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萍水相逢(十六)

年下,高干凯×总裁源

上一章

来撒点糖


(十六)

 

五光十色的染色灯扫过两人阖起的眼皮上方,明明暗暗。

如果不是这一刻,王源都不知道自己的心跳原来可以在这样喧沸的环境中如此震耳欲聋,如此不受控制。

他被前些天还被自己称为“弟弟”的男孩揽着肩膀,笨拙又热情地亲吻,对方呼吸粗重,嘴唇滚烫,攻势意外地强硬,唇瓣碾磨间还带着鸡尾酒的甜香。

王俊凯像是害怕他下一秒又会变成那个理智的王源,手臂收得越来越紧,直到形成一个亲密无间的拥抱。舌头扫过牙齿时,王源几乎一点也没有拒绝,微微地张开了嘴,任对方侵略,手指也不由自主地抓住少年的胳膊。这样的举动让对方在停了一秒后更用力地吻过来,然后渐渐从横冲直撞变得缠绵悱恻。他干燥的唇被温柔又小心翼翼地舔舐与吮吸,脑海中也顾不得想别的了。后脑勺上那个之前被撞到的包在此刻突然隐隐作痛,像是受到某根神经的牵扯似的,王源分不出神去理会,脑后的痛觉和唇舌的酥麻却形成奇妙的化学反应,令人恍惚。

酒吧里换到下一首歌时,王俊凯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王源,薄薄的嘴唇上水光盈盈,眼底的醉意还未散去,甚至像是更深了。

此刻王源竟略微感到一点羞赧。他将目光别开,片刻后才又重新迎上对方直愣愣的眼神,缓缓伸手去触他被酒精烧红的脸颊,结果摸了一手的烫。他不自然地轻咳一声,无奈道:“行了,小凯,现在咱们可以走了吗?”

王俊凯睁大一双桃花眼,煞有介事地思考了半晌,然后委屈地说:“给我在酒店开房间么?”

“去我家吧,”王源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可以开心点了吗?这么可怜巴巴的,好像我欺负你。”

“难道不是嘛。”王俊凯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没骨头似的将脑袋倒在王源肩上。他个子高,做这个姿势也不嫌累得慌,还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王源的肩窝。片刻后,他突然抬起头,没头没尾地说:“我要把那本书拿回来。”

“什么书?”王源稍微想了想就明白了答案,“哦,你早上气势汹汹送到我公司的那本?”想起这事儿,他就觉得好气又好笑。

王俊凯对着他无辜地点头,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

“谁叫你自己送来的?太晚了,明天再给你带回来。”王源将少年的胳膊架在颈后,准备把这个醉醺醺的小混蛋拖走。

“不要。”王俊凯冷不防抱住他的腰耍赖道,“我要现在拿!”

真是一点道理都不讲。

王源不同意,他就呆在原地不动,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好执着。就这么僵持了好几分钟,王俊凯闷闷地低着头,说:“我不想还给你了,我后悔了,我们还是不要两清比较好。”

王源怔了怔,然后看了眼桌上乱七八糟、价格不菲的空酒瓶,忍不住唇角溢出的一抹微笑:“你现在欠我的可又添了一笔了。”

 

车子在昏黄的路灯下缓缓停泊,前方的写字楼里只零星亮着几盏灯,熬夜加班的人们还在为养家糊口而努力。

没错,王源又一次向王俊凯无人能敌的撒娇低头了。

E风科技里仍有程序员在加班加点,余光瞥到已经下班的老板突然杀了个回马枪也没空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键盘敲得啪啪响,勤奋非常。

王俊凯这时候很乖巧,安安静静地跟着王源从过道里穿过,老实地等他拿钥匙开办公室的门。

 

屋内没开灯,王源熟门熟路地往办公桌的方向走,边走边道:“真的怕了你了,拿完赶紧回家,你明天要是再逃课,我……”

他话没有讲完,忽然被一个温热的躯体从身后抱住了。

王俊凯比王源高一点,此时用手臂搂着他的腰,几乎将他整个人圈在怀里。他把脑袋埋在王源颈侧,温热的鼻息喷洒在皮肤上,嘴唇也若有似无地蹭过,让人浑身一个激灵。

门不知何时被关上了,静谧的办公室中没有灯光,百叶帘也阖上了,四周一片漆黑,只有桌后那一扇窗能透出一丁点城市夜晚的霓虹和皎洁的月光。昏暗光线里,王源绷紧了下巴,没有出声,耳边是两人呼吸的声响。他整个人都被少年年轻而热烈的荷尔蒙笼罩,几乎有些晕头转向。

 

沉默了好一会儿,王俊凯才闷闷地开口,不知是因为醉酒还是什么,带着浓浓的鼻音。

“源哥,我在想……”他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你为什么突然说喜欢我,不会是为了让我好好上课才哄我的吧。明天醒来,你会不会又后悔了,又不要理我了?”

