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心要奔波山河再跋涉年岁 才能与陌生的你遥遥一际会

萍水相逢(二十)

年下,高干凯×总裁源

上一章


(二十)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位于祖国南方的H市气温已经开始节节升高,而李格郁结在心中的那团闷火就跟着一路往上窜——他怎么想都觉得天方夜谭,过去快半个月,他愣是一点关于王俊凯的信息都查不到,难道这是个假人?还是他背景真有这么深不可测,居然能被保护得如此彻底。

越想就越愁。

不会真惹上什么不该惹的人了吧?

可如果王俊凯真是个金贵的人物,他干嘛一天到晚背着个旧书包跟在王源屁股后面,这里头难不成另有什么隐情?

 

李格烦恼得头发一把一把掉,而王源这几天也没闲着。与风盛国际合作的大项目已经开始有条不紊地进行了,他恨不能整天埋首在工作的海洋里,眼瞅着比高三生还忙碌,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王俊凯都不知道上哪儿去找他。

 

一模结束以后,H中整个高三年级一片水深火热,哀鸿遍野,只有王俊凯异于常人,进步巨大,被班主任点名表扬了一通。同桌趴在桌子上半死不活——有的人的命啊,真是好,连嫉妒都懒得嫉妒了。

下午老师发了张表格,让大家拟填理想的学校和专业,王俊凯咬着笔杆,瞅了那张A4纸一眼,连半秒都没思考,就龙飞凤舞地在“专业”那栏下面写了四个大字:劫富济贫。

同桌凑过来一看,差点儿喷了:“您真牛逼,这算哪门子专业?”

王俊凯挑着眉毛笑,又听对方继续讲:“看你成天看那些什么IT的书,我还以为你想学计算机呢——话说你不是还会弹吉他唱歌么?要不然以后当个明星什么的,我有预感你能火,你看看现在高一还有小学妹卖你照片儿呢,这行情……”

同桌说得头头是道,越扯越远,王俊凯也不打断他,手指轻轻碰了碰新从王源那儿借来的专业书,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晚上在王源公寓蹲点,蹲到十点半才把人盼回来。王俊凯趴在客厅的玻璃茶几上写模拟卷,被王源哄起来:“这里光线不好,你小心近视!”

王俊凯不情不愿地挪了挪身子,撅着嘴道:“怎么一天比一天忙,你是铁打的啊?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还是日子过得舒服更重要。”

“你这会儿又不念着‘钱’的好了?”王源乐了,“快给我去书房,沙发腾出来我躺躺。”

“你躺啊。”王俊凯丢了笔拍拍自己的大腿,“躺这儿,我给你按摩。”

“哟,你还有这手艺呢?”

 

王俊凯当然没有这门技术,但是手有劲儿,随便按按还是可以的。王源被伺候得挺舒服,也不催他继续学习了。小孩儿看上去总是心不在焉的,其实自觉性挺强,也不牢他操什么心。王俊凯大拇指上带着老茧,在王源肩上的三角肌按压,突然开口:“你说你这么辛苦,不如我来帮你怎么样?”

王源半阖着眼,就用鼻子发了个疑问的“嗯”,好像没听懂他说的意思。

“……源哥,”少年顿了顿才继续说,“你觉得我以后学计算机好不?”

“好啊。”王源看着挺高兴,“你本身对这方面也有兴趣。”

 

——其实原来只是对你有兴趣而已。王俊凯偷偷吐了吐舌头,自然不会告诉王源那本《信息技术安全》最初根本就是个用来追求他的助攻道具。不过后来自己喜欢上这方面知识倒也是真的,他还专门去自学了编程语言呢。王俊凯脑袋活络,逻辑思维能力极强,学起来意外地快,上学期还在一个编程比赛里稀里糊涂拿了个奖,被学校广播表扬。

 

“H大计算机相关专业是全国闻名的,如果你去的话,就是我学弟了。”王源见他半天不说话,接了一句。

王俊凯闻言愣了愣,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感觉——这决定,真是越想越靠谱!

