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给一个人

印象最深的一幕,是你坐在超矮的自行车坐垫上,两腿撑着地,懊恼地冲我道:“我是真的不会骑啊。”

于是并排从南滨路的这头骑到那一头的计划宣告破产,我们只能租一辆双人自行车,我在前面骑,你在后面划水,可惜双人车太高了,我腿短踩不到地,一路战战兢兢颤颤巍巍,危机时刻全靠你用腿刹车,生怕一个不小心我俩就得出交通事故,由此感觉自己跟你真的是过命的交情呢⋯⋯科科。

南滨路的这头到那头都很美,沿途的云朵公交站牌令人惊喜,七月中旬的重庆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炎热,微风徐来,一切都刚刚好。

后来我把你放下来,自己骑着双人车去还,租车的老大爷拿着你押在那里的身份证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就把你的真名念出来了。

脱口而出的瞬间有种很奇妙的感觉,好像我们一直是现实生活中的朋友,而不是什么“网友”。

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第一次是我刚回国的时候,在南京,我现在已经完全想不起来我们去哪儿玩了,好像基本上哪里也没去,最开心的时刻是有天晚上九点多,明明吃饱了饭,我俩却突然心血来潮地跑去地铁站买了一堆吃的,看到什么都馋得不行,关东煮,鸭脖子,芒果大福,泡芙,还有果汁,回来后兴致勃勃地就着零食竖着手机看少年狗和男自,然后互相安利最近喜欢的饭制,看得神经病一样在宾馆里呜哇乱叫一点也不像成年人。

诶这让我不禁想起在重庆的倒数第二天,凌晨一点多,阿锦第二天要走,所以必须早点回去睡觉,就我俩不安分,吃饱了没事干,突发奇想决定找个网咖一起对着电脑看攒了几集的超少年密码,感受并排吃糖的感觉。当时被前台骗说有包间,结果压根没有,只找了个有隔板的角落。一去才傻逼地发现网吧都一台机子配一副耳机啊,咋一起看啊,其中一个人听不见声儿啊。只好开两台电脑,数一二三同时点开视频。本来想一起吐槽一起感慨的,结果说话对方根本听不见,还得傻逼兮兮地同时按暂停,太造孽了。

然后最不想提的就是每次分开,715那次明明订了差不多时间从重庆离开的机票,你走了之后,我航班却晚点了大概一两个小时,欲哭无泪,又好舍不得重庆,我就一个人坐在机场看夏秋令,把大家温柔的文字一遍遍地读,感觉喜欢凯源的人都太温柔了。

你也太温柔啦。

但不知道为什么,印象比较深刻的分别还是在南京那次。你回沈阳的前一夜,我们彻夜长聊到五点多,从凯源聊到生活,聊一切乱七八糟鸡毛蒜皮的事情。

早上六七点,宾馆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我刚睡下一个多小时,极其不踏实,睡得断断续续,有什么一直在眼皮前浮动那样。闭着眼睛听到轻微的响声,知道你要走,于是更不想睁眼了。

后来我自己一个人睡到闹钟响,翻身起来看手机,看到你发了条好长的动态,最后说:好了,你好好睡,我去机场啦。

好失落啊。同时感觉自己是一个妻子出差却仍然呼呼大睡也不去送别的懒汉丈夫(并不

虽然与你真正见面的次数很少,可是在网上却好像已经和你认识很久很久,聊天记录和语音时长都多到记不清,生活里发生什么事都要找你聊一聊,仿佛已经成了习惯。

好了,说重点啦。生日快乐啊绯夜,二十岁是多好的年纪呀,得每天幸幸福福的。

写得太他妈矫情都不好意思艾特你,反正你那么爱我,会看见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最好了,我最喜欢你啦。

对了,给你的礼物在路上了,因为我没想到店家要延期七天发货所以晚了,希望你收到了之后不要太感动,记得给它们摆好姿势repo给我,就酱。

p了个s:木哥看不见木哥看不见木哥看不见,阿锦看不见阿锦看不见阿锦看不见⋯⋯我们还是相亲相爱的互虐四侠好吗,唔啾啾!


评论(128)
热度(574)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