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萍水相逢(九)

我来了……有点进展啦=w=

上一章


(九)

 

年会结束,王俊凯当真“死皮赖脸”地跟着王源回家吃小面。吃完了也快十二点了,回不了学校宿舍,他没事干,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本上回留在王源家的练习册,猫着腰伏在低矮的玻璃茶几上,煞有介事地写了起来。

刚洗完澡头发还湿漉漉的王源路过他,瞅了一眼:“别老趴这儿,你不嫌难受啊,上我书房去。”

“哦。”王俊凯麻利地收拾收拾东西站起来,刚要走,被王源捏了下手腕。

“西装换下来,傻不傻,衬衫也要皱了。”

王俊凯眨眨眼睛:“我在这儿还有换洗衣服吗?”

“有件T恤可以穿,你上回洗澡换下来的,洗干净了已经。”

“你洗的?”

王源瞥他一眼:“洗衣机洗的。”

听闻此言,王俊凯也不气馁,不依不饶地将下巴抵到王源肩上,微微歪着头:“那也是你放到洗衣机里的啊。”

王源觉得好笑,把黏人的大猫从自己身上扒拉开,戳破了他梦想的泡泡:“钟点工放的。”

“……”王俊凯也不尴尬,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然后晃着两条长腿跟在王源身后走进衣帽间,看着他将自己那件纯黑色看不出品牌的T恤递过来。

“喏。”

王俊凯挠挠后颈,一手接过衣服,踌躇道:“那我不如直接先去洗澡吧,不然怎么换。”

“……”王源一愣,随即应道,“也对,去吧。”

 

刚刚被使用过的浴室还冒着蒸腾的热气,朦朦胧胧的,像给屋内清冷简洁的陈设自动加了层柔光效果。王俊凯把干净T恤和宽松睡裤放在大理石台面上,闻见空气里熟悉的沐浴露香味——和王源脖颈间的味道一模一样,淡淡的,很好闻。

王俊凯幽幽地想,在这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两个月里,自己和王源应该已经能算是非常熟悉了——至少可以被允许在他家洗澡、过夜,可以大大咧咧地搂他的脖子,甚至靠在他肩膀没脸没皮地“撒娇”——那为什么,就不能再进一步呢。

他从来也不是胆小的人。

 

洗完澡,王俊凯一边粗暴地拿毛巾擦头发,一边踩着拖鞋轻车熟路地往书房方向走。王源正坐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看电视,刚洗过的黑发清清爽爽,脖子到肩膀的线条很柔和,整个人看上去挺放松。听到脚步声,他微微拧过头,朝只穿了件黑色短袖的少年抬了抬下巴:“披件外套。”

王俊凯循着他的目光低下头,将放在沙发扶手上的那件属于王源的针织衫拿了起来。

 

“很晚了,你写完作业早点睡。”

“噢。”王俊凯应了一声,却没继续挪动脚步。穿好外套后,他径直凑过来,在王源身边一屁股坐下,摆出一副故作老成的愁容:“源哥,我跟你说,你真的要少接触那个李什么的,他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人,你相信我,我直觉一向很准。”

“你怎么又来了——”王源无奈地轻笑一声,推推满脸控诉的少年,故意道,“你个小孩不懂的,好了别闹了,快去写作业。”

王俊凯不甘不愿地趴在王源肩膀上装哭:“我哪儿小了,我都成年了好吧……”

他刚洗完澡,头发还没完全擦干,湿漉漉的发梢擦过王源裸露的锁骨,留下几条断断续续的细细水渍。

王源还是笑:“行行行,你是大人,可以了吗?”

“……可以了。”王俊凯妥协了,却还是嘟着嘴,过了一会儿突然又转移了话题,莫名其妙地问,“源哥,你想不想谈恋爱啊?”

王源愣了愣,才回:“不想。”

“为什么?”王俊凯追问,“你这样,你爸妈不催你吗?”

王源哭笑不得:“不催——请问这位不谙世事的小同学,我在你眼里是有多老?”

王俊凯露着两颗亮晶晶的虎牙:“也不是啦……”

“倒是你,干嘛突然问这个,”王源拍拍少年的肩膀,挑着眉毛开玩笑道,“小伙子,思春了?”

