景象热闹非凡。因为周年庆,墙壁上到处贴着花花绿绿的海报,酒水在当日也有打折,灯光格外夺目刺眼,叫人眼花缭乱。

 

王源的目光却从刚一进入就被前方人流簇拥的舞台上的那个少年牢牢吸引住了。

 

王俊凯这天的样子实在和王源平时接触的模样大相径庭。他穿着牛仔服,抱着把吉他,正在唱一首很有节奏感的英文歌。他时不时转头与身旁的贝斯手交流,手指在琴弦上翻飞,低沉的声线极具爆发力和感染力,台下的男男女女正为他疯狂尖叫。

王源视力极好,看见少年似乎还高调地画了眼线,原本就长的睫毛如撒旦的黑色羽翼般丰满浓密,桃花眼更显勾魂摄魄的魅力,轻轻一扫便睥睨众生,整个人在舞台上气场全开,被光束追逐,完全脱去平日里乖巧温顺的“穷学生”形象,像个天生的王者。

想不到他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实在是太神奇了。

 

王源着实分外惊讶,他在后面找了个位置坐下,象征性地点了杯度数不高的鸡尾酒。少年唱完一首歌,台下一片掌声雷动。王源抬头望过去时,王俊凯正巧也把视线投了过来,两人目光一交汇,少年先是一愣,转而突然笑着露出唇边俏皮的虎牙,丝毫不掩饰眼底闪闪发亮的惊喜。

这样看,好像又和王源认识的那个阳光可爱的少年重叠了。

 

不知是不是演出就恰好在此刻结束,王俊凯从舞台边上跳了下去,转眼就湮没在“群魔乱舞”的人群中。

 

王源低头喝了口酒,突然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香水味,他懒懒地掀起眼帘,视野里刚出现一张浓妆艳抹的脸,就被一个熟悉而爽朗的声音给挤走了。

“不好意思让一下哈这我朋友!”

王俊凯一张青春无敌的帅脸摆出人畜无害的表情,前凸后翘的美女也舍不得跟他计较,只能恋恋不舍地多看了优雅地坐在一旁的、她方才想要搭讪的王源两眼,惋惜地踩着高跟鞋挪开了步子。

 

“你来酒吧也穿西装呀。”王俊凯一屁股坐在了王源对面,“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我现在真是太开心了。”

 

王源看着眼前少年的模样,仍是有些不习惯,于是清了清嗓子,开玩笑道:“你是开心了,但可把我的美女赶跑了啊。”

“啊?”王俊凯瞪了瞪眼睛,神色有些古怪,半晌后又嘟嘟囔囔,“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

“我以为你喜欢那种贤妻良母型的。”

王源轻轻笑了声,抬了抬下巴,侧脸线条精致无比。他没打算让一个不算熟的人知道自己的性向,只避重就轻地答:“我是喜欢贤惠的。”

“我就说嘛。”王俊凯愣了愣,很快便神色如常。他好像对“择偶”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安静不了几秒钟,又好奇宝宝一样发问:“那你喜欢比你大的还是比你小的啊?”

“都行吧,主要看感觉。”

“那你有喜欢的人吗,你——”

“小凯,”王源似乎并不想多聊这方面的事情,他保持着一贯的微笑,眼神间却透露着淡淡的疏离,语气也难得格外生硬,“你问的太多了。”

 

王俊凯一怔,乖乖地偃旗息鼓了,王源给他点了杯没度数的饮料,他就咬着吸管小口小口喝。刚才好像还是他在王源这里头一次碰壁,大概确实是他得意忘形了,他们统共也才“认识”几天而已。

 

只是今晚见到王源,他有些兴奋。原以为一周过去,对方这个大忙人肯定早就忘了自己这份不正式的邀请,尽管他内心存着期待,可随着时间流逝,那股滚烫的兴奋也在一点点冷却。

这本来就是理所应当的,王俊凯并没有觉得多失望。

 

可就在刚才,在他目光与王源碰撞的当口,他分明看见了迸溅的火花,听见了自己胸腔里传来的剧烈的心跳声。

 

