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萍水相逢(八)

年下,高干凯×总裁源

凌晨突然更文hhh

上一章


(八)

 

收到E风科技今年年会的邀请函时,王俊凯还挺惊讶,毕竟他就是个“穷”高中生,能去这种地方凑什么热闹。

王源却是不由分说地将卡片拍到他掌心,淡淡道:“年会抽奖的四等奖礼品,是台新款手机。”

“咦?”王俊凯把自己手里那部老旧的手机往口袋里随便一揣,一下子来了兴致,蹭过去,“嘿嘿,源哥,你是不是打算给我……?”他把“黑箱操作”四个字迂回地咽进肚子,眉梢轻轻一挑。

王源一边细致地打领带一边沉着道:“不是,抽奖都是公开透明的——你可以碰碰运气。”

“哦……”

“行了,还呆这儿干嘛?不上学了?”王源瞥他一眼,手从系好的领带上撤下来,露出修长的脖颈,整洁的衬衫衣领下一小截沉香佛珠若隐若现,又被他用一根手指按着藏了进去。

“走走走,不是等你呢嘛。”王俊凯笑嘻嘻地拎起自己的书包。昨天王源生日,他“斗胆”耍赖皮留了一宿,对方不知是不是习惯了,没有拒绝——毕竟他“留宿”也不是一回两回的事儿了。

 

早上王俊凯蹭王源的顺风车去学校,下来时那人还按下了车窗玻璃,微笑着朝他说再见,阳光底下,王源的发梢,眼角,手腕上精致的袖扣,无一不在闪闪发光。

 

王俊凯小心翼翼揣着那抹专属于他的暖洋洋的微笑,心满意足地转过身。他披着校服外套,挎着书包,走路带风,看见门口站岗的几个女生正直勾勾地盯着王源,立刻沉沉地黑下脸,一副不好招惹的模样,吓得周围人不自觉地退避三舍。然而,还是有不会看眼色的人存在——

 

王源在H中门口停留了一会儿,突然有些怀念无忧无虑的高中时代。他不自觉地追随着王俊凯的背影,少年单手挎书包的样子有几分不羁,黑发被风吹乱了,校服下摆一飘一飘,没走几步就被一个挺漂亮的女生拦住了去路。王源好奇,八卦地探出脑袋观望了一下。

也不知这位在他面前向来阳光温柔且酷爱撒娇的男孩说了些什么冷酷绝情的话,那姑娘突然摆出一副要哭的表情,梨花带雨地转身跑了,王俊凯就跟个没事人一样,继续大步流星往前走。王源目睹完这校园偶像剧般的一幕,轻笑着摇了摇头,才把车窗关好,发动了车子。

 

十二月匆匆来临,越是接近年末,人们好像越是繁忙,似乎都在竭尽所能想要给这一年收一个像样的、令自己满意的尾。E风科技的年会定在中旬,因为需要正装出席,王源就直接送了王俊凯一件新西装,明明没量过尺码,但是基本哪儿哪儿都合适,让王俊凯好一通“受宠若惊”,仿佛享受了言情电视剧里穷苦女主角收到男主角送来的晚礼服那样的尊贵待遇。

 

于是王俊凯拿着邀请函、穿着西装走进私人会所的时候,几乎彻底恢复了他翩翩贵公子的形象,和原先那个“穷学生”一点儿也沾不上边了,举手投足都是无法掩饰的贵气。他抬着下巴扫视一圈,没找到王源,却发现了几个熟面孔。

连裕就不用说了,作为E风科技的大客户,他自然代表连家应邀而来。一看到王俊凯,他便立刻将手中的酒杯给了侍应生,径直朝他走了过来:“小凯。”

“裕哥,”王俊凯简单打了声招呼,又朝前方扬了扬下巴,“那人谁啊。”

“哪个?”连裕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穿得特骚包那个?崇一的小公子呗,你认识他啊?他刚一直来跟我讲话,我都烦死了。”

“哦,”王俊凯冷漠地耸耸肩,“没听说过。”

“好像刚从国外留学回来吧,不过说真的——喝了洋墨水也没什么用。”

王俊凯没接话,桃花眼凌厉地扫过李格的侧影,脑海中清晰浮现出对方拉着王源一直讲个不停的画面。

“具体我也不了解,不熟,不过他似乎和王总私交很好啊。”

“私交很好?”王俊凯拧过脖子,发出一声嗤笑,“他和王源?”

