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萍水相逢(七)

年下,高干凯×总裁源

讲真,虽然更得也算不上快吧,但我还是厚脸皮地被我自己勤奋到了=。=

上一章


(七)

 

王源感觉自己是被热醒的。睡了很长很安稳的一觉后,他额前的头发被涔涔的汗水浸湿了,被子里也暖烘烘的,呼吸间都是温热的气息。他闭着眼睛扯了扯松散的领口,突然发觉到异样——有一只有力的手臂正松松地横在他的腰间,阻碍他的动作。

 

王源有些愕然,几乎立刻睁开了困倦的双眼。而首先进入视线的不是日复一日的贴着暗纹墙纸的墙壁,竟是一副包裹在清爽白T恤之下的温热胸膛。王源困惑地皱起眉,用小臂隔开一点距离,看到那副胸膛的主人缓缓低下头,将醒未醒地“唔”了一声,像一只体型格外庞大的小猫在撒娇。

 

少年黑色的头发散落在雪白绵软的枕头上,剑眉浓密,睫毛纤长,高挺的鼻梁下是那双很薄的嘴唇,透着淡淡的粉,因为年纪小,皮肤看上去也格外有光泽,窗帘缝隙间漏下的阳光横卧在脸上,好看得不像话。

居然是王俊凯。

 

清早起来,男人本来就容易产生某些生理反应,而相拥而眠这等程度的暧昧动作更是令王源感觉十分尴尬——何况对方只是个单纯的孩子,且性取向多半正常。

这实在不像话——脑海中盘旋的这句话,倒像是数落自己的。

 

他一直乐于与人友好相处,擅长于找到让双方舒服的方式,但是却更习惯于保持一段相应的不远不近的距离。

眼下的距离,明显不在王源乐意的范围之内。

 

于是当王俊凯懵懵懂懂地睁开惺忪的睡眼时,就看见身边的青年露出比平时冷淡几分的表情,未等他清醒便直截了当地问:“你为什么在这里?”

王俊凯没说话,只是先着急伸手想要摸摸王源的额头,看他的烧有没有退下去,谁知对方敏捷地往后一退,伸手紧紧攥住了他的手腕:“干什么?”

王俊凯很委屈:“我昨天过来,你生病了,盖着被子还一直说冷。你现在好点了吗?”

王源愣住了。他脑袋仍旧隐隐作痛,但还不至于失忆,只是此刻浑身上下使不出什么力气,连脑子运转都比往日迟缓,只能强迫自己回想起昨晚的发生的事情。他在C市就开始高烧不退,吃药也不见好,整个人几乎神志不清。为了不耽误之后的工作,飞机一落地他就联系助理来拿行李,自己直奔医院,打了两个小时的点滴才回家。

再之后,王俊凯就来了他家,他那时几乎站都站不住,脑袋里昏昏沉沉,于是居然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而王俊凯——

他竟然在家里陪了自己一整夜。

这实在太荒谬了。

 

王源回头看了眼桌上冷掉的白粥和倒满水的玻璃杯,表情刹那间变得非常复杂。

趁他这个愣神的当口,占据大床另外一侧的少年眼疾手快地倾过身子来,凉凉的手背撩起王源汗湿的刘海,稳稳贴住他的额头,然后大大地松了口气:“你出汗了,没昨晚烫得那么吓人了。”

烧……退了吗?

王源有些惊讶,吃了几天药都不管用,且毫无起色,他几乎要离谱地以为是什么“神明的指示”了。现在看来,大概果真还是乖乖去医院挂水见效比较快。

 

王俊凯十分识时务,没等他“驱赶”,便自己利落地翻身下床,随手抓了抓蓬松的头发,然后小心翼翼地捧起放在床头的白粥:“你饿不饿,我给你热热吧?唔,是不是该重新煮一锅……”

“不用,”王源虚弱地摆摆手,嘴唇还泛着病态的白。他像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提不起劲思索,心里有千万疑虑,最后却只能干巴巴道,“你快回学校上课吧,辛苦你了。”

“嗯。”王俊凯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他乖乖地放下碗,拿起昨晚随手扔在一边的校服外套,一边往身上披,一边低着头想事情。

