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萍水相逢(十四)

久等,希望这一更差不多七千字的分量可以稍微弥补一下我的拖延

上一章

年下,高干凯×总裁源


(十四)

 

车前窗下的招财猫规律地摆动着肥短的手臂,一双黑不溜秋的大眼睛正一眨不眨地凝视车内各怀心事的二人。

王俊凯动了动喉结,艰难咽下一口唾沫,感觉嗓子里火烧火燎,仿佛被刚才说出口的那句话挤干了所有力气。他呼吸有点重,却始终坚持着没有转头,只用余光观察驾驶座上的青年。

 

——“我谈恋爱了。你高兴了吗?”

高兴吗。王源有些茫然。此刻在心中弥漫起来的情绪,真的能完完全全叫做“庆幸”和“如释重负”吗?

他实际是怎样的心情,本应该是怎样的心情,对于王俊凯这个人,他处在怎样的位置,又怀揣怎样的身份……

脑海中流水一般淌过一连串的问题,他几乎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心却在不自觉中猛地一坠。他不禁为这种不自觉感到一缕惶恐,掩饰般轻咳了一声。片刻后,他压着嗓子,淡淡道:“……嗯,那挺好的。”

王俊凯握紧拳,听见王源近乎刻意地继续用长辈教育晚辈的语气说:“看,你现在发现冲动是错误了吧。”

他猛地转头,王源那双向来澄澈的眼眸盯着他,同往常一样波澜不惊,又蕴藏着什么他看不懂的东西。对视了两三秒,王源避开了他的目光,手扶着方向盘,说:“但是别耽误了学习,你现在高三,正是重要的时候。心思不能都放在恋爱上。”

 

王俊凯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拉过座椅后的安全带,“咔”的一声卡好,一字一顿道:“我、知、道。”

“饿了吧?去吃饭。”王源低着眉,“既然你没有特别想吃的地方,那就还是我选了。到时候不准抱怨。”

 

之前听他说难得按时吃饭,得吃顿好的,王俊凯还以为王源会选个什么高档餐厅,结果车子就在路边一家装修很不起眼的小饭馆停了下来。这样回想,他发现王源似乎挺喜欢这种温馨的小店。

 

“张叔,先来四条刀鱼,清蒸,加一盘饺子,虾仁玉米馅儿的。”

寻到靠窗的座位,王源脱下外套,穿着宽松白毛衣的身材略显瘦削,深棕色的沉香佛珠还好好地挂在脖子上没有摘下,露出一点边。他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对王俊凯笑了一笑:“你有什么想吃的菜就随意点。这家我经常来,江鲜是一绝,新鲜又好吃,没来过的人从外面绝对看不出来。这可是我的秘密,一般不带人来的,怕这店火了以后我就抢不到座儿啦……”

“那你凭什么带我来呢。”王俊凯还裹着校服,白色围巾半遮着脸蛋,软软的额发搭在眉梢,格外孩子气,声音却低沉,“——我是你什么人,又有什么特殊?”

王源皱了皱眉,将刚刚倒好的白水推到对面少年的跟前,轻飘飘的热气滚滚往上飘。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小凯?”

“没什么。”王俊凯绷紧了下巴,额角迸出浅色的青筋,“你随便点吧,我吃什么都可以。”

 

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来,配一小碟醋和一小碟辣椒酱。王俊凯什么也不蘸,夹起一个送进嘴里,汤汁烫得他口腔发麻。虾仁玉米馅儿,正是他喜欢的口味,大年三十那天王源承诺过回H市之后陪他吃这个馅儿的饺子——那么现下,是对方仍然记得这件小得不能再小的许诺,还是仅仅巧合而已?

