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萍水相逢(二十二)

我来了……


年下,高干凯×总裁源

上一章


(二十二)

 

H市的春天稍纵即逝,明明还没过四月,大街小巷的人们都穿起了半袖。白杨树在道路两旁郁郁葱葱,空气里飘着一股来自某种植物的好闻味道,夜晚的微风也是暖的,徐徐软化着王俊凯抱在怀里的那一大箱冰淇淋。

两人沉默地往停车场走,王源瞥了眼身旁的男孩,微微皱起眉。自从刚才对方去了趟厕所之后,整个人就好像有心事——难道还在为陆齐瑞的事情担心吗?

 

靠近车子时,王源将两个大购物袋并到一起,腾出一只手来掏车钥匙开锁。王俊凯默默将冰淇淋放进后备箱,接着走过来要帮他的忙,只是全程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源见状,便侧身避了避,少年想要帮忙提购物袋的手落了空,终于带着疑惑的表情扬起了脸。

“想什么呢,魂不守舍的。”

“……哦,没什么。”王俊凯愣了愣,才扯了个笑脸出来,伸手摸了摸鼻子,“那个……源哥,我这两天要回家一趟——不过肯定很快就能回来了!”

王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要回家?” 

“嗯,家里有点事,爸妈让我明天回去一趟。”

“哦,回C市啊。”王源了然地点点头,又问,“怎么这么急,要紧吗?需不需要我帮什么忙?”

联想起方才少年神色恍惚的模样,他不由担心起来。

“不用不用的!”王俊凯连连摆手,“没什么大事,正好明天周末而已。很快就能回来。”

他像是要努力证明什么,把“很快就能回来”这一句翻来覆去地说。不过王源并没有发现这一点,心里倒是在想着另外的事。

他觉得愧疚。

其实一直以来心里都有愧疚的种子埋藏,只是他为了片刻的安稳而刻意在忽略。可当少年说要“回家”的时候,这颗种子冲破泥土,生根发芽了。

 

他们不可能回避父母的问题。

 

王源自己是跟家里出过柜的——早在他刚刚意识到自己性向的时候。所以他曾亲眼目睹过两位老人的头发是怎样一夜间苍白许多。就算自私地对自己说再多遍“爱情面前人人平等,我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也无可奈何”——可伤害已经造成了,而他不是无辜的。

 

王俊凯还是个高中生,他会走上这条注定艰辛、异于常人的路,王源自认是没办法推卸责任的。他们沉浸在恋爱的甜蜜里,现实的枷锁却没有松动分毫。而至今,王俊凯的父母还被蒙在鼓里——他们辛勤地打工,赚钱供勤奋努力的儿子在重点学校读书,估计怎么也料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吧。

王源不知道王俊凯是怎么想这个问题的,他有少年时期特有的执着冲动、意气用事和骄傲自信,恐怕认为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并没有自己这般深刻的忧虑。

 

坐在驾驶座上思考了半晌,王源越想越觉得对不起王俊凯的父母,也没发动车子,突然扭身去拿放在后座的购物袋,而后冷不丁侧头问道:“小凯,你父母有什么爱好吗?或者喜欢吃什么?”

王俊凯疑惑:“啊?”

“你回家总要带点东西回去吧?”王源低头在满满当当的购物袋里翻了翻,“这种糕点是H市特产,很软糯,长辈应该会喜欢,可以多带几盒回去,还有……”他抿住唇,片刻后猛然抬头,“这样不行,哎,趁还没走,咱们赶快再回超市买点吧,你说说你爸妈都喜欢什么?”

王俊凯失笑:“真不用,只回去一两天,我就背个书包,哪儿塞得下多少东西啊。再说,冰淇淋都快化了——”

 

如他所言,回到家的时候,那箱冰淇淋果然都已经软塌塌的了——最后王俊凯还是没拗过王源,和他折返去了超市。王源不知怎么,似乎有些焦躁,看什么都觉得合适,得买,仿佛那些全都不要钱似的,放进购物车里的东西越来越多,几乎堆成了山,直到原本满怀心事、心神不定的王俊凯也看不下去了,赶紧又挑了点拿出去,才算告终。

 

第二天清晨,王源送王俊凯到高铁站。

少年背着大包小包下车,捏着车票,想了想,又从驾驶座的窗户那里将脑袋探进去,不由分说地往王源嘴唇上亲了一口。

周围人来人往,皆是行色匆匆。被偷袭的对象还没来得及惊诧,就听对方郑重其事道:“源哥,等我回来,有事情想跟你说。”

王俊凯眼睛明亮,表情认真,有点不似往常。

王源一怔:“什么事?”

“不急,等我回来,”王俊凯只弯起眉眼,开朗地朝恋人做了个临别的飞吻,“回来再告诉你!”

