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萍水相逢(十三)

年下,高干凯×总裁源

上一章


(十三)

 

冬日夜晚的晚自习,教室里飘着暖烘烘的烤红薯味儿。王俊凯写完一道压轴题,伸了个懒腰,嫌弃地看了一眼偷偷摸摸吃东西的同桌:“你还不如直起腰吃,不怕噎着?我看老邓早就发现你了,压根不管。”

“你以为我是你。”同桌一脸忧郁地咬了口绵软的红薯,“还是要小心点为妙。”

 

王俊凯耸了耸肩,从桌洞里掏出手机,解锁。

——还停留在昨晚与王源的聊天界面。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每一点细枝末节的接触和互动都能被掰开揉碎,细细品味,百看不厌。王俊凯几乎能在这短短几行字里看到王源略带愠怒的表情和一点被识破的不好意思,原本烦躁无比的内心刹那间就平静下来,泛着几圈儿心动的小涟漪。虽然之后任凭他怎么以“所以你就是心疼我了”来“挑衅”,王源都坚决不正面回复,王俊凯也不觉得很失落,对方拼命嘴硬的样子竟然更让人心痒痒的。

于是他就把这几句简短的对话从昨晚看到了今晚,那几百块钱在钱包夹层里有温度一样发着烫,滚滚地烧着他的手心。

 

王俊凯翻了一会儿手机,终究还是耐不住,把写完的卷子往前面一推,继续像说单口相声一样给王源发微信。

“源哥,你下班了吗?”

“你再理我一下呗。”

“你都给我塞钱了,到底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干嘛不跟我说话。”

……

“你上次说睡在公司,是真的吗?”

“办公室有床?不会是睡沙发或者打地铺吧?天这么冷,要是生病了怎么办。”

“你如果生病了,也没办法好好工作,不是得不偿失嘛。”

“你有没有吃晚饭?我猜你肯定没吃。你别老是不好好吃饭,现在年轻不觉得,老是这样子,以后胃会出毛病的。”

 

王源把震动个不停的手机拿过来,瞟了一眼最后那行字,不由失笑一声。

这小屁孩,说大道理一套一套的,还“现在年轻不觉得”,搞得好像他多大了似的。他揉了揉太阳穴,端起桌上的咖啡杯,凑到嘴边才发现已经空了,于是皱了皱眉。

与此同时,办公室的玻璃门被敲了两下,小助理探出头来,手里拎着个外卖盒,似乎担心自己的打扰会让王源烦躁,有点局促道:“王总,您点的外卖到了……”

“我点的外卖?”王源困惑地挑了下眉。

 

塑料袋被小姑娘轻手轻脚地放在了办公桌上,王源瞥到上面印刷的几个字和样式特殊的LOGO,突然觉得有几分眼熟。

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眼叫人头晕眼花的电脑屏幕,又将视线转移到热气腾腾的外卖上,最后伸手拆了那个袋子。

里头一共三个纸碗,一碗肠粉,薄薄的皮儿能透出虾仁的橘粉色;一碗皮蛋瘦肉粥,洒着绿色的葱花,让人食欲大振;还有一碗装着俩菠萝包,金黄色的脆皮油光光的。

王源这下算是想起来了,这是他公司附近的一家港式餐厅,消费价格不低。

——是他和王俊凯刚认识时带他去的那家。

 

王源顿时觉得有点儿气不打一处来,他瞪着那三个冒着热气的纸碗,仿佛看到自己那几张粉红色的钞票,于是伸手捞过了放在一边的手机。

那一头的少年还在孜孜不倦地“教育”他。

“源哥,你不光得吃饭,还得按时吃饭,你看你,有时候一天只吃一顿,你觉得自己这样吃得消吗?”

“还有,你别老是那样熬夜。”

……

“王源……我知道你现在不喜欢我,但你会喜欢我的。你会的。”

“算了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反正我会一直喜欢你,是真的,根本就不是你说的冲动。”

“你还是不相信对不对?”

“回我啊。”

“回我。”

 

王源在王俊凯的话里读出一点悲凉的意味,但是这点悲凉也没驱散他满脸的怒气冲冲。他点进输入框,终于遂了对方的意,没头没尾地回复道:“是不是你点的外卖?”