王源今天话也很少,只埋头吃东西,饺子皮儿薄馅儿大,他鼓着腮帮子,一下一下地嚼,动作缓慢,嘴唇粉红,看起来像个小孩儿。因为没穿正装外套,此时的王源就如同一名在校门口的小吃店解决晚饭的大学生或是高中生似的。王俊凯想起初中时偶尔几次撞见王源的情形,对方穿干净整洁的校服,因为瘦削,裤管儿看上去总是很宽松。那时候这位风云学长很少去菜式丰富的食堂,偏爱独自在学校对面吃牛肉面,后来王俊凯也成了那里的常客。

现在想起过往种种,反倒觉得有点不真实了。谁能料到,当初他们同在一个学校,却没多大交集,如今在离家遥远的陌生城市,却能面对面地吃饭。谁又能料到,司令孙子的身份成为不能说的秘密,穷小子倒是惹人同情。

可王源对他的“同情”,他受着,当真应该觉得开心吗?

这都是些什么事儿?

 

一盘饺子很快被扫荡一空,饭馆里生意不错,人手可能不够,等菜的间隙过于漫长,两人既不抱怨,也不催促,维持一种难得的沉默。王源喝了口热水润嗓子,余光瞥见王俊凯正在自娱自乐地把玩着自己的手指。他指甲剪得短短的,圆润而干净,指尖有一层茧,是勤练吉他的证明。

其实王源不用想也知道,对方这么一个十八岁的大男孩,长相帅气,成绩不错,性格开朗,还会唱歌弹吉他,必定是校园内的风云人物了,没早恋才叫不正常。他想要问一问对方突然宣布的恋爱情况,会不会影响学习,双方是不是了解够深,为什么想要交往……

荒谬的想法戛然而止。

放学前同王俊凯讲话的那个女孩王源看见了,相貌漂亮,笑起来也甜,两人看上去很相配,又需要他来瞎操什么心?

王俊凯先前问得太对了,他们是什么关系?他是自己的什么人,又有什么特殊?之前少年冲动地说喜欢自己,他何尝不方寸大乱?生怕是自己的言行有不妥,害得对方产生误解,生怕对方在莽撞懵懂的青春期被他带歪了方向。可是现在一切顾虑都打消了,一切如他所愿,王俊凯交了女朋友,仍然在应有的轨道上,他心里生出的那么一点点不知名的负面情绪,岂不是太可笑太荒唐了?

 

这家店的江鲜果然口味很不错,王俊凯这样嫌麻烦的人都吃了好几条刺多的清蒸刀鱼。王源看了对面一眼,淡淡笑道:“吃饱了么,那早点回去,你还要做作业吧。”

“源哥,你有没有发现你今天有点奇怪?”王俊凯突然抬头,目光灼灼地注视他。

“什么?”王源一怔。

“在我说谈恋爱之后。”王俊凯道,“你是不是觉得如释重负,松了好大一口气?我不喜欢你,一点也不喜欢你了,是不是轻松多了,是不是可以重新好好和我相处,不必推开我,也不必怀有什么莫名其妙的内疚?”

“可我看,似乎不是这样——”王俊凯握紧了拳头,心里分明没底,却偏要说,“你哪里有开心的样子?如果要我说,你是不是有些生气?”

“我生哪门子的气?”王源压着嗓子。

王俊凯到底是少年心性,沉不住气,拔高声音道:“如果你心里真的开心,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我到底该怎么做才是对的,你告诉我?”

“或者——王源,你就不能承认吗,对你来说那么难吗?你当真对我没有一点点的感觉?你为什么不敢说?我在你眼里就是个放学回家做作业的小屁孩儿吗?”

他说得颠三倒四,不像是质问,仿佛只在发泄多日来的愤懑。

 “……你这是什么意思。”王源愣神片刻,双眸间掩不住震惊,他沉吟一会儿,接道,“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对感情认真一点,小凯。”

王俊凯盯着青年去前台买单的背影,握紧的双拳上青筋毕现。

你凭什么可以这样拿捏我。就因为我喜欢你,就算我输了对吗?

 

久违的同住,除去第一晚的冲突,也能算是和平相处——只要对某些事闭口不提。

清早,王俊凯坐在王源家的书房,刷了两下手机,看见班级群中的同学们正抱怨远足活动的“非人类”,更有甚者还上传脚底磨出血泡的照片,实在惨不忍睹。什么振奋高三士气,简直是增添新一轮的折磨。

王源则同样不空闲。他周末要加班,还得早起一小时,顺道去H中帮王俊凯拿他落在学校的某张数学试卷。就算那家伙再怎么不省心,可他嘴一扁,桃花眼一弯,自己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中了什么邪么?

