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萍水相逢(二十六)、(二十七)

两章连更了,1w+,各位吃好喝好哈~

年下,高干凯×总裁源

上一章


(二十六)

 

人生在世,有许多东西是求而不得的,不贪不念才可自在逍遥。可是山谷易满,人欲难平,愈是不可能的,偏偏愈是叫人百般牵挂,魂牵梦萦。本以为能拥有过一小段平淡的甜蜜也算足够,不必再求更多,谁知黑暗中一个拥抱就将人拉回现实。

真实触碰到对方的体温,王源才发觉,原来不够的。

处在一个空间里不够,和平地交谈几句话不够,就连此刻紧紧抱在一起倾听彼此的呼吸都还远远不够。

 

厨房里没有拧紧的水龙头一滴一滴往下渗着水,发出清晰可闻的“滴答”声。王源一动不动,在黑暗中放缓了呼吸,心跳却快得胸膛发痛。少年埋首在他肩窝,一声不吭,好像怕自己下一秒就要推开他,起身离去。

恍若有那么一瞬间,王源抛弃了理智,忘记了那些隔阂,那些猜疑,那些横亘在两人之间无法逾越的大山,就沉浸在因为停电才构成的虚幻世界中。在这一瞬的光阴里,他知道,自己心里还是有那么多那么多的爱意。

就算再怎么生气,这还是他喜欢又宠爱的那个人啊。还是他抗拒不了的那个少年。他舍不得的。

可那又能怎么样呢,等电来了,灯亮了,一切还是会回归正常,他们之间有太多事情需要处理,他也没有那么容易就甘心投降。

 

感觉到王源想要支起身子,王俊凯慌张地搂住他,略微抬起下巴,嘴唇贴着他的耳朵,闭了闭眼。然后,他孤注一掷般用沙哑的嗓音道:“我那时候就喜欢你了。”

“嗯?”沉默了太久,王源鼻腔里发出的疑惑的单音节音量很小,误打误撞地显出一点低沉的温柔。

王俊凯把怀里的人抱得紧了紧,垂下一排睫毛:“进C中高中部篮球队的时候。”

 

王源倏地睁大了眼睛。

 

“我喜欢你很久了,真的很久了。”王俊凯脸颊蹭着王源柔软的发丝,声音带着一点不可控的颤抖,“我从来没有想过,还能再遇到你。”

“初一入学的时候,那大概是五年多以前吧……我第一次看见你,你站在礼堂讲台上发言——你当然是不认识我的,我那时候只是台下无数新生之一,你是优秀学长,是榜样,是所有人目光追随的焦点。

“那时候我无数次穿过长廊去高中部,看见过你在小卖部买冰水,看见过你靠在走廊上背书,还看见过你带着人在各班查纪律……有一回你到初中部来找教导主任,和我在办公室门口撞到,你很温柔地低头问我有没有事。我当时个子比你矮了有半个头吧,就那么一直看着你,看到你茫然地问我是不是脸上沾了什么东西。可是不是的,我就是觉得你很好看,得多看几眼。

“初一下学期,我也是为了你才想要进高中部的篮球社。他们说什么从来没这种先例,可是你却为我‘网开一面’,那段时间为了通过审核,我每天放学第一件事就是去篮球场……

“还有,你毕业之后,我还经常去你中午常常光顾的面馆吃午饭……

“你不知道我在H市遇到你的时候有多么惊喜。初中时年纪小,什么也不懂,就让你从我生活中消失了,我一直以为和你不会再见面了……可是老天给了我机会,我怎么能不抓住。我拼了命也要抓住。

“我也知道,是我太自作聪明,太狂妄自大、自以为是了,我不是想狡辩,可我只是……只是不知道怎么才能接近你……

“我真的不是有意要骗你……”

 

少年的嗓音渐渐低了,带着浓重的鼻音。他之前觉得这样对王源倾诉自己的“情感历程”实在太刻意,仿佛要博同情一般,可是此刻也忍不住了。

我喜欢你,可能用的方法不对,可能无意间伤害了你,可是你不能怀疑我喜欢你。

我都掏出来给你看,我那么喜欢你,你知道吗?你还是要推开我吗?

