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萍水相逢(十九)

年下,高干凯×总裁源

上一章

久等,爆字来赔罪。这章……贼甜。


(十九)

 

深夜的街道上仍有许多车辆川流不息。雨水将路面润泽,城市霓虹倒映在镜面般的马路上,湿漉漉的五光十色。

雨丝被风吹得斜斜的,王俊凯胡乱拉扯起卫衣的帽子拢在脑袋上遮挡,一遮遮了半张脸,只剩下抿成坚毅直线的嘴唇。他是一气之下才跑出来的,其实走了两步就觉得有些后悔——自己闹了别扭,让王源一个人醉醺醺地呆在房子里,那人指不定正难受呢。可是这才出来几分钟,要是立刻折返也显得太傻了,于是他便硬着头皮又往前多走了一段,找了家咖啡店的屋檐避雨。

 

他掏出手机,屏幕漆黑,刚刚打电话让人查的事当然不会这么快就有眉目,只是他心里太焦躁,王源又是那种遇到事儿也闭口不提、全靠自己强撑过去的,他问不出,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

 

过了半晌,这场深夜里的春雨不仅没有停,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王俊凯拍拍身上的水珠,将双手插在卫衣口袋里,低了低头,心里有些忿忿不平地想:我这么喜欢王源,他为什么就不懂?为什么总觉得我是个小孩在无理取闹?

 

阴沉沉的天压在路灯上,将暖黄色的灯光都压暗了些,雨幕使光晕模糊而朦胧,不远处扑簌簌掠过一群被迫低空飞行的麻雀。

王俊凯站在原地动了动酸麻的双腿,任城市里穿行的车灯一盏一盏游走过他的面庞,又有点茫然地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真的太过自以为是,没有顾及到王源的感受。原本在他看来,就算是过盛的喜欢,那也总是喜欢不是吗,难道不是只要对他够好就行了吗,还要怎样呢?

可是王源脸上却写满了无可奈何,清清楚楚告诉他,他们之间仍然是有距离的,这五岁是结结实实的五岁,他没办法一夜成熟,也没办法一夜扭转性格和想法,但心里还是知道,偶尔他的“喜欢”,也是会让王源觉得累的。

那他这回耍“少爷”脾气跑出来,王源有没有生气呢?

 

王俊凯抬头看了眼落雨的屋檐,结果这一抬眼,就收不回去了。

马路的对面,隔着滚滚车流,王源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举着把黑色的伞,就站在那里,低低地喘着气。看样子他走这一路伞举得也不稳,肩膀被雨淋湿了一大片,白色衬衫被浸透了,显出淡淡的肉色来,月光和路灯照亮了青年的半张脸,焦急和担忧一览无余。

 

王俊凯心里一股滚烫的热流顿时涌上喉咙口,立刻朝前迈了两步。屋檐上积蓄的雨水被夜风一刮,不管不顾地浇下来,很没形象地淋了他一头。步入雨中,他才意识到这会儿雨已经下得很大了,砸在地上溅出硕大的水花,潮湿的水汽一股脑沿着脖颈灌进领子里,冻得人一个哆嗦。

 

王源焦急地找了一路,举着伞左右望了两眼,突然看见对面有个熟悉的少年用帽子兜着头,正准备冒着大雨横穿马路,他愣了愣,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立刻大喝一声:“你给我站那里别动!”

他的声音被雨声、鸣笛声和车来车往的嘈杂声盖了个结实,王俊凯却像是听见了,乖乖往后退了两步,站定了。

王源从马路那一头快步走到心焦地寻了好半天的少年面前,把伞往前送了送,遮住了他的头顶。已经见到面,先前的焦躁和惶恐就去了大半,只是刚刚才吵完架,一时气氛有些尴尬,两人默默无语地对峙了几秒,最后还是王源叹了口气,僵硬而缓慢地伸出了手:“回家吧。把菜热一热,咱们……”

话没说完,王俊凯不声不响地上前一步,猛地一把抱住了他的腰,力道大得惊人。他把脑袋搁在王源被淋湿的那半边肩膀上,湿透的衬衫薄如蝉翼,贴着身躯,那一小片皮肤格外烫人。王俊凯抿着唇,手上渐渐用了更大的力,感觉王源的腰比之前更细了——本来就很瘦了,居然又给他瘦了一圈。

王源准备好的安慰和解释还没说,就为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懵了片刻,干脆沉默下来,用空着的那只手安抚地拍了拍王俊凯的背。

 

耳边有雨滴声,雨水沿着伞骨坠落下来,王源轻轻呼了一口气,感觉少年正用干燥的嘴唇温柔地吻他脖子。街道上还有行人和车流,王源却没有动,任由王俊凯小猫似的一下一下亲他,在靠近血管的脆弱皮肉上落下细细密密的亲吻。

