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为了靠近再靠近你 这漫天星辰都垂低

萍水相逢(十八)

年下,高干凯×总裁源

上一章

(十八)

 

从机场一路到酒店,王俊凯半句话都没说。

何佩瑶说来“玩几天”,却搬家似的托运了一堆行李,连司机都没忘了带,讲究得不行。王俊凯实在搞不懂干嘛还需要他大老远地跑过来接人,他看起来很闲吗?

车子平稳地行进在宽阔的马路上,王俊凯戴着耳机靠在后座上玩他那个古董二手机。系统运行得格外缓慢,王俊凯用手指使劲戳了两下屏幕也没能让它利落起来,终于不耐地掀起眼皮望了眼窗外。今天天气好得出奇,阳光沿途照进来,晒得人半张脸暖洋洋的。窗外的风景一晃而过,掠过川流的行人和车辆,他看见后面那幢写字楼上金色的LOGO在太阳底下折射出一道刺目的光。

那是E风科技。

 

“俊凯,你看什么呢?”何佩瑶见他一路沉默,没忍住顺着他的目光望了一眼,只看见外头修剪整齐、青翠欲滴的绿化带,于是只好将目光转移到对方手上。她只盯了一下,就嫌弃地撇了撇下飞机后才重新抹好唇彩的嘴:“你怎么用这个手机,这能用嘛?原来的坏了?难道叔叔冻结你的卡了吗?”

其实她这是明知故问,于是也根本没在乎得到回答。

“我们先去买手机吧。”何佩瑶凑过来一点,身上有浅浅淡淡的香水味,让人鼻子发痒。

王俊凯脖子都没拧一下,继续看窗外,直到手机传来提示音。

他立马低下头去看王源隔了足足有一个钟头才姗姗回过来的消息。

“还要再忙一段时间。你最近要一模了吧,周末不许再跑去mint了。”

王俊凯垂下眼睫来,动手打字:“嗯,都听你的。中午别忘了按时吃饭。”

网速不太好,对话框旁边的圈圈转了好半天才发送成功。

 

送到酒店门口,没等司机下来开车门,王俊凯直接长腿一跨迈了出去,将手机揣进兜里。何大小姐被他冷落了半天,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儿去,但也不是不能忍,毕竟那是王俊凯——除了王俊凯,还有谁能让她放下架子甚至甘愿受委屈呢。

“H市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何佩瑶没再继续“买手机”的话题,趁酒店工作人员帮忙搬行李的空当,朝王俊凯靠近了一步。

王俊凯:“没什么好玩的地方。”

“……”何佩瑶绷紧了下巴,好半天才说,“你少蒙我,我在网上都查到好几个景点了。”

“那你知道了还问我干嘛?”王俊凯剑眉紧蹙。

其实他本来对何佩瑶没有多大意见,毕竟和人从小在一个大院儿里长大的,良好严格的家庭教育也告诉他对待女性得绅士。只是他十分不爽对方跟自己老爹乱嚼舌根,更不爽本该补觉的周末清晨被拉出来给人大小姐当“保镖”,火气不是一般大。

 

何佩瑶被他几句话气得不行,好不容易才缓过来,咬着嘴唇,伸手去拉少年的胳膊,没成想后者不动声色地避开了,还朝她摆了摆手,煞有介事道:“好了,你刚下飞机,先回房间休息休息呗,有事儿以后说。”

说罢他单肩挎着背包,潇洒地转身就要走。

“……”何佩瑶在身后气得要跺脚,“那你干嘛去?你不陪我?”

“我还有事儿,”王俊凯懒洋洋地转过来,眼角眉梢盛了一圈儿阳光,“我得陪我对象。”

何佩瑶愣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从小到大,围在王俊凯身边的莺莺燕燕多得数也数不清。他和老司令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眉目周正,身材挺拔,自带一股旁人无法企及的领袖气势,天天被那群同样金贵的干部子弟们前呼后拥着,就连惹是生非都迷人得不行。

遑论他成绩也没耽误着。简直挑不出毛病了。

而自从初中情窦初开之时对王俊凯芳心暗许,何佩瑶就觉得只有自己是特殊的。她外公和王司令是老战友,大院里年纪相仿、从小一块儿长大的那一伙人里,就她这么一个女孩,勉强能算个青梅竹马什么的。而王俊凯浑归浑,胆子大了什么也干得出,偏偏在兄弟们都开始泡妞追姑娘的青春期清心寡欲,无视自己那一身爆棚的荷尔蒙,从没闹过半点“桃色新闻”,连校花的主动追求都坚决拒绝了。

