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萍水相逢(十七)

年下,高干凯×总裁源

上一章


(十七)

 

几个月前,王源的公寓还冷清单调,连家具都摆着一副生人勿近的高贵冷漠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茶几和沙发上多了深蓝色的护腕、打完篮球后还沾着一点汗渍的运动发带、白色的耳机线、磨损的旧书包,还有摞起来的各科试卷。

自从王源告诉了王俊凯家门密码,这家伙跑来的几率便直线上升。关系的转变带来两人相处方式的微妙变化,习惯单身的王源觉得这种体验有点新奇,但不得不说他确实也乐在其中,甚至从心底萌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珍惜。

因为他们之间还有许多的问题,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到底会有多长,是路途中一小段美好的记忆,还是真的将彻底改变他的人生。

 

最近两人都忙,一个忙工作,一个仍在高三的苦海里修行,晚饭成了放松神经好好恋爱的绝佳时刻,王俊凯便坚持不懈地亲自下厨做饭。从新添置的烤箱里将热腾腾的蒜蓉青口端出来,王俊凯一把扯掉了身上的围裙,翘着嘴角道:“源哥,你尝尝这个呗,新学的!”

王源一只手撑着下巴,像是在想心事,被他又叫了第二遍,才勉强回过神来,动动鼻子嗅了嗅,笑道:“哇,好香啊。”

王俊凯敏锐地皱了下眉,片刻后又敛了情绪,看着对方起身将碗筷摆好,修长的手指在灯光下骨节分明。他接过盛好饭的碗,动了动喉结,问道:“今天是不是公司里事情多?”

王源愣了愣,随即应道:“嗯,最近有新产品要发布,可能过几天又得直接睡公司了。”

他一说完,王俊凯便瘪了瘪嘴,一看就是想起了前段时间某些不愉快的回忆,当然也无非就是王源拒绝他再拒绝他,还说他们不合适,永远不会喜欢他。

王源挺想笑,但确实还是心疼,而且回想一下,这事儿也真挺打脸的,还平白让少年吃了好多苦头。他伸手给王俊凯夹了个青口,清了清嗓子,缓缓道:“明天周六,要不然……你今晚就住这儿吧?”

王俊凯抬起头,桃花眼一下子亮起来。

说出“我喜欢你”这四个字之后,王源仿佛迈过心中一个坎儿,不管不顾地轻松了一两天。然而轻松过后,他反而又比之前顾忌得更多了。显然“大错”已经酿成,且不能回头,那及时止损还是尤为必要的。王源似乎生怕自己在“扭曲”了少年的性向之后又会毁了他的前程,于是天天盯着王俊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因为担心他会因为自己而分心,平时一吃完饭王源就送他回学校住宿,弄得王俊凯一点儿也不敢懈怠了,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高三快节奏的紧张感。

这么一来,王俊凯真正在王源家留宿的机会甚至比以往还要少,更别提什么进一步的亲密。少年人对待初恋的满腔热情只能禁锢在身体中横冲直撞,被迫保持成熟的冷静,憋得他快内伤了。

 

酒足饭饱,王俊凯因为王源的提议而心情大好,自告奋勇要刷碗,结果被王源瞪回书房写试卷去了,书桌上还被这人放了个闹钟,一张数学卷子完成时间得是两小时以内,跟高考一样,闹铃一响他还要亲自过来“巡视”一番。王俊凯巴不得王源老来,简直想把闹钟时间调短一点,一个钟头就做完一张试卷。

 

王源把水龙头打开,凉水冲刷过虎口和沾着油渍的白色骨瓷盘。

公司里一年到头都很忙,但这段日子确实是叫人分不开身了,新产品发布是公司的大事,很多方面他都要亲力亲为。不过王源的抗压能力向来很好,这种司空见惯的事不至于让他有所烦恼。