王源真的来了,他穿着整洁的衣服,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静静地坐在下面,望着自己,目光是那样温柔。

周围的嘈杂都变成海浪,他像飘在寂静深夜的一叶扁舟,看见了永恒闪耀的灯塔。

 

如果刚才没问那几句就好了。王俊凯皱皱英挺的眉,看着王源握住高脚杯的纤长手指,想要说些什么,余光却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酒吧大老板也在周年庆这天大驾光临,说是“视察工作”,其实主要目的还是来慰问一下前不久刚刚跟他诉过苦的那位小少爷。

 

可惜他似乎不是太受欢迎,王俊凯此刻看见在经理带领下走过来的连裕,简直如临大敌。打工少年的清苦形象还没巩固完,他现在可不想在王源面前和这位明显处于上流社会的人士叙什么旧。

 

然而也由不得他,连裕的脚步一刻未停,正在愈发靠近,目标地点格外明确。王俊凯正打算喊声“大老板”先发制人,却意外地发现对方居然将目光掠过了他,直奔自己身侧的那位青年才俊。

 

“王总,您也来捧场啊。”连裕笑着打发走了那位汇报了一路酒吧效益的经理,在王源身侧坐下了。

“好久不见了连总。”王源微微颔首。

“哎,是我不好意思。”连裕摇摇头,“上回是我兄弟太荒唐,我代他给你赔个不是。”

王源微微一笑:“哪里的话,我没放在心上。”

 

连家在H市的分公司与E风科技有业务往来,连裕也是王源颇为欣赏的合作人,两人算是挺投缘,只是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着实有些叫人无语。

 

“唉凌天他这家伙本来就是这样,别理他,他没恶意的。王总,今天的酒都算我的,你看——”

王源脸色不太好看,但还是微笑着打断了对方的话:“连总你真的不用在意,都是过去的事,您要是能忘了,对我而言才是真正的过去了,你说是不是,再说其实也就是一点小事。”

“是是是,你要是不介意,那就当没发生过!”连裕此刻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恐怕令对方更尴尬了,于是也赶紧结束这个话题。

 

 

王俊凯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而“凌天”这个名字一出现,他心中便警铃大作,立刻想起了先前连昊跟他扯过的八卦——凌天可是轰轰烈烈地追了王源好一阵子,最近才鸣金收兵的。他对王源做了什么荒唐事?连裕怎么也知道?

 

王俊凯心中有无数问题想问,却偏偏只能憋着,憋得心里火烧火燎,整个人都要暴躁了。而连裕却似乎对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弟弟和自己欣赏的合作伙伴怎么会坐在一起喝酒这件事好奇起来。他正愁不知怎么转移话题,于是挑着眉问:“王总,你和小⋯⋯”

 

“凯”字刚冒了个头,便被王俊凯立刻挥刀截断:“大老板!”

“啊?”连裕一愣。

“我先去卸妆了,您慢慢聊!”

王俊凯一边大声说,一边偷偷使眼色,连裕虽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还是看懂了他的暗语。

在王源看来,王俊凯的举动明显就是看见大老板的小员工脚底抹油立刻开溜,有几分稚气,倒也能称得上可爱。他微微低眉,唇角翘起一个弧度不太明显的微笑。

 

连裕与王源又寒暄了两句,便感觉到对方今日的倦怠,于是也不多做打扰。他心里还惦记着方才王俊凯使的眼色,一边摇着头一边朝酒吧深处的休息室走。

 

“你小子在玩儿什么呢?”连裕一推门,就看见王俊凯正大喇喇地翘着长腿坐在皮质沙发上,原本微阖的桃花眼轻轻一抬,似乎等了他很久。


TBC


忙起来的时候只能逮空写,没想到效率居然变高了,我也是服了我自己。

前几天心情一直不太好,非常感谢大家温暖的安慰,我现在好多啦,超级喜欢你们=3=


下一章

评论(112)
热度(2343)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