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霜

心要奔波山河再跋涉年岁 才能与陌生的你遥遥一际会

萍水相逢(十二)

年下,高干凯×总裁源

上一章


(十二)

 

玄关的灯光一路铺洒到门前的地毯,将王俊凯半个身子照亮。他死死撑着门板,注视面前那个人疲惫的表情,几乎不敢回想这个一直以来对他温柔关照的青年前一秒说了什么。

 

“不合适?为什么不合适?你怎么知道不合适?”帽檐下,王俊凯眼眶充血,紧紧咬着牙。他一过完年就马不停蹄地回到这个原先万分排斥的遥远城市,很久没阖眼休息,只是为了王源。可他短短一句话,就毫不留情地将他推了千里之远。

“你快回去吧。”王源揉了揉太阳穴,“我今天是真的很累了。”

“你为什么不愿意尝试一下?”王俊凯步步紧逼,“你又不是不能喜欢男人!”

王源猛地掀起眼皮看他,目光一下子严厉几分,清秀的眉皱起,蹙成川字:“但这不代表你就是我喜欢的人。”

少年因为心急才脱口而出的话显然非常幼稚,还带着一点撒泼耍赖的无理取闹,王源伸手捋了下头发,继续道:“况且,你真的就确定你是喜欢我?你只是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偶然遇见了我。你年纪还小,很容易产生一些错觉——”

“你不能这样随便定义我。”王俊凯声音低沉,闷闷的,像压抑了海浪般汹涌的情绪,“你是不是觉得我就是个小孩儿?你一直这样觉得?所以你是在教育我?”

“不,我只是提醒你。”

“王源,”少年抬起头,长长的睫毛下,一双桃花眼直勾勾地盯住他,“我是个成年人了,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现在不能接受也没有关系,我并没有说过要逼你。我只是告诉你,我喜欢你,我可以等。”

他努力假装对对方的拒绝毫不在意,可此刻一字一句,却说得齿关打颤,血液逆流——不是害怕也不是不甘,更像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心痛。

王俊凯这个人,大概还是存有一点娇生惯养的大少爷脾性,任性骄傲,做起事来随心所欲。但这一次,恐怕就连他身边最亲近的朋友也无法相信,他付出的情感有多认真——认真到能将一个人时时刻刻挂在心上,认真到这份喜欢里还时不时夹杂着不安与惶恐。

 

而王源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杏眼中永恒浮动的温柔也缓慢散去。他伸手去勾门把手,好半天后才启唇。

“别喜欢我。”

 

大门关上,屋子里的灯光随之被阻断,黄昏夜色从楼层走廊的窗外涌进。

王俊凯胸膛不断起伏,觉得难受的要命。

本来以为也没什么的,多大点事儿啊——可是怎么突然间会这么难受。

他十八年一帆风顺的人生中还从未受过这样的委屈,难过至极,却毫无办法。

这显然是王俊凯生命中头一回告白,可笑的是,在此之前他还“自作聪明”了几个月之久,没想到换来的只有对方一句荒唐的“别喜欢我”——甚至连自己真诚的感情,在对方眼里也如同儿戏,这实在是很失败。

王俊凯向来争强好胜,可是这一回,他又能对王源怎么样?那么喜欢他,所以得不到能怎么办?他不是没自信,只是不可抑制地患得患失。

有许多事,他在王源这里,都是头一回经历——譬如小心翼翼地守着炉子熬粥;为发烧的病人忙进忙出地换湿毛巾;学着做满桌的菜,烫伤了也能因为某个人为自己涂抹药膏而沾沾自喜;与寺庙僧人交谈整个下午,只想为喜欢的人祈求幸福安康;大冬天的拎着水果挤公交车,脚都没地放却还满心欢喜……

还有,即使告白被拒绝,也仍然这样喜欢一个人——甚至可以咽下难受,继续厚着脸皮给他发短信。

 

王源坐在皮质沙发上,手肘撑着膝盖,将脸深深埋进掌中,然后狠狠搓了搓双颊。这一年好像开年就不顺,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闹得他心乱如麻,王俊凯偏偏还在这时候掺一脚,弄得他思维凌乱,也无暇思考。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把这个少年摆在“恋人”的位置。

与王俊凯相处当然是心情愉悦的——他活泼阳光,热情真诚,有无数优点,长得也讨人喜欢。可欣赏归欣赏,把自己搭进去谈恋爱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王源对感情这种事看得很淡,不知是不是童年经历有潜移默化的影响,他很难敞开心扉,去接纳另外一个个体走进,大概是认为无论抓得多紧的东西,最后都有一定的几率会离开,那还不如从来没有拥有过,也不用费尽心力去加诸感情。

当然,他能得知自己的性向,自然也是因为曾有过几段短暂的情史,可最后都是无疾而终。

或许他这样的人就不适合恋爱吧。

更何况王俊凯还在念高三,未来还那么长,不该对他产生这样的错觉。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震了一下,王源拿起来一看,果然来自那位刚刚被拒之门外的男孩。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丢下手机,拖着疲惫至极的身子去浴室洗澡。