突然有了个目标,生活也有奔头多了。

 

何佩瑶照旧三天两头发短信过来,毕竟是老爸交待过的,王俊凯也不能真的装隐形人,出去陪她逛过两三个H市著名景点。也不知道这姑娘怎么想的,有这空闲不去把祖国的大好河山全观赏一遍,非要窝在H市“采风”,虽然是个国际化大都市,但总共也就这么大的地方,还能给她采出花儿来了。

王俊凯心里觉得挺烦,本来他就不闲,有时间当然得用在和喜欢的人相处上,于是对何佩瑶越发爱答不理,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了。

他还是更愿意将为数不多的闲暇时光,都“浪费”在王源身上。

 

自从有过第一次身体上的“亲密接触”,两人心灵的距离好像也随之一下子拉近了许多,具体表现在王俊凯越发放肆的“没大没小”,以及王源与日俱增的宠爱纵容。比如此刻,王源刚把吃完后的碗碟丢到新买的洗碗机里,就感觉到身后有个人黏黏糊糊贴了过来。

“干什么?”

王俊凯不说话,下巴在人肩窝上蹭蹭,胳膊环住细腰。王源上班穿的衬衫还没有换下来,正正经经的,禁欲感十足,他就用手指勾着那几粒珍珠母贝纽扣,动作暧昧。王源只想笑,一下子抓住那只作乱的手:“到底要干嘛?”

王俊凯用鼻子哼哼:“……做呗。”

 “你说什么?”王源失笑,倒也没真生气,十七八岁本来就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王俊凯尝过滋味,哪里还能做得到清心寡欲。再说王源一直忙,王俊凯也不闲,两人能相处的时间本来就被压缩,夸张点说,一见面就天雷勾动地火也是在所难免的了。

至于上下的问题——其实有过第一次,心理上的障碍就已经被消除得差不多了。王源在这种事情上属于享受型,做下面那个比较不累,除去一开始的不适和莫名的羞耻,后面在生理上他还是觉得挺舒服的,就没有过什么异议,乐得让王俊凯“伺候”他。

 

碗筷有洗碗机帮忙,用不着人操心,王源朝后面轻轻掐了一把王俊凯的腰,笑骂:“饱暖思淫欲。”

王俊凯不置可否,本该孩子气的虎牙露出来,一边嘴角轻提,竟显出一丝微妙的邪气。奇异的反差看得王源一愣,心中忍不住动了动。

 

透过卧室巨大的落地窗,三十五楼的高度足以将H市市中心的繁华夜景一览无余。与不灭的灯火相比,寥落的星星闪着微弱的光芒,点缀在高楼塔顶。

 

疯闹过后,王源和王俊凯窝在被子底下交换缠绵的亲吻,间隔中的呼吸带着灼人的热气,撩人心弦。双唇分开半寸,王俊凯缓缓睁了眼。王源望着他那双漆黑纯净的年轻眼瞳,热血上头似的,突然哑着嗓子说:“要不你住过来吧。”

王俊凯没太听清:“……什么?”

“你从宿舍搬过来,我会尽量抽空去接你,不浪费你时间。”王源凑过来,有一下没一下地咬他嘴唇,“住过来,我养你。”

“……”王俊凯怔住,从对方向来清冷的眼底读出了一抹温暖的眷恋。想要说出口的那一个“好”字就都揉碎在了下一秒热烈纠缠起来的唇齿间。

 

王俊凯办事利索,第二天就给学校打了申请,晚上还一本正经地包个厚信封,给王源上交了第一个月的房租。后者差点气吐血,瞪圆了眼睛:“你不打算吃饭了啊?”