 

王源本欲推拒的手搭在王俊凯胳膊上一动不动,指尖紧紧揪住他的衣料。

黑暗中,他的双眼分外明亮,瞳仁里浮动着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连呼吸都急促起来,内心一时间风起云涌。

他完全没想过,王俊凯竟然会存了这么久的心思。他知道对方曾经是他的同校学弟,可是两人年级差得太远,学校里人又那么多,应当是没有交集的,顶多算个校友。他一直以为那天在酒吧街是他们的初遇。

可原来不是,原来他所以为的“萍水相逢”,对王俊凯来说,已经是“久别重逢”了。

这个家伙,藏起来的事情,怎么这么多。

 

王源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喉结滚动一番,才缓缓平静道:“小凯,你年纪还小,你必须知道,爱情不是全部,你不可能为此放弃你的家庭,你的健康,你的未来,这很不成熟。”

王俊凯迅速抬起头,后退一点,嘴唇颤抖,眼睛发狠地直视着王源。月光下他的桃花眼更好看了,叫人移不开目光,右眼皮上方有一道小小的纹路,睫毛掩映下的眼眶红得要命。

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样患得患失过。

“那就当我不成熟,当我冲动幼稚。”少年咬牙发狠道,“不管你说什么,教育我什么,我都不会听的。你就当我无赖吧——我绝对不能失去你。”

“嗯,”王源微不可察地点点头,“你不会。”

“……”

听到他这话,王俊凯有些没反应过来,只愣愣地看着青年。下一秒,一双柔软的、冰凉的唇贴了过来,让他瞬间心跳失控。

 

相触的刹那,王源闭上了眼睛。

少年的喜欢那么真,那么烫,那么明亮,像窝在心口的一团璀璨火焰。

他怎么能不心动。

 

亲了一口,王源嘴唇贴着王俊凯的下巴,原本放在他上臂上的手滑到前面来,紧紧揪住他的衣领,而后狠狠道:“你瞒我这么多,我也没有打算放过你。”

言语间吐息滚烫。

 

王俊凯心跳骤停一秒,接着流向四肢百骸的血液刹那间沸腾起来,烧得他呼吸粗重。他瞬间反客为主,一只手扣住王源的腰,猛地低下头去咬住了他的嘴唇,而后者不但没有推拒,反而两只胳膊都柔情地搂住他的脖子,还顺从地微微抬起了下巴。

久违的亲吻让两人的理智焚烧成灰,安静的厨房只剩下唾液交换的暧昧声响,唇舌在彼此口腔攻城略地,像要让对方染上自己的气味,蛮横又霸道。沉重的喘息在耳畔回响,而不知何时开始,充满激情的吻又渐渐变成缠绵悱恻的厮磨。

 

四周一片黑暗,脚下是摔碎的印花瓷盘,鼻间还有刚出锅的饭菜香。

并不怎么浪漫。

可是王俊凯觉得自己都要疯了。

 

他搂着王源的肩,全身都发着烫,额角还挂着一滴汗。双唇分开时是如此依依不舍。

“你不会后悔的。”少年目光坚定地看着恋人,“你不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我保证。”

王源只是笑:“你怎么保证?”

“我……”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气你?”

王俊凯:“……”

“我有时候真他妈想揍你。”

少年眨着乌黑的眼睛,有些委屈:“……你舍得吗?”

“不舍得——”王源冷哼一声,“把你这个金贵的小少爷打坏了,我几辈子都赔不起。”

王俊凯知道王源还没气过,是故意刺他,也不生气,撒娇般在他脸颊上落下浅吻:“我给你打呀。”

他一撒娇,王源就彻底没了脾气,沉默了半天,才无奈道:“你一个人,准备扛什么啊?这样很酷?”

王俊凯抬起头。

“你还记得那天在我办公室,我跟你说过什么吗?”王源伸手摸摸少年柔软的头发,“我说,我们是不合适的。”

“因为不合适,所以有很多事情需要一一梳理。我那时候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那么现在,这个‘以后’大概是来了吧。”

既然我明知“不合适”,却还是和你在一起了,就没有退缩的道理,就早该有觉悟了。

“接下来的路也不会好走,但是我们可以一起面对,你也可以多依赖我,你明白吗?”

 

王俊凯用一个让人窒息的吻回答了他。

 

黑暗给人一种难以言说的安全感,少年的牙齿蹭着王源的下唇,酥酥麻麻,过电一般。很快,这股细小的电流便一路从嘴唇窜到敏感的耳垂,又情不自禁地落到宽大领口下裸露的锁骨上。

王源按着王俊凯肌肉紧实的肩膀,感觉到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动了动,而后低沉的声音传来:“戴回去好吗?”

