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萍水相逢(五)

高干凯×总裁源,年下

上一章

(五)

 

“小凯你怎么和E风的王总在一块儿?刚认识的?”连裕走进休息室,在王俊凯边上的单人小沙发上坐下,悠然地点了一支烟。

 

袅袅的烟雾缭绕着吹到了少年的眼前,使他墨黑色的眼睛变得雾气氤氲,欲盖弥彰地遮掩了那双瞳仁里不可一世的张扬。王俊凯轻轻皱了皱鼻子,并没理会旁边那人的问话,单刀直入地切入正题:“你刚才跟王源说的是什么意思?又关凌天什么事?”

 

连昊看看他,摆手道:“没什么,怎么,你现在忽然变八卦了?以前你不都对桃色新闻没兴趣的吗?”

“桃色?”王俊凯迅速抓住了重点,浓密的剑眉蹙起来,连眼神都冷了几度,“告诉我。”

“⋯⋯”连裕为这位少爷突然正经且冷峻下来的模样百思不得其解,他往沙发后面一靠,幽幽地吐出一口烟圈,“也不是我不说,就是也不是什么好事,跟人传播八卦显得很大嘴巴。”

“裕哥,告诉我,我想知道。”

连裕看着王俊凯那副像是拼命压抑着满身戾气的表情,困惑地顿了顿,才说:“行吧,反正跟你说也没什么,就是上个月阿昊生日——诶你记得吧。”

“嗯,”王俊凯点头,“当然记得,那段时间我被老姐拖着陪她去意大利旅游,正巧错过了昊子的生日派对,他还跟我闹了一通脾气来着。”

 

想起弟弟,连裕微微一笑:“不用理他,他就是小孩儿脾气——那你知道他生日是在H市办的不?”

王俊凯抬起眼皮,幅度很小地摇了下头。

“这事儿说来话长,反正当时是凌天提议的,阿昊正好也想来找我,顺便在H市玩儿,我爸没啥意见,最后就包下了这里。”连裕脚底一捻,食指朝下指了指地面,“不过你知道只要我爸来了,其实生日会就没什么搞头,硬是把我这专门娱乐的地儿又搞成了谈生意的地方,来了好多合作人。那时候我们跟E风科技合作密切——你可能不知道,我爸特欣赏王源,然后也邀请他参加了。”

 

“对了,”连裕说到一半,忽然把头凑到王俊凯身边,放低了音量八卦道,“你知道凌天儿为啥要提议在H市吗,我还是后来才懂——那小子他妈的居然在追王源,我去!”

他偶尔“三八”一下,没注意到身边的少年正不动声色地捏紧拳头,手背上牵起凸起的青色筋脉,像是蛰伏的火山。

 

连家小公子的生日,一般人都不会不给面子,王源也不能免俗,尽管他实在觉得有些尴尬——一来是他的年龄被自动归成了年轻人那一组,于是被自诩“开明”的连父乐呵呵地以一句“你们年轻人自己玩,我们老头子不干涉”给“分配”到了连昊他们那群他完全不熟悉的二世组的包间里,二来则是这群二世组里还有个吊儿郎当的公子哥,从前段时间在C市有过一面之缘后便“阴魂不散”地出现在王源身边,不仅整天发些肉麻又油腻的信息来——最后通通被王源以碍眼为由删了,还隔三差五送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夹张文绉绉的纸条,暗喻王源“人比花娇”,可把他膈应得够呛。

不用说,这位公子哥自然就是凌天。

 

因此连昊生日那天,王源本来是想谈完生意上的正事儿、送完贺礼,就找个机会偷偷溜走,但毕竟是受邀参加生日会,基本的礼貌还是得有,何况连父一再挽留,他也不愿驳长辈的面子,于是只能忍着满身的不自在,坐在了那群玩儿嗨了的太子党中间。

 

好在目前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少爷小姐们显然还不知道凌二少追人的“丰功伟绩”——当然,除了一早知道他打什么主意的寿星连昊本人。总之一个晚上也算是相安无事,王源是个很懂得如何与他人相处才能让对方舒服的人,因此包间内气氛相当和谐——如果凌天没喝酒的话。