在学校传达室门口被门卫大爷盘问良久时,王源觉得自己可算是什么事儿都做了,绝对把王俊凯当亲弟弟。历经“波折”拿好卷子出来,他被人叫住,一回头着实有些惊讶。

“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王总啊。”说话的女子留着一头亚麻灰的大波浪卷,桃花眼微微上挑,薄嘴唇,小脸尖下巴,着一条深色的连衣裙。刚刚立春,天气未曾暖和起来,她穿得算是很单薄,脚上踩着一双高跟长靴,显得原本就不低的个子格外高挑。

王源只在脑海中搜罗片刻就得出了结论:“王律师?”

这姑娘是E风科技合作伙伴连裕的朋友,叫王韵寒,也是C市人,似乎是名律师——不过这也不重要,毕竟两人仅在为数不多的私下聚会中有过几面之缘。听说对方背景不一般,上到祖父辈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王源实在没想到居然会在高中校园这种场所碰见她,还是在H市,怪叫人匪夷所思的。

“是挺意外的。”王源淡淡笑了笑。

“我弟在这儿念书呢,”王韵寒无奈地将手里的袋子一提,“这回正巧来H市参加个聚会,我妈怕他在外头生活不习惯,非要我顺道来看看,还要带堆东西给他……他们这儿不是寄宿制么,我还当周末肯定在学校呢,哪知找了一圈儿,那臭小子刚刚居然说他跑朋友家住了,还不告诉我在哪儿,简直无法无天……诶话说你怎么也在这儿啊?”

王源没想到对方还会和他攀谈起家事,想了想,认真回道:“我弟也在这儿读,他丢三落四的,昨晚把试卷落在教室了,我来给他拿。”

这对话,简直像学生家长在家长会后交流经验似的,王源觉得有些新鲜,对方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

“是吗?太巧了。不过我估计我弟也念不了多久,老爷子太疼他,生怕他在外头受苦。我看还真不会,他不让别人受苦就谢天谢地了。”看到王源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她无奈地摇摇头,“唉算了,我回头再约他见面吧——抱歉王总,我赶时间,得先走了!”

“行……”看来是真的很赶时间,王源话音还没落,王韵寒就已经走出几米之远了。

望着她窈窕而去的背影,王源竟莫名看出一股熟悉感来。

 

工作的繁忙有时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至少可以过滤某些纷杂的思绪。这段时间,王源发现“王俊凯”这三个字出现在他脑海中的频率实在有些过于高了。其实周五那晚,他从少年的只语片言中察觉出对方声称的恋爱是谎话,可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谎?其中缘由王源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可他却理不清自己的思绪了——是更加不安,还是某种程度上的莫名心宽?无论哪种,似乎都很糟。

可惜工作也有工作上的烦心事。

今天公司正式做出了辞退陆齐瑞的决定,对方显然已有心理准备,却仍旧无法接受,“死猪不怕开水烫”一样,居然工作时间里跑到总裁办公室门口声泪俱下,赚足了同情票。大伙儿都不干活了来看戏,一整天公司里乌烟瘴气,不知像什么样子。

王源下班时经过前台,还偶然听见两个女生用自以为很小的音量说些闲言碎语,大抵是王总如何如何冷漠,如何如何忘恩负义。听到一半,那两人看见上司的身影,立马就噤了声。王源不擅长为自己辩解什么,也懒得同她们多计较。

辞退自己同窗四年的老同学,他心里又何尝好受?他不是局外人,也不是可以随便指点江山的旁观者,没人比他更了解陆齐瑞的家庭情况和苦处,否则王源当年也不会对他伸出援手,不会在他母亲病重但公司效益并不乐观时特意找理由给他发高额的奖金。但是这点同情和优柔寡断在此刻看来显得多么矫情。他想要铁腕管理,却又太容易心软,不上不下,简直糟糕透顶,还不如干脆冷心冷情。

 