他挥了挥手臂。

而转过身时,又变作严肃的神色。

 

王俊凯没有猜错,父亲打电话过来,果然是知道了他和王源的事情,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至于到底是何佩瑶“告密”,还是父亲神通广大,在H市有“眼线”,或是别的什么原因,他并没有花心思去考虑。无论如何,这本就是他要过的一关,伸脖子缩脖子都是一刀,该扛的早晚要扛,就算躲躲藏藏也没有用。

 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一早就知道得面对。为了和王源能更安心地在一起,他甚至觉得这一天早点到来反而更省心——何况这下他都不用思考如何主动坦白了。

 

接到何佩瑶的那通电话之后,王俊凯这几天一直在想的反倒是怎么和王源坦白自己的家庭情况。

两人在一起了,他所制定的那些或许幼稚拙劣但也饱含真心的“战略计划”已经成功,王源时常会因为自己“家境不好”而表露出心疼和关心,可这一点,却让王俊凯从一开始的暗自得意演变为后来的如鲠在喉。

他有时候是有些“玩世不恭”,但确实一直在很认真地喜欢王源,不是随便闹着玩儿的。他从没想过哪天要和王源分开,甚至夸张点说——他已经做好了要与他共度余生的准备。因此,他的家庭,他的身份,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继续瞒下去。王源给予他信任,他就应该回报以坦诚,遑论这件事本来就是越拖越说不出口,而瞒得越久,越会让对方生气。

这些天里,王俊凯一直想找机会说清楚,可每次话到嘴边,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咽了回去。而此刻,他想明白了。

这或许才是契机。

等他处理好一切,等他一个人扛过家里这一关、为未来扫清所有有可能的障碍之后,再对王源坦白,然后堂堂正正地带他“见家长”。

 

王源坐在车子里,目送王俊凯渐行渐远。少年个子高,而且身材比例好,腿特别长,在嘈杂的人群中连背影都鹤立鸡群,让人想找不见都难。直到王俊凯进了站,终于被滚滚人流吞没,王源才架好墨镜,发动了车子。

车窗外天气晴朗,阳光耀眼。

而王源没想到的是,这一分开,他居然整整半个月都与王俊凯失去了联系。

 

这一次王俊凯到C市的时候没有人来接。他自己打车回家,是保姆过来开的门。母亲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见到他便立刻站起身,脸色看上去很不好,眼圈红红的,也没有如往常那般过来拥抱他。

王俊凯叹了口气,让人将自己的行李归置好,而后走到沙发跟前,说了声:“妈,我回来了。”

方晴却别开眼,不理他。

“妈。”

他又唤了一声,做母亲的到底不忍心,咬了咬嘴唇,对他道:“你爸爸在书房,你先去找他。他很生气,你顺着他一点,不要和他犟。”

王俊凯乖顺地点点头,而后上了楼。

 

书房是朝北的,背光,即使在白天光线也很暗,衬得里面的人脸色愈发难看。王俊凯深吸了一口气才踏进去。

 

可惜这对父子俩果然不适合单独相处。

即便刚才对母亲答应得好好的,可当王义一言不发地将照片甩出来的时候,王俊凯还是被点燃了火星——

“什么意思?!这是侵犯我们的人身权利。”

他咬牙看着桌上散落的照片——不必多说,自然全都是他和王源。在商场,在餐厅,在学校门口,甚至在几个小时前的高铁站!

他居然如此掉以轻心。

其实并没什么不堪入目的画面。两人间气氛虽然暧昧,但偶尔才有牵手,最出格的大概就是高铁站门口他弯下腰去亲王源那一下。

王俊凯生气的是,这个拍照的人竟敢随意窥探他们的生活,他觉得王源出现在这些目的可笑且恶劣的照片上都是对王源的亵渎和侮辱。

 

“你的人身权利?” 王义闻言不屑,“你的命都是老子给的,你跟我谈人身权利?”

王俊凯冷笑:“那他呢?凭什么侵犯他的权利?你是天王老子?”

王义面色一沉:“你少跟我来这套!”

“这是谁让人拍的?你?还是何佩瑶?”

“王俊凯!”王义并不是脾气好的人,见对方不仅不知认错,还步步逼问,本来苦心压抑的怒火一下子就燃烧起来。他扬起手,根本没有收力,一巴掌下来,打得王俊凯偏过头去:“你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你还是我儿子?!有没有规矩?!跪下!”

他这几天来积攒的恼火统统冲到头顶,直接伸脚踢在王俊凯的膝盖上,迫使他弯下腿来:“前几年暑假在部队学的都忘光了是吧?”

 

王俊凯喉结动了动,一边脸颊火辣辣的痛,膝盖抵着冰凉的地板。他轻笑一声,突然冷静下来,抬起双眸直视着父亲,眼神锋利如刀:“爸,其实您根本不需要用这种证据来审问我——”

“我可以直接说,我就是喜欢他,而且和他在一起了。怎么了,我犯法了吗?”

 

“你……”王义气得发抖,好半天才顺过气来,“你以为他就是什么好人?你就这点脑子?”

王俊凯握紧了拳头,眉头紧皱,即使跪在那里也不服软,一双凌厉的眼睛好像随时能迸出火光。

 

王义尽量控制住情绪:“从小我就管你严,其实也知道你根本不服管,越是管你,你越要变本加厉。我不管你现在是真爱也好,玩儿也好,或者故意和我对着干来气我也好,这件事太离经叛道,你怎么有脸做得出来?!简直给我丢人现眼!无论如何,必须到此为止。你爷爷现在是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能被你气出病来!”