他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那天早晨在H中门口看见的那一幕,尽管当时王俊凯对那个姑娘爱搭不理的,不过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心思都难猜,百转千回又朦朦胧胧,谁知道王俊凯是不是故作“矜持”,吸引女孩子注意呢。反正有一点能肯定,就是这小子桃花一定旺得很。

 

王俊凯没有否认王源的问题,他眯着双桃花眼,没骨头一样倒在王源身上。其实他能捕捉到对方为这长时间的亲密接触而稍稍有些不自在的情绪,却依然厚脸皮地没有挪开一毫米,似乎心中笃定温柔如王源是不会强行把他推开的。

 

“思春了就谈恋爱呗,高中时代没谈过恋爱也怪可惜的。”王源轻咳一声,稍稍坐直身子,感觉肩膀上那颗脑袋同步率极高地随着他的动作一起往上挪了挪,于是无奈地弯下眼角,随后又义正言辞、一本正经道,“不过别耽误学习,现在正是重要阶段。”

王俊凯身子僵了僵,过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可是没人看上我啊。”

“哈,你少得了便宜又卖乖。”

“是真的。”王俊凯委委屈屈,干脆把整张脸埋到王源身上,挺直的鼻梁贴着对方柔软的针织外套,“我就算交女朋友也没空陪人家,难道打工还带上她?”

王源:“……”

你倒是挺有空来我家啊,一来就待半天。

他本来有心要说几句,可是一想到王俊凯“勤工俭学”的忙碌与辛苦,还是没说出口,甚至还伸出手摸了摸少年湿漉漉的头发,以示安慰。

王俊凯沉默地动了动脑袋,随后,王源感觉到一个湿湿热热的东西,飞速地舔了一下他的脖颈。

他整个人僵住,还以为方才是错觉,谁知下一秒,黏在身上那位猫一样的少年又再一次伸出舌尖,轻轻擦过他薄薄的皮肤——这一次居然还变本加厉,停留的时间更加长了。

 

王源的喉结不着痕迹地滚动了两下,几秒后才反应迟钝地攥住王俊凯的小臂,将他拉离自己身侧,杏眼中隐隐有愠怒。他也不说话,就蹙着眉看他。

 

王源心里其实是非常吃惊的——平时老往他身上靠、有事没事就挂他脖子上这些举动勉强能算是小孩子撒娇,但伸舌头舔脖子这样几乎带有“情色”意味的动作显然就有些不合常理了。他知道王俊凯年纪还小,两性观念也不成熟,对某些一知半解的事情必然存在着强烈的好奇和冲动。

可这种好奇和冲动不该是对他,不该是对一个男人。王俊凯还是个十几岁的容易被荷尔蒙冲昏头脑的少年,可他已经二十多了。

 

而身边的男孩却一如往常,好像完全无意识于方才逾界的冒犯,刚刚作乱的舌尖舔过自己的虎牙,神情一派无辜。

他摆出张单纯的笑脸,天真无害道:“源哥,你是不是用了什么香水啊?你脖子太好闻了。”

他注意着身侧的青年,似乎每一寸细节都不愿放过,双眼轻眯,嘴唇抿成一条线,然后如愿以偿地发现对方尽管表情严肃,耳廓却微微泛红,昭示着主人此刻也没有那么淡定自若。

 

“⋯⋯刚洗过澡呢,我喷什么香水?”小孩儿单纯的表情和傻乎乎的问题让王源放松了紧绷的神经,一时间都生不起来气了,几乎暗暗想发笑。

此刻他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了,只能骂道:“小混蛋,您这是饿了要吃食?小面还没喂饱你呢,嗯?”

王俊凯见好就收,乖乖地顺着台阶下:“没关系,我去写作业压压饿!”