而真正烦恼的是——

王源有时候觉得王俊凯的某些直觉还真是无理却又该死的准确。

其实和王俊凯一样,他也挺烦崇一的那个富二代李格的,生在金山银山里,留过洋镀过金,可惜都拯救不了实际是个草包的事实,偏偏他还特别喜欢对别人指手画脚、吹毛求疵,来彰显自己的“文化”。话虽如此,生意人有生意人的相处方式,不过是合作而已,双方能共赢获利就好,王源从不在意对方是个什么性格的人,只要他不违法乱纪道德沦丧。

可是李格最近还真触到他逆鳞了。

和崇一合作的新项目已经在最后的验收阶段,李格开始频繁地以谈公事的名义亲自找王源,这本来也无可厚非,然而这货总提许多乱七八糟、自相矛盾的修改需求,还数次要求调整数据库,简直像是故意找事,让人烦不胜烦。王源也知道对方一直就龟毛和难搞,但无法直接拒绝。客户不能随意得罪,遑论崇一是E风现在重要的长期合作伙伴,也是H市根基庞大的家族企业。

其实一开始还算比较正常,可最近李格越发怪异,比如聊完“正事”后会有意无意地试图与王源交谈一些私事;礼节性握手的时候总用指尖暧昧地划过王源手背,让他起一身鸡皮疙瘩,胃里酸水直翻;再有,这家伙三番两次想要约他出去,并且直白挑明了是私人邀约。

王源不傻,一来二去自然充分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只是他没想到这位骚包的公子哥怎么就看上了自己。他知道李格平日里玩儿得挺厉害,却不知道他居然真是男女通吃,而且脑袋拎不清地要来招惹合作伙伴。

 

前几次王源都随便敷衍过去了,可这天李格又提起约他出去时,他直接拒绝了,不过语气是半开玩笑式的,带着点儿不好意思,看不出丝毫破绽:“抱歉啊李总,不是我不给您面子,但是不瞒你说,其实我家那位醋劲儿可大,我主要是怕他到时候误会,又要哄老半天。”

“你什么时候……”李格呆了呆,说到一半尴尬地干笑两声,又用蹩脚的普通话接道,“哎,只是朋友间普通聚一聚而已嘛,弟妹想哪里去了。”

王源摆摆手:“我就是喝一点酒他都要闻好半天,火气大着呢。”

他想起少年竖着眉毛不准他去应酬的强势模样——当时只觉得王俊凯幼稚、陌生、暴躁且不可理喻,可现在回想起来,居然也有那么一点可爱,毕竟横竖不过是吃醋而已。王源忍不住低眉轻轻笑了一声,眼神里全是缱绻的温柔。

李格目光闪烁了片刻,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坐直了身子。他双手在膝盖前交握着,看似不经意却意有所指地转移话题道:“诶,之前那个天天跟着你跑的小孩儿,还在你周围转啊?”

王源蹙眉,知道对方说的是王俊凯。

忽然提起王俊凯是为什么?难道就这么几回碰面,他就看出了什么端倪?虽然不想夸他,不过这货眼神儿还挺好。王源掀起眼皮看了李格一眼,忍了忍,冷下脸道:“如果李总对项目没什么别的问题了,那就到这里吧,你应该也挺忙的,我也还有很多工作,恕不远送了。”

王源当然不愿真的让李格知道他和王俊凯的关系,更不想多提。这是他们的私事,与李格毫无关系,再者,王俊凯还是在校学生,纵然这场恋爱是光明正大的,没有见不得光的地方,多少也会有影响,让李格知道绝对没好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李格这回倒很识趣,直接站起了身。而后,他整整自己的西装外套,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走到门口时,他突然停顿了脚步,几秒后好整以暇地转过身来,用充满玩味的语气道:“王总,你喜欢男的吧?”