“怎么,他胡说的?”

王俊凯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连裕笑着看他一眼:“小凯,我发现你人脉还挺广啊?你和王源到底怎么认识的,好像还挺熟,诶说到这个——你追得怎么样了,成了?”

王俊凯被他揶揄着撞了下肩膀,皱了皱眉,沉吟道:“没有,他什么都不知道,你也别说,别打草惊蛇。”

“什么都不知道?”连裕做出个夸张的表情,“都过去一两个月了吧?看不出你这么有耐心啊。”

 “我一直很有耐心,对王源,我有一辈子的耐心,急什么。”

“臭小子——”连裕刚想调侃他两句,教育这位不知天高地厚、恍若“情圣”的少年,他口中的“一辈子”有多么漫长,不是随口说说就能预知,但转念又觉得年轻人这样充满热情也不算坏事。正迟疑,他便被人恭恭敬敬递了张名片,于是干脆撇下王俊凯谈正事儿去了。

 

王俊凯一只手揣在西装裤口袋里,随手拿了盘小蛋糕。

不知是不是某些人自带一种特殊雷达,因为他刚跟连家大少爷亲切交谈过,这些人立刻敏锐地嗅到了这位实在过分年轻的先生身上那一丝特殊气质,因此朝着王俊凯这个稚嫩的“小毛孩”递名片的人居然还不少。

 

然而很快,所有人的目光还是被吸引到了台上。

E风科技最近在业界势头正猛,而公司血液年轻有活力,年会自然办得既盛大隆重,又紧跟潮流。四个主持人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能说会道,幽默风趣,开场的几个节目也诚意满满,很有新意,逗得大家前仰后合。

而王俊凯却有些心不在焉,他几乎是在望眼欲穿中终于等来了主持人姗姗来迟地邀请他们“王总”上来讲几句话。

 

王源今天穿了一身和平时很不一样的黑白格纹休闲西装,里面搭一件纯黑色的高领毛衣,走上来时背挺得笔直,面上一派从容淡定。有光从他头顶打下来,照得他皮肤更加白,眼睛里波光流转,好看得近乎不真实。

王俊凯目不转睛,听王源在台上套路式地讲些鼓舞人心的官方话,声音不算大,每个字却沉稳有力。

 

“这一年来,感谢诸位为公司建设做出的努力与贡献,未来是属于⋯⋯”

 

不知为何,王俊凯突然觉得这个场景无比熟悉,他眼前的镜头好像一下子跳转到那年初秋,宽敞的礼堂,鲜花簇拥的讲台上,也站着这么一个人,头发清爽,面庞干净,直角宽肩将蓝白相间的普通校服撑得非常好看,他拿着一叠演讲稿,对着话筒用清澈透亮的声音,朝台下新入学的学弟学妹们道——

“⋯⋯未来是属于我们每一个C中学子的。”

他这样坚定地说着,眼睛里有光芒闪烁。

“欢迎各位学弟学妹成为这个大家庭的一份子,C中的校训为⋯⋯”

 

台上的王源明明官方地按校领导要求讲着叫人昏昏欲睡的内容,王俊凯却偏偏听得聚精会神,所有的注意力仿佛都被他牢牢地吸住了,无法分散到其他任何地方。

 

然后五年过后,还是一样。只不过,此刻他不再是刚进初一的“小朋友”,王源也不是穿校服的高三学长,他们都穿着笔挺西装,站在装修奢侈豪华的私人会所里——而且这一次,彼此相识。

 

王俊凯直勾勾地望着台上,当那人目光扫过来时便爽朗地咧开嘴,露出唇边的虎牙。王源与他对视片刻,嘴角也忍不住勾了一个弧度很小的笑。

 

大老板发完言,下了台,却还有许许多多人际关系要处理,忙了好一阵才朝王俊凯这边走来,给他递了杯饮料:“有没有很不习惯?”