 

据连裕接下来对王俊凯的描述,大约就是王源出去上厕所的时候,在门口被喝高了的凌天拦住了。

凌天本来待王源如同采摘高岭之花,从来都是小心翼翼,可大概当晚因为酒精作用,他受了刺激,那天居然突然有了勇气想要“强吻”王源。

凌天本来就是花花公子,凭着家世背景基本把想泡的男男女女全泡了个遍,而王源绝对是唯一一个让他收起所有玩乐心思,甚至低三下四地追求的——可偏偏这人仍旧不为所动,对自己不冷不热,当他空气一般。

凌家二少何时受过这种委屈?他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但凌天显然低估了这位“高岭之花”的战斗力。王源那天恰巧心情不佳,于是当即不留情面地一把将沉迷玩乐、疏于锻炼因而“手无缚鸡之力”的凌二少掀到了对面墙上。之后,他轻轻抚平自己被抓皱的衬衫,深吸一口气也没压住面上的嫌恶——尽管对方并未得逞,但过近的距离还是让他恶心到了。

 

其实本来这件事儿也不该有旁人看见,可偏偏连裕那时候刚巧从谈生意的那拨人那儿回来,经过了这个犄角旮旯,于是目睹了这“精彩”一幕。一般来说,酒吧的小老板自然是不敢掺和太子党的私人恩怨的,通通能躲则躲,可连裕不是普通小老板。他是看着这群小崽子们长大的大哥,性格非常正直,对他们一个个是什么德行都摸得一清二楚,当下就对凌天的行为嗤之以鼻。何况王源是连家重要的合作伙伴,凌天算是什么胆子,想招惹就招惹?

 

话虽这么说,作为讲义气的大哥,连裕也得收拾烂摊子。凌天醉得东倒西歪地靠在墙边,他正想代替这个“弟弟”道个歉,王源便面无表情地说他自己打人不对,以及他不太适应这种局,然后扬长而去。

后来发现王源人不见了,连父还把毫不知情的连昊抓过来批评一顿,弄得他委屈得不行。

 

听完这段叙述,王俊凯气得快咬碎后槽牙,巴不得现在就回C市手撕凌天——反正他一向看不惯这人,能和平相处也全碍于各自家族的面子。

 

连裕看着他赤红的双目,结合先前的异样,瞬间敏锐地发现了什么,却没声张,只缓缓道:“反正我感觉因为这个,王源对咱们挺反感的——虽然他没表现出来,所以你是怎么和他认识的啊,还坐一起喝酒?”

他说的“咱们”,指的就是“太子党”们,王俊凯这样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少爷自然包含在其中。

 

第二次接收到同个问题,王俊凯依然没回答,他听了连裕这番话,更觉得自己“装穷卖乖”的策略十分正确,同时对凌天的憎恶又增添七八分,气得额角青筋暴跳。

连裕看着他握紧的拳头,突然笑道:“你干嘛这么生气啊。”

王俊凯咬着牙:“凌天这傻逼居然敢这么对我朋友!王源怎么没直接把他打残?”

连裕有点讶异,毕竟在他的认知里,凌天这个从小认识的人似乎比王源更符合王俊凯的“朋友”的标准,虽然他俩一直算不上多熟。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于是不加掩饰道:“朋友?我看你这反应,和凌天是一个心思吧?”

“放屁!”王俊凯不假思索地将粗话脱口而出。他放下跷起来的长腿,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下巴,突然正正经经道:“我是很认真的。”

 

连裕这回是真吓了一大跳。他愣愣地看着这个除了亲弟弟连昊外他最疼爱的弟弟,片刻后才踟蹰着说:“小凯⋯⋯随便玩玩儿怎么都可以,但认真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啊,你可得掂量掂量。”

王俊凯说:“他值得。”

“那我也没说他不值得啊是不是,”连裕直起身来,掸了掸烟灰,“我个人也很欣赏王总——不过我都说了他看不惯‘咱们’,你这也前路漫漫啊。你看看凌天这损兵折将的,一蹶不振了一个星期,整天借酒消愁,居然还不想放弃,这不是找罪受吗。”

 

王俊凯眯了眯眸子,狭长的桃花眼显得格外凌厉。他冷冷扫了连裕一眼,道:“我说哥你能不老拿他跟我比么?我跟他能一样吗,还是你对我有什么误解?”