他清楚记得那天在E风科技的年会上那个少年抱着王源的肩膀撒娇的样子,更记得他看向自己时突兀转变的眼神和表情。他原本完全不把这么个穷学生、小屁孩放在眼里,现在看来,那小子还挺厉害。

王源脊背猛然一僵。

他捏紧拳头,站起来时脸上却挂着温和的笑容:“我想这都与李总无关,也与我们的合作无关吧。”

“是。”李格耸耸肩,“我也没别的意思……”

他轻笑了一声,然后凑过来,这一回不再掩饰眼底的贪婪和欲望:“王源,反正不都是玩玩儿吗。”

“那我们应该不是一种人,”王源冷笑一声,“不送。”

 

初春时节,天气还有点凉,厨房的窗户没关严实,夜风吹起裸露的小臂上一整排鸡皮疙瘩。洗好碗,王源踱步到书房拿文件,顺便“监视”一下某人。

王同学很乖,正在埋首做试卷。大概是怕略长的额发遮眼睛,他不知道从哪儿翻出一顶棒球帽反扣在脑袋上,露出光洁的额头,看上去青春阳光。

王源不想打扰,于是轻手轻脚地拿了文件打算出去,结果刚转身,挽起袖口的手臂突然被人捉住。王俊凯掌心温热,立刻感受到了王源皮肤的微凉。他轻轻皱了皱鼻子,说:“你要工作吗?就在书房里吧,不然总是过来找资料也不方便。”

王源想了想,没什么反对意见。

两人做事的专注度都挺高,谁也没打扰谁,书房里渐渐只剩下键盘敲打声、笔尖在粗糙的草稿纸上演算时发出的沙沙声响和每隔两小时就会响起的闹钟。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俊凯把写完的几张试卷叠好,伸了个懒腰。他动了动发酸的肩膀,看见王源眉间皱着,修长的手指正在笔记本键盘上敲敲打打。

他的侧脸非常好看,黑发柔顺清爽,神情专注时那双杏仁状的眼睛显得分外明亮,睫毛温柔地压低,鼻梁挺翘,粉色的嘴唇也不自觉地轻抿成一线,下颚的线条尤为精致,叫人一不小心望过去就想要多描摹几遍。

否则王俊凯也不会因为初中时的“惊鸿一瞥”,就惦念到今天。

王源脊背挺得很直,白皙的脖颈上透出青色的静脉血管,看上去对待工作没有一丝懈怠。然而他身上却穿着浅色的家居服,柔软温顺的质地,又给他平添了几分矛盾的慵懒。

这个迷人的青年,是属于自己的。

王俊凯抬起手腕看了眼表,然后没再犹豫,朝他走了过去。

 

王源知道王俊凯已经做完了作业,但也没抬头,直到有几根手指轻轻碰触他眉间的山川,薄茧蹭过皮肤,将蹙起的褶皱抚平。

“干嘛呢?”王源说话时也没暂停手上的工作。

“该睡了。”王俊凯俯下身,说话时的热气喷洒在王源的耳垂,声音低沉沙哑,带着点困倦,“你看看都几点了。”

王源瞄了眼电脑屏幕上的时间,确实很晚了,于是说:“你先去睡,我很快就好。”

王俊凯耷拉下脸,撒娇般用手臂从背后环抱住王源的肩,闷声道:“在家里的时间还不能休息,你不是老板吗,干嘛这么对自己?”

王源笑了笑,安抚地拍拍少年的手背,也没回答。

“不行。”王俊凯定了半晌,“教育”道,“熬夜对身体不好,快跟我去睡觉。”

“……”王源状似无奈地放下手头的事,仰起脸看了他一眼,唇角忍不住溢出一抹笑意,最终妥协了,“好好好,听你的。”

王俊凯歪头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本来让人心情激动的留宿之夜仍然在试卷的海洋中度过,王俊凯不可谓不郁闷。王源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他眉眼弯弯地摸了摸下巴,果然说到做到地合起了电脑,然后就这么保持着这个坐姿,轻轻转过身来,仰头在身后弯着腰的少年薄薄的唇上印了个自然而然的吻。

 