“……嗯?”

王俊凯抬起头,两眼似黑曜石,窗格在脸上投下浅浅倒影:“我给你的佛珠,是真心求的,可以保佑你健康平安,你戴回去吧,好吗?”

王源嘴唇上还水光潋滟,他伸手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脖颈,气息不稳地点了点头。

王俊凯笑着露出两颗虎牙,埋首在他敏感的皮肉上轻轻咬了一口,引燃一簇蓄势待发的火花。

 

重归于好的欣喜让两人都有些忘形,靠在油腻漆黑的厨房就亲密纠缠起来。凉爽的夜风和月光一起从纱窗外飘进来,长久的惶恐、不安、害怕与绵绵不断的思念于此刻统统化作潮水般的爱意,在紧密的拥抱和一次又一次的亲吻中落到了实处。王源整个人被压上了冰凉坚硬的流理台,被少年蓬勃的热情引得情动,完全没听到门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和锁孔传来的异动。

 

“怎么突然停电了……源源?”看完话剧回来的薛燕一边进门一边推了推丈夫王连庆,“去书房拿个应急灯过来吧,慢点走。”

 

厨房内的二人还抱在一处,听见母亲的声音,王源呼吸停窒一秒,急忙推了推王俊凯的身子,而后伸手去拉自己几乎滑落下来的衣领。王俊凯也有些猝不及防,喘着气后退一步,结果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不锈钢的筷子汤匙落了下来,砸到地板时在一片静谧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薛燕刚刚将针织外套挂到衣帽架上,听到响声吓了一大跳,赶紧踩着拖鞋、摸着黑到几步之遥的厨房去看情况——

 

幽微月光下,两个年轻人正狼狈地蹲在地上捡东西,灶台边还放着几盘炒好的菜,不知此刻是不是已经都凉了。

戛然而止的缠绵和突如其来的紧张让两人全力压抑的喘息都不均匀,不过薛燕似乎没发现什么,只是对这幅画面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怎么回事?”

王源有些心虚:“太黑了没看清……”

王俊凯此时也乖巧地抬起头来,礼貌道:“阿姨好……”

“行了行了,停电了你俩还在这里忙活什么呢。”薛燕有些哭笑不得。此时听到响动的王连庆也拿着应急灯过来了,见到地上不单有散落的筷子和勺子,还有打破的瓷盘,立刻招呼两个孩子到客厅里去:“等来电了再收拾也不迟,别受伤了。”

王源点点头站了起来,应急灯的光芒照亮了他的身子。王俊凯在他对面,一眼就看见了对方宽大的衣领下一道方才自己意乱情迷时吮出来的桃色吻痕。他心里一紧,赶忙上前一步遮住了王源的身形,又不动声色地替他拉了拉衣服。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薛燕朝他多看了两眼。

“那个……”王俊凯干咳一声,“叔叔阿姨你们去客厅吧,我和源哥把饭菜端出去。”

 

微弱光线下吃饭的氛围有些古怪,王源一直埋头喝汤,或许是为方才的冲动和不稳重感到羞耻,两片耳朵红到滴血。王俊凯却顾不上许多,两人刚刚互通了心意,他分不出神去想别的,只觉得这样害羞的王源也可爱极了——他身上穿着休闲的家居针织衫,头发软软垂着,肩膀虽宽,整个人仍稍显单薄,喝汤时脊背一动一动,连眼睛都不抬。

 

吃完饭,电才终于姗姗来迟。同薛燕和王连庆告了别,王俊凯就要回去了,他在门口朝王源深深看了两眼,后者便败下阵来,无奈地勾了个宠溺的笑容,对父母道:“我下去送送他。”

 

走在C大校园的小路上,和无数学生擦肩,王源仿佛重回大学校园,走在身边的男孩总有意无意地用手背轻触他垂下来的手,想牵手又不敢明目张胆牵手的懵懂与青涩,简直像校园情侣一样。

快到公交站台,王源瞥了少年一眼:“你真的要坐公交车回去?”

“嗯。” 王俊凯挠挠头发,又说,“我能再亲你一下么?”