他被恶心得连凌天的名字都不想念。

 

连裕一怔,继而大笑:“是是是,你凯少往那儿一戳,全世界多少男男女女就前仆后继地涌上去了,哪会求而不得。”

“我不要全世界,”王俊凯勾起一边唇角,眸色深沉,“只要他。”

 

mint周年庆过去,一切似乎风平浪静,当晚王俊凯回到王源座位边后什么也没追问,情绪收敛得干干净净,还陪他心平气和地聊了会儿天。

 

隔天,王俊凯新买的那个小破手机收到一条信息。他费了半天劲把卡成生锈齿轮的锁屏键划开,屏幕上的消息来自王源:唱歌很好听,很帅,让我刮目相看。

上面一条则是自己询问对方的:我的表现怎么样?

 

王俊凯一怔,即便这条回信是隔了很久才姗姗来迟的,他仍然开心得在教室里就憋不住地弯起了嘴角,而且一笑就笑了整节课,弄得任课老师心里毛毛的,摸不清这位被校长多次提出要多关照的小少爷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当天晚上,王源从公司里出来,便看见穿着校服的高个少年正规规矩矩坐在写字楼前的花坛边等待。

此时的王俊凯在王源眼里已然不是先前那个单薄平面的乖学生形象了,似乎变得更加立体化。想起那晚在酒吧里见到的气场全开、与此刻判若两人的男孩,王源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有些不可思议——这个少年身上似乎又多了许多令人好奇的地方。

 

王源不禁快步往前走了两步,同时感觉到身侧西装革履的男人也跟上两步。他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可转过脸来时又是一片温和之色:“李总,问题差不多解决了,那我先走了。”

 

一点儿也不意外,消停不了一天,崇一公司的龟毛老板李格又如期地来给他找麻烦了,而且还十分厚脸皮地寸步不离,实在叫人匪夷所思。

“OK王总,”李格微笑着用他蹩脚的普通话道,“希望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说完,他便伸出了一只胳膊来,做出一个要握手的动作。

 

王源斯文地微微一笑,刚要礼貌性地回握,肩膀忽然猛地一沉。他一回头,看到刚刚还乖乖坐在花坛边的男孩儿这会儿居然像只巨型猫咪一样毫无距离可言地趴在自己肩上,胳膊大大方方揽住他,这瞬移一般的速度实在令人大脑都来不及转弯。

“源哥!”王俊凯弯着眼睛,叫得非常甜,跟撒娇一样,完完全全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不过王源还是不太习惯过密的身体接触,于是愣神半晌后轻轻耸了下肩膀,想提示这位仿佛没骨头一般的小孩儿:他的动作太过火了。可惜王俊凯意志似乎格外坚定,神经又特别大条,坚决装作什么也没察觉到。无奈之下,王源只能拖着这只“大猫咪”,以这诡异的形象快速朝李格道了声再见——反正他也早就想溜之大吉。

 

李格的手停留在空气中半晌才缓缓落下,他眯起眼睛,正巧对上了王俊凯状似无意瞥过来的目光。那双非常漂亮的桃花眼上一秒面对王源时还带着温暖的笑意,这一刻就突然变得冷若冰霜,让他冷不丁抖了一下。

 

 

夜风将头顶的树叶吹出沙沙的声响,王源带着王俊凯朝他下午临时停车的地方走,偏头扫了一眼少年手上两个外卖袋子,疑惑道:“你怎么过来了?找我有事?”