“还好,表演挺有意思的。”

“那就好。”王源低头一瞥,有些惊讶,“你怎么有这么多名片?”

王俊凯看了眼自己手上那一叠卡片,撇撇嘴:“人家给我的,我都没认清谁是谁。”

“⋯⋯”王源摸了摸下巴,端详着面前的少年,突然觉得他还真的很像个值得“巴结”的人物。王源亲自选的西装材质很挺括,目测的尺码看似也十分合适,非常让人满意。王俊凯应是极其适合穿西装的身形,个子高,腰窄,腿长,气质更是上乘。他穿校服就是清新阳光、活力充沛的模样,穿正装又自带一股贵气,要不是王源先前就认识他,一定也会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谁家的小少爷。

 

年会进展到后半,终于进入万众期待的抽奖环节,因为奖品设置得极其大方,瞬间便掀起了全场的热情。王俊凯一颗心却只悬在四等奖那个相较之下比较乏味的新款手机上——毕竟这是王源邀请他的理由,如果他真能撞大运抽到,他就决定将这部手机视为王源送给自己的礼物。

 

可惜天不遂人愿,大屏幕上显示的邀请函号码,与他手中那份一个也对不上。然而巧的是,领奖时,连大公子居然和几个欣喜若狂的E风小员工一起步伐稳健地上台了。

 

真想不到,这家伙居然抽到了他心心念念的手机。

王俊凯心有不甘,只能愤愤地站在下面死死盯住自己这位大哥,直盯得后者头皮发麻,却完全摸不着头脑。

 

王源似乎也觉得有些可惜,偏过头对他小声安慰道:“没关系,说不定待会儿能抽中一等奖呢。”

王俊凯笑了笑,开玩笑道:“手机居然被我‘老板’给抽走了,我也不能有怨言啊,哈哈。”

王源这才想起来王俊凯还在连裕投资的酒吧打工来着。

 

“诶小凯,你想要那个手机啊?”

一道声音猝不及防地插进来,两人齐齐回头,只见连裕不知何时从台上下来了,正一脸好奇地站在他俩身后。

王俊凯:“⋯⋯”

连裕:“小凯你想要,你早说啊,那你拿去好了。”

王源没反应过来似的怔了一怔,王俊凯盯着连裕那张无辜的脸,眼睛瞪得老大,都快喷出火了,咬牙切齿地从齿缝中挤出字来勉强拼凑成一句话:“那多不好意思——”

连裕:“这有什么不好意思。”

“……”王俊凯突然敛了火气,轻咳一声,摆出一副受了极大恩惠后唯唯诺诺的表情,“大老板,你这是折煞我啊,我受不起这么贵重的礼物。”

连裕觉得王俊凯可能脑壳是坏掉了——明明先前聊天时还挺正常的。

他目光在对面那两人之间逡巡了一圈,看看王源的茫然,又看看王俊凯这小子一脸的“不知所措”,终于后知后觉地察觉出一丝丝端倪,于是在沉默片刻后悠悠道:“我开玩笑的,你要好好工作啊。”

 

扯了一通皮,好不容易打发走这尊满脸戏谑的大神,王俊凯却并没有松一口气,因为身旁那位青年的表情越发严肃起来,原本上翘的嘴角似乎也撇了下去,做出一个抿嘴的动作。

王俊凯心里直打鼓,正想使用“撒娇大法”糊弄过去,王源突然转过头看他,冷不丁问一句:“连总经常去mint酒吧吗?”