谁也入不了他大少爷的法眼,甚至连说上几句话的机会都没有,那自己这样的“青梅竹马”,自然是要排在第一位的。况且何佩瑶从小就讨王叔叔和王老爷子的欢心,怎么说也赢了那些不知哪儿跑出来、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

所以就算王俊凯对她也爱答不理,她都从没真正忧心过。

 

可是此刻……

才来了H市没一年,王俊凯居然说他有“对象”?

何佩瑶涨红了一张瓜子脸,简直难以置信。她脸色阴沉了片刻,望着少年挺拔的背影,狠狠咬了下牙齿,脖子泛起青筋,一点也不配脸上刚刚补好的精致妆容。

 

市立图书馆中光线充足,风吹动薄纱窗帘,露出窗台上刚刚浇过水的翠绿盆栽。

王俊凯方才大言不惭地说是要去陪对象,可惜他对象这两天忙得很,别说约会了,连回微信都跟挤牙膏似的,问他十句他才给你挤一截出来。

这状态实在是不像谈恋爱。

然而王俊凯还是听了王源的话,难得周末哪儿都没去,送完何佩瑶后就开始抱着书老老实实地复习,准备即将到来的一模考试,期间偶尔给王源发几个消息,耐心等他忙过一阵后的回话。

 

暮色四合,夕阳光辉铺满了图书馆的木桌,王俊凯甩了甩写到快没油墨的中性笔,在试卷上划拉出最后几个字,才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机瞅了一眼。而下一秒,他便立刻站起身,将桌上摊开的纸笔书本一股脑地往书包里面塞。

王源很温和地回应他前面几句略带撒娇的抱怨:“嗯,今天我保证会回家好好睡觉,不睡办公室,这样行了吧?你在学校要认真复习,听到没?”

“遵命!”

王俊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大半天,自觉已经非常“听话”了,拎起书包快步朝大门口走去。

 

王源的公寓几天没人住,仿佛真的若有似无地少了那么点烟火气。

东西的摆放还跟王俊凯上次来时差不多。客厅的玻璃茶几上开着一包没吃完的薯片,放了好几天了,早就潮了。王俊凯觉得挺好笑,王源总在自己面前表现他的成熟,可是他的喜好实际却相当孩子气,比如爱吃零食这一点。王俊凯将那包薯片拾起来,转头扔进垃圾桶里,然后走到厨房,将手里提的塑料袋中的东西一一放进冰箱。

听王源在微信中的语气,公司的事情显然还没有忙完,但是他说了今天会回家睡觉,王俊凯不想让他疲惫了一天之后,一进门只能面对漆黑一片的房间。况且他好多天没看见王源了——明明才是刚刚开始恋爱的阶段啊。

 

饭菜在餐桌上摆好,王俊凯就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头顶的时钟滴答滴答响,指针绕了一圈又一圈。

好半天后,他揉了揉自己酸涩的肩膀,将书本阖上,拿出手机来随便翻了翻,还是没忍住给王源发消息的冲动。王俊凯看了眼表,抿唇想了想,手指缓慢地敲字。

“还在忙吗?快下班了吗?”

 

窗外已经完全是黑夜了,稀疏的星星点缀在一幢幢高楼大厦的顶尖,与霓虹灯火交相辉映。

王俊凯的手机屏幕亮了亮,闪出新来的一条消息。

“马上就下班回家了,你别瞎操心了,晚上早点睡。”

 

王源一口气干了杯中的酒,坐下来时脸上还挂着纹丝不动的笑意。身边的人仍在饶有兴致地说着什么,他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还是觉得晕。桌上摆满精致菜肴,真正下肚的却没有几口,只剩酒水在胃里翻腾。

王源看了眼手机,从小男朋友的只言片语中听出了担心,于是使劲眨了眨眼,在桌下回他的消息。

 

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王源只觉得想吐。天空阴沉沉的,乌云堆积在树梢,一副山雨欲来的架势。