 

也不知道怎么了,这回见面,王俊凯突然变得黏黏糊糊的,一直往他身边蹭,少年身上独有的青春气息盖了他满口满鼻。

 

王源当然不知道,酒吧周年庆过后,王俊凯心中危机感大增,于是决定加大攻势,大有要放飞本我的架势。

何况他刚来找王源,就看到一个男的正对他“献殷勤”,眼神明显不怀好意,而王源自己却像不知道自身魅力似的完全没察觉。

 

他喜欢的人怎么能这么招人稀罕又毫不自知,这实在太让他不放心了。

 

王俊凯手肘一提,将外卖袋子举起来:“我还欠你很多顿饭,说了要还,就不能食言。这家的小面做得超级地道,特别好吃。”

“⋯⋯”王源对他的“一根筋”感到有些无语,片刻后却突然想到什么,开玩笑道,“比你做的好吃吗?”

“那当然没有!”男孩自豪地扬起下巴,冲王源眨了眨眼,“你想吃我做的呀,早说嘛,我可以天天给你做。”

“噗,”王源弯起嘴角,“你这人情还得可太努力了,我受不住了都。”

“呃,”王俊凯左手摸摸鼻子,“其实是这样的——我上个星期貌似把作业本落你家了,今天要用才发现找不到了。”

“作业本?”王源愣了半秒,“在我书房还是在客厅?我没看见啊。”

“咳⋯⋯”王俊凯清清嗓子,“我那天写作业写了一半觉得太枯燥,就看了会儿你放在桌上的书⋯⋯可能不小心夹进去了。那个作业本很薄,我后来整理书包的时候也没发现。”

“⋯⋯”王源实在觉得这很无厘头,“你这小孩儿怎么丢三落四的,做事不能这么粗心。”

“哦——”王俊凯憨厚地挠挠后脑勺的头发,又嘟嘟囔囔地用极小的音量反驳,“我不是小孩儿。”

然而这颇为不服气的一字一句还是全都落进了王源的耳朵,他忍不住笑了,拍拍少年瘦削的肩膀,打趣道:“你怎么不是小孩儿了?刚才还撒娇呢?”

 

王俊凯听他这话,眼帘轻轻一垂,唇角立刻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趁王源刚打开驾驶座那一边的车门,他突然伸出双手环抱住对方劲瘦的腰,整个胸膛都压了上去,在他耳边轻声吐息,又似孩童般说着幼稚赌气的话语:“我真的不是小孩儿了,你信不信我能把你抱起来?”

 

“……”王源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不太好看。背上传递来滚烫的体温,耳垂触碰的空气都变得湿热。王俊凯身上有种言语叙述不出来的味道,像是混着阳光的温暖和青草的清新,活力满满,少年感十足。

他喉结动了动,额角青筋微微一跳,用算不上愉悦的严肃语气低沉道:“不要闹,力气大就是大人了?”

 

王俊凯充分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闻言立马笑嘻嘻地收回手臂,转去车子另一边,轻车熟路地打开车门,一边钻进来一边又恢复成原先的乖宝宝形象,礼貌道:“实在是太麻烦你啦,是我太粗心大意。”

王源握着方向盘,淡淡地回:“没事。”

 

也不知最近是不是天蝎座遇上水逆,好不容易驱车在因为意外事故而拥堵的马路上以龟速缓慢爬进小区,麻烦事儿又翩然而至。

王源刚在家门口的密码锁上按了两下,那蓝幽幽的光便“呲”的一声熄了下去,随即按键们就齐齐罢工,没了半点儿反应,却偏偏还能时不时地发出刺耳鸣叫,闹得人心烦意乱。

 

王俊凯凑过脑袋来看了一眼:“没电了吗?”

王源深深叹了口气,在确认自己没带备用钥匙后无奈地摇摇头:“前两天刚换过电池,看它这样子,应该是坏了。”

 

片刻后,他揉着太阳穴,冷静地下了决定:“现在有点晚了,你拿了作业本还要回学校。我打电话给开锁公司叫人来,先进门再说。”

“诶不用!”王俊凯突然抓住王源准备拨号的手腕,“叫开锁公司多麻烦啊,还那么贵!你等我两分钟——”

话音未落他便忙不迭地转身要往电梯口冲,结果被人一把拽住。

“怎么,你还会修这种密码锁不成?”王源一脸怀疑。

王俊凯回过头,诚实道:“不会。”

王源:“⋯⋯”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这门里面也是有把手可以拉的对吧?”