听闻此言,王源突然放松了下来。闻着空气中散不尽的酒味,他抬起手,安抚般覆盖在王俊凯肌肉绷紧的小臂上,掌心的温度一丝丝地传递过去。

“不会。”他沉沉地说,语调却温柔。

王俊凯定了几秒,突然侧着头,在王源脖子边轻轻咬了一口。

“……”王源愣了愣,嗓音沙哑地开玩笑,“不会你不是大猫咪,其实是只小老虎吧。”

王俊凯脊背一僵。半晌后,他才用力收紧了手臂,用滚烫的嘴唇一下一下亲王源后颈薄薄的皮肤:“源哥说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

怎么这么乖。王源忍不住想笑。

 

从酒吧出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他也被夜晚的凉风吹过了,按理说头脑早该清醒了,可那份突如其来的冲动,却还没有冷却,心脏跳得似乎比之前还要快。

 

就这样安静地抱了一会儿,王源觉得怪不好意思的,于是轻轻掰开王俊凯的手指,转过来正面对着他,想要说什么时,又被对方抢了先。

王俊凯盯着他,小心翼翼地问:“源哥,你现在……觉得我俩合适了?”

那天在王源家门口,对方说他们不合适的话实在叫他耿耿于怀。

王源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于是皱着眉想了想,然后认真答:“老实说,还是不合适。”

“……”

王俊凯哑然。他低着眸,根根分明的睫毛像帘子一样扫下来,遮掩着失落的情绪。

“可是,”王源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不合适是一回事,我对你动心是另一回事。或许今后会有很多事情需要我们一一处理,但是以后的事情,可以留到以后再考虑。”

“王源……”王俊凯这回直接叫了名字。他的大脑在此刻几乎只能处理“我对你动心”这几个字,被酒气熏得雾蒙蒙的双眼瞬间亮了起来,怎么努力也无法掩饰不断上翘的唇角和拼命往外逃的两颗孩子气的虎牙。

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安放满心盛放的喜欢了,只好微微低头,在王源粉色的嘴唇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后者对这突如其来的“偷袭”有些惊讶,脸上却是带着笑的。他看着新晋恋人满脸的喜色,伸手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头发,想了想,沉声道:“小凯,你也确定你是认真的,对不对?”

“我确定!”

王源眉眼弯弯地看着他,半开玩笑道:“我承认我真的斗不过小孩,所以你可不许耍我,也不能随便骗我啊——任何事。”

王俊凯难得没有反驳那声“小孩”,他指尖蜷了蜷,最后紧紧握成拳,缓缓朝王源点了点头。

 

在王源家留宿并不是稀罕事,王俊凯轻车熟路地洗了澡换了衣服,酒也醒得差不多了。他在常睡的客房里呆了一会儿,然后弯腰从床上拎起了蓬松的枕头。

于是王源刚吹干头发,就看见王俊凯眨巴着眼睛出现在自己房间门口,怀里还抱着那个顺手抄来的枕头。

“源哥,我今天可以跟你睡吧?”身份的突然转变令少年兴奋,前几日的颓丧瞬间一扫而光——曾被拒绝过多少次他也不在乎,反正现在,这个人是他的了。这就够了。

王源的五官在暖黄的壁灯下显得更加温润,他笑了笑,说:“好啊。”

 

今晚发生的事,就算说给昨天的自己听都不会相信,可此刻王源却觉得十分顺理成章,好像他一早就该这么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王俊凯的感情有了转变,他自己也说不出,可是他却清楚地明白,无论对自己否定暗示了多少次,这份悄然而生的心动还是挣扎着破土而出了。

原来已经不能克制,那就顺其自然吧。反正不会是什么坏事——而且现在看来,简直是好得不能再好的事。

王俊凯率先钻进了被窝里,他长手长脚的,一人就占了好大一块地方。见王源还没有过来睡觉的意思,他把被子卷了卷,裹起来,朝王源挑了挑英挺的眉,笑一下就好像有阳光照亮满屋:“我先帮你暖暖床。”

王源没有应声,眼睛却笑得弯成了桥。

他为什么就没有早点意识到对这个男孩的喜欢,还让他难过了这么久。他也是真的没有想到,王俊凯居然会这样执着。他有什么好,值得对方这样用尽满腔热忱来喜欢?