亮着的屏幕上只有一句话,满满都是年轻的、执拗的、沸腾的感情。

“我就是喜欢你,我改不掉,我控制不了。”

 

王源晾了王俊凯好多天,原先确实是刻意躲避,而后来则是忙到分不了身。

热闹愉快的新年早就过完了,鞭炮烟火收尽,平淡的生活还在继续,高速发展的城市中忙碌的人群每分每秒都在为国家创造着GDP。夜幕降临时,王源喝完一罐提神的冰咖啡,捏扁了易拉罐扔进停车场的垃圾桶,然后拉开了车门。

刚系好安全带,他下意识地看了反光镜一眼,偶然瞥见那里有一个人影。个子不高,一身虚胖,规规矩矩打着的领带箍住了他粗短的脖子,显得有些滑稽。

很明显,那是最近犯了错误,每天唯唯诺诺的陆齐瑞。

 

王源停下了转动车钥匙的手,耐心地用余光注视着镜子里的人,然后,他看见对方握着拳头犹豫了好一会儿,又一声不吭地转身走了,没有上前攀谈的意思。

 

王源暗暗叹口气,一手扶在方向盘上,用力抿住嘴唇。扔在副驾驶座的手机闪了闪,他瞟了一眼——得,还是执迷不悟的王俊凯。

 

“你能不能理一下我。”

“我们没必要话也不能说吧。”

“我现在想去找你。”

每句话仿佛都能映照出少年的表情。

 

王源发动车子,踩着油门开出了地下车库,驶进H市的繁华夜色中。

 

今天是星期一,刚开学,校风严谨的H中高三学生都在教室里秉烛夜读,为高考冲刺。

因此,在家门口前看见敞着校服靠在墙边的王俊凯时,王源真的有些生气。

“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上晚自习吗?”他冷冷开口。

“逃了。”王俊凯嗓音沙哑,抬眸看他时,眼睛下还挂着两个黑眼圈,“但课我都有好好上,作业也有好好写。”

“你……”

“所以能让我先进去吗?”少年很缓慢地咽了下口水,露在校服领口外的半截锁骨微动,唇色泛起不正常的苍白,“让我喝口糖水也好,我有点儿难受。”

“……你怎么了?”王源这才发觉异常,于是皱起眉,伸手撩开对方汗湿的刘海,冰凉的掌心按在光洁的额头上,“生病?”

他习惯性地心软了。

王俊凯摇摇头:“没有,没事,就是没吃午饭和晚饭,低血糖犯了。”

“……”王源瞪了他一眼,“你干嘛不吃饭?知道自己低血糖还不好好吃饭!”

他一边数落,一边暴躁地在门前的密码锁上按数字。

王俊凯觉得自己此刻如果如实说“因为你老是不理我所以我没心情好好吃饭”或者“我只是想看看你会不会有什么反应”,一定会被王源嫌弃,更何况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又神经又矫情,于是随口扯道:“学校食堂涨价了。”

新学期,小面从五块涨到了七块,同桌为此嚎了一下午,没毛病。

“……”

王源瞥了他一眼,美少年此刻看起来孱弱无比,凝着汗珠的睫毛遮掩了明亮的双眼,着实招人心疼。他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开了门,把少年拉进来,让他在沙发上靠着。

 

房间里暖气充足,竟然让人觉得有些热。王俊凯将脑袋抵在靠背上,自己伸手扒拉了一下校服拉链,看见王源弯腰从茶几上的玻璃罐中掏出了几个巧克力,塞到他手里。

指尖触碰的那一刻,王俊凯一把握住了王源裹着屋外寒风的冰冷的手,巧克力七零八落地散在毛茸茸的地毯上,火热的温度在相邻的皮肤间传递。他感觉到王源的手指动了一动,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不温不火地轻轻挣脱他,矮身捡起那几个巧克力,放在他身边:“吃了。”

“……哦。”

王源站起来,背过身去,走了两步又拧过头,眉宇间藏着隐隐的愠怒,和更多的无可奈何:“你这个人……食堂涨价你也不能不吃饭啊?”

“我——”

“难道你打算靠光合作用活着?!”

“噗嗤。”王俊凯没忍住,被这句话逗乐了,两颗虎牙从苍白如雪的唇边探出头来——结果惹得王源更生气了,眉毛竖起,还透不过气似的扯开了自己的领带。

修长的手指握在深色的丝绸布料上,因为用力,手背透出了青色的静脉。领带扯开,王源似乎还嫌不够,又粗鲁地解开一颗原本扣得紧实的纽扣,露出的脖颈分外白皙,深棕色的佛珠若隐若现,显出一股莫名其妙的迷人气质。

 

王俊凯喉结滚动一番,目送那个宽肩窄腰的青年带着一脸不高兴的表情踏进厨房,半晌后又端着一碗清汤寡水、热气腾腾的阳春面出现,重重地将托盘摆在他面前的玻璃茶几上——连汤水都因为他鲁莽的动作泼洒了出来。然后,王源强行把筷子塞进他手里,道:“快吃,吃完了回学校自习去,别发疯。”

 

王俊凯很知趣,乖乖用筷子挑起一口面,往嘴里送之前,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又被王源未卜先知地截断了。

“你以后别过来了,最近我很忙,要开启新项目,明天开始都不回家了,会直接在公司过夜。”

“……”王俊凯苦笑了一声,筷子悬在空中欲落不落,“王源,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你觉得有可能吗?”