王源乐了,左右看了两眼,见没人注意,便迅速在他唇上印了一下。

少年笑得满足,王源温柔地看了他一会儿,心里有想说的话,却又不愿破坏这气氛。可是思量再三,他还是蹙了蹙眉,缓缓开口道:“小凯……你要知道,我们的问题还并没有解决。”

“我明白的,”王俊凯看上去倒是真的不担心,“我最大的问题就是你不原谅我,其他……都算不上什么。”

这样的话显然是不理智的,但对王源还是很受用。他勾了勾唇角,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什么,于是严肃道:“等等,我问你,那个叫什么什么瑶的女孩,到底是谁?”

“……”王俊凯愣住,随即一把抓住王源的肩,“她谁都不是,谁跟你说什么了?靠……”

老子废了他。

 

“你那么激动干嘛?”王源玩味地看着他,“难不成你……”

“真的什么也没有!你别听别人胡说啊!”王俊凯表情急切。他算是怕了,担心又有什么让王源误会,心里咬牙切齿地骂了那个无聊小人一万遍。

“知道了,相信你这次——不过,你以后最好离她远一点!”路灯掩映下,王源冲他比了个威胁的手势,才重新笑道,“车来了,去吧。”

“嗯,我保证!”王俊凯立刻遵命,抬头看了眼到站的公交车,不情不愿道,“……源哥再见。”

他刚要迈步,听到王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对了,今天我做的饭果然挺难吃的,还是有点想吃你做的菜了。”

少年愣了愣,随即眉眼弯弯地笑了。

 

(二十七)

 

偌大的房子显得空荡,庭院里的丽格海棠却开得茂盛热闹。

当王韵寒路过厨房看见在里面捣鼓的竟然是自己那位宝贝弟弟时,她惊得差点没拿住手里的车钥匙。

“祖宗,你干嘛呢?”

“嘘!小点儿声!”王俊凯转头瞅她一眼,打游击似的,满头都是汗水。

“搞什么,别告诉我你在做饭,鬼上身了?”王韵寒走近两步,“你可别把厨房给炸了!”

“怎么可能。”

“你知不知道爸过两天去欧洲谈生意?”

“嗯?”王俊凯将碗里的鲜虾都下进锅中才抬起头来,摆出个疑惑的表情。

“我跟他说过了,让你到我公寓住一段时间。”

“什么?”王俊凯转过身来,狐疑道,“你怎么说动的?”

王韵寒撩了撩大波浪长发:“我跟他说,之前和你聊天,你对我读JD的那所学校挺感兴趣的,如果去我那儿,我再劝劝你,说不定你就愿意听话,出国去念书了,他觉得挺靠谱。”

王俊凯竖起眉毛:“我可没说要去啊!”

“你还是担心担心眼前的问题吧!能拖一时拖一时,不然你还能怎样,胳膊拧不过大腿,你才多大,就想跟爸斗。”王韵寒道,“爸那边我也会再帮你劝劝,可你也别太伤爸妈的心了,无论怎样,他们也是为你好啊。”

“我知道的。”王俊凯靠在身后的桌沿,低了低头。

“而且你要想好,如果你要一意孤行,害的可不一定是你自己。”

王俊凯猛地抬起头,听见对方继续说道:“你有可能会毁了他——你觉得爸会就这么算了吗?”

少年握紧了拳头,直至青筋毕露,额发遮住了阴翳的眼眸。好半天后,他才哑着嗓子说:“姐,不管怎样,这回多亏你了。谢谢。”

说完,他从身后端了一盘刚刚做好、还热气腾腾的糖醋丸子到面前的桌子上,挑起了眉毛。

“这盘就当孝敬你的了。”

王韵寒被这盘菜像模像样的外表吓了一跳,再拿了筷子一尝,眼睛睁得滚圆,难掩讶异:“你什么时候去学厨艺的?我的天,你还是王俊凯吗?!等等,你该不会……是给王源做的吧?”

她完全没想到居然有一天会被弟弟和王源秀到——这真是个玄幻的世界。

王俊凯但笑不语。

 

匆匆忙忙拎着饭盒打算出门时,王俊凯在院子里被熟悉的嗓音叫住了。他定了定神,脊背仍旧缓缓僵硬起来。

转过身,方晴正一个人站在粉色的海棠花边,披着米色披肩,长发没有挽着,全部温柔地垂下来。

她看着儿子半晌,才慢慢开口:“其实我一点也不能理解,你为什么和别人不一样。”

“妈……”王俊凯心情复杂。

“你是我的儿子啊。”方晴抿了抿唇,“你爸平日里工作忙,我天天在家,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成天上哪儿去?”