 

两个枕头靠在一起,脑袋和脑袋也挤在一起。王俊凯朝王源蹭了蹭,清爽的发丝搔到对方的鼻尖。他伸手搂住王源劲瘦的腰,后者的睡衣质地非常柔软,碰到了就不想撒手。

这不是他们头一次同床共枕,但确实第一次双方都在相对清醒的情况下。刚刚猝不及防地确立了关系,两人心中都不平静,除了未知的惶恐,还有难以言喻的兴奋与激情,此刻肉体挨着肉体,难免有些旖旎的念头在脑海里幽幽地飘出来。

 

王源年长几岁,深谙欲火要及时扑灭,否则越烧越旺就会一发不可收拾的道理,猛地抓住了王俊凯那只欲在自己腰间作乱的手。后者有些委屈,咬着嘴唇看他,他也不心软,反而严肃道:“快睡觉,你今天喝了那么多酒,明天起来还不知道会不会头疼。”

 

王俊凯这下没有反驳,只是伸长了五指,与王源的交错,完成了十指相扣的动作。他用大拇指轻轻摩挲着那人的手背,继续耐心地听他用清澈的嗓音“教育”自己,眼角低垂,舌头舔过尖利的虎牙,像一只发现猎物伺机而动的野兽。

急什么,多久他都等过了,反正来日方长。

 

“你怎么突然这么任性?不高兴了就不去上课?你不好好上课,吃亏的是谁啊,还不是你自己……”

王源可能是受他那两位大学教授养父母的影响,说起道理来一套一套的,真像个刚刚开完家长会回来教育小孩的家长。王俊凯脑补了一下,没憋住笑了,结果被王源一眼发现,还用两根修长的手指捏住了他的脸颊。

“好笑吗?”

王俊凯被捏着脸,整个人看上去软得不行,义正言辞地摇头:“不好笑不好笑,完全不好笑。”

“……”王源佯怒地看了他半晌,结果对着那双魅力无边的桃花眼以及被自己捏变形的帅脸,没忍住也笑了出来,“下回再说你,现在先睡觉。”

“噢。”王俊凯在被子底下把人抱住,用嘴唇蹭开他额上的头发,印了一个晚安吻。还没好好体会完这瞬间的温存,王源突然拍拍他胳膊,边说边迷迷糊糊打哈欠,看上去真的困了:“定个闹钟吧,今天太累了,我怕明早起不来,你上学得迟到了。我手机在你那边的床头柜上,你定一下。”

王源的生物钟很准时,一般来说都不需要借助闹钟,但是今天发生的事堪比宇宙大爆炸了,他担忧一夜睡眠无法正常消化。

王俊凯显然跟他想法不太一致:“我觉得不需要闹钟,因为我会兴奋得整晚睡不着。”

“瞎说什么,”王源惩罚性地捏捏他的手指,“快定了闹钟来睡觉。”

 

于是王俊凯乖乖地探身去拿手机,结果摆弄了半天也没好,王源睁开眼想看看他在搞什么,耳边突然传来低沉的哼唱和吉他弦拨动的清脆声响——尽管音质很渣。

“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拼出你我的缘分……”

 

刚听了几个字,王源脸色立马就变了,伸手要去拿自己的手机:“小凯你——”

王俊凯转过来,歪着脑袋看他,笑容像阳光,有点小小的得意:“对不起我不小心翻到的——”

这是道歉的口气吗?

“——但是,源哥你为什么要存这个啊?”

他根本明知故问。

那是去年圣诞联欢王俊凯在班上唱歌时被同学录下来的音频,后来给传到了网上。当时王俊凯有拿给王源听过,还趁此机会偷了一个吻。他本以为对方听过就过去了,谁知道王源居然不知从哪儿扒到了这段音频,还存在了手机里,而且看日期存了有一些时日了。

原来你以前也并不是完全没把我放在心上嘛。

 

“……我觉得挺好听的,存着用来催眠,不行啊!”本来其实也没什么见不得人,但突然被对方本人发现,王源觉得有点难堪,他不动声色地把被子往上拉了拉,企图遮盖自己微微发烫的脸颊。

 

“源哥,我真的好喜欢你了。”王俊凯抿着嘴笑,扑过来连人带被地将青年抱住。

“嘶——”王源被他抱得撞到脑后那个肿起来的包,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没事吧源哥?!”王俊凯见状立刻手忙脚乱地放开他,又伸手去探他后脑勺,动作轻得宛如在对待什么珍贵的宝物。

“源哥,”他吸了吸鼻子,问,“你喜欢听我唱歌吗?”

“……还行。”王源有点儿不好意思。

“那你周末去mint听我唱歌吧,好不好?”

王源伸长手臂拍灭了卧室的灯,存心逗他:“不好,没空。”

王俊凯在窗外照进来的一抹皎洁月光下瘪了瘪嘴,一副失望的样子,小虎牙却偷偷冒了尖。

他心里暗暗地想:王源可真是喜欢口是心非。

 

TBC

开坑时说目标是写短一点,但是写到这里已经快十万字了,我到底在搞什么……【躺


下一章

评论(153)
热度(2123)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