“嗯。”王源点头。

“那就行了。”王俊凯把手里的外卖往王源怀里一塞,“我能搞定,再晚点儿小面都要坨了,就不好吃了。”

 

王俊凯急吼吼地去楼下找物业了,说要借东西,留王源一个人茫然地拎着两个外卖袋,对着时不时发出怪异声响的密码锁大眼瞪小眼。

 

说是两分钟,但十几分钟过去了,王俊凯依旧不见踪影。王源靠着墙,盯住电梯的方向,忍不住神游天外地想:这家伙该不会在耍他,直接就溜了吧?或许找开锁公司还快点?

可手里的两个打包盒还是温热的,像裹着少年充满热忱的体温。这样不信任的猜测未免太不厚道了。王源叹了口气,转身徒劳地在一片漆黑的密码锁屏幕上发泄似的胡乱点击两下,突然听见“叮”的一声,楼道里的电梯门开了。

 

王俊凯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额角冒着细密的汗珠,朝王源断断续续解释道:“抱歉,物、物业没工具,我想办法找人借,花了,呼,花了点时间⋯⋯”

他举起手里的钳子,扯开了一个大大的、热情洋溢的笑脸,鼻尖还淌着细汗,一双桃花眼明亮无比,写满真诚。

王源望着他,立刻为方才的想法感到深深内疚。

 

王俊凯也没和他多说,自己趴到门边,用钳子逆时针转了几圈,三两下就把猫眼给卸了下来。王源目瞪口呆,又见少年动作麻利地拿着根细长的铁钩,从猫眼的洞里伸进去,“咔”的一声,便轻而易举地从里面勾着把手,将门打开了——全程用时不过几十秒。

 

“⋯⋯”王源看得叹为观止,忍不住问道,“高手啊,你从哪儿学的?”

“嘿嘿,”王俊凯摸摸自己的后颈,舌尖不自觉地轻舔虎牙,有些不好意思道,“有个朋友是锁匠,他教我的。”

他说的是实话,以前每逢暑假他就被老司令扔进部队里跟着磨炼,当时队里有个人家里世代是锁匠,王俊凯纯粹因为好奇和捣蛋,从他那儿学了不少“溜门撬锁”的绝技——不过毕竟家教严格,他也敢没乱用过就是了,没想到这回居然派上了用场,他在心里对那位哥们儿比了个崇敬的赞。

 

然而王源的注意力却不在他的答案上。王俊凯甫一抬手,他就被对方手肘上一块破了皮、正在渗血的皮肤牢牢抓住了目光。

“你的胳膊怎么了?”

“诶?”王俊凯愣了愣,循着王源的视线低头看了一眼,立刻把手臂往身后藏,一如往常地露出爽朗笑容,“哦没事,刚才跑太急摔了一跤。”

那一跤摔得够结实,姿态也委实不雅观,王俊凯想起来还觉得挺丢脸的,于是语气含含糊糊,像是想赶紧糊弄过去。

 

尽管他轻描淡写,王源的内疚感却如火苗一般噌地往上长。他小心翼翼地拉着王俊凯受伤的胳膊看了两眼,温声道:“进来吧,给你擦点碘伏。”

 

他的声音非常悦耳,薄荷一般清清凉凉,有着远远的距离感,好像“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却又温和柔软,如春风拂面,撩人心弦。

王俊凯应了一声,飞快地跟着进了屋,手上一点儿力也不使,好像生怕王源下一秒就要放下那只轻轻拉着自己胳膊的手似的。

 

TBC


看文休息放松一下吧,我们家的小仙女都超级棒的。

然后希望大家可以多多跟我讨论,想看评论内 :-)


下一章

评论(188)
热度(2150)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