过了一会儿,王源转过身子,刚伸手拉开厚重的窗帘,少年低沉稳重的声音便在瞬间被阳光倾洒的卧室里响了起来。

“那个,是这样的。”王俊凯仍旧没抬头,额发遮住他那双总是闪闪发亮的桃花眼,使他整个人显得愈发局促。他像是太过慌张,所以觉得无论如何也要好好把事情解释清楚似的,没头没尾地陈述道:“昨天你一直说很冷,我要给你盖被子你也不同意,一直抓着我、抱着我,所以……所以我才想,可能人的体温更容易让人取暖吧。而且我抱住你之后你好像确实就不做噩梦了,睡得很甜,后来我也困了,于是就这样在你床上睡着了,真的很抱歉……”

也不知这直接不加修饰的描述是有心还是无意,王源听得耳根发烫,要不是眼前的少年一向老实巴交,语气又如此诚恳,他几乎怀疑对方在信口开河、胡说八道,或是好一番扭曲事实的添油加醋。

 

可他自己的记忆骗不了人。王源自己是有印象的,在头疼欲裂、神志也不清醒的时候,他体温烫得像一把不会熄灭的火,四肢却冷得发抖,浑身冒鸡皮疙瘩,就连厚厚的被子也像是冰窖,无论多盖多少层都不过是加筑坚硬的寒冰,更像是沉重的负担。他做了许多时间线混乱不堪的梦,在梦中见到了很多只在回忆中才勉强出现的人,面容模糊不清,亲切又陌生的声音仿佛从空谷中传出,充满怪异的遗憾,让他浑身颤栗——直到眼前出现那样一只手。

好像只有那只手是真实的,能解救他于水火。它指尖有温度,皮肤光滑,骨架很大,不算多纤瘦,握起来十分柔软,大拇指的关节有因为写字而磨出的老茧,不过薄薄的,并不很粗糙,指甲修剪得干净整齐。

于是王源很用力地、拼命地抓住了它,像在冰天雪地里找到一颗火种,一只暖水袋,一个通了电的取暖器。

 

他不知道,这居然是一个小他五岁的高中生的手,而它那样充满着力量,瞬间就令自己安心了。王源神色古怪,有些话到了嘴边也吐不出,只能又随着心事囫囵咽了回去。可他很快又调整好表情,尽量不显露情绪,扯出一贯的微笑,温和道:“是我很抱歉,失态了。”

 

听闻此言,王俊凯伸手摸摸后脑勺,咧开嘴,露出两颗俏皮的虎牙,重新恢复一脸的阳光灿烂:“你没事就好,我下回可能还会来打扰你问问题,源哥可不要嫌我烦哈!”他一把拎起之前从客厅拿过来的书包,又朝王源扬了扬手中那本厚重的英文原版书,夹在前四分之一内容中的密密麻麻的便签条昭示着使用者在读书过程中的用心。

王源怔了怔,转而唇角一勾:“看来你真的感兴趣,不懂就问,我乐意之至。”

他看着王俊凯穿着校服背好书包,又变成重点中学高三学生的模样,突然想到了什么,指了指客厅:“给你带的特产我放在电视柜那里了,你去看看喜不喜欢。”

他这样说的时候,莫名有种在给小朋友派发礼物的感觉,于是笑得杏眼弯弯。

 

“行!”王俊凯自己都差点儿忘了,没想到王源居然真的记挂着这件事。

他兴高采烈地到外面拿了东西,结果过了没一分钟又大惊失色地折回卧室,举起满满当当的袋子:“这里面吃的也太多了!”

王源道:“除了特产,我还顺便买了点小零食,你吃不完可以跟同学分着吃。”

他潜意识里觉得王俊凯还是个孩子,如果只给他带那种充满夕阳红风味的特产,怎么想都有些怪异,于是就顺手往袋子里塞了些他猜想高中生爱吃的薯片、果干、辣条、小饼干之类的零食。

王俊凯哭笑不得地从里头翻出一个哆啦A梦造型的糖果罐,心里暗搓搓地吐槽:王源到底是把自己当几岁的小孩儿?

 

他面上保持着惊喜的神色,伸手在书包里掏了掏,摸出个钱包,然后认认真真抬头看王源:“一共多少钱呀?”

王源奇道:“什么多少钱?”

王俊凯:“不是说‘代购’的嘛。”

“……”王源简直被他深深“折服”,“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脑筋——那这样,你昨晚照顾了我,又是烧水又是熬粥的,之前还请我吃了两顿饭,这袋东西呢就算是对你的感谢,现在帐算清了,别老惦记着你欠我啦,行不?”