他喝了酒,神志倒还清明,只是脚步虚浮,头晕脑胀,心里将李格那个无赖龟孙骂了八百遍。

本来早就能顺利推进的项目……王源狠狠地握紧拳头,指甲嵌进掌心的嫩肉。

自从那天在他办公室的不欢而散,李格似乎非常不满,除了变本加厉的“动手动脚”,还倚靠自己的家世背景堂而皇之地仗势欺人,什么下三滥的招数都用得出来,软件需求一改再改,导致工程延期、质量降低暂且不提,崇一居然背后搞鬼,放谣言污蔑他们的新款软件有剽窃侵权嫌疑。李格面上表现得和颜悦色,冠冕堂皇地说自己个人如何如何了解贵公司的诚信,如何如何相信他们,相信王源,但又拐弯抹角表示与E风合作所造成的名誉损失也不能不算,以后恐怕很难进行长期合作。

损失个屁!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王源最厌烦公私不分的人,气得摔了办公桌上那盆养了许久的银边吊兰。

 

就算是拙劣的谣言,还是得花费力气来澄清。E风科技就算是业界黑马,也只是由王源白手起家的公司,不像李家有历史有根基有人脉,名誉一旦因为这种事情而受损,实在难以修复,E风一向良好的形象和口碑会蒙上污点,他不得不上上下下打点关系,各种应酬。纵然王源想要立刻与崇一终止合作,可是对方家大业大,很难找到他们做手脚以及诽谤的证据,巨额的违约金实在让人望而却步。更为严重的是,这场不算小的风波甚至殃及到了其他合作伙伴。

王源恨得牙痒。

李格这傻逼连自己公司的利益都不顾,摆明了纯粹就是来膈应人的,要让他爹知道,估计也要吐血三升。

 

靠在电梯里闭目养神了片刻,王源仍然觉得头晕。到达三十五层,他往前走了两步,意外地发现本该空无一人、冷冷清清的自家门缝中竟透出一抹温馨的灯光。

他目光闪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王俊凯听到门口的异动,才缓缓拧了拧自己僵硬酸痛的脖颈。手机屏幕还一动未动地显示在两小时前王源发来的那条“马上就下班回家”的消息。他为这句“马上”等了又等,将餐桌上的菜肴加热了三四趟,也没等到那人回来。

失望的情绪不断上涌,更多的却还是心疼,心疼王源每天都这么辛苦,这么拼命。可他不说什么,因为他知道王源喜欢自己的工作,他是乐在其中的。

他只希望对方忙碌了一天回来,可以为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为有人在家等着自己而有一瞬的惊喜,就够了。

 

王俊凯丢下抱枕从沙发上站起来,看见王源正弯着腰换拖鞋,一只手扯着领带,将领口松了松。直起身子时,他看见对方脸颊上有明显的红晕,越过了挺翘的鼻头,甚至从脖颈到衬衫领子下裸露的那一小片胸膛都绵延着不正常的粉红,在深色的沉香佛珠映衬下更加明显。王俊凯走近两步,立刻闻到了浓郁的酒味。

王源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他,说话比平时要迟钝缓慢:“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在学校好好复习吗。”

 

王俊凯皱了皱眉,没有回答,只是将对方抱着的外套拿过来挂好,然后伸手去搀扶。温热的手掌贴着王源清瘦的脊背,王俊凯带着点强势意味地把他揽进怀里,语气算不上温柔:“为什么喝酒了,你不是刚下班吗?”

王源摇了摇头,轻轻推开他,自己去厨房倒水喝。

王俊凯抱着手臂,就那样靠着厨房的门看着他。王源喝完一杯水,用手撑着桌子,缓缓转过头。与厨房连通的餐厅没有开灯,一片漆黑,但是还是能清楚地看到餐桌上满满当当地放着什么。

“你做饭了?”王源挺惊讶,眉目也舒展开了。

“对。”王俊凯脸色却不太好,“你不是说‘马上’就下班回家吗,怎么,下了班又去喝酒了?”