 

王俊凯只是梗着脖子,和小时候一样,倔得不行,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般,缓缓说:“您说完了吗?我都‘交待’清楚了吗?那我要回H市了。”

“你他妈还回去干嘛?”王义难以置信,“继续跟那个叫王源的搞在一起?!”

“对。”王俊凯抬眸,神色未变,“还有,还剩不到两个月就要高考了。”

“还考个屁!”王义将书桌上的东西一扫,“咣当”摔得一片狼藉,钢笔墨水甩在精美的地毯上,染了一大摊污渍。

他眉头紧锁,厉声喝道:“你给我出国念书去,早该治治你的少爷病!”

 

没有收到王俊凯到达C市后报平安的短信,王源一开始还没太当回事,只当是小孩儿太想家了,光顾着和父母团聚,忘了这事儿。可到了晚上发现打王俊凯电话一直提示关机时,他便有些担忧了。

更令人不安的是,这种情况居然持续了好几天——就算安慰自己是对方手机没电的缘故,也不太可能了。王源实在有点坐不住,他们很少有过这样漫长的断联,联想起王俊凯回家前一晚神色恍惚的模样,他心头便一阵阵发寒,生怕出了什么事,右眼皮也跟着跳个不停。

——可就算家里有什么要紧事,不能找个机会打电话说一声吗?

王源焦虑不安,却在同时自责地发现,他对王俊凯着实太不上心——自己对他的了解真的太少太少,不清楚他父母具体是做什么的、家里还有没有兄弟姐妹,更不知道他家住在哪里。

王源让人去学校查,那边也只含糊其辞,似乎不愿透露学生隐私,他无法强求,一时有些慌乱无主,便只能干着急,打王俊凯电话打了有上千遍。

 

向来都是王俊凯主动问自己的事情,双方关系中也是对方主动居多。王源突然意识到,如果哪天这个人不想联系他了,他想找都找不着。

他背上立刻冷汗涔涔。

 

而恰巧此时,风盛国际那边发来请帖,邀请王源去他们在C市的总公司参加周年酒会。这份邀请来得其实算是很唐突,并且还要赶赴外地,与他其他工作也有冲突。可因为地点在C市,王源几乎没有犹豫便应了。

反正他本来就打算要去的。

 

风盛是做房地产起家的公司,连锁商场和高级酒店遍布全国,二十周年的庆典办得盛大而隆重。王源只与他们下属公司有合作,在酒会上也不认识几个人。这样的场合当然是用于扩展人脉的绝佳时机,同行的E风科技副总已经端着酒杯走远了,可王源此时却完全没有任何心思,只想着礼貌性地待一会儿就走,心还全都系在王俊凯那里。

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让私事耽误工作的念头了。

 

对着一排琳琅满目的精致甜点愣神半晌,王源突然被人叫住了。他一回头,看见一位眼熟的留着大波浪卷长发的女子冲他扬起手里的酒杯示意,便礼貌地露出了笑容:“王律师啊,晚上好。”

 

王韵寒走过来,一袭深蓝色的真丝长裙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水钻耳环与房顶的吊灯交相辉映,闪耀夺目。她方才一眼就瞥见了王源,那人身量修长,挺括的正装更显出他宽肩窄腰的衣架子身材,眼睛温柔明亮,鼻梁高挺,朱唇皓齿,实在是相貌堂堂。而且不论这突出的外表,他还是个青年才俊。王韵寒正觉得无聊呢,此刻像找到了救星。

 

两人其实算不上什么故友,但也有话聊,何况王源照顾女士,自然不会显露任何不耐。

寒暄几句后,话题不知道怎么就又扯到弟弟上去了,不过多半是王韵寒在说。她讲了几件趣事,末了感慨道:“其实我弟那小子机灵着呢,讨人喜欢得很,我妈最疼他——就是太会惹事儿了,你看他这才消停几个月,最近好像又犯什么错了,被我爸从H市那里召回来,关家里好几天了。”

王源怔了怔,对方讲话的时候眼尾上挑,山根长得极为优越,脸小下巴尖——这样的长相,实在是透着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像谁呢?

他原本也能称八面玲珑,可此刻脑海里有点乱,一时竟想不到该回应些什么。而王韵寒也没在意,在一个侧头时突然“咦”了一声,之后朝王源道:“我爸过来了,那我先过去那边啦。”

“嗯,好的。”王源如蒙大赦,温和地笑了笑,下意识循着她的方向望过去,居然看见了今日酒会的东家,风盛的董事长王义。

难怪都说王律师背景不一般呢,这来头确实不小。

他暗自这样想着,却没发现那位面容严肃的中年男子只与女儿讲了两三句关切话,便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了。

 

稳健的脚步在王源面前站定。

王义穿着昂贵的定制西服,人到中年依然器宇不凡,只是表情威严到有些可怕,开口时声音低沉:“我想占用你一点时间,不知可否。”

虽是询问的句式,语气却不容置喙。

 

TBC


下一章

评论(236)
热度(1884)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