王俊凯心中一惊。

 

方晴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没受过什么挫折,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小时候被家里宠着,嫁人后又被丈夫宠着,甚至叛逆期的儿子就算再无法无天、什么事儿都惹,也从不对她说过分的话。这一回王俊凯的“大逆不道”对她来说简直是天大的打击,可或许正是因为没吃过苦头,方晴冷静了几天,竟然接受得比旁人更快。她最疼儿子,看不得他受委屈,见到王义对他的管束,见到王俊凯不愿意吃饭,整天心情郁郁,她心里万分不舍得,在她眼里,就算这违背“伦常”,可似乎也并不是什么罪不可赦的事情,比不上儿子的快乐重要。

在王俊凯不知道的时候,她已经替着打了好多次“掩护”了,不然王俊凯怎么可能如此容易在王义眼皮子底下蒙混过关?哪怕王义远在天边,他那些“眼线”也不是吃素的。

 

“小凯,”方晴看着儿子震惊的表情,缓缓道,“我直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喜欢上一个男人——女孩子有什么不好,漂亮可爱,就吸引不了你?两个男人,要怎么在一起?”她有些哽咽,却还是努力把话说完,“——可是,既然你那么不愿意听你爸的话,我也认了。”

“你可以确定这样会让你更开心吗?你能跟妈妈保证,你会过得好吗?”

其实根本不需要儿子回答,每回王俊凯出门时才会舒展的表情就已经说明一切了。

庭院中的树影斑驳地映在少年面庞上,他对着母亲,郑重地点了点头。

 

“你爸爸保守,又好面子,肯定不容易接受,可他并不是不爱你。我会帮你劝劝的,你也听点话,别跟他倔,好吗?”

王俊凯看着方晴,沉沉“嗯”了一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比母亲高出那么许多。他伸出手臂抱了抱对方,喉头一哽,心中涌出无限愧疚。

“妈,对不起,让您为我担心。”

 

去王韵寒的公寓住几天,其实就几乎等同于全天的“放假”了。

 

王源很快要回H市,两人在这几天仿佛是要享受“最后的”放纵,成天腻在一块儿,也不去想以后。王源明白这是很不理智的,他年长一些,也成熟一些,既然做了决定,就应当早点开始考虑未来的问题。他不知道王义扣下王俊凯的用意,心里焦急万分——王俊凯正是高三,马上就要面临高考了,他缺了这么多课,这么下去,这一年要怎么考?他没办法不为此自责,也曾旁敲侧击地问,可是王俊凯在此时显然也无法与他父亲抗衡,只能靠死撑。

王源有时候会冲动地想,干脆就带着王俊凯找个世外桃源躲着,可这太不现实——他有自己打拼多年的事业要顾不说,也绝不可能让恋人为了他而众叛亲离。哪一段感情不期望获得所有人的祝福?王义再怎样蛮横不讲理,终究是王俊凯的父亲,他只能敬重和理解。逃避是不现实的,王源知道自己总要与王义正面交锋——那是一座太强大、太沉重的大山,可唯有两人并肩才有一丁点可能,可以跨过去。

他和王俊凯也商量过,一同去找王义讲清楚,努力求得承认,他不信没有一点余地,可偏偏王义最近都不在国内,计划只能拖着,希望还如此渺茫。

 

这处境,着实叫人举步维艰。

 

王俊凯来C大的次数多了,王源没事做时就干脆带他出去逛逛校园。他没在C大念过书,但也算从小在这里长大,对一景一物都很熟悉。这些天王源都没穿西装、没打领带,他本来就还很年轻,穿起休闲服来朝气十足,就像个意气风发的大学生。两人仿佛真成了一对校园情侣,在北门的奶茶店里喝奶茶,在篮球场上酣畅淋漓地一对一,在图书馆对坐着看书,还有头靠着头在礼堂看分辨率不高的老电影。

 

日子过得太美好了,就显得虚幻起来。

而这样虚幻的美好,也是过一天,就少一天。

 

王源要启程去H市的前一天晚上,王俊凯也厚着脸皮不回去了,在王源父母家借宿。两位长辈欢迎之至,说要收拾间客房给他,他直摆着手正正经经说“不用了,已经很麻烦你们”,然后偷偷冲王源暧昧地眨眼睛,舌头舔过一侧虎牙,笑得一脸餍足,小表情勾人心动。