 

 

然而隔了几天,王源才真正意识到王俊凯正处在豺狼虎豹般血气方刚的青春期后期这一事实。那天他下了班照常在门口捡到一只无所事事的“流浪”小奶猫,于是将他带回家,喂了热杯牛奶,还让出了书房给他写作业。

 

晚些的时候,王源自己削了水果吃,想了想,又顺便再弄了一份果盘,打算慰劳慰劳正在屋里勤奋念书的那位高三生。

已经到了学期末,离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还剩一百多天,学生的压力可想而知——至少王俊凯都很久没缠着王源给他讲他感兴趣的IT信息安全了。

 

怕打扰到对方学习,王源连脚步声都特意放轻了。他缓缓推开书房的门,刚一探头,书桌前的男孩突然手忙脚乱地将什么东西藏了起来,然后一直埋起头来写字,看起来格外奇怪。墙上装饰的壁花在他鬓角边留下婀娜的暗影,摇摇晃晃,影影绰绰,却依旧遮不住他两颊上泛起的那抹红。

 

王源狐疑地走近几步,将切成丁的苹果和剥好的橘子放在书桌上,问:“看什么呢?”

王俊凯垂着脑袋支支吾吾:“没⋯⋯写模拟卷呢。”

“⋯⋯”王源伸出两根手指来,将薄薄的卷纸下明显露出的花花绿绿的杂志一角捻住,用了点力气才抽出来,“这什么?”

被抓了现行的少年脑袋埋在肘窝里,只怯怯地露出两只眼睛,长睫毛刷着自己毛茸茸的袖子。他没有回答,藏在黑暗中的嘴角却忍不住勾起了一抹笑意。

 

王源见他不应声,于是瞟了眼刚刚抽出来的杂志,映入眼帘的冲击性画面不禁让他倒抽了一口冷气。

摊开的那一页上居然是两个没穿衣服的……男人。

那两个外国男人金发碧眼,身材精壮,肌肉紧实,仅仅裹着泳裤的某个部位非常傲人。

 

王源紧紧皱着眉,心里猛地一沉,神色变得非常复杂。他把杂志往桌上一摊,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另一面上还有两个身着暴露比基尼的女人,肤白貌美,前凸后翘,做出的大胆姿势也非常“撩人”,几乎没几片布遮掩的胸口春光外泄。

 

而看到这幅“不堪入目”的画面,王源居然长长舒了一口气——青春期的小男生都不禁撩,难怪刚才王俊凯脸那么红。他“唰”地把书合上,快速地扫了一眼封面——没错,这确实就是个给直男看的普通大尺度泳装美女杂志,那两个男模估计只占领一点非常小的版面。

其实都是男人,王源也能理解王俊凯在这个年纪对“性”的好奇,但高三正是关键期,丝毫不能懈怠,小孩儿父母又不在身边,王源觉得哪怕仅仅是作为“朋友”,他也得管一管。

 

王俊凯趴在桌上暗暗观察,将王源方才的神情尽收眼底。看见那两个男模时,对方明显感觉到怪异,眉头紧锁,还有点儿“嫌弃”,而看到“赏心悦目”的美女时才稍有舒展。

这很正常,王源才二十出头,没谈恋爱当然不是因为他是弯的,而是要先忙着打拼事业——他本就不该想太多,此刻更没什么好失落。

 

“东西我没收了,你好好写作业,写完我再说你。”王源没发现少年情绪的突然变化,自然地将手中的杂志卷一卷,在王俊凯脑袋上轻飘飘地敲了一下。他刚要走,沉默不语的男孩突然站了起来,赌气似的一字一顿道:“还给我。”

王源一怔:“你说什么?”

“我说还给我。是我的东西,你为什么拿?”他小声嘟囔,“你也不是我的谁,为什么说我。”

王源面色一沉,刚要说些什么,原本乖乖巧巧的男孩突然伸出手来,像是要强行抢夺他手里的东西。他下意识地将拿杂志的那只手往后一撇,个子高高的男孩就那样张开胳膊横冲直撞地扑过来,突如其来的重量让王源向后一仰——他看见头顶的吊灯转了一转,随后居然很没面子地被直直压倒在书桌上。

轻飘飘的卷纸直接从桌沿飞了出去,摞起来的作业本被他的脊背猛地一扫,散落一地,砸中地毯发出闷闷的响声,一片狼藉。

王源一惊,恍惚间居然觉得王俊凯方才根本不是冲着他手里的杂志来的——但怎么可能呢,这明显就是场意外。

 