王俊凯一愣:“没有啊,除了周年庆那次,很久没来过。”

“那他……”王源皱了皱眉,看向眼前少年那张像是被上天眷顾的脸,“他对你是不是挺照顾的?”

王俊凯一听就明白了——王源估计以为连裕看上他了,于是隐晦地向他暗示和提醒,但又担心是自己多事,所以不能直接说破。他浑身一个激灵,简直哭笑不得,连忙解释道:“哪有啊,大老板那么忙,平时压根不可能理我的,我也没见过他几次。”

“是么……”王源的眉头还没舒展,眼前便来了人,王俊凯只瞄一眼,便满面不爽。

来人正是崇一公司那个标榜自己与王源“私交甚好”的李格,身旁还站着个男人,个子不高,偏胖,眼睛眯成一条缝,脸上挂着格式化的笑容。

这个男人叫陆齐瑞,是E风科技的人事总监,勉强能算个“元老”级人物,和王源是大学时期的舍友。陆齐瑞是农村考到H市来的,脸上总是挂着笑意,看起来憨憨厚厚、人畜无害,与王源关系处得还不错。王源创业初期,他算不上加入,但也献过一些力,对他们公司比较了解。陆齐瑞专业成绩十分一般,也不是非常求上进的性子,因此临近毕业时工作一直没有着落,他思前想后,终于决定前来投奔王源。王源当时听他说如果找不到工作就又得回农村,会伤了父母的心,便有些心软,当时公司正好非常缺人,于是踌躇一番,还是同意了。招他进来,事实上也多半是看了人情,而非实力。

陆齐瑞算是跟对了老板,没出一两年,E风科技就发展到现今规模,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算是“商业典范”了——而王源心中也暗暗知道,陆齐瑞这个人与当年相比几乎毫无进步,在如今的公司里一样得过且过,甚至能说好吃懒做,只是凭着一张常年带笑的脸,在公司人缘非常好。王源没将他安排在核心技术部门,可给他的位子也不算低了,他办事不力多少都会给公司带来影响。王源对此颇有微词,但碍于情面也只是在会议上提点过几句,事后全被这位老同学以“同窗四年的革命情感”和“农村卧病在床的老母亲”糊弄过去了。

 

“王总,年会办得相当不错啊,预祝来年业绩大增。”李格举着酒杯与王源一碰。

“谢谢。”

“这位是?”李格朝王俊凯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上回在E风科技门口与这位少年虽只有匆匆的一面之缘,可他对对方当时突然间锋芒毕露的眼神还是印象深刻,现下又在年会上碰见,难免有疑问。

这是王源的什么人?

“我朋友。”王源淡淡道。他偏头看了眼王俊凯,少年正拿着一盘小蛋糕,一边吃一边默默地看着他们。

“朋友?”李格像听到什么新鲜事,突然“扑哧”笑出来,“他不是个小孩儿么——我还以为是你表弟堂弟什么的。”

王源缓缓道:“没规定交朋友也得看年龄吧。”

“是,是——”李格忍住笑,跟王俊凯打了个招呼,“你好啊,小朋友。”

这称呼说得明显带上了莫名其妙的讽刺意味,王源有些不悦地蹙起眉,没说什么,只是转头看向王俊凯。他本以为这个耿直冲动的少年会不服气地反驳,谁知他连蛋糕也没放下,就对着李格轻轻挑起眉,年轻的五官生动活泼,神采飞扬:“你好啊这位叔叔——是该叫他叔叔吧,源哥?”