有时候火星燃成火海就只差一根柴。

王源头一次的主动亲近成了最佳的助燃物。他眉目间带着温柔笑意,在看见少年意外的表情时,那笑意更甚了,徐徐在唇边漾开。王俊凯低眸深深看了两眼,直接凑上去,咬住了对方刚刚离开几厘米的唇。

两双嘴唇的接触不够多,尚且陌生,而这种柔软的陌生更令人充满了探索欲,想要使劲尝一尝那到底是什么滋味,来更加有实感地确定他们现在与往日不同的关系。

 

王俊凯一只手扶着王源的腰,从上方盖下来的吻本来就带有一定的压迫感和攻击性,他为了让王源仰起的脖子不至于发酸,还略带强势地用手卡住了对方的下巴给予支撑,那双半阖的狭长眼眸此刻看上去比平时更加深邃,少年喘息低沉,让王源有一瞬间的恍惚和意外。

 

安静的书房中,唾液交换的声响分外明显,也让人心脏跳得飞快。王俊凯的手开始不自觉揉捏王源腰侧那一点肉,嘴唇在厮磨啃咬后变得发麻,就开始寻觅其他目标,一路从脸颊逡巡到通红的耳垂,又吻过白皙的脖颈,小虎牙在皮肤上轻轻磨蹭,让人心痒。王源皱皱眉,搂过王俊凯的脖子,一只手掀掉了他头上那顶碍事的棒球帽,让两人身体的距离更加靠近。

 

不知道原本坚守的理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败退的,明明不久前还是工作和学习状态,电脑、文件和数学试卷离他们仅咫尺之遥。甜蜜的亲吻叫人食髓知味,两人背对着一墙书橱抱在一处,满腔热情都倾注在彼此身上,几乎能听到每根神经在烈火中被烧得啪啪作响。

 

然而,当理智就快要燃烧殆尽时,一个极其现实的问题兜头泼下一盆冷水。

王源脸上带着微红,额角有一枚欲滴的汗,表情十分尴尬:“小凯,你……要在上面?”

王俊凯喉结滚动两下,湿漉漉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等等——”王源觉得有些震惊,也有些滑稽,“我没有想到……”

即便王俊凯已经是成年人,个子还比自己高,但他整天软乎乎地抱着自己撒娇,像只黏人的小猫,王源自然不会想到过这一层。他也不是不愿意做承受方,只是此刻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心理建设,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不可以……吗?”王俊凯手指轻轻抚过王源的肩膀,留下一串酥酥麻麻的电流。他抿了抿薄唇,又问一遍:“不可以吗……源哥?”

 

“不是不可以的问题……”王源有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顿时觉得实在荒唐极了,先前的欲火都消了一大半儿,只剩下大眼瞪小眼的无奈。

尴尬了片刻,王源干脆推了推王俊凯的手臂,干巴巴道:“不是你说太晚了该睡了吗……今天先睡觉吧。”

“……”王俊凯握了握拳,低头看看自己,好半天之后才闷闷地说,“那我去上个厕所。”

王源:“……”

他觉得这可能是近十年来遭遇过最尴尬的事情没有之一了。

 

也许是真的很困倦了,等王俊凯回房间的时候,青年已经侧身躺在床的半边,进入了梦乡。他睡着时一只手还抓着被角,安安静静的,头发散落在白色的枕头上,本来就很小的脸陷了一半进去,粉色的嘴唇不经意地微微嘟起,透出几分与平时形象不同的可爱来。

王俊凯什么怨言都没有了,蹲在床边亲了他一口,又一点点抚平他眉间的皱起,才乖乖地爬上床,从背后将王源整个瘦削的身体抱在怀里。

 

放在床头的手机震动了两声。

王俊凯一脸不快地扭过头。窗外银月高悬,万籁俱寂,只有霓虹灯火不知疲倦地闪烁。

这大凌晨的,谁找他?