“噢。”王俊凯不甘不愿却老老实实地点头。

但是——怎么能两清呢。

 

这场不大不小的风波过后,两人之间并未延续那个清晨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尴尬,反倒是关系更近了,原因归根结底还是王俊凯往王源家里跑得愈发勤快,跟小区门口值勤的保安都混了个脸熟。

一开始都是打着“学习”的名头——王俊凯是真的对IT安全感兴趣,钻研过,也学得乐在其中,王源教得很舒心,况且涉及的也是他熟悉且喜爱的领域——而后来,王俊凯来访的理由就明显宽泛多了,有时候周末不用“打工”的时间段,他甚至就毫无缘由却无所事事地赖在王源家里,悠闲地重复看第N遍《海贼王》,通常还会勤勤恳恳地给他做顿饭,避免这位忙起来不知今夕何夕的大总裁又要可怜兮兮叫外卖,一时间厨艺大增。

 

在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中,深秋与冷空气携手同游,一路南下。

十一月初,有一个重要的日子——王源自己没有说,而很久前就已经兴致勃勃为此计划了一长串项目的王俊凯也心有灵犀般只字未提。

八号那天,王源按计划回了趟C市给亲生父母扫墓,因为没有连着出差,所以他执拗地选择了当天来回,几乎一整天都在劳累奔波。

没有什么时候的心情会比这一天更加沉重。走进电梯的时候,王源觉得自己浑身都没了力气,只想赶快扑进床里,最好能一觉睡到大天亮——可遗憾的是,这并不现实,因为按照经验,往年的每一个今天,他都会对着月光辗转反侧,彻夜失眠。

何况很不凑巧,今天还是个多云的大阴天,他恐怕就是连月光都看不着。

 

电梯门打开,王源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外走,隐约看见家门口蹲着一只体型巨大的“猫咪”。

“猫咪”睡眼惺忪,听到脚步声便人畜无害地抬起小爪子来搓了搓脸,然后抬起头,清爽的额发从边上分开,露出半边浓密英挺的眉,长长的睫毛眨巴两下,眼睛瞬间放了光:“源哥!你回来啦!”

语调上扬的熟悉嗓音,加上亲切如家人的问候,似乎能这冲散一整天的阴霾。王源看着面前站起来比自己还高一点的王俊凯,不由露出了一丝笑容。从某种程度上,他也挺佩服这个少年——即便生活没有给予他最好的,他却总能这样乐观积极,斗志满满,永远无忧无虑,温暖得好像会发光。

是个好孩子——王源不着边际地想,老天绝不会亏待这样的少年,他应该会有很好的未来吧——至少再也不用将就着用一只运行速度奇慢的老旧手机,二十块钱省着吃一整周的饭,甚至翻墙跑出去打工到凌晨,被无所事事的地痞流氓欺负。

 

“怎么了,又来我这儿蹭吃蹭喝了?”王源按着密码,故作嫌弃地调侃道,“最近怎么天天都看到你呢?”

“嘿嘿,”王俊凯凑过来,像只家养宠物那样挂在王源的肩头,把脸埋进他脖子里,笑嘻嘻道,“你现在觉得老是看到我,以后看不到你都不习惯了~”

王源身形一顿,片刻后推开了门,道:“进来吧。”

 

他现在和王俊凯熟悉起来,基本也了解这个小孩儿的粘人属性。和初印象大差不差,这个少年确实乖巧懂事,也很懂得拿捏分寸,不会轻易逾矩,但就偏偏格外喜欢身体接触——像是有什么“皮肤饥渴症”似的,讲两句话就喜欢往人身上蹭,然后倒成一滩软绵绵香喷喷的棉花糖,让人毫无办法。

按王源的性格,对这样的人他通常会“敬而远之”,可王俊凯又稍微有些特殊。在平日的交际圈中,王源自己算是格外年轻的后辈,往来的人里有与自己岁数相当的,但更多的则是长他很多岁、甚至可称父辈的人士。因此,王俊凯这样小他五岁之多的少年,是非常不常见的。他做出任何亲密举动,王源都权当是小孩子在撒娇——孩子嘛,粘人一些好像倒也无可厚非,配上他那张赏心悦目的脸,甚至还算得上可爱。

只是他还是会有点不太习惯,毕竟王俊凯也不知道自己是Gay——不知这家伙如果哪天了解真相的话,还会不会像现在这么肆无忌惮。

 

王源在心里无奈地摇了摇头,挂在他肩头的大猫毫无察觉,撒娇似的在他外套帽子边软软的毛上蹭了一圈,温热的呼吸有意无意地喷洒到他的颈间,然后才心满意足地撤了下来。之后,他慢吞吞地从自己校服口袋里摸出个小盒子,塞进王源的手里,道:“这个,送给你。”