 

“反正你不可能一点都不在乎我。”王俊凯一脸三好学生的耿直表情,目光却锐利如刀,直勾勾地盯住王源转过身后冷漠的后脑勺,“你是在假装,要不然,就是连你自己都还不知道。”

他说这话时看起来那样自信满满,气定神闲,可胸腔里却一抽一抽地疼,还扯着某根四通八达的神经,五脏六腑全部狂躁地震颤。

王源的回应,只有让人窒息的沉默。

 

小少爷用筷子将面卷起来,泄愤似的大口大口往嘴里塞,三两下就纡尊降贵地吃完一碗并不怎么美味的阳春面,感觉头晕心慌的症状好了一点。他的低血糖是小时候就有的,也不知道一贯侯服玉食、不知民间疾苦的他怎么会落这么个毛病。

 

吃完后,王俊凯也没多叨扰,拎起放在沙发上的校服外套就走。王源送他出门,脸上一片阴霾,看上去是真的疲惫。

王俊凯用大拇指随意抹了下嘴角,站直身子,又清了清嗓,干巴巴地说:“你爸妈让我跟你说,工作不要那么拼,钱是挣不完的,你过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王源愣住,睫毛压低:“我怎么不记得他们那天有跟你单独讲话?”

“是之后,”王俊凯隔了片刻才说,“我后来还去过几次。”

王源皱了皱眉,似乎在思索要说些什么。少年却只是挥了挥手,往外大跨了几步:“我走了。”

 

 

连昊发来一大堆短信时,王俊凯正两耳塞着耳机、蒙着被子听歌,满脑子都是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学校宿舍相较他平时的住所自然是极其简陋,尽管已经是他老爹打点过的,仍然不尽如人意,好在舍友都很好相处,没几天就跟王俊凯打成一片,经过近一个学期,全都已经混得很熟了。

此时是半夜,大家都睡下了,上铺还发出轻微的鼾声。王俊凯抹了把脸,有点昏昏欲睡地去摸索挂在床边的校服。口袋中正在震动的手机磕在金属爬梯上,发出难听的声响。他弓着背,伸长了手臂,摸出手机的同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被带了出来,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王俊凯揉了下困顿的眼睛,看见一连串儿的“连昊”——

“你另一个手机号咋不理我啊?关机了?”

“大哥,拜托,你这趟才回来几天啊?咱都没嗨得起来!”

“你到底在追哪位仙子啊?啥时候拉出来给哥几个瞅瞅。”

“凯少,你说说你为啥这么好学,刚过完年就他妈回学校啊?”

 

王俊凯看着这满屏幕的胡言乱语,基本能切身感受到对面那人无处发泄的“百无聊赖”和“闲得蛋疼”,于是手指一翻,懒洋洋地只挑最后一句回:“屁话,开学了我不回学校我还去哪儿?”

 

发完之后,他烦躁地抓了下头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用手机照了下瓷砖地面,立刻看见了方才随着手机一起从校服外套口袋里掉落出来的东西。

居然是几张粉红色的钞票。

——可他压根没有在身上放现金的习惯。

王俊凯盘腿坐在床上,同纸钞上的伟人大眼瞪小眼了半晌,才费力地弯腰去捡。

 

他捻着几张钞票,兀自回忆了一圈,突然间醍醐灌顶般想明白了这些钱的由来——这个可能性让他全身的热血在一瞬间都沸腾了,恨不得立刻从床上跳起来。他平稳了一下呼吸,几乎指尖颤抖地握着手机,在夜深人静的宿舍里翻到了王源的微信,也不铺垫,就直截了当地发消息过去。

 

“王源,你为什么往我口袋里塞钱?难道是心疼我?”

不多时,那人就回了过来。

“什么钱?”

意料之中的装傻。

王俊凯用舌尖舔了舔自己的虎牙,噼里啪啦地打字:“原来不是你塞的吗?哦,那可能是别人的。既然不知道是谁的,那我明早拿去交给老师吧。”

发完后,他捧着手机,死死盯住屏幕。过了半分钟,对方的信息如期而至——

“小学生啊你!还交给老师!你自个儿拿着吃点儿好的,食堂涨价你就不用吃饭立地成佛了是吧?!”

 

TBC


下一章

评论(178)
热度(2132)
©海啸霜
Powered by LOFTER