咖啡馆的玻璃门映出两人亲密的身影。

 

明明刚刚才觉得清醒一点,此刻那些被焦急强压下去的酒精又防不胜防地卷土重来,嚣张地占领了王源的神经。他抱着王俊凯肌肉结实的背,闻着对方发间那股洗发水和雨水混合的清冽味道,又有些醉醺醺的了。

 

家门一开,王源伸出一只手去拍墙上的灯,不知道怎么方向失准,没拍着。屋里漆黑,他想试第二次,结果被王俊凯一把压在玄关的墙上,湿漉漉的伞被胡乱丢在一边,两人跌跌撞撞地往里挪了挪,王俊凯一低头,在黑暗中准确地堵上了王源的唇。

不太好闻的酒味,却让两个人的心跳都渐渐加快了,脑子里也晕晕乎乎。


点我,其实就是个自行车,但是以防万一吧

 

看着恋人困到睡着的侧颜,王俊凯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他的脸颊。他刚才自然明显感受到了王源的纵容,王源的温柔和照顾,心中的满足感和幸福感浓得快要溢出来。

王俊凯顿了一顿,听到对方平稳的呼吸声,才伸手去拿床头柜的手机,点开了邮箱,一行一行看过去,目光愈发阴沉起来。

 

王俊凯像是真的有什么魔力,“金口玉言”,自那一晚之后,本来万分棘手的事情突然变得顺利起来,至少全都“听话”地按照王源的计划走了。好几个原本落井下石地开始质疑产品质量、打算趁机加大续约条件的合作方纷纷偃旗息鼓。更神奇的是,E风科技之前谈了很久却没什么眉目的与风盛国际的合作竟然也在这两天内有了重大进展,解决了燃眉之急。

这叫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主要客户没因为那件破事儿流失,甚至还增加了一个重量级的,王源去上班的步伐都能轻快点儿——就是那天晚上弄得太狠,第二天早上起来腰痛得他呲牙咧嘴的,面上还得装作什么事儿都没有,开车送春风满面的王俊凯去考一模。

真够疯的。

 

和崇一的后续合作以及产品发布的事宜还需要谈,李格好不容易搞个事,当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大好的威胁王源的机会,卯着劲儿地加砝码,就瞅准E风科技不可能舍得放走他这条“大鱼”,毕竟流失这么个大客户,多少个单子都补不回来。

但他显然低估了王源记仇和睚眦必报的性格。

 

王源做足了准备,熬了好几个通宵,和律师逐条研究合同,列出了崇一在合作期间那些细枝末节的违约项,并且不计成本地查到对方抹黑E风科技企业形象的证据。在几天后的会上,他压根没给崇一提条件的机会,直截了当地甩出文件,提出终止合作,算是反将了一军。

反正已经把崇一得罪透了,大不了以后就绕道走。况且现在E风已经谈下了和风盛国际的合作,底气自然足,王源在会议上好整以暇,从容不迫,倒是李格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实在没想到深陷谣言困扰、本该举步维艰的E风科技居然还敢拒绝他这根“橄榄枝”——是要骨气不要前途了?

 

值得一提的是,那次会议,很难得的,李格他爸——也就是崇一的真正老板居然赏脸参与了,当然一看就是这龟孙想顺便在父亲面前邀个功。王源在心里嗤笑。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李格碰了一鼻子灰,王源隔了好远都能感觉到他爹压抑的怒火。但是毕竟姜还是老的辣,老爷子不动声色,也为崇一镇足了场子,李格是草包,他可绝对不是,说的话很少,每一句都掷地有声,E风这边其实并没尝到多少甜头。好在王源并未轻敌,他本来也不打算真的和崇一这位一把手正面叫板,干脆做足了礼让,也给足了对方面子。

反正李格这脸打得可是啪啪的,在他爹面前丢尽颜面,这也就够了。

不就是“公报私仇”么,谁还不会呢?

 

王源走之前瞥见李格仍坐在那里,眼睛盯着他,里头原本色眯眯的暧昧这回掺杂了八成的不忿。他其实略知一二,这位小少爷本来就能力不足,虽然平日里看起来吊儿郎当,其实他心里也应当是有数的,一直想做出点儿成绩给他老爸看,不过现在看来明显是黄了,在李格眼里,这其中王源得拉了百分之九十的仇恨。

更不要说这位面冷心也冷的青年从头到尾都没拿正眼瞧过他,嘴角还挂着一抹胜利者的微笑。

 

晚上王源回到家,王俊凯抽着写试卷的空抬了个头,一眼就看出他心情好,晒着虎牙明知故问:“事情都解决了?”

“嗯。”王源点点头,走过去拎起他做完的那叠卷子看了一眼,“最近这么努力?”