唯一的好事,大概是这两日,家里不会冷冷清清了。王俊凯在的话,多半会下厨。王源向来形单影只,孤单惯了,现在回到家就能看见暖黄的灯光和热气腾腾的三菜一汤,自然会觉得宽慰。王俊凯同他一样,在这个城市没有亲人。他才十几岁就独自生活,边打工边上学,王源觉得自己本该多多照顾这个弟弟的,可现在的情况却好像反了过来。他想避而不提的话题就避而不提,对方给予的这份久违的温馨却又舍不得放弃,实在是过分。

他对这个少年,到底怀抱怎样的感情?望进他的桃花眼时会愣神,看见他露出虎牙时心情会变好,他不好好吃饭导致低血糖时会心疼,一见他撒娇就不由自主心软……这真的是对待亲人,对待弟弟么。他总不愿深想,因为心底有个声音在提醒他,这样不好,这样不对。有些事情,不发生也不会多难受,可一旦开始就回不了头。但是为什么不对呢?因为王俊凯还小,他的未来还很长,他还没有想好?

还是因为自己太没有安全感,不愿让别人走近呢。

 

王源揉了揉太阳穴。掏出钥匙开门时,门缝中透出来的那道温馨灯光让人安心。他今天回来得还算早,王俊凯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知道是什么新出的综艺节目,逗得他窝在那儿笑得前仰后合。听到玄关处的动静,王俊凯回过头,脸上的笑意还未收起,两颊上浮起浅浅的猫纹,虎牙亮晶晶的,眼睛弯成月亮,怀里还抱着一个灰色的大抱枕,又青春又可爱。

王源松了松衬衫领口,搭话道:“看什么呢,笑成这个样子?”

王俊凯自然地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可搞笑了这个,要不要一起看?”

“……不了。”王源摇摇头,目光却突然被玻璃茶几上的几只袋子吸引了注意,“那是什么?”

“嗯?”王俊凯瞥过去一眼,“……噢,我妈给寄来的,都是些日用品,还有家乡特产什么的。源哥你要吃吗?”

王源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这几只袋子怎么这么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

也许只是巧合吧。王源揉了揉自己酸痛的后颈。这一天都很不顺利,累到站着都快睡着。他朝王俊凯摆了摆手:“不用,我去洗澡,你饿了就先吃饭。”

王俊凯摇摇头,下巴抵在柔软的大抱枕上,乖巧道:“我等你。源哥,你明天想吃什么啊?我看冰箱里已经没什么存货了。”

“明天?”王源将外套挂好,转过身来,“明天我有应酬,你可能得自己吃。如果嫌麻烦就点外卖。还有,卷子写完了也不许一直看电视,好好复习去。都高三了,你怎么这么不紧张。”

“……”王俊凯瘪了瘪嘴,“又跟谁应酬啊,喝酒吗,要多晚?”

“管这么多干嘛?”

“你说呢?”王俊凯直勾勾地盯着他,眸子里全是少年热忱,火焰一般。

“小凯,你……”

“所以是谁,你告诉我呗。告诉我我又不能怎么样,我只是好奇也不行?”

王源叹口气:“就是崇一的那个,其实你见过好几次,不知道有没有印象。”

“李格?”何止有印象,王俊凯连名字都报得出,“我记得,那家伙一看就不是个好人。”

“又来了,”王源无奈地笑他,“你这小孩儿还挺记仇啊。”

王俊凯嘟嘟囔囔:“你就不能不去吗?他那么喜欢灌你酒,跟个神经病一样。一看就是心术不正,绝对对你图谋不轨。”

王源不由为这些酸溜溜的话语觉得有些好笑:“想太多了吧你。我会早点回来,行吧?我去洗澡了。”

“你能不能别把我当小孩儿?我在很认真地跟你说。”王俊凯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先前王源端详过的那五根手指上粗糙的茧此刻正贴着他的皮肤,少年的掌心热切滚烫,好像生怕他挣脱一样抓得很紧。

“说什么?”

“说你不该去和他应酬。”王俊凯表情严肃,一点儿不像是在撒娇或是开玩笑,“难道你都看不出来?要我说,这样的公司,就不该和他们合作。”

这下王源也皱起了眉。

“小凯,”他顿了顿,“你既然你说你不是小孩,那能不能成熟一点,别总这么幼稚?”