王俊凯挠挠后脑勺,无辜地笑:“我又不是小白脸儿……”

王源伸手掐他嫩出水的脸颊,冷笑一声:“是不够白。”

 

王俊凯雷厉风行,学校的速度也不慢,他前脚刚搬出宿舍,后脚就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想必是教务处通风报信。

 

“……我就是觉得宿舍不方便而已,干嘛非得住那宿舍,您看我最近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啥事儿也没干呐。”王俊凯懒懒地靠着沙发,一条一条数,“首先,宿舍面积小,几个大老爷们站着就满了,再说吧,衣服都是公用洗衣机洗,不卫生,要手洗吧,水又很凉……”

他这还没列举完呢,电话那头跟着听的方晴已经开始心疼儿子了:“搬出来住也好。小凯,要不要叫你刘叔帮你找个地段好点的房子……”

王俊凯忙拒绝:“不用不用——”

“你听话就好。”父亲依然沉着脸色,语气却缓和了,兴许也觉得这次一罚,罚得很足够了,“要真的那么不习惯,你还是回家来,省得你妈不放心。”

“不了,都快高考了,还折腾什么。”

王义哼了一声:“那你就老老实实好好读,考不到好的商科最好是给我出国去念。”

其实他让儿子转学也不完全是惩罚,H中教育资源好,管得严,这不用多说,重要的是在H市高考比在C市压力小,否则他也懒得费这个劲。

“出什么国啊,读什么商啊,”王俊凯闻言掏掏耳朵,“跟爷爷说过了吗?”

“你爷爷那是老顽固,你当然得听你爹的。”

王俊凯立刻笑开,得逞似的:“你也没听你爹的啊。”

“幼稚!”王义强忍怒意,“那你想读什么?想进部队?”

“……”王俊凯瞥了眼茶几上的书,道,“IT吧。”他没等父亲反对,又头头是道地说开了:“您看看,现代社会,国务院都在积极推动‘互联网+’了,传统行业也得和互联网融合,创造发展新生态,咱们不得紧跟时代步伐么,要不也成您说的‘老顽固’了。”

“……”王义脸色铁青,压根不想听他胡言乱语,干脆换了个话题,“瑶瑶上你那儿玩,你有没有好好照顾人家?”

“爸,您也知道我高三啊,”王俊凯这回是真无奈,“我哪儿有空陪她?”

“……”

这父子俩讲电话基本上说不了几句就能将对方心里的火把点燃,于是挂断得也匆忙。王俊凯瞅了眼手机,看见屏幕上那位何小姐发来的几条信息,直接往沙发上一倒。可是没过几分钟,又被刚进家门的王源训起来学习了。

真是苦。

不过也挺甜的。

 

好多条消息都收不到回音,何佩瑶心里当然万分不爽,这种不爽,倒是和李家那位小公子凑一块儿去了。李格大半个月脸色阴沉,闹得手下人噤若寒蝉,生怕一不小心就被迁怒了。愤怒无法抒发,李格的花天酒地却没耽搁,还变本加厉了,好像也就风月场能让这位少爷找回点自信来,不再是生意场上走一步绊一跤的怂样,也不会被父亲骂得狗血淋头。

他查王俊凯查了很久,基本上没什么眉目,不过大概也摸清了,这毛头小子还确实不是他能动的人,再不服都得憋着。但李格没想到,这回和朋友聚个会,居然让他挖到了蛛丝马迹。

李格一位朋友最近在追一个女孩儿,明明才刚认识,就被迷得神魂颠倒。据说对方是绝对的女神级别,平时请都请不动,这回不知怎么竟然肯赏脸参加他们的聚会。李格觉得挺无语:“不就是个高中小丫头么?”

“那也得看来头啊。” 朋友一脸的“你不懂”。

“难道你还吃不下,”李格油腻腻地嗤笑,“哪家的千金啊?”