王俊凯仍是少年身形,但个子很高,骨架宽大,因为经常打篮球也有着薄薄的肌肉,整个人的轮廓看起来比王源还稍大一圈,他覆在王源身上,竟然压迫力十足。王俊凯微微眯着狭长的眼,高挺的鼻梁上有细密的汗水,此刻还在微微地喘着粗气,鼻息间的温热尽数喷洒在王源的脸上。

 

“你……”王源第无数次地蹙起眉,手指抓住王俊凯有力的胳膊,想要推他——接着,他就发现贴在他身上的那个人居然压得更严实了。王俊凯半只手掌抵着他的腰间,因为刚才的动作,他的衣服被撩上去了一些,于是少年的手就毫无阻隔地贴着王源腰上裸露的皮肤,掌心的热度烫到惊人。两人之间几乎是零距离,近到王俊凯落下来的额发堪堪扫到他的眉骨,近到……近到他感觉有什么硬梆梆的东西,正毫无羞耻感地抵在自己的大腿上。

 

王源险些无法用惯常的冷静自持来掩盖现下的惊疑不定,脸上的神色一变再变,仿佛被惊天一道雷劈中——这个青春期的傻小子看完“情色”杂志居然“饥不择食”到来撩一个男人,还真他妈来劲了啊他?!

王源气得整张脸都发红发烫,心脏跳得飞快,落在脸上那点发梢搔得他浑身不自在——他本来就是弯的,而王俊凯年龄再小也是个刚成年的男人了,脸和身材都是无可挑剔——全他妈长成了王源喜欢的样子。就算他能发誓从没对这个少年有过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可此刻在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下,他也不能控制自己某个部位居然产生了隐隐抬头的趋势。

“你给我起来。”王源满脸不悦,却仍旧压着不知到底为自己还是为对方而生的恼火,沉声道。

见男孩压根没有反应,他再也忍不住了,刚准备发作,没想到王俊凯居然胆大包天地将手探到他身下——

随后,少年俯下头来,在王源耳边轻声却“懵懵懂懂”道:“源哥,你好像有反应了诶。”

“你他妈——”王源被他“若无其事”又精准无比地戳中软肋,几乎气急败坏,胸膛不断起伏,咬紧了牙关。他侧头瞄了一眼抓在手里的杂志,怒道:“看了你那么‘好看’的杂志,我他妈能无动于衷吗?!你给我起来!”

王俊凯眼神暗了暗,重新抬起头,没有答话,反而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他一向是阳光大男孩的形象,笑容干净又温暖,两颗小虎牙非常显小,很讨人喜欢。此刻他脸上的表情有几分说不上来的奇怪,至少王源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少年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眼波流转,颜色浅淡的嘴唇抿着,身上竟隐隐有一种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难以言说的……性感。

 

然而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刚冒了个尖,就被王源唾弃自己般狠狠压了回去,随后,恼怒和不安一并冲上了天灵盖。他不再顾忌什么,恼羞成怒般一把将身上的人掀开,缓缓站直了身子。

 

王俊凯被他大力的动作弄得往后一个踉跄,扶住桌沿才堪堪站稳。他慢慢抬起头,却突然变脸似的又成了小奶猫的模样。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王源,好像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于是诚心地为方才冲昏头脑的“青春期躁动”而后悔。好半天后,王俊凯才嗫嚅着开口:“源哥,后天我期末考试,考完我就不来了……放假我得回家。”

他风马牛不相及地说完,王源一愣,方才积攒的怒气像被扎破了一个小孔,丝丝儿地往外溜。他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该回什么好,几乎打算就这样顺着王俊凯的话头,干脆将几分钟前那匪夷所思的一幕直接翻篇——最好他俩之后谁也别记得。

他正思绪杂乱,对面那人又可怜兮兮地来了一句:“源哥,我好久不来的话,你会觉得不习惯吗?”

“……”王源有些无言,最终也没回答,不过心头那团火倒是熄了大半。

他跟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较什么真呢?

王源叹了口气,将手里攥得皱巴巴的杂志在桌上敲了敲,妥协般缓缓道:“你先做卷子,做完了我就把这玩意儿还给你——行了吧?”

 

TBC


下一章

评论(135)
热度(1988)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