“嗯?”王源接过来打开,里面躺着一串沉香佛珠。他惊讶的神色丝毫没隐藏。

王俊凯摸摸鼻子,轻描淡写地解释道:“上回学校组织去远足,爬了山,山上有座庙,我在庙里求的,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

王源:“……”

王俊凯补充:“但是开过光的,说是可以保人身体健康,平安喜乐。”

王源笑了笑,心里一阵温暖:“谢谢。”

他完全没料到,这个小子跟着学校去郊游,居然还能想着自己——这就好像他能够在某个人心中占据一席之地似的,令人骄傲,可又有些无端惶恐与无所适从。

 

“王源——”沉默了一会儿,王俊凯突然喊了个全名。正在倒水的王源放下水壶,闻声回头,把杯子凑到嘴边喝了一口,挑着眉露出疑问的表情。

 

事实上,王俊凯是知道王源此刻心情的——他不喜欢过生日,从来都不会过生日,庆祝生日就好像在庆祝父母的离世一般滑稽可笑。为此,王俊凯将之前想过的所有庆祝点子全都推翻了,只想要快速地送个礼物,然后替他轻轻松松地揭过这一页。可他发现,他还是做不到。

在他从小到大的人生里,生日都是非常重要的。作为王司令家最小的宝贝金孙,这一天就仿佛是全家最隆重的节日——小时候,父母会给他开派对,邀请一众亲朋好友狂欢,有十几层吃也吃不完的精美的生日蛋糕,收到的礼物堆成小山那么高;长大之后他对派对这种固定的庆祝形式兴趣一般,通常每年换花样,今年和好友去夏威夷海滩度假,明年就可能突发奇想飞到迪拜跳伞。

总而言之,是不可能刻意避开的。

可是王源呢?人人期待的生日对他来说,就仿佛一场灾难,避无可避地要揭开某些陈年旧伤疤——这样每年揭一次,势必次次都连皮带血,永远无法愈合。

这太不公平了。王俊凯知道这样想可能是自己幼稚,可他控制不住——他不想就这样帮王源敷衍过去,不想王源因为这样荒凉的原因而故意忘却自己本该庆祝、本该狂欢的日子。

墙上的挂钟即将转到十二点,第二天就要来了。

王俊凯像是下定决心般忽然抬起头,桃花眼中波光流转。他面对着一脸茫然的王源,真诚地、小心翼翼地开口道:“祝你——生日快乐。”

之后,他几乎是屏住了呼吸,等待对方的反应。而王源也只是在短暂的沉默过后,轻声说了句“谢谢”,看不出是难过还是高兴,意外的风平浪静。

随后,王俊凯看见这个眉宇间皆是疲惫的青年伸手拿起了他送的那一串佛珠,戴在自己修长白皙的脖子上,然后塞进了衣领,冲自己微微一笑。

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突然加速。

 

先前说的话,当然是半真半假。王俊凯送的那串佛珠质地是品级极高、价格也极高的野生沉香,灵韵通达,一共一百零八颗,喻十法界百八烦恼。王俊凯原先并不懂这些东西,确实是和班里远足时才在庙中有所耳闻。或许是那天王源的“迷信”让他留了心,他在庙中格外虔诚,还与大师交谈了很久,连山都不想下,弄得同学们百思不得其解,以为这位大少爷想抛却香车美女,从此吃斋念佛,遁入空门。

 

寺庙中檀香阵阵,从山门往外看去,山间竹林在风中如暗涌的海浪,一片绿意,让人平心定气。百八佛珠,百八烦恼,何为百八烦恼?佛说:“有所念,不自知心生心灭中有阴有集,不知为痴,转入意地亦如是,识亦如是,是为意三。见好色、中色、恶色,不自知著不自知灭有阴有集,乃至触亦如是。彼经但列六根各六,虽无三世之语,而结云百八,故知是约刹那而为三世也。既以心意识三为意地三,故通三世,如云集起名心、筹量名意、别知名识。意三既尔,故使所依五根亦尔。三世三个三十六故,故有百八。”①

 

王俊凯似懂非懂,却想为王源斩断每一种烦恼与业障,保他身体健康,佑他平安喜乐,因为他本不该背负这样多,他值得世间所有最好的。

 

TBC          

 

注:① 唐·湛然述《止观辅行传弘决》

 

好啦我承认我就是很想让小俊喊小圆“源哥”,很可爱不是吗!


下一章

评论(158)
热度(2069)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