话音刚落,王俊凯像被戳到痛处,猛地松开了手。隔了几秒,他才平静自己急促的呼吸,抹了一把脸,回道:“所以,你到底是怎么看我?”

少年沉着脸,继续问:“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搞笑?是不是觉得我只会给你带来困扰?”

“小凯,别闹,你这样就很没意思……”

“为什么要有意思?你要怎样才能相信我是认真的?凭什么我喜欢你就只是冲动,你怎么就能这样下结论?就因为我比你小几岁吗,这算是什么道理?如果要在我和李格里面选一个,你会选谁?难道我在你心里,连这么个人都比不过吗?”

突如其来的火药味让王源也无法继续平心静气。他从没见过这样咄咄逼人的王俊凯,和那只软软糯糯的小奶猫简直判若两人。

王俊凯也觉得很累,他是从小锦衣玉食娇生惯养长大的,从来未曾受过什么委屈。在H市的这几个月、在王源身边的这段日子,可算是将人生头十几年欠下的苦头一一尝遍了。他怎么没有少爷脾气?只是暂时吞下罢了,他也会觉得不公平,凭什么他如此认真,都激不起一点水花?

“小凯,这根本是两回事,我今天很累,没办法思考,我们明天好好谈谈,行不行?我想有些问题确实也该解决了。”

“解决?怎么解决?”王俊凯冷笑一声,狠狠抓住王源的肩膀,口不择言道,“王源——你看起来温柔,可是怎么心这么硬?!”

“王俊凯!”王源厉声一喝,用力推开桎梏住他的高大少年。王俊凯固执,不愿松手,拉扯中无意推了王源一把,没成想后者的后脑勺一下子磕到了墙面上装饰的展示台。

王源痛得倒抽一口冷气,靠着墙蹲了下去。

是啊,没错,他心硬,他冷漠无情,他给过的温柔和好意都从不曾存在过,都是假的。反正他也不止听到一个人这么说,加上王俊凯一个,又算得了什么?

可我也从没指望过要你觉得我温暖,他忍不住想,明明是你偏要闯进来的。

我早就说了。别喜欢我。

 

“源哥!”王俊凯看着靠在墙边捂着头的青年,霎时间懵了,“源哥……你,你没事吧……”

他手足无措,像做错了事的小孩,一瞬间竟然不知该做些什么,只能蹲下身子,膝盖跪在地板上,紧张地伸手去抱王源,想看看他脑后的伤严不严重。

可是他没这个机会,王源咬着牙,一把挥开了他的手。

 

原本温馨的客厅,此刻却硝烟弥漫。王俊凯缓缓站起身,指尖颤抖,声音竟能听出哽咽:“源哥,我知道你觉得我很厚脸皮,可是我真的没法控制我自己。你说我这是冲动,热情总有耗尽的那一天,可你告诉我,那到底会是哪一天?我实在是不知道……可是,还是算了吧。既然让你觉得这么困扰的话。”

他弯下腰,将桌子上自己的东西一点一点收到破旧的大书包里,垂下来的黑色刘海遮住了那双总是明亮动人的桃花眼。他缓慢地拉上拉链,轻轻道:“你不喜欢我,也不让我喜欢你,就别招我了——不过可能我以为的‘你招我’,也全是我的自作多情吧。”

王源掀起眼皮看他。

王俊凯背好书包,背对着王源,喉结滚动了一下:“不知道你撞到的地方是不是肿了,记得最好冰敷一下,如果觉得头晕就去医院,有事一定……一定要叫我——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一定马上就来。还有,饭菜在桌上,热一热就能吃。那我……我走了。”

他头也不回地往玄关走。

王源紧紧握着拳,在一阵头晕目眩中咬紧牙关,低低地吐字:“……等一等。”

回答他的是门被轻轻带上的声音,少年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了。

  

TBC


有冲突是必然的啦,冲突完才能开始甜呀对不对w

懒散太久了,我会好好更的,你们还信我不……QvQ


下一章

评论(172)
热度(1955)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