王俊凯一副唯恐自己喊错称呼会显得不礼貌的样子,又偷偷朝王源眨了眨眼。

李格其实比王源大不了多少岁,还是相当年轻的,但长得确实颇为老成,可他一直自诩英俊潇洒,又格外讲究保养和穿着——否则也不会被连裕评价为“骚包”了。突然成了“叔叔”,他一时之间哽住了,又不能同“小朋友”计较,显得太没气度。他方才那样称呼王俊凯,颇有点表示对方太小,和王源不是一辈人,而自己才能与王源聊得来的优越感,可被这少年这样一说,一个“叔”一个“哥”,王源又自动归到他那个世界去了,自己居然还莫名捡了个不想当的“长辈”。

他几乎一瞬间就感觉到了,这个男孩和他一样,对王源有点意思。不过与一个小孩儿做情敌,实在很无聊,他鼻孔朝天,压根没把这个穷学生放在眼里。

 

见场面有些尴尬,陆齐瑞连忙端着招牌笑脸出来打哈哈:“王总啊,李总刚才说有些事情要与你详谈,要不,咱们去会客厅?”

王源:“……”

他虽然明白李格每回所谓的“急事”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也不想拂了这位大少爷的面子——毕竟那样只会惹出更麻烦的事情来,冲动并不能解决问题。崇一公司是E风科技的大客户,李家又在H市世代做生意,根基非常牢固,一起合作几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王俊凯在会客厅外的走廊等了半天,才终于等到人出来。

王源一出门,立刻发现了靠在墙边的男孩。王俊凯一条腿曲着,剪裁合体的西装裤将他笔直修长的腿型包裹得非常完美。尽管今天装扮成熟,他还是保留了些少年气,此刻休闲西装的扣子已经解开了,领带也扯松了一些,里面的白色衬衫没有好好地扎在裤子里,看上去像个被家人逼着参加无聊晚宴的不羁富家公子哥。

 

“怎么在这里站着?”

王源走过去,王俊凯立刻化身宠物猫,胳膊蹭上他肩膀,黏黏糊糊地抱怨道:“我谁都不认识,多无聊。抽奖也一个都没抽到,太倒霉。”

“不开心了?”王源侧过头来笑,牙齿整齐洁白,眼睛也亮亮的。

“那倒没有,毕竟是源哥请我来的年会,我当然特别高兴。”

“哈,就你嘴甜。”

然而王俊凯说完好话后,又突然皱了眉,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就是刚才那个人挺讨厌的,什么啊。”

王源觉得好笑,原来这家伙并不像表面那么云淡风轻,心里还是孩子气地不服气着:“你不用理他的。”

“哼,”王俊凯微微地撅着嘴,将自己的下巴搁到王源的肩膀上,“我就觉得他不是好人。”

“别胡说。”王源伸手拍拍他的脑袋,“行了你不是爱吃蛋糕吗,再去吃点。”

王俊凯一撇嘴:“我不爱吃,太甜了。”

王源好笑道:“那你还吃那么多?”

“我不是没事干嘛。”王俊凯又开始委屈了。

王源这才觉得有些内疚,他这个“邀请人”是年会的焦点人物,肯定得应付各种各样的人,没法照应王俊凯。而王俊凯既不是公司员工,也不是什么员工家属,客户们谈论的工作他一概不知,表演结束后,他一个人戳在偌大的会所里,着实是孤零零的。

 

“差不多也快结束了。”王源安慰式地揉揉他软乎乎的黑发——王俊凯长得比他还高那么一点点,但却非常温顺,还主动把脑袋凑过来,“那边还有其他的吃的,你肚子饿吧?我带你去。”

王俊凯却眼巴巴地望着他:“我想吃小面,我自己下的那种。”

王源:“……”

 

他没发现,就在王俊凯抱着他的肩膀撒娇耍赖时,出了会客厅后一直没有往外走的李格就站在一株南洋杉边上,看着他们俩。

王俊凯低着头将脸贴在王源瘦削的肩头,状似不在意地斜过去一眼,毫不避讳地与那道探寻的目光正面对视,深邃的桃花眼中暗潮涌动,又被纤长浓密的睫毛遮掩得影影绰绰。


TBC


下一章

评论(128)
热度(2223)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