王俊凯飞快承认:“是。”

王源深呼吸一口气,干脆直接发语音:“谁让你给我点外卖了?你现在钱又多得用不完了?用不完你干脆还我。”

王俊凯弯腰趴在桌子上听完王源的语音,在同桌啃着红薯的注视下默默打字:“嗯,明天还你。”

王源气结,又无法反驳。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感叹了——这小孩儿怎么这么一根筋?怎么这么认死理?!

“……我要吃外卖我不会自己买啊?你自己好好吃饭吧,还说什么胃会出毛病,我看你了解得很清楚嘛,你自己做到了?你又想没钱吃饭,减肥是吧?”

“我好好吃了,今天吃了三顿,你呢?”

“……”

 

王源手肘撑在桌上,用力咬了一口肠粉,缓慢将鲜美的虾肉嚼碎。安静了少顷,先前一直只打字聊天的王俊凯忽然发来一条语音,少年的嗓音经过信号传输的过滤变得愈发低沉,有一点沙哑,语气陌生而强势。

“不许闹,王源儿,照顾好自己。”

 

……什么玩意儿?王源惊得差点儿没拿住手机。他不敢相信地将这句语音又播了一遍,低音炮在耳边像烟花一样窜上天。

这是那个天天趴在他肩膀上撒娇的小奶猫?变种成“霸道总裁”了?

王源几乎有些哭笑不得,坐在转移上足足愣了半分钟,脑子里晃过那双略带稚嫩却不减凌厉的桃花眼,才突然惊醒似的迅速按了锁屏,让手机恢复黑暗的平静。

太不正常了,他太不像他了。

优柔寡断得不像话,也幼稚得不像话。

 

三个丰盛的纸碗渐渐变空,空荡荡的胃也一点点被填满。电脑屏幕发着幽幽的冰凉的光,挂在墙上的钟不知疲倦地往前绕圈。不知道过了多久,没等到回复的王俊凯才慢吞吞地又发来一条语音。王源看了眼手机,真实地感受到心乱如麻的滋味。

他的态度一向很明确,并且现在也不打算改变,何况两个人在一起,绝对不可能靠“一时冲动”来支撑,这太理想化了。既然停在原地没什么不好,他就没有往前跨一步来面对风险的打算——即使少年充满热忱的字字句句都不可避免地让他平静的心起了波澜。

王源抹了把脸,还是划开了锁屏——

“你真的觉得,我不可以吗?”

 

王俊凯靠在宿舍的床头,举着手机,眼眶涨得发酸,看见对话框上方的“对方正在输入”字样悬挂了好一会儿,然后,最后的宣判像铡刀一样落下来。

王源只淡淡回他一个字:“嗯。”

 

窗外刮着呼啸的北风,拍在玻璃上,有点渗人。上铺已经睡着的哥们儿翻了个身,床板嘎吱嘎吱响。王俊凯坐起身来,披了件薄外套,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走廊外阴风阵阵,楼梯间很空旷,一个人都没有。他靠着墙,低眉顺眼地跟王源说:“我知道了。”

隔了半晌,他望了眼外面那轮皎洁的月亮,继续打字。 

“源哥,我睡不着,你能不能哄哄我。”

“我明天还得早起,可是我现在真的没办法睡。”

“你给我唱首歌好不好?我睡着了就不会再烦你了。”

“求你了。”

他吃准了王源会心软,近乎“可耻”地利用了对方的温柔。可是那又怎么样——他不可能放手的。

 

果然,不一会儿,那一头就发来了语音请求。

王源是真的无可奈何。他的性格算得上八面玲珑,可或许打从一开始,他就不擅长与王俊凯交战。可能是他年纪小,可能是他嘴甜会撒娇,甚至也可能是他长得好看。

反正他就是拒绝不了。知道这样不决绝只会更加伤害他,也还是拒绝不了。

王源关掉办公室的电动百叶帘,将外面的景象统统隔绝,只剩下私人空间。他长长叹了一口气,劝道:“这么晚了,室友都睡了吧?你也早点睡吧。”

“唔。”王俊凯含糊地应一声,无所不用其极地耍赖皮,“你唱首歌给我听好不好?听完我就睡。”

王源失笑:“你几岁了?要我唱什么?催眠曲?”