等人到了会所,他就不说话了。那“小丫头”过来就前呼后拥的,再一问,居然不止是有钱,还他妈有军方背景。

姓何的大小姐看上去心情不好,坐下来柳眉一竖,直接开始喝酒,又清高地不和任何人交流,李格那朋友想凑过去讲两句话都抓不准时机。好不容易等姑娘有点儿醉了,她身旁那个警卫员似的男人又直挺挺地杵着,一副不让旁人接近的模样。李格看朋友犯怂,心中因为王俊凯而堆积已久的憋屈劲儿又一股脑地涌上来了。

慌个毛线。

他端着杯鸡尾酒,一屁股在“女神”旁边坐下了。

“一起喝一杯?”

何佩瑶看他一眼,也没心情赶人,只红着两颊,说:“我有未婚夫的。”

……这听上去简直像个言情小说读多的花季女孩。

姑娘漂亮是漂亮,不过李格对这种类型没兴趣,况且他可不想跟朋友似的看人脸色,就干脆没搭腔,摆出副高冷的模样。没想到姑娘以为他不信,居然特意掏手机给他看合照。

这一看,李格就惊住了——这世界居然就他妈这么一丁点儿小。

 

照片上的男孩表情淡漠,狭长的桃花眼微微上挑,鼻梁高挺,薄唇抿着,双手不羁地插着兜,虽然比现在稚嫩不少,但也能看出来,可不就是这些天让他恨不得掘地三尺的王俊凯么。而他身边的何佩瑶白裙飘飘,笑得一脸仙气。照片有点年头,两人都是十三四岁的样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后面背景拍进去了几辆车,车牌都是军用的,威风凛凛。稍微联想一下之前查到的那点算不上信息的信息,有脑子的人都能想明白,王俊凯的背景果然和这位大小姐一样不简单了——不,指不定还能更牛逼一点。

反正他自己是动不起,李家也动不起。但是……

 

李格难得思维运转得飞快。他眯了眯眼睛,酝酿了好几秒,突然露出微妙的表情来,对着照片讶异道:“王俊凯,你未婚夫?不是吧……”

何佩瑶猛地盯住他,眼睛瞪得大大的:“你认识他?”

“呃……我想我应该是看错人了。”李格普通话蹩脚,装起无辜倒挺真实,“可能只是长得像,又恰好同名……”

世上哪有这种巧合,何佩瑶蹙起细眉,命令一般道:“那你也先说说。”

李格微微一笑,一眼就看出来,这位大小姐是单相思王俊凯。她一定还不知道,自己钟意的对象,居然和个男人搞在一起。

而他今天就要做这个捅破美梦的恶人了。

这可真是太他妈有意思了。查了大半个月都查不出什么来,今天来这儿喝顿酒,搞不好就能直接连根拔了,这必须得是上帝这位青天大老爷的旨意了。

李格慢慢地握起拳,一种报复的快感涌向四肢百骸。

就是再厉害能怎么样?这种有头有脸的大家族可不能不要名声,哪能真玩得那么开?再厉害也总有你老子治你。

 

与风盛国际谈项目的清晨,王源在地下车库倒车,敏锐地发现后视镜里闪过一个鬼鬼祟祟的影子。他蹙起眉,锁好车出来往四处看了看,却又没发现什么异常。

或许是自己多心了吧。

他摇了摇头,却不知怎么,整个早上都心慌得厉害,以至于开会的时候居然没能集中注意力。风盛那边的负责人看出了他的走神,也没生气,就顺着闲聊了一句:“王总戴的佛珠不错啊,我最近正收藏这个呢。”

王源的思绪被扯回来,为方才的失礼感到些许抱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是我爱人在寺庙里求的,只是普通的佛珠。”

“不不,”风盛那位负责人像是真的对佛珠感兴趣,又凑过来了一点,观察片刻后感叹道,“这可是上好的沉香,堪称极品了。很难得啊,您爱人有心了。”

“上好的……沉香?”王源怔了怔,茫然地反问。


TBC


下一章

评论(126)
热度(1676)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