 

等两人洗过澡,薛燕和王连庆都已经睡下。

王俊凯穿着条宽松的睡裤,脖子上挂着毛巾,赤着上身从雾气腾腾的浴室走出来,进了房间。他已经拥有初具雏形的胸肌,年轻的身体上挂着还未完全擦干的水珠,每一处都让人心跳加速。

王源原本靠在床头看书,少年就这么大喇喇地坐到了床边,仿佛一个滚烫的热源,烧得王源脸颊和耳垂都发烫。

“源哥,我……想做。”王俊凯脑袋凑过来,瞬间让洗发水的清爽香味扑满了口鼻。他眨着湿漉漉的眼睛,像只小猫,唇边虎牙尖尖,毫不避讳地说着叫人脸红心跳的话,又纯真又危险。

王源连脖子和胸口都通红一片,盯了他半晌,最后妥协般轻微地点了点头。

 

电动三轮车(?)

 

第二天早晨起来,王源只觉得浑身酸痛,四肢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他醒得算很早,才六点多,闹钟都没响。他正懒洋洋地准备去洗漱,突然被正在熬粥的薛燕叫住了。

想起昨晚的荒唐,王源不免有几分心虚。薛燕说有话和他谈,他虽然心下茫然,还是跟着养母去了厨房。

薛燕看着儿子,酝酿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源源,你和小凯,是在一块儿吗?”

王源愣了两秒,像是在思考这个“在一块儿”到底指什么。

“你们在搞对象,对不对?”母亲见他不回答,于是又问了一遍。

王源没想到她这次会问得这么直截了当,立时紧张起来。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硬着头皮点头。毕竟他是跟家里出过柜的,要承认也没那么艰难,只是有些害臊。

薛燕了然地笑了笑:“我和你爸老早就猜到了。既然在一起,你们就好好的。小凯年纪小,你要多照顾,多包容。两个人有摩擦很正常,重要的是要懂得沟通。”

她抿了抿嘴唇,再开口时语速似乎放慢了许多:“当初你跟我们说你不喜欢女孩的时候,我和你爸都觉得不理解,可是时间长了,现在想想,人生还是你自己的,只要你觉得快乐就好。你一个人在外面打拼,工作那么忙,总是不记得好好吃饭,身边也没有个知冷知热的人,我们才不放心。我们懂你的选择,小凯是个好孩子,我和你爸都很喜欢,你们好好在一起,爸妈支持。”

王源鼻子一酸,沉声道:“妈,我们会好好的,别为我们担心。”

在此刻,没有什么是比这份理解更温暖、更能给人希望与力量的了。

 

即便未来再渺茫,也要怀抱着满腔的爱闯过去。

 

洗漱完,王源看了眼放在客厅整理好的行李,暗暗叹了口气,逃避多时的焦灼感再一次涌上心头。他本来就不该这样得过且过的,一拖再拖,太荒唐了。这几天确实甜蜜到不可思议,可是等他回去了,王俊凯一个人在这边要怎么办?王义到底要用什么办法管束他?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去解决,这和逃兵有什么区别。

他几乎想趁王义还在国外,先不管不顾地带着王俊凯一起去H市。反正自己完全有能力养他,可以让他先心无旁骛地去参加高考,去读大学,然后两人一起过普普通通、温馨平淡的日子。

幻想很美,可这又太自私了,他没权利这样决定。况且,这样的想法也实在太过理想化。

碰上王俊凯,心情总是能这样大起大落。

 

王源心事重重地旋开了卧室的门,以为少年仍然在睡梦中,于是特意放轻了脚步,生怕吵醒他。谁知刚踏进一步,他就看见王俊凯站在桌边,手侧放着一个整理好的包。

窗帘被清早的微风吹起,阳光落在少年俊朗的眉目上,让他的面容有些模糊不清。

 

“我要跟你一起走。”王俊凯看着王源,坚定地开口,仿佛一早就做好了打算,“我不要理智也不要冷静了,我要和你一起走。我不能再和你分开——我不能再尝试一次那样的感受。”

 

王源定在了门口。他清楚地知道,这根本也算不上什么好办法。就算现在走了,又能怎样?

可是——

可是只要两人不分开,就还能再做打算啊。

 

一瞬间,有什么热的、烫的东西,从胸口涌上了眼眶。


TBC


下一章

评论(202)
热度(2206)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