王源目光扫过他,低低地“嗯”了一声。

“因为心情不好?”王俊凯敏锐地发现了什么,走过来捉住了他青筋隆结的手腕,眸间闪过一抹担忧,压过了先前郁结于胸口的失望。

“不是,普通应酬而已。”

“……”王俊凯对这个词天生不爽,于是又一次蹙起眉,“应酬也不用喝成这样吧,你不难受?”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王源真的觉得更难受了,喝下肚的水好像并没能加快酒精代谢,反而搅得胃里翻江倒海。他脸色变了一变,下一秒便越过少年冲进了卫生间。王俊凯神色一紧,忙追过去,顺手拿过卫生间架子上的毛巾,放在水龙头下用温水浸湿。

 

王源跪在马桶前狠狠吐了一遭,不堪重荷的胃放松了一些,整个人也清醒了不少,后背随着还未平稳的呼吸不断起伏。王俊凯蹲下来用毛巾给他擦了擦脸,手法温柔,只是两道浓密的眉毛始终纠结在一起,薄唇两边下撇,受了委屈的样子。王源心里顿时塌陷了一块,柔软得不行。他伸手提了一下少年的嘴角,指尖分外冰凉:“怎么了?”

王俊凯垂着眼眸用温毛巾给他擦拭耳后薄薄的皮肤,闷声道:“怎么总有那么多应酬?为什么非得喝那么多酒?每个人都喝得醉醺醺的吗,这样生意就能谈成了?”

王源无奈,眼底布满了红血丝:“我有分寸的,没喝太多。”

“这还叫没喝太多?”王俊凯拔高音量,“这还是我在这儿,我没在的时候你喝醉了怎么办的?不是说这几天忙得没工夫睡觉吗,怎么有工夫应酬这个应酬那个?”他越说越急了,担心王源为了不让他多心,将每次应酬都敷衍成“在工作”。

“你就别管了,我也不喜欢啊。我还巴不得只对着电脑敲代码,什么事儿也不管呢。”王源撑着地板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闭起眼睛摇了摇头,感觉这一阵子烦心事都快把他吞没了。他自然不舍得让王俊凯跟他一起忧心,工作上的事情本来就与他无关,况且王俊凯目前还面临着一模,面临着高考,是最不能掉以轻心的时候。

 

王俊凯蹲在原地喘了几口气,片刻后才冷静下来,抬起头锐利地问道:“是不是软件上线出了什么问题?”

王源怔了怔,眉梢堆满了倦意:“没什么。”

“为什么不可以跟我说?”王俊凯起身,手掌抵着洗手池的瓷砖,将醉得昏昏沉沉的王源笼在自己双臂之间,“还是说你仍然没有把我当成你的恋人,不然为什么困难都不能和我讲?”

“你怎么又这样了……”王源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逼近自己的少年五官精致,但面色沉郁,眼底有两簇燃烧的火苗。他醉得难受,只能安抚地拍拍王俊凯的肩膀,浑浑噩噩道:“你不懂……也帮不了忙的。我自己可以搞定。你只要好好学习,好好高考就行了,好吗?”

而这句话不知道怎么又戳到王俊凯怒点,少年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卫生间里安静得不行,王俊凯深呼吸了一下,双手从洗手池边撤离,让王源离开他禁锢的那个“结界”,紧紧将五指握成了拳,置气道:“嗯,我不懂。”

王源满眼都是无可奈何。王俊凯生气了?他实在不懂,到底怎么了呢,怎么这也要生气?

 

王俊凯看了他两眼,将毛巾塞进王源手里,然后转身出了卫生间。接着,王源听到外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然后是沉重的脚步声和大门关上的声音。

 

王源只觉得一阵头疼。在一起没几天,矛盾却纷至沓来,看来最初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他们之前还有太多需要磨合的地方。

他抓着那块早就已经冷却的毛巾,缓步踱到客厅,听见厨房里传来“叮——”的一声。

是微波炉。

王源愣了愣,走过去一看,发现那家伙居然在愤怒当头的情况下,临走前还给他热了一杯牛奶解酒。

他小心翼翼地将热牛奶拿出来,然后微微偏过了头。那一侧,餐桌上的菜肴都没有动过,色泽却不是很鲜艳了,不知道被闲置于这冰冷黑暗的餐厅多久。

王俊凯在家里等了自己多久?他原本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走的时候又该有多么委屈?

王源放下手中温热的牛奶,听见窗外一道轰隆的雷声,猛然想起方才回家时看见的乌云密布的天空。

快要下雨了。


TBC


俊俊OS:是谁,居然敢在老子眼皮底下仗势欺源


下一章

评论(109)
热度(1800)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