他伸长手臂捞过自己的手机一看,果然是他的好兄弟连昊。这货最近似乎终于被他爹放宽了政策,又开始过起逍遥日子了,大晚上的不睡觉。

连昊发短信问:“哥们儿,最近咋样?”

“你看看几点了?一看就是条单身狗吧。”王俊凯突然幼稚,语带炫耀。

“靠!小爷就坐在美女旁边呢!虽然我现在空窗期但怎么说经验也比你丰富吧凯少?”连昊气得不行,一秒后突然反应过来,又发来一条,“你现在终于不是单身了?”

“必须。”

“……靠。”

王俊凯言简意赅:“有事说事。”

“就是没事儿闲得慌才找你啊好不!”连昊抱怨一句,唯恐王俊凯就此完全不理会他了,又加了一条,“对了你知不知道何佩瑶那丫头天天撺掇你爸让你出国留学啊?”

王俊凯皱起两道锋利的剑眉。

“我说老头最近怎么老提议送我出国念商科——她没事儿找我爹干嘛?吃饱了撑的?”

“你别装傻啊。”连昊贼笑,“大院儿里哪个不知道佩瑶从小单恋你啊,她要出国读艺术,还不得要你陪她。”

“闭嘴吧你。”王俊凯暴躁地打字,“没事儿,反正我爷爷也不会同意,让他治我爸。”

“那这么说你是愿意读军校咯?”

“……能不说话么你?”

“不能,”连昊厚脸皮,“话说今天下午我遇见何佩瑶,人家可是真喜欢你。你过年回来那会儿她不是正好国外采风去了嘛,又没见着,给她气得不行。她昨天刚回国,就一个劲儿问我你在H市是不是受了很多苦,还说这两天要去找你,我都不好意思告诉她你过得挺滋润的。哎我说兄弟,你不如就放弃你那个什么仙子,从了她算了,我看正好你爹也挺满意。”

王俊凯仿佛已经能看到对方幸灾乐祸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放你的屁,滚滚滚。”

 

卧室的窗帘夜里没拉,第二天清早,阳光暖洋洋地从落地窗外洒进来。王源眼皮颤了颤,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想翻个身,才发现自己此刻居然被王俊凯整个圈在怀里,脸颊贴着他胸膛,还能感受到少年人充满生命力的薄薄胸肌和里面流动着的年轻滚烫的血液。

王源:“……”

这个姿势让他又想起了昨晚的尴尬,于是往后退了一退,谁知王俊凯的胳膊瞬间又把他搂紧了些。他抬眼去看,阳光洒在少年纤长的睫毛上,金灿灿的,一双漆黑的眼睛徐徐睁开,懒洋洋的低沉嗓音也随之响起,带有刚睡醒时特有的沙哑。

“你已经醒了啊。”王俊凯整个人往下挪了挪,将毛茸茸的脑袋滚进王源肩窝里,打了个哈欠,含含糊糊道,“早上好啊,源哥。”

还是蛮可爱的嘛。王源摸摸他的后脑勺,感觉到对方用脸颊蹭了蹭他的下巴。

“有一点胡茬。”王俊凯无厘头地说。

王源莫名生出一股得意:“是不是很man,小屁孩?”

王俊凯没有回话,只沉沉地笑了笑,略带沙哑的低音炮让人半边肩膀都觉得酥麻。

 

这天之后,王源果然如他所说进入了新一轮忙碌,干脆直接住到了公司。而连昊也没骗人,没两天何佩瑶居然真的跑来H市了,还给王俊凯发短信——当然,不用想也知道,就是连昊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叛徒给了她自己的新号码。

“俊凯,我来H市玩儿几天,顺便写生,要来接我哦。”

还是一贯的大小姐脾性,王俊凯向来不爱搭理。

而紧接着的一条,偏偏就是他爸的短信,“串通”好似的。内容是:“小凯,瑶瑶去你那里玩,你要多照顾照顾。”

王俊凯烦躁地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TBC

下一章

评论(114)
热度(2082)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