王俊凯撇撇嘴,委屈:“我什么时候不努力了。”

王源没反驳,在他身边坐下了,唇角还弯着,眼睛亮亮的。

“心情这么好啊?”王俊凯忍不住打趣。

“是啊。”王源大方承认了,随后却又皱了皱眉,眼中浮出一点迷茫,“但你说奇不奇怪,我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怎么可能会这么顺利?”

他语气中藏着怀疑,王俊凯一顿,握着笔杆的手用了点力,抬起头时表情毫无破绽:“那不是好事吗,事情解决了不就好了,你就是喜欢这样想太多。”

王源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两眼,才缓缓道:“也是。”过了几秒,又接了一句:“你好像很了解我啊?”

“那当然。”王俊凯没羞没臊,得意洋洋,“不管心理还是生理,现在都很了解了。”

王源不知道这家伙为何突然奔放,一时间也忘了批评他,只随意白了一眼,耳垂微红。明明穿着白衬衫的样子格外禁欲,可就连他脖子上那串清心寡欲的佛珠都能看得人心痒。

 

王源在面前,王俊凯就算自控能力再强,做试卷的专注力也肯定比不上之前了,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瞎聊了一会儿,王源也意识到自己打扰王俊凯勤奋苦读了,于是严肃地正了正脸色,打算去客厅坐会儿。这几天真是太放纵了,要是真的因为自己影响到对方的学习,罪过就大了。可王俊凯哪肯,直接伸手拉他,王源回头,被突然站起来的少年在唇上印了个短促又缠绵的吻。

与此同时,王俊凯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了两声。他皱着眉掏出来,再抬眼的时候看见恋人已经往外走了,走两步还回过头来叮嘱:“好好学习,别老玩儿手机啊。”

少年立马乖巧点头。

其实王源刚才无意中瞥了一眼,给王俊凯发消息的那人名字里有个“瑶”字,估计是个小姑娘。他想起这家伙在学校的人气,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王俊凯你什么意思啊?你就这么忙,我来这么多天了,你都抽不出一天来陪我?”

王俊凯扫了眼何佩瑶发来的信息,懒洋洋地回复:“大姐,你要出国是高枕无忧了,我不还得高考呢吗?你见哪个高三生有空出去玩儿?”他说得义正辞严,整个一根正苗红的好少年。

何佩瑶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当然不能信,但对方拿学业做挡箭牌,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生闷气,顺便打算继续劝王叔叔送儿子和她一块儿出国深造。她知道这事儿最后必须得王俊凯本人点头同意才行,但也明白自己此刻在王俊凯这里的话语权还不够,就干脆不直接提。

 

除了格外忙碌,日子倒是过得风平浪静。王源的“阳光灿烂”持续了好长时间,加上王俊凯一模考得不错,他对于在小孩儿考试前一天与他做那种事的羞愧感减轻了不少,更是心情舒畅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与他相反,李格这段日子过得简直叫苦不迭。

 

如果说这些天老天是给了王源玫瑰雨露,那它给李格的,大概就是荆棘和沼泽。

真像是故意整他似的,在与E风科技终止合作之后,李格谈什么生意都不顺利,宛若被谁刻意使了绊子——可他想查却连蛛丝马迹都查不到。最后也只好认命,相信只是自己最近水逆,各种走霉运罢了。

直到某个下午又谈崩了一场生意,李格都想坐在办公室里喝酒买醉了,手机突然收到一条未知号码的短信。

——“我想现在你应该充分了解,什么才叫‘仗势欺人’了?”

什么意思,这他妈谁?

这语气,牛逼得李格想骂娘。明明是幼稚的激怒伎俩,却又确确实实气得人牙痒痒。

联想到这些天的“遭遇”,李格怒火冲天,下意识回道:“你谁,有种给老子报上名!”

其实就算这家伙不回,他掘地三尺也要将号码后面的人揪出来——原来真的不是什么破水逆!居然有人跟他玩儿阴的?

不过对方倒是不孬,立刻发了短信回来,嚣张地把三个大字盖到他头顶——

王俊凯!

 

李格看到那三个耀武扬威的汉字,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额角青筋暴跳,憋屈地咬了咬牙,差点儿没掀了桌子。

这小子——这小子他妈的到底什么来头?

 

TBC


这篇总是一卡一卡地更,刚看了下好像又半个月没更了,我也挺过意不去的,辛苦追文的朋友们了,也很感谢你们w

刚刚结束了硕士生涯最后一场pre,挺兴奋,熬夜码完这章,好像快七千字吧。接下来我有半个月的小假期——也不瞎立flag了,但是我会在这段时间尽量勤快,因为我也很希望能尽快搞定这篇文,不让你们一直辛苦地等。

多谢各位包含,也多谢各位给我的动力,啵啵


下一章

评论(152)
热度(1970)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