“嗯。”

“……”王源顿了顿,生硬道,“我不会唱歌。”

“你随便哼两句也行。”

“……”

尽管自己都觉得滑稽又古怪,王源还是拗不过,当真哼唱了首摇篮曲,哄小孩儿似的。

王俊凯可不就是小孩儿么,任性,赖皮,偏偏特别会让他心软。

 

流水葬落花

更凭添牵挂

尝过相思百味苦

从此对情更邋遢

寒风催五谷

遥风到天涯

枯木也能发新芽

馨香播种摇篮下①

 

王俊凯听着王源温柔的嗓音,觉得喉咙干涩,眼眶发酸,鼻头也跟着酸涩起来。他怎么不会唱歌,他那么会唱,声音动听到他翻词典也描述不出来。王俊凯阖上眼睛,睫毛颤动,疲惫像夜晚的猛兽,从寂静的窗口呼啸而入。

王源对他真的很好,非常好——明明两人不过萍水相逢,他却极尽细心,极尽照顾,无理的要求全数答应,处处想着他,会心疼他吃不好饭,会挂念他深夜的失眠……

可是就是不喜欢他。对他那么好,也不喜欢他。那么温柔善良,那么冷酷绝情。

这算什么呢?

王源,这算是什么呢?

 

无厘头地唱完一首摇篮曲,王源摸摸鼻子,问他困了么。王俊凯难得心慌意乱,胸膛里凉飕飕的,于是敷衍回了句“嗯,睡了”,便挂了语音,拖着在寒风中站得僵硬的身子回宿舍。

薄外套一点御寒的作用都没有,但是如铠甲一样坚硬而冰冷,把他裹得严严实实,心脏跟四肢一起蜷了一蜷。

摇篮曲“效果”显著——这下他精神抖擞,彻底睡不着了,脑海里全是王源轻缓的歌声。他可以想象,对方是如何推掉自己手头的工作,坐在空旷的办公室里对着手机唱歌,就为了哄一个任性的他睡觉——他甚至能细化到每一个细节——王源腕上的手表,精致的袖扣,领子里露出来的沉香佛珠,轻启的嘴唇,不好意思的笑,压着无奈的眼角……

他穿整洁的衬衫,坐着转椅,手边一叠厚厚的文件,却在给自己唱催眠曲。

多滑稽,多荒谬,多不伦不类。

多让他心动。

 

王俊凯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拿手机东刷刷西刷刷,磨叽了半天,最后在朋友圈分组分享了一首《Up all night》。

Up all night

All the things that you said to me yesterday

Playing over in my mind②

他的好兄弟连昊小少爷果然没睡,在外面嗨到一半儿看见这条,油腔滑调、意有所指地回:“Up, all night?”

王俊凯:“滚。”

下一秒连昊就发来私聊:“凯少你没事儿吧,你谈起恋爱来居然是这个样子的?”

王俊凯回:“还没谈。”

连昊:“……”

靠,服了。

 

王俊凯这两天日子过得很煎熬,离高考越来越近,他白天徜徉在知识的海洋中,晚上还要轮番被父亲和爷爷的电话轰炸。离决定前途的日子越来越近,老爹叫他准备准备,出国留个学,开拓视野增长见闻;爷爷胡子一吹,语重心长地让他考军校,进部队,别像他爹似的非要学什么商。

这两种选择,王俊凯显然一个都不想选。他愁得很,愁得连酒吧都不去了。mint里驻唱的乐队吉他手给他打过几次电话,开玩笑说没他唱歌,酒吧生意都没以前红火了,他只能苦笑一声,心爱的吉他靠着宿舍的墙,都快积灰了。

雪上加霜的是,王源还始终不回应他,仿佛铁石心肠。先前种种自信满满的努力和“套路”像虚无缥缈的气泡,咕嘟一下就没影了。

王俊凯当然不是什么天生很会讨好别人的人,也难得放下身段,几乎低三下四,可他心里清楚地明白,王源不会主动迈出那一步,所以他得朝对方走,脚下有荆棘也得走,否则两个人注定永远是平行线。

理智一刻不停地在与他对话:强扭的瓜不甜,强摘的花不香。

道理都懂,可他不听。

 

周五晚上放学,没有晚自习,王俊凯挎着书包往校门口走,隔老远就看见那辆熟悉的宝马X5。说起来是挺匪夷所思——只要不涉及原则问题,他要想让王源心软,几乎百发百中,不费力气。H中这周末组织高三学生远足,要住一晚,自然也是要交钱的。王俊凯没报名,转头就跟王源说了这件事,末了添一句:“宿舍都没人,怪冷清的,我可不可以去找你?我保证不打扰你。”

王源问:“我之前说得不够清楚吗?”

“很清楚了。”王俊凯低头,“你别有心理负担,我都懂的。”

王源在电话那头叹了很长一口气,十分没办法地说:“放学来接你。”

 

快要出校门,王俊凯的书包带子被人拉了一下,他回过头,是个同班的漂亮女生。

俞姗姗一手推着自行车,一手捏着本数学练习册,递到他面前,抿着唇道:“作业不要了?谢谢你借我。”

所有科目里,王俊凯数学最好,在年级里也数一数二,作业本时常在班里流传,被借来借去的,自己都不知道最后会传到谁那里——反正他也没所谓,只要第二天能上交就行了。

现在看来,这次的“最后一棒”是这姑娘了。

其实俞姗姗之前跟他告过白。她是个挺有性格的女孩,被冷言拒绝后好久都没再主动找过他,偏偏两人还是前后桌,饶是王俊凯并不在意这些,有时候也怪尴尬的。

他沉默地接过那本练习册,随手往自己书包里塞。

俞姗姗盯着这个阳光俊朗的少年,忽地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手指还绞着衣角:“王俊凯,我不喜欢你了,嗯,就是告诉你一声。”

王俊凯看着她闪烁的、并不怎么坚定的眼睛,突然愣了愣。

好像啊。好像他自己。

因为喜欢,所以变得好不公平。怕我的喜欢只会换来你的不开心,所以连一点自我安慰的幻想也不敢有。

女孩子咬着嘴唇,单手扶自行车,摇摇晃晃,有些站不稳。王俊凯拉好书包的拉链,顺手帮俞姗姗扶了一把,露出个温暖的笑,虎牙冒了尖:“嗯,我知道了。”

 

慢吞吞地走到那辆宝马X5旁边,打开车门看到王源时,王俊凯听到自己的心脏有片刻暂停跳动。那一瞬间的空白,让人浑身如过电一般。

王源没有发觉,侧着头对他扯了个微笑,修长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晚饭想吃什么?”说完他又开玩笑般补一句:“难得我能按时吃一回饭,你可得选个好点儿的地方啊。”

王俊凯垂下眼帘,默不作声地上车,系安全带。面前的招财猫脑袋晃啊晃,眼眸漆黑,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

王俊凯不回话,王源也没露出一点窘态,像是知道此时与他独处会有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局面和氛围。他摇下半面车窗,目光无意识地追随了一个女孩的背影。H中的校服像麻袋,极大地掩盖了姑娘们窈窕的身材,也有效地扼制了学生们早恋的几率。即便如此,这个女孩还是漂亮得挺明显。

很神奇的,王源对她还有印象——就上个月吧,他有一回送王俊凯到学校,目送他进去时,曾经看见这姑娘红着脸拦住过他——那天之后王源还调侃过王俊凯两句。

时过境迁还是会有感慨——毕竟他那时候完全不知道王俊凯对他抱有什么样的想法。

王俊凯循着王源的视线看见了俞姗姗,开口道:“怎么了?”

“没什么。”王源冲他笑了笑,“你和那个女生关系不错?刚才看到你们在说话。”

 

王俊凯默默地握紧了拳头。

是你期望的吗——我可以“正常”一点,不要冲动,不要喜欢你,回到我应该在的位置?

他望着对面的青年,上上下下扫过他的眉眼,没看到一丝一毫的破绽。

 

有一股无名火,在心里熊熊地烧,烧到了神经,每根血管都噼噼啪啪地爆炸。王俊凯收回目光,平视着前方那只招财猫和车前走过的人流。其中几对一点儿也不隐蔽的学生情侣们喝着相同口味的珍珠奶茶,脸上带笑地聊学校发生的趣事,年轻的脸蛋红扑扑的。

与车外的喧嚣相比,车内寂静得可怕。王俊凯没有看王源,手指抓着安全带,冷不丁赌气似的回道——

“嗯,我谈恋爱了。你高兴了吗?”

 

TBC

注:

①香香《摇篮曲》歌词

②Charlie Puth《Up All Night》歌词


每天问自己一百遍,我为什么要写连载……

下一章

